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Ethnicity & Race 來自 五月, 2007

24 五月 2007

摩洛哥: 本周充满新鲜事

作者: Jillian York 校对: Leonard 5月18日法国公布新内阁名单,本周摩洛哥英语部落圈热烈讨论法国首位北非裔司法部长达娣(Rachida Dati)。41岁的达娣是律师,父亲来自摩洛哥,虽然达娣入阁显示少数族群能在法国有所作为,但诚如Liosliath所言,“当年若法国实行现任总统萨柯奇(Nicholas Sarkozy)的移民政策,达娣的父母很可能根本无法入境,种种原因让我觉得她很虚伪,她追随萨柯奇多年,渴望加入执政团队,让她的事业野心明显战胜道德良知。” The View From Fez叙述摩洛哥民众对达娣入阁的反应: 法国对达娣擢升为司法部长一事反应热烈,但摩洛哥民众与国内法语族群却是一片寂静,政治评论家挖苦地说:“她政治经验不足,只是个花瓶。” Maghrebism先提问:“为何移民后代的观点不能与萨柯奇如出一辙?”接着为达娣辩驳: 虽然达娣是移民第二代,但她仍可选择支持萨柯奇,同样地,虽然外界指称萨柯奇利用达娣作为政治旗手,但萨柯奇仍不避讳地找她入阁,可能是因为萨柯奇跟左派人士一样,都是相中达娣的经验与实力。 但摩洛哥移民及左派人士却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一旦移民政治人物跨出其阵营,他们就成了政治旗手、叛徒及怪胎。 崇拜政治人物容易画地自限,现在我们必须清楚知道,并非所有移民第二代理念相同,即使来自相同背景,价值观也可能有所不同。 本周充满许多新鲜事,除了达娣入阁外,另一件新的消息是一间报社成立。以往摩洛哥的英语新闻来源只有国营及美国新闻网站,但随着民营周报The Casablanca Analyst成立,民众将多一项新选择,The View From Fez表示: 只需4块迪拉姆(摩洛哥货币单位),即可拥有一份报纸,里头有诗、时事分析、新闻、评论和书评,其他版面还包括国内新闻及评论、国际时事分析、民意论坛、文化新闻、语言传播、文学等等,该报内容包罗万象,提供读者愉快的阅读经验以及深度思考。 The...

19 五月 2007

智利:国家发展与原住民权的冲突

原文:Chilean Ethnic Groups: Development Against Native Rights? 作者:Rosario Lizana 译者:Leonard 校对:scchiang 早在西班牙前来殖民之前,原住民族群便已居住于智利,他们长期在国内各地捍卫自身权力,今日他们则为已居住数百年的土地而奋斗,因为国家发展计划可能危及他们既有的生活模式。 公共政策与原住民权中心的Victor Toledo[ES] 描述目前整个情况发展,有17个马普切(Mapuche)原住民家庭居住于Lleu-Lleu地区,政府若决定在当地开辟矿场,将会影响他们的生活,现在 计划正进行环境评估,他认为政府并未尊重原住民权,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都无法安稳过活,对他们的保护亦不足。Toledo也记得法律规定要保护原住民族 群,但关键在于政府的角色为何: 智利南部Lleu-Lleu湖地区的马普切族群抱怨政府打算开辟矿场,突显出公共议题本身的冲突:政府一方面有责任保护原住民的地地,另一方面关于矿业立法与规范又不够完善,所以追根究底,整起事件的原因就是智利政府未善尽责任。 另一个案例则为西班牙公司Endesa修筑Ralco水坝,过程中共381个马普切原住民家庭被迫搬迁,家园全都没入水中,无论是墓地或传统仪式地点全都消失不见,一位西班牙制片拍摄一部关于此事的记录片,描述政府与企业如何一步一步进行整项计划,西班牙部落格Teruel[ES]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从记录片看Endesa如何屠杀马普切人”,文中回顾当地情况。 环境与社会正义行动网络[ES]的主要工作,即为教育与散播有关环境权与原住民权的讯息,许多全国性组织都参与其中,但多数未成立网站或部落格,也不曾出现于当地报纸中。 各位在Mapuexpress[ES]这个网页中,可以找到所有关于智利原住民族群(尤其是马普切人)的消息与议题。

