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对照墨西哥边境与阿富汗边境之冲突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1年3月9日]

数篇比较美墨边境的武力纷争与阿富汗目前的冲突现况的报导发表之后,在網絡上引发网民群起而攻。虽然这些报导彼此之间看来并无事前协调,内容也缺乏关联,但它们都具体展现出美国对墨西哥与中东的外交政策的一些问题。

路透社通讯记者麦特·罗宾森在一篇写于阿富汗沙兰纳的报导中,描述阿富汗的美军指挥官现在已公开表示他们在“在阻止塔利班人员由巴基斯坦进入阿富汗以避免暴动恶化时,参考受到严密监控的美墨边界。”

美国军方表示,阿富汗与巴基斯坦间的边境长达2430公里(1510 英里)而易于渗透,暴动分子已建立了许多跨越边境的“老鼠洞(即逃脱路线)”。为了控制这段边境,他们正考虑利用目前用于美、墨边界的感测器以及雷达系统。 “…美国的南方边境在过去数十年中一直都有一套监测系统。我们现在正在与一个操作这套系统的人讨论,看看这对我们会不会有帮助。”

罗宾森的报导进一步指出,“为了遏止非法移民、走私毒品以及毒品战争扩大进入美国,美国政府以移动监测系统、无人飞机、两万名边境巡查搭配卡车和马匹监控长达3140 公里(1950英里)的美墨边界。”

这篇报导在发表当天便在社群网站Twitter上迅速流传,包括AfghanNews24ghost22sasmexicoreporter5lem1FZMexico,以及其他许多用户都以tweet(讯息)传阅这篇报导。在提供了这篇报导的网址连结后,Twitter用户SanhoTree问道:

何不向查理·辛学学如何笼络民心?

博客作家Vikas Yadez的发言则较为全面,同时也更加苛刻:

这篇报导展现一些统领美军思维的无稽之谈。美、墨边界绝非边境管理的优良示范。美国境内现在共有一千两百万名未登记的移民,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认为美国善于监督边界实在荒唐。 国防部在科技狂热的影响下已经认定无人飞机和电脑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近加州坎波的美墨边界”,照片来自Flickr用户qbac07 (CC BY-NC 2.0)

两天之后,CNS News出现一篇由艾德温·摩拉撰写的报导,可以将之与路透社的报导比较。该篇报导题为〈美墨边界的一座城市去年的平民伤亡高于阿富汗全国总合〉,摩拉在报导中写道:

与德州艾尔帕索市相隔着美墨边界的华雷斯城,去年被杀害的平民人数高于整个阿富汗。 2010 年华雷斯城共有3111名平民遭到谋杀,而在阿富汗则有2421人。这2421人多属于包括塔利班的反政府势力。 去年华雷斯城每427个平民居住者就有一人遭到杀害,而在阿富汗每12029名平民居住者中有一人遭到杀害。(根据墨西哥2010年的人口普查,华雷斯城的人口共1328017人,而根据CIA World Factbook,阿富汗人口达29191286人。)

摩拉的报导吸引的回应大多语调务实,像是邦尼·乔斯林的回覆:“毒品为我们的政府赚了不少钱,他们怎么会试着去改变?”以及S14的留言:“对自由 派而言唯一的差别就是阿富汗人不是潜在的选民,但非法移民都是…所以我们的边界不会有任何人去处理。”这篇报导的网址连结在Twitter上,伴随着各种 不同的评论四处散播。

Twitter用户凯文·伊德(keder)在连结前面附上一声虚拟的大喊“警卫!”另一名用户德州农场局(TexasFarmBureau)则写道:

这与伊拉克和阿富汗都无关,不过德州边界附近农场和牧场的人面临的危险还是一样真实。

右翼博客“木制假牙”可以作为美墨边界北方普遍意见的代表性案例。

如果要举一个全世界暴力冲突最为剧烈的地方,那么阿富汗肯定榜上有名。但是一座城市,一座位于美国南方边界上的城市,面临的暴力 冲突却高于整个阿富汗。…在我们南方边界门户洞开的情况下,墨西哥的冲突肯定会蔓延到德州,造成无辜美国人民丧命于美国。联邦政府逃避他们保护美国人民的 责任,持续忽略南方边界的安全问题,究竟还能逃避多久?”

在“新常态”网站,博客作家“告诉我不是这样”自创新词Mexghanistan,并写道:

你也许会觉得这个新闻令人震惊,但那只是因为你相信欧巴马政府以及他们旗下的资讯和宣传部门与主流媒体关心墨西哥或是阿富汗。但他们其实完全不关心。想想,一座隔着美国边界的城市对平民来说比一整个战区还危险、还致命。

来自墨西哥蒙特雷的Twitter用户赫克托·格哈(hrguerra)做出了结论:

我总是开玩笑说阿富汗比墨西哥还安全,现在我发现现实世界偷了我的点子。

同一天稍后,格哈回应第二篇报导,说道:

虽然这是件非常明显的事,不过我还是要指出,华雷斯城的人口有一百五十万人,阿富汗则有三千万人口。

在此同时,根据El Universal(西文)报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申明墨西哥正面临“剧烈的暴力冲突”。虽然技术上来说墨西哥仍未进入武装冲突的状态,但近年牵涉政府军与犯罪集团的暴力冲突在墨西哥已经造成高于阿富汗在2008年纪录的平民死亡人数。

尽管这些刺耳的回覆多来自美国的边缘民意,而且大部分时候都出自南方的边境,但仍有些值得注意的例外。其中包括由博客作家克莉丝汀·布里克(Kristin Bricker)为“边境节奏”撰写的文章。这篇文章由过度膨胀的死亡率开始讨论,提供了充足的研究、分析以及洞察,而非反动或是种族歧视的言论。

在他新的文章选集《死者之国(Pais de Muertos)》中,著名的蒙特雷记者Diego Enrique Osorno写道:“统计死亡人数和述说死者们的故事是不一样的。” 墨西哥政府和报纸记录死于毒品战争的人数,一个一般被称为“处决计”的数字。Oosorno以及一群人数正在上升的记者批评政府和报纸的处决计,因为大众 对处决计的高度执着,使得墨西哥被谋杀的公民就如同被堆进了毒品战争的万人冢。 毒品战争下,平均每小时就有一人遭到杀害(在华雷斯城则是每天八人),报纸已不再费心报导死者的姓名,还有他们生活和死亡的种种境遇。报导内容只有尸体发 被现时的惨状… 在墨西哥的谋杀率急遽窜升下,越来越常有死者被丢进了比喻中的万人冢。记者渐渐无法跟上死亡统计上升的脚步,遑论对单一谋杀事件深入报导。此外,如同新闻 网站Proceso的记者Marcela Turati在她的新书《驳火(Fuego Cruzado)》中主张的,“当暴力冲突暴力冲突与自身产生竞争,而且不断的超越自己创下的纪录时,它就再也不是新闻了。”

然而,针对这些面临激烈冲突的边境地区的危难,报导和评论依旧在各式各样的媒体中持续进行。除了传统的新闻媒体之外,还包括像是推特用户费里兹(Copydechocolate)这样的评论:

好啦,现在墨西哥死的人经超过阿富汗了,还有人想帮我们的政府说几句话的吗?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