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Humanitarian Response 來自 二月, 2007

24 二月 2007

浏览利比亚人的網誌

原文:Touring Libyan Blogs作者:Fozia Mohamed翻译:phrenic校对:Portnoy 在AngloLibyan 上持续延烧着先前几个星期有关利比亚的爱滋病对孩童所造成的伤害。 Anglo Libyan 以 Michael Shields (麦可 席德) 的案例来强调保加利亚在私法上双重标准及不当的处理手段。 Michael为一位年轻的英国人,在2005年时被保加利亚政府以杀人未遂将其起诉。该案中,被害者的头部有多处受伤。 此杀人未遂的案件事发生在18岁的Michael Shields仍是旅馆睡觉时发生的,但警方仍以以杀人未遂的罪名逮捕Michael,且宣判他15年的有期徒刑,即使当时的目击证人都尚未证实 Michael 就是犯人。在Michael被宣判之后,另一个英国男子,Graham Sankey,则坦承自己才是杀人凶手,并且宣称自己已准备好要与保加利亚警方合作,而Michael Shields应被无罪释放。令人吃惊的是,保加利亚当局拒绝这项自白,并且坚持他们已经抓到了真正的凶手。 基本上,当你自己家的门是用玻璃做的时,就不要对别人丢石头。 在另一方面,来自Flying Birds的A.Adam则是抱怨LTT网路公司最近错误百出的烂服务。 691号错误:...

23 二月 2007

阿拉伯: 摩洛哥的盲人要战了

校稿:ilya 一群在摩洛哥的盲人们计划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示威。 部落客Dar Lakbira说他们计划在2月7日穿着寿衣游行,以引起大众对他们困境的注意,并要求更多社会福利上的权益及支持,这些困境包括没有保障工作权 – 尽管法律明白地写着需优先保障摩洛哥残疾人士的工作权。 Dar Lakbira并表达他对阿拉伯监狱内情况的同情,他认为那里所受的苦如同在他国家那些被践踏的地区 Dar Lakbira写到:“每每在上班途经这些街道,当看到全是盲人们在部会(他是摩洛哥社会发展部门的国务卿)外露营,我总是因为羞耻而低着 头..这真的是会将心撕裂的人道惨剧,无论他们是否四肢健全,他们(应享)的权利却屡屡遭拒,这被践踏的社群是 社会悲剧。” Dar Lakbira接着使我们对这场抗争有更深入的瞭解,盲人们计划藉着立法赢得对他们有保障的权利 Dar Lakbira写到:“史无前例的声势大增,盲人们决定藉着买白寿衣履行他们所谓如同集体殉教。散布于拉巴特的一项声明,他们将会于2月7日 抗议政府边缘化盲人们的利害与需求到极点的政策,那让他们感觉很心灰丧志。抗议活动将筹画表达他们拒绝这项针对雇用盲人的歧视性政策,即使优先权合法地给 予其优先权。 他们依旧会游行以反对镇压和平的示威活动。他们同时呼吁全体社会大众(指的是我们)声援他们的困境。 他们提供一支声援热线-拨号到012110131。这是为帮助我们盲人同胞的另一种呐吼,即使藉着一通电话,也至少是我们可以做到的。”

22 二月 2007

伊朗: 对战争和人权的担忧

伊朗和美国之间即将开战的担忧在伊朗的部落格圈中与日俱增。 伊朗拒絶遵照联合国第1737号决议文,停止浓缩铀的活动,同时美国也指控伊朗走私炸弹至伊拉克,供武装份子制造暴力事件之用。伊朗认为自己有权从事浓缩铀活动,也驳斥美国对于伊朗出口炸弹到伊拉克的指控。报纸和新闻网站上充满着美国计划将对伊朗展开攻击的猜测。但美国及伊朗政府则同声斥责这些猜测是毫无根据的。 战争游戏 Nikahang是一位数一数二的漫画家兼部落客,他以这张漫画分享他对现今伊朗情势的看意见。这波斯语的漫画说: “我们的活动是非军事性的”。 Mr Behi批评伊朗政府和美国的宣传技俩,他说: 我批评伊朗政府,不管是他们在人权和言论自由以及其它许许多多事件上,但是同时,我也非常不满美国试图聚集各方力量以对伊 朗施压或攻击伊朗人民的方式…美国正在攻击国际社群的理性心智…轰炸他们的逻辑…目标瞄准理智的思考…是的,你可以炸掉我,但你别幻想我会笨到把我对伊朗 政府的不满转变成支持军国主义…试试炸掉我们的心智理性啊。 在狱中2700个日子,只为了一件T恤 国际关系以及伊朗和美国之间一触即发的战争并不是伊朗部落客们唯一担心的事。人权和Ahmad Batebi每下愈况的健康状态是部落格圈中另一个热门的话题。Batebi是一位学生运动领袖,他目前正因他的妻子也被拘捕而进行絶食抗议 Khorshid Khanoum认为Ahmad Batebi在充斥着战争新闻、美国总统布希和伊朗总统阿玛迪内贾(Ahmadinejad)之间冲突的媒体间,可能无法生存。他可能会和Akbar Mohammadi有着一样的命运,在极为可疑的情形下死在狱中。这位部落客说她和数百万的人们一样,对这样的状况感到絶望。她讽刺的补充道:“我们在等着Ahmad Batebi死,然后收集那些提到他的部落格炼结清单”。 Azarmehr说这位伊朗学生是在Khatami担任总统时被判15年的监禁, 由于他在一场和平的学生示威活动中举起同学沾满血的T恤,而遭到迷昏后带往医院。(译注:Khatami是首位改革派的伊朗总统,致力于法律和民主的改 革。然而,根据伊朗的法律,总统并权力并不及于军队、警察及革命军。于是这些保守势力对改革的反对,造成了冲突,Ahmad Batebi就是被警方所逮捕) Abtahi是一位改革派的政治人物,他说,Batebi将不会列在特赦名单上,也不会在报章杂志取得一席之位[Fa]。这位部落客说,对人权的忧心逐渐从我们的社会中消失,真是令人烦恼的一个事实。他也希望Batebi很快的被释放,重获自由。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15 二月 2007

