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Humanitarian Response 來自 十二月, 2007

31 十二月 2007

柬埔寨:僧侣联署无法递交

Flickr用户Jinja张贴柬埔寨警察对付僧侣的照片。 柬埔寨人权推广暨捍卫联盟还有更多相关图片。 僧侣当时在抗议越南今年稍早逮捕一名柬埔寨僧侣Tim Sakhorn,根据互联网上的联署书,该名僧侣于6月30日遭柬埔寨政府逮捕,罪名为「损害越柬两国关系之行为」,僧侣不仅遭到免职,事后行踪也下落不明;八月间越南政府宣布,Tim Sakhorn再度因破坏越南团结活动而被捕。 抗议僧侣也宣称越南过往占领柬埔寨国土,要求越南归还,但当一行人前往越南大使馆递交联署书时,却与警方爆发冲突。 海内外博客均对此事有所评论,例如: 1. 僧侣街头抗争。 2. 警员持续对上僧侣。 (两篇均来自Details are Sketchy博客) 3. 归还柬埔寨僧侣事件 (来自buddh•ism ad•junkt博客Erik W. Davis) (感谢John Weeks提供超级链接) 原文作者:Preetam Rai 校对:nairobi

24 十二月 2007

台湾:讽刺的人权日

接续着上一篇报导,本文将继续为各位带来台湾的人权讯息。 十大人权新闻 台湾人权促进会(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在国际人权日的前夕评选出2007年十大人权新闻,而有鉴于国家的人权侵害行为,往往与决策者、公务员的人权素质相关,台权会也发表“2008总统暨立委候选人人权素质评估问卷”,希望在明年的两场大选前,人民可以要求候选人对人权政策表明立场,以做为投票的依据。 政府官员的性别歧视言论 一名教育部官员日前以“很娘”、“很像Gay”等字眼来嘲笑政敌,立刻引起性别团体的震怒,召开联合记者会谴责,但该名官员却以“gay和娘只是一个形容词”轻松带过。小毕斥道: 他说的可太轻易了!他可知道有学生就是因为娘,所以受尽男同学的欺负,不敢上厕所怕遭脱裤要验明正身。他可知道,就是有男人将 gay当作取笑与羞辱的形容词,以致于一个活生生的男同志在成长过程中,不敢面对与展现真实的自我,一旦出柜还有遭到排挤失去工作的风险。这种成长经验的 痛苦,岂是“gay是一个形容词”所能带过。 女学会连带谴责使用父权语言暴力的多名政治人物,并联合其他性别团体,依据性别平等教育法要求教育部负起责任,表示如此的歧视言论,是民主与性别平等的严重倒退。 讽刺的人权日 到了12/10,国际人权日当天,过去做为用来囚禁政治犯“台湾人权景美园区”举办了开幕仪式,许多过去曾被囚禁于此的受难者和受难者家属皆到场参与;而到场抗议的乐生保留团体,却被公权力无情地驱逐、拘捕! 图片由pinglhow提供 苦劳网有详细的报导,civilmedia也有影片纪录,而参与行动的学生陈柏屼以第一人称写下事情经过: 大官们鱼贯的入场,我们高喊着那些大官们的名字,渴求他们走过来听听我们的诉求,看看人权真实的样貌。无奈,大官没有来,警察、国安、刑警却向我们包围、靠拢。 在警察的威胁恐赫下(地上的障碍已被清除),我们不得向后退,退到一面墙上,上面讽刺地写着充满艺术感雕板的“台湾人权景美园区”。 阿公阿嬷坐上轮椅上,在这排字底下,是多么的,让人不解。 图说:今天上午总统陈水扁主持“台湾人权景美园区”开幕典礼,就再不远的地方,警方却强力驱散要求乐生保留的群众。陈水扁仅回答:“你们去比较一下,和国民党的差别。”图片和文字来自苦劳网。 弱势相扶持:新移民与性少数 如此混乱的情势,也许会让许多人感到灰心;但在社会的角落,却仍有弱势族群互相支持着彼此!从11月起,台湾的越南文报纸《四方报》与各大性少数BBS板开始同步联播人权新闻,共同关注同志、新移民及其他弱势议题。四方报是台湾唯一的越南文报纸,服务对象以移工和新移民为主;而各大BBS站也是同志社群交流的重要据点。联播计划的新闻稿上如此写道: 乐生、苏案…许多人权议题仍悬而未决;司法系统或警方对同志、原住民、新移民的不当作为频传…社会各处仍有许多无理的对待。这一次跨族群的互惠行动,希望能为人权的寒冬注入一股暖流。

