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Ethnicity & Race 來自 一月, 2007

24 一月 2007

库德斯坦:侯賽因死后

原文:Kurdistance: The End of Saddam作者:Deborah Ann Dilley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从今年初海珊的绞刑处决之后,全球之声已报导了来自世界各地关于此事的说法,但还有一群人尚未发出他们的声音,那就是库德族人。库德族人的回应形成的有点慢。我想是因为震惊。但别管我说的,看看库德族人怎么说… Bila在Better Kurdistan and Iraq说: 萨达姆海珊的死刑昨天执行了。对许多伊拉克人来说,与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和多血腥的后海 珊时期比较,海珊时期像是遥远的历史。伊拉克特别法庭将海珊以及他的主要助手以违反人道的理由入罪,意图要还给受到海珊不人道对待之下的牺牲者正义。 正义和责任是那些犠牲者想要的。我们去年12月伊拉克选举日与美国总总布希会谈,一个愤怒的学生反驳说萨达姆海珊根本不该接受审判,而该立刻处以死刑。总 统告诉他新的伊拉克要建立一个判例,即使像是海珊这样的人也能接受公平的审判。不论公平与否,数以千计的库德族人牺牲的性命绝对不是正义。 今天是伊斯兰的牲宰节,尽管什叶派的穆斯林明天才展开庆祝。文化上和宗教上,这是和谐和尽情享受盛宴的一天。通常在这一 天,伊拉克政府会特赦罪犯,或允许罪犯探望他们的家人。而海珊的死刑执行打破了这个常规,让这处刑有别的解读。这个特殊日期会满足海珊成为成为人祭的心 愿,就像是献祭的羊一样。 总之,库德族人被欺骗了,库德族人是海珊政权下主要的受害者。海珊在1988年以化学毒气攻击库德村镇哈莱卜杰 (Halabja),造成5000人死亡,大部份是女人和小孩。哈莱卜杰(Halabja)居民仍然为化学毒气所造成的疾病所苦,毒气也导致女性流产。我 刚失去一个朋友,他因暴露在受污染的土地而罹患白血病过世。虽然他逃过了当时的攻击,但毒气仍在几年后杀了他。海珊政权也应该为1988年2月到9月间一 场称为安法尔的军事行动 (Anfal operation,...

18 一月 2007

博客圈谈实境节目老大哥(Big Brother),印度宝莱坞女星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 恃强欺弱以及种族歧视

原文:The Blogospheres on Big Brother, Shilpa Shetty, Bullying and Racism作者:Neha Viswanathan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围绕在英国实境节目老大哥(Big Brother)被指控种族歧视的话题,最近显然占据博客圈的讨论。老大哥是英国公共广播系统之下的电视台第四频道的节目。不论老大哥之屋里头的言论是否真的涉及种族歧视,个事件已经引起印度和英国的博客圈在各自的脉络之下,谈论种族歧视的议题,以及他们自己身为印度人或是英国人的经验。印度宝莱坞女星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似乎是个受害者。在Sepia Mutiny上热烈讨论著 “心胸狭窄的大哥”。在Pickled Politics有着非常活跃的讨论,其中一个回响写道: 事实是,电视上的确有种族歧视。亚裔社群(仅此一次)团结致提出讉责。 让我有一天变得歇斯底里超过漠不关心 部落客讨论这算是种族歧视或只是纯粹的恃强欺弱。也有些部落客半严肃地回到原点问道,为什么这位印度女星会出现在这个节目。而现在更多讨论是关注第四频道如何回应这个议题,以及老大哥之屋里的室友如何对待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 谈到种族歧视的指控。他们(指室友)的行为絶对是愚蠢无知又卑鄙的,然而事实上,接受这一切的一方是棕色人种,使得种族问题内酝在这整件事里头。好比说今天新闻上有人这么说: “如果他们取笑的是一个法国女孩的腔调,这些人不会被称为种族歧视,不是吗?” Bollywood Press谈到希尔帕.谢蒂(Shilpa...