秘鲁: 洪水、皮斯可纪念日与免费教育

原文:Flooding, Pisco, and Free Education作者:Juan Arellano翻译:ilya校对:Portnoy 在过去几周里,秘鲁中部丛林中美丽的 Chanchamayo 区域发生了洪水与土石流。即使媒体已经深入地报导了这个消息,blogger对这个议题似乎不甚感兴趣。然而,很可能除了 Peru Llacta 〈还没有学会的教训〉反省缺乏前瞻的劣习深切根植于文化中与导致的资源浪费之外,我漏掉了他们发表的文章。从美国 Peruanista 向英语读者发表了〈秘鲁洪水:如何伸出援手〉: “最近洪水与土石流的灾情发生在秘鲁安地斯山区(Andes)的中部,这是一场未预期的豪大雨之后所造成的灾情,从 2006 年底迄今还在继续。超过 16 人死亡,数十人失踪,数千人失去家园、工作、牲口与土地。据秘鲁政府表示,重建的过程将进行至少六个月;但是对灾区民众来说,这个让他们可以回归正常生活 的过渡时期,将会持续更久的时间。” Peruanista 整理了与灾民正在协力重整家园的相关地图、影像与网站连结的资讯。西班牙的 Imaginariums 也对《寻找因秘鲁洪水与土石流失踪人士的成果》加以评论。令人好奇的是,在 ADEA(动物伦理保护团体)也对秘鲁灾情中的动物有所关注:他们发出了对中部丛林中的动物的求救讯息。...

14 二月 2007

伊朗blogger述说他们的监狱经验

校对:Portnoy 在伊朗有许多人因政治因素而入狱。而现在,这些曾经为阶下囚的人们透过绘画或是blog来分享他们个人的故事。一些人,包括blogger与研究员,长期以来都是以身为非囚犯的局外人观点来看待在伊朗的监狱。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部落格的内容吧! 我看到了地狱 Hesam Firouzi 医师(中译: 汉生 芙罗斯),一位人权主义份子的医师,在一月份时入监服刑了18天,而在此期间他治疗了许多的囚犯。他在他的部落格分享了部份自己的经历。Firouzi 医师批评狱内医疗人员对囚犯的行为,他还说如果囚犯有机会可以被医生探视,这位囚犯必须再等20天才能得到第二次探视。他说,常常是19到20个囚犯 挤在15到20平方公尺大的空间里。Hesam Firouzi 医师也提到狱中的毒品,尤其是快克(crack),可以十分轻易购买到。这位blogger将自己的狱中经验写成一封信,寄给政府当局。 他说,狱中的牙医唯一的工作就是把囚犯的牙齿拔掉,这位部落客补充,狱中有许多人生了重病但却没有任何的管道可以让他们获得治疗。他用“我亲眼见到了地 狱”来总结他的经历。 毒品是王 Ghomarasheghaneh因写政治文章而入狱,他说,许多囚犯其实是在狱中才染上毒瘾,这刚好与大众的认知相反。120个囚犯中有超过100个染上毒瘾。 他说在狱中快克的价钱是外面的十倍,这样的行情使得许多人想要做毒品的生意。以下为他列出的几个上瘾数激增的原因: 1. 没有心理医师 2. 有毒瘾的和没毒瘾的关在一起 3. 没有图书馆或运动中心 4. 有些职员甚至带毒品进入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