·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中亚与高加索地区 來自 一月, 2007

哈萨克斯坦的罪与罚

原文: Crime and Punishment in Kazakhstan作者: Leila Tanayeva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博客遭审判 记者托古巴耶夫(Kazis Toguzbayev)常将文章张贴于群体博客KUB,他在1月22日在哈萨克首都遭起诉开庭审判。他在文章中指出总统企图遮掩在野人士的谋杀命案,结果被以利用媒体污辱总统尊严与名誉,遭到违反刑法规定的指控,最后判处两年缓刑。 托古巴耶夫将审判所有资料与判决内容公布在KUB,引发众人激烈论辩此案。 Iwann写道(RUS): 别人若对你有惧,你就毋需对他们感到害怕!…虽然他未入狱实在很可惜,他若身陷大牢,反而就能成为国内追求民主的标的。 Aziat回应(RUS): 你可以亲身体验一下,只要在网路上张贴一些愤怒的情绪性言词,然后等着,等他们找上门来,你再大吼“谋杀者!独裁者!”,你就会被丢入大牢,届时你自然能成为荣耀的民主先驱。 M.Heidegger(RUS): 我不会称此案为一项胜利,不过托古巴耶夫确实为哈萨克言论自由贡献良多。 秘密审判医师 哈萨克南部医院先前传出,87名婴儿遭感染HIV病毒,Shymkent地方法院后来于1月19日开庭审理21名被告,其中18人为医疗工 作者,自本案成案以来已有8名孩童死亡,一名由美国人收养,但大众与媒体均不得旁听审判,被告与受害者姓名亦未公布,哈萨克政治社群的romanil表示:“民主,再见!” Neweurasia的Mira Baktyhova则怀疑,被告最后根本不会遭判刑确定,因为其中部分为高层官员,她认为:“政府告诫媒体不得就此议题打扰法官,法官也不得透过电话等方式批评此事,若有记者对法官提出任何问题,形同媒体对法院施压。”...

阿富汗: 斗鸡/寒冬/边界管理

原文: Afghan Whispers: Cock Fighting, Winter, and Insecure Borders作者: Hamid Tehrani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Afghan Lord提及阿富汗出现斗鸡的新运动,各位可以在他的部落格里看到斗鸡过程片段,他表示: 斗鸡(Morgh Janngi)是种传统冬季运动,就像斗犬、斗骆驼、赛驴一样,阿富汗各地男性会带着他们最棒的公鸡前往喀布尔,这项活动也只准男性参加。斗鸡规则复杂, 过程野蛮残忍,也可能牵涉大额赌注,许多参赛者背后都有非正式的后援团体,不仅参与赌注,也时常争辩胜负结果。斗鸡过程中若见血,主人会将鸡只抓出比赛场 地,含一口水喷在斗鸡脸上,一方面帮鸡只疗伤,另一方面也让它们恢复活力。斗鸡除了比赛胜负,通常也与金钱输赢有关,有时一场比赛赌注达2000至 4000美元,甚至某些场次竞争较为激烈,赌注更超过5000美元。 在此有斗鸡照片供各位点阅。 Onne Parl是位阿富汗自由作家与部落客,她认为对许多阿富汗及各国民众而言,寒冬才是主要问题: 我们一同历经酷寒,阿富汗似乎没有双层玻璃窗户这种东西,所以人们使用塑胶布盖住窗户,这在当地非常普遍。 最近阿富汗政府与联合国拒绝巴基斯坦的计划,该国与阿富汗交界长达2400公里,原本打算在“特定地区”边界处筑起围墙及埋下地雷,“西方笔记”部落格支持巴基斯坦政府作法,强调有些边界地区部落专门从事偷渡商品与毒品,各位在部落格里可见到部分图片。

萨达姆侯赛因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废争议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过去四个月,我们试图介绍和脉络化一些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广泛的阅听人看见及辩论的影片。今天以特别介绍的是一个全新的人权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万人一样,在网路上找到这影片-或是你决定不看。某个人-你的朋友、同事、或亲朋好友-也许转寄这影片给你,或打电话给你提及这影片。 你也可 能已在电视新闻看过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样,你很可能对这影片有意见,因为它使得2007年的一开始就让人难以忘记。如同政治漫画家 blackandblack's画的: 点这里在新视窗进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还对“看管”(sousveillance)会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么疑虑,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应该能打消所有怀疑。萨达姆 侯赛因,这位前任伊拉克独裁者,他被处决的过程被手机全程拍摄,而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过的网路影片之外,特别之处也在于它重新燃起了人权议题上的一个长期的、全球的争议:死刑。 伊拉克的博客Raed Jarrar在他的博客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个人觉得,这是我所看过最使人心神不宁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请注意…. 从伊拉克政府对非官方版影片的愤怒,和许多主要媒体报导中的矛盾反应(详见阿尔巴尼亚籍英国记者/摄影师Onnik Krikorian的说法)来判断,他们是唯一对摄影手机能通过安全检查夹带进入死刑执行室真正感到惊讶的。如果拍摄影片的人在绞刑执行前交出摄影手机,世人絶对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静、谨慎剪接、细致淡出的背后。 真正从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所浮现的故事,是政府对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执行过程的说法,与实际上更为混乱的事实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这激发了人们-以及许多博客-去思考我们生长的这个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质和适当性,至于萨达姆...

阿富汗低语者:喀布尔快递,再五年,缺乏合法性

校稿:PipperL Dialogue 3 谈到一部印度电影Kabul Express,这部电影未在阿富汗上映前,已经引起阿富汗人的议论纷纷。这位部落客说,根据他在这部电影所听到的,对于Hazara 这个族裔有许多负面的评论。例如那些人像塔利班一样的暴力或是他们都是嗜杀成性的人。他认为这部电影危害了阿富汗的国家团结。 Afghan Warrior写道国际社会应承诺再给予阿富汗人5年的支持。这位部落客说: 我们不想成为一个被施舍的个案。阿富汗人是个有自尊的民族,想在世界上走出自己的路。然而现在我们需要来自自由世界的支援。我们需要加强训 练阿富汗军队,如此阿富汗人才能接管这场战争。我 们需要足够的支援以击败塔利班。我们不缺勇敢的阿富汗人-有了自由世界的支援,勇敢的阿富汗人可以战胜塔 利班。此刻,塔利班不够强大到引发内战,所以他们进行恐怖攻击,杀害无辜的人民。如果有了自由世界的支援,我们可以很快的击败敌人。然而,若国际社会放弃 我们,阿富汗将回到内战的状态。我们不想成为第三世界的一员。我们需要自由社会至少再五年的支援。 Askar Gu Rai 谈到阿富汗政府脆弱的合法性。这个部落客写道: 现在大众变得对国家越来越灰心…国会议员庆祝着议会成立周年纪念日,却不是和他们的选民或一般大众一起,而是向那些赞助国和他们的代 表报告…虽然我瞭解到这些赞助者的重要性,以及阿富汗人不可能没有他们的事实,他们对国会表现的满意也不需要混淆成在成立国会的动机是为了那一方。阿富汗作为一个国家整体,这些国家参与在阿富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