17 一月 2007

阿富汗: 斗鸡/寒冬/边界管理

原文: Afghan Whispers: Cock Fighting, Winter, and Insecure Borders作者: Hamid Tehrani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Afghan Lord提及阿富汗出现斗鸡的新运动,各位可以在他的部落格里看到斗鸡过程片段,他表示: 斗鸡(Morgh Janngi)是种传统冬季运动,就像斗犬、斗骆驼、赛驴一样,阿富汗各地男性会带着他们最棒的公鸡前往喀布尔,这项活动也只准男性参加。斗鸡规则复杂, 过程野蛮残忍,也可能牵涉大额赌注,许多参赛者背后都有非正式的后援团体,不仅参与赌注,也时常争辩胜负结果。斗鸡过程中若见血,主人会将鸡只抓出比赛场 地,含一口水喷在斗鸡脸上,一方面帮鸡只疗伤,另一方面也让它们恢复活力。斗鸡除了比赛胜负,通常也与金钱输赢有关,有时一场比赛赌注达2000至 4000美元,甚至某些场次竞争较为激烈,赌注更超过5000美元。 在此有斗鸡照片供各位点阅。 Onne Parl是位阿富汗自由作家与部落客,她认为对许多阿富汗及各国民众而言,寒冬才是主要问题: 我们一同历经酷寒,阿富汗似乎没有双层玻璃窗户这种东西,所以人们使用塑胶布盖住窗户,这在当地非常普遍。 最近阿富汗政府与联合国拒绝巴基斯坦的计划,该国与阿富汗交界长达2400公里,原本打算在“特定地区”边界处筑起围墙及埋下地雷,“西方笔记”部落格支持巴基斯坦政府作法,强调有些边界地区部落专门从事偷渡商品与毒品,各位在部落格里可见到部分图片。

西非扫瞄:什么是NOSPETCO? 援助无用、多贡建筑、与观光治疗

原文: West Africa: What is NOSPETCO?, Aid Does Not Work, Dogon Architecture and Tourism As A Therapy作者: David Ajao译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以下介绍本周西非博客圈的动态,第一站是奈及利亚,当地博客都注意到NOSPETCO,但什么是NOSPETCO?根据Deolu Akinyemi的说法: 如果各位没听过NOSPETCO的话,这是一种投资商品,如果人们投入45万奈拉(奈及利亚币),每个月能够获利4万奈 拉,这种...

3 一月 2007

阿富汗低语者:喀布尔快递,再五年,缺乏合法性

校稿:PipperL Dialogue 3 谈到一部印度电影Kabul Express,这部电影未在阿富汗上映前,已经引起阿富汗人的议论纷纷。这位部落客说,根据他在这部电影所听到的,对于Hazara 这个族裔有许多负面的评论。例如那些人像塔利班一样的暴力或是他们都是嗜杀成性的人。他认为这部电影危害了阿富汗的国家团结。 Afghan Warrior写道国际社会应承诺再给予阿富汗人5年的支持。这位部落客说: 我们不想成为一个被施舍的个案。阿富汗人是个有自尊的民族,想在世界上走出自己的路。然而现在我们需要来自自由世界的支援。我们需要加强训 练阿富汗军队,如此阿富汗人才能接管这场战争。我 们需要足够的支援以击败塔利班。我们不缺勇敢的阿富汗人-有了自由世界的支援,勇敢的阿富汗人可以战胜塔 利班。此刻,塔利班不够强大到引发内战,所以他们进行恐怖攻击,杀害无辜的人民。如果有了自由世界的支援,我们可以很快的击败敌人。然而,若国际社会放弃 我们,阿富汗将回到内战的状态。我们不想成为第三世界的一员。我们需要自由社会至少再五年的支援。 Askar Gu Rai 谈到阿富汗政府脆弱的合法性。这个部落客写道: 现在大众变得对国家越来越灰心…国会议员庆祝着议会成立周年纪念日,却不是和他们的选民或一般大众一起,而是向那些赞助国和他们的代 表报告…虽然我瞭解到这些赞助者的重要性,以及阿富汗人不可能没有他们的事实,他们对国会表现的满意也不需要混淆成在成立国会的动机是为了那一方。阿富汗作为一个国家整体,这些国家参与在阿富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