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度校园自杀事件 揭露贱民阶级歧视问题

Image Courtesy Rohit Vemula's Facebook page

罗西斯•凡穆拉(Rohith Vemula):图片取自罗西斯•凡穆拉本人的脸书。

2016年1月17日星期天,就读于海得拉巴大学(University of Hyderabad,或称海得拉巴中央大学)博士班二年级的罗西斯•凡穆拉自杀身亡

罗西斯被人发现在学校一间宿舍房间里上吊自缢,这件事传出后,随即引起抗议声浪。其主要原因是学校禁止他和其他四名贱民阶级的学生入住宿舍。罗西斯是位贱民,也是捍卫贱民权利的学生组织中的活跃人物。在印度,贱民阶级自古以来是被视为「不容触碰」的,并且饱受歧视。

26岁的罗西斯和其他四位贱民阶级的学生遭校方赶出学校宿舍。根据独立新闻网站Scroll.in报导,「学校高层禁止他们进到学术大楼、宿舍、图书馆、餐厅和其他公共区域。」此外,他们也被禁止参加学生会选举。由于遭校方赶出宿舍,他们被迫在校园搭帐棚居住。罗西斯的朋友说,他从去年七月后就再也没收到他的大学助学金。

这几名遭封杀的贱民阶级学生,都是安倍卡学生协会(Ambedkar Student's Association, ASA-HCU)的成员。安倍卡学生协会致力于创造不分阶级、零剥削的社会,并深受已故印度社会改革家安倍卡博士(B.R.Ambedkar)的影响;安倍卡博士在生前曾极力反对社会歧视贱民的风气。

罗西斯自杀前就曾和其他学生组织成员进行绝食抗议,要求校方取消封杀他们的决定。大学学监委员会之所以会做出这项决定,主要是因为八月时,执政党印度人民党(BJP)学生支部-「全印学生联盟」(AVBP)的主席苏席尔•库玛(Susheel Kumar)控诉他遭到安倍卡学生协会成员殴打。学监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显示这项指控并没有证据,但九月,五名学生仍遭到学校封杀。经过几个月来回申诉,十二月校方维持原来惩处决议,学生们必须搬离学校宿舍。

根据《对抗潮流组织》(Counter Currents)成员阿格尼兹•阿玛菈 (Agnes Amala.T) 报导,校方封杀学生的决定「是印度人民党劳动部部长班达鲁.达塔特瑞亚(Bandaru Dattatreya)和立法院议员拉马钱德拉罗(Ramachandra Rao)施加政治压力的结果」。

罗西斯的密友奇提巴布•帕达瓦拉(Chittibabu Padavala)在一则脸书贴文里指出:

罗西斯和其他学生会遭受政府迫害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他积极发起抗争和活动来凸显穆斯林遭受的迫害和歧视。在校内,他致力于促成贱民阶级和穆斯林的合作来对抗这一切。如果这些学生不是贱民、抗争的对象也不是印度教法西斯主义(Hindutva fascism),这起荒谬的事件和这群贱民阶级的学生一定会得到全国及全世界的关注及呼喊。

印度语里「达利」(Dalit,即指贱民阶级)的意思是压迫,这也是当他们在印度历史悠久的种姓制度里被指称为「不得接触者」的同时,所选择的政治性名称。尽管印度法律明定禁止种姓制度方面的歧视行为,但新闻报导指出,贱民阶级和其他阶级相比,能接触高阶教育的机会仍为最少。除了教育,贱民阶级也是印度最常遭受强暴、歧视、侮辱的族群。过去十年间,针对贱民阶级所施加的犯罪行为攀升了2.45倍。如阿南德.泰尔图博得(Anand Teltumbde)的著名社会评论家即不断地指出印度种观念依旧普遍存在社会不同角落。

歧视现象的历史长河

这次事件不能单纯以个案来看,因为种姓制度所造成的歧视问题还有其他案例。在过去,当学生组织尝试对抗种姓制度时,必须面对政府的不满,并用「反国家」、「极端分子」、「以种姓制度歧视他人」等名义打压。

学生组织安倍卡培里亚集会(Ambedkar Periyar Circle)高分贝地抨击位阶较高的婆罗门阶级、同时批评印度执政政府政策失当,像是忽视劳工法等问题。原本印度理工学院马德拉斯分校(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adras)不承认这个组织,但在网络内外群众大规模的抗议之下,政府不得不要求校方撤销这项决定

同样地,在印度理工学院罗克分校,(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Roorkee)校方开除了73名学生,其中大多数来自贱民阶级、或是遭社会边缘化的学生。校方的理由是他们成绩太差,不过很多人认为这项决定也是种姓观念下的歧视行为

贱民阶级无国家

同时,在海得拉巴大学,贱民阶级学生遭到校方封杀后,其他学生以「我们不只五人」为名,发起抗争行动。起初,即使警方以警棍殴打、逮捕八名学生,并以第144条法律宣称集会无效,但学生们仍拒绝交出罗西斯的遗体。最后,警方使用蛮力,将遗体从学生手中抢过来。

一首由阿布尔.卡兰…所作、名为「贱民阶级之死」的诗在群众间疯传。这首诗的结尾如下:

含着眼泪

看啊

看进所有温柔的眼睛

它们的瞳孔停顿

且愤怒

等待着梦想

梦想着贱民们生与死的尊严

将要降临

罗西斯的遗书在脸书上被疯狂转传

在推特上,人们也为罗西斯受到校方不公的待遇而发声。

社运人士古他•罗西斯发表了他对一家地方报社扭曲事件真相的看法:

这就是泰尔卢古媒体(Telugu,印度少数民族使用的语言)扭曲事实的方法。报导写说,全印学生联盟的暴徒们「建议」罗西斯不要支持一个反国家的人。内文还写说, 这些学生们曾因涉及「暴力行为」而受警方讯问。此外,他们还顺手地只撷取遗书内的部分文字; 为了让全印学生联盟的暴徒们脱罪,婆罗门阶级的官方只引用罗西斯在遗书中指出「没有人该为他的死负责」的部分。满纸谎言、扭曲,这就是泰尔卢古媒体的经营之道。“పెట్టుబడికి కట్టుకథకి పుట్టిన విషపుత్రికలు” ఈ పత్రికలు.

谎言,公然说谎,扭曲

贴文里的泰尔卢古文节录自一首诗,这首诗是由一位在泰尔卢古文学界中被视为最伟大的诗人所作;这行文的意思是「一个说谎作票的国家能称为国家吗?一个流氓给予的承诺能叫做承诺吗?」

镇压抗议声浪

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好几场抗议正在上演。在新德里,警方用喷水管对抗议者实施残酷镇压, 造成多人受伤。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学生会(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副会长谢拉•拉许德(Shehla Rashid),在脸书写着

警察掌控学生议会,里面学生已经遭到残酷殴打,女孩子被男警和女警粗暴架离,警方虐待学生,还殴打记者。

社运人士库玛•桑达拉姆(Kumar Sundaram)转贴抗议现场以及警方后续动作的照片。

显然地,许多社运人士都为此感到相当愤怒,而由于围绕种姓主义的话题越来越激进,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人为了这个议题站出来抗议。下面这段文字,是安倍卡学生协会在脸书粉丝团上引用安倍卡博士的言论,或许在未来几天,这段言论会和贱民阶级越来越密不可分。

「我们最终目标,是要成为统治国家的领导阶级。」

译者:zacky
校对:Fang-Ling Hsueh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