4 十二月 2007

哥伦比亚:国会议员与FARC领导人会晤照

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会晤哥伦比亚革命军(FARC)的成员及哥伦比亚特使团,以期达成一项人道考量的人质交换行动。例如遭到拘禁长达十年之久的前哥伦比亚总统候选人Ingrid Betancourt 和 Clara Rojas,预期将获得释放以换取哥国政府的特定相对行动。在这次人道换囚和谈过程中的某些照片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许多博客作者的网页上。 有意者可以在玻利维亚新闻协会的网站上找到关于这些争议话题的照片集。 Kate在 A Colombo-Americana´s perspective博客中,提供了一些背景资料来促进讨论: 这次的人道换囚行动,必须放在哥国政府与FARC恐怖份子的脉络下来理解。哥国人民对这项和谈也抱持分歧的看法:有些认为这项和谈是件好事,因为可以提供FARC一个机会证明他们值得信赖,同时,长期的目标是希望他们可以成为正式的政治参与者。另外一些人则谴责此次调停,他们认为 FARC将会利用这次机会打高空,却不实践他们在谈判桌上的承诺。就像他们过去的纪录,已经严重影响数以千计的哥国家庭,徒留许多待解的议题。 调停委员成员之一是反对党的参议员Piedad Córdoba,他是由哥国总统乌里韦(Álvaro Uribe Velez)遴选担任调停委员一职。在极具争议的玻利维亚新闻协会照片集当中,拍到了恐怖组织FARC的领导群,与手持花束、头戴着FARC军帽(贝雷帽)的参议员Córdoba勾肩搭背,而参议员则露出一抹浅笑。 El Observador Solitario [es]在“与你朋友保持亲密关系,而要与敌人更亲密”一文中指出,将反对党参议员Piedad Córdoba纳入人道换囚和谈的措施是徒劳无功的:不仅仅是目前FARC对换囚行动的姿态是高得荒唐,而且FARC本身是处于内部分裂的状态。这项人道换囚协议的效力,将仅及于这个叛乱组织的一小部分。而目前掌握FARC大权的成员已经扩展他们的势力范围到委内瑞拉境内,并且在当地建立稳固的根据地。 博客作者Víctor Solano则提到,参议员Piedad Córdoba为自己辩解说,那些照片是被抽离当时的情境而解读的[es],事实上当时她正巧开玩笑地拿了他们其中一位成员的军帽,而且,对于手中的花束她也很讶 异。...

伊拉克的“觉醒”

這是真的嗎? 我敢這樣說嗎?伊拉克真的越來越安全了? 這個名為意圖把基地組織(Al-Qaeda)趕出巴格達郊區、「覺醒」(Awakening)的運動又是什麼?報導說暴力事件明顯下降,伊拉克回到步入正軌上。美國總統布希的增兵行動真的見效了嗎?伊拉克博客們探討這個問題,告訴我們真正的街聞巷語。 Adhamiya 的「覺醒」 博客圈中一個重要話題,是關於一個叫「覺醒」的自衛隊(Awakening/Al-Sahwa)占據了巴格達北郊的Adhamiya區的 街頭,這個區域曾被基地組織( Al-Qaeda)所控制,而目前在美軍的協助之下,街道上有種回歸常態的感覺。要了解過去這個地區在基地組織的控制下竟究有多糟,最後的伊拉克人(Last of Iraqis)描述道: 我發誓,除非是生死關頭,不然這輩子我不要再到Adhamyia去了,那兒的情況真是越來越糟糕。特別在基地組織的人擱下一輛醫生所駕駛的車(我認識這位醫生跟他太太),把他們倆拖出車外,冷血的在路中間把兩人殺害,卻沒有人能做些什麼。基地組織還侵入一對新婚夫妻的家中,將先生反鎖在浴室中,然後輪暴了他的太太,最後殺了她,然而她的先生無能為力,只能在浴室裡發了瘋似的大叫。這裡的狀況真是越來越危險。 活在巴格達(Alive in Baghdad)的記者在「覺醒」接管該地時做了現場報導。Alaa 在他的第一則報導中,描述了這支新的自衛隊如何接管該區: 今天,11月11號,「覺醒」開始逮捕某些之前有疑似有犯罪作為的人。那些被逮捕的人被送交美軍加以拘留。同時,他們也逮捕了二名殺人犯,他們同時也犯下了搶劫和綁架等罪行。 稍後,他報導更多的進展: 因為一些基地的成員開始為「覺醒」工作,「覺醒」開始拘捕為基地組織效力的人,他們逮補了超過20名的成員。這一波的拘捕行動之 後,這些前基地組織成員向美軍指出炸彈埋設的所在,使美軍能破壞埋設在Adhamiya的六個不同地方以上的炸彈,同時昨晚也破壞了一個汽車炸彈。 在新的自衛隊取得它的權威性的同時,Alaa報導街頭已漸漸回到常態: 由於這個計劃,這裡已無從讓任何叛亂份子在街頭攜帶或放置炸彈,也讓Adhamiya目前維持一種安全的狀態,一些商店開始營業,生活也一步步的邁上常軌。 沒有人會懷念新的事件,最後的伊拉克人 決定到Adhamiya為自己一探究竟,進而產生喜憂參半的感覺,他寫道: 街道上為數眾多的來往車輛讓我覺得安心,行人、準備好要重新開張的商店,和安置妥當的感覺,孩子們在街上踢著足球,男人女人走在街上,工人們忙著照料已經一年已上沒有維護的花園和廣場。 我之所以擔心是因為大多數「覺醒」的成員只是14-16歲的孩子,他們帶著AK步槍身著防彈背心(不是每個人都有),也因為居民說這些小孩和成員的背景。大多數成員並非社會中的良民,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在前不久還是基地的成員…...