13 五月 2007

爱沙尼亚:粮食与和平

校对:Leonard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Tallinn)的军人铜像冲突事件虽已逐渐退烧,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过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动乱,爱沙尼亚警方正全力戒备;亲俄罗斯的青年团体仍在莫斯科游行示威;政客与博客均持续议论情势发展。 先前全球之声翻译小组曾翻译过发生于4月26日的暴力事件报导,以下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户orang-m在5月3日写的一篇完整报导: 粮食方面 今天我在爱沙尼亚美食展场摄影一整天。 展场人潮移往会议室之后,我独自穿梭在摆满食物的展示桌之间。 现场有许多卖相及美味俱佳的产品:碳烤香肠佐神奇酱料、某种胶状的肉类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样的肉制品、布丁、甜点、起司面包、果汁及杏仁饼。 拍摄工作结束后,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肠。 一名身着爱沙尼亚国服的60多岁老妇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制品摊位的顾问。 我们聊了各式各样美味食谱。 然后她听到我用俄语讲电话。 她说:「我拿些东西给你吃好了,人潮会在休息时间移到这里,到时连剩菜残羹都没有。」 她开始对我说俄语,之前我们是用爱沙尼亚语交谈。 然后,她把我喂得饱饱的。 展场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为何写下这些? 所有混乱均由人心开始。 当有人将他者视为敌人──他就是有问题的人。 连医生也不会帮助他。 为何我总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则这篇文章的回应: ulixes::这阵子我一直希望能够写一些正面的事情来鼓励你,不过最终仍旧是你写了这些激励人心的文字,谢谢。 和平与世界都是奠基于人与人的关系,但突然间世界与和平均被国家政治给粉碎了,于是人们感到自己像是无助的白痴,后来我读了你的文章,这才让我安心一点,其实世界与和平仍然存在,人与人的关系也还在,各位保重。...

8 五月 2007

黎巴嫩:春天、艺术和困境

在黎巴嫩,正式的春天在三月二十一日开始。这就是为什么三月二十一日会被定为母亲节。博客们倾向发表更多关于爱、自然以及阳光的文章,反映出大家欢乐的心情。甚至连政治文章也是些关于如何让事情变得更好的计划、策略或分析。照例,这只是篇集锦,在这篇集锦中,我已收集有关于这两类的文章。外面有更多的文章,但碍于篇幅,无法悉数列出。 先从这些张贴去南黎巴嫩出游照片的博客们开始: McDara 发表了这篇关于他参访南黎巴嫩的图文。上面是其中之一张图片。Adiamondinsunlight也去了南黎巴嫩旅行且带回来一些照片,她把这些照片发表在她的博客上。 「Adiamondinsunlight」谈及以短裙为主题的文章,以反映出春天的心情和它的影响 , 春天弥漫在黎巴嫩的空气中,且在这穿衣乐趣的季节我的心也充满了期望。在这个温暖的几个月里,我几乎都只穿裙子。我喜欢它们干净的线条和它垂下的样子,当然还有在我走路时会发出的沙沙声。在这里,我也喜欢穿裙子因为它使我想起了另一个珍贵的约会用语 当她将春天与爱联系在一起时, 「Mirvat」也发表了这篇文章 当这金黄色的光温柔地再次侵袭我们的生活。当这害羞的春天开始了对于夏天的期望、温度、和乐趣,我周遭的人看起来就像在恋爱中。我也正陷入爱河中。 这春天的爱已经谈的够多了。来谈谈艺术吧!「Ibn Bint Jbeil」带着我们在一篇文章中以一步一步的指导来带我们接触以下他所说的阿拉伯设计 阿拉伯设计是有关于调和,一致,不朽。也就是如同我的已故教授Dr. Gordon Bugbee常说的「一体就是细分」。但这也是关于某种天性及自然的美讽刺地藉由一种精美的、整齐的、几何的美学来传达。 假如你特别对一些有关于就严肃话题的长篇文章有兴趣,接下来你也许可以看看「Marxist From Lebanon」,他正分析着黎巴嫩的种族困境 同时Angry Anarchist正在研究犹太复国主义的社会主义困境 到底Asterix、黎巴嫩人和政客间有什么关系? 「Abu Ali」有答案: Aster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