2 十二月 2007

埃及:童年忆往,这些人那些事

埃及博客Ohod写下对童年友人的回忆,以及他们长大之后的人生变化。 先从Akram 开始: Akram是我这辈子遇到的第一个无神论者。当时我大约十二歳,他长我一岁,是我预校同班同学。 我曾去过他家,我虽不知他父亲的职业,但他家收藏了很多书,还送我一本Ehsan Abdel Quddos小说,当时我们只看小说。我们吃着Damyeten 伴乳酪和面包,他本身来自Damietta地区。 一周后,在学校有许多人围着Akram,我凑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他正和一名男孩玩足球,但他竟然用可兰经代替足球!其它的学生们只是边 看边笑。而我才刚从石油之地(波湾国家)回来,因此我很抓狂,立即和他结束友谊。至此之后,我再也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去年我从一位老朋友那里听到 Akram的近况,他留起了胡子还成为穆斯林运动的活跃份子。而且在他父亲过世后,他便把家中所有藏书送给了一位朋友。 接着介绍的是一位名叫Rehab的女孩: 她来自巴勒斯坦,在学校时,常常戴着传统面纱,看起既动人又成熟,像模特儿一样高佻,不像学校里其它稚气未脱的学生,我从不知道她的年纪,也从没有机会和她讲话。 学校里流传许多谣言,讲的不好听,是她和学校里一些学长们的八卦。有一次,当我在操场玩足球,球弹开,我追着去捡,碰巧好看到她跪着舔某名男生的私处,这是我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口交,一个11岁的男孩手里拿着足球混身冒汗。 他们注意到了我,当时她的表情令我非常困惑,她张大了湿湿的嘴。我赶快跑回操场继续踢球,从没向别人提过这件事。 多年后,我再次听到她的消息,二种不同的说法都得到散播者的确认,有着同样的结局。第一个故事是她变成了卫道人士,戴上伊斯兰面纱到学校向 女学生传教,并以其坚贞的道德纯洁出名,一年后她离开埃及回到巴勒斯坦。而第二个说法则是她从未改变脱轨淫荡的生活,继续和各种男女交往。最后因为搞坏了 名声,曾被拘留一个晚上,所以决定离开埃及回到巴勒斯坦西岸的老家。 最后一个故事是关于Derenawy: 过去我常听人家说莫札特是天才,我一点也不讶异,因为我小时候就遇过一个相似的奇迹。Derendawy 出身于Heliopolis的上等家庭,他擅长演奏六种乐器,都具备职业水准,他拥有我所见过最棒的音乐分析能力。他没有正式学过音乐,都是靠自学音符与 和弦。当时他才十三岁,电脑网路还不普及,只凭着几本从美国大使馆图书室借来的书籍来学习。他的能力不可思议,可以演奏任何他听过的音乐。 Derendawy 成了双亲离异下的受害者,尽管过着侈华的生活,他却患了严重的忧郁,好几个月独自在阴暗的房间里弹奏音乐。我说服他走到外面加入我们这群朋友,但并未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有一回他告诉我,他喜欢上某个我认识的女孩,但对方已有了男友。我告诉他实情,他变得更为绝望。他从十五歳开始吸食各类的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