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Ideas 思维/想法 來自 十二月, 2007

24 十二月 2007

环境:来自非洲的绿色环境观点

最近,峇里岛的气候变迁会谈成为全球诸多博客的关注焦点,此外,12月8日世界各地也展开大游行,提醒世人重视气候变迁,要求政府领导人合作以解决此一问题。在线行动组织Avaaz 制作了一幅全球抗议照片的地图。而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特别是南非,博客讨论了峇里岛会议、核能、以及在日常生活中实践绿色节能的各种方法。 Urbran Spoud 贴了一个简单扼要的「峇里岛会议字母缩写」,让读者了解联合国气候变迁网页上一堆缩写字母代表的意义。这个议题中最常用的缩写字,就是COP13,其解释如下: COP13 — COP 是指缔约国,气候变化纲要公约大会最高权力者,最高决策单位。它由参与气候变化纲要公约大会的各国组织来组成。除非另有决议,否则COP每年应定期开会。 COP13的意思,就是联合国气候变化纲要(UNFCCC)第13次大会。 Rory 认为 COP必须放入政治要素考虑,公平的经济发展权力是全球气候问题协商的重要关键。 峇里岛13届大会一个要点是对贸易协议的冲击,特别是针对开发中国家,气候缓和的策略将如何影响这些国家经济与社会。 他也提到,绿色建筑革命已慢慢在南非开普敦展开,尽管目前还无适宜法令来规范绿建筑。他举了二个开发计划,结合了另类能源方案和绿色工法技术: 绿色建筑革命由南非绿建筑委员会支助,希望发展出一套鉴定制度。但是目前仍没有适当的法令,愿意投资的公众是促成改变的唯一动力。 EkoGaia 的Glenn Ashton 针对各类别作了一个后设分析,强调部份气候变化的问题是来自资本主义2.0经济模式,现在需要新的对策。他提出资本主义3.0,加入了许多新想法: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体系,我并不是说资本主义3.0就是最终的方案,而是认为它的确朝着一个建设性的方向去找出最后的处理之道。这个对策必须包括以民主方式,控制大企业对全球资源的掌握。如果我们不能管理大企业,就不可能对全球生态体系采取一套较合宜的控制方式来达成有效的解决方案。 Omar Barsawad 考虑全球暖化对非洲的效应,也评论了乌干达总统Yoweri Museveni在前一回非洲联盟高峰会上的发言。...

14 十二月 2007

我们媒体论坛:一个把你的意见告诉别人的良机

你想对全球三百位顶尖的数位产业参与者说些什么呢? 下一届的我们媒体论坛WeMedia Conference即将在2008年2月26日至28日在迈阿密举行。非常感谢来自新闻伦理与杰出新闻基金会The Ethics and Excellence in Journalism Foundation的协助,大会的主办单位网络社会研究院(iFocos)将提供经费补助大会注册费用以及交通的支出。这些经费将给予来自全球各地致力于运用科技使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的幸运部落客们、学术界或是社运界人士。 全球之声的部落客们也会出席,并对新媒体提出全球视野的观察与建议,一如GVO团队在2006年论坛上的表现。 申请办法很简单。只需要回答三个问题:你为什么想参与这次大会、要如何把世界变得更美好,以及你认为最重要的线上传播工具是什么?申请截止期限是2007年12月21日。快去参加吧!任何人都可以申请。那些幸运的奖助金受领人还是要自行负责美国签证的申请,或许住宿的相关事宜也得自理。 校对:nairobi

4 十二月 2007

伊朗与委内瑞拉的亲密关系

上个月,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再度访问伊朗,这是他在两年内第四度旧地重游,两国也签署更多经济协议,他与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均表示“景仰”对方,前者给予伊朗政府种种支持,后者则称伊朗是查韦斯的第二故乡。 “社会主义”总统查韦斯竟然与伊朗维持良好关系,去年多数伊朗左派学生与博客对此提出批评,因为过去伊朗曾处决数千名社会主义武装份子。 伊朗知名博客作者Jomhour与澳洲作家兼博客Anthony Loewenstein都写到两国总统的友谊,知名漫画家兼博客作者Nikahang则画出以上图画。 什么和平?哪来安全? Jomhour表示[Fa],阿曼尼内贾德与查韦斯会晤后宣示:“我们已拥有为所有国家拓展和平与安全的计划。” 他写道: 如此说来,我们可真要重新定义和平与安全这两个词了!当他们为自己国家的国民带来问题与危险时,如何能让其他国家获得和平与安全?…在这两国内,词语的意义都与旧时不同,当阿曼尼内贾德大声宣告伊朗拥有绝对自由,其他国家将享受和平与安全,听来真是个大笑话。 Jomhour认为,查韦斯为委内瑞拉制造民主与自由问题,伊朗政府也侵犯基本人权,并不时压迫社运人士。 “丢脸” Anthony Loewenstein表示: 我今年六月造访伊朗时,注意到拉美左派与伊朗政府出现变态的关系,国际间左派人士却大多沉默,不愿批评查韦斯与伊朗相拥取暖。 我的记者朋友Rodrigo Acuna对此的看法是:“委内瑞拉身为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与另一会员国伊朗建立政治与贸易关系或许很自然,但查韦斯去年九月竟颁赠‘解放者勋章’给阿曼尼内贾德,这是委内瑞拉对来访贵宾的最高荣誉,此事不仅令人尴尬,更令人感觉可耻。” 他也认为,“在国际左派势力的忠诚支持者眼中,查韦斯不可能犯错,他们的字典里根本没有‘矛盾’与‘不一致’等词语”。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Portnoy

2 十二月 2007

埃及:童年忆往,这些人那些事

埃及博客Ohod写下对童年友人的回忆,以及他们长大之后的人生变化。 先从Akram 开始: Akram是我这辈子遇到的第一个无神论者。当时我大约十二歳,他长我一岁,是我预校同班同学。 我曾去过他家,我虽不知他父亲的职业,但他家收藏了很多书,还送我一本Ehsan Abdel Quddos小说,当时我们只看小说。我们吃着Damyeten 伴乳酪和面包,他本身来自Damietta地区。 一周后,在学校有许多人围着Akram,我凑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他正和一名男孩玩足球,但他竟然用可兰经代替足球!其它的学生们只是边 看边笑。而我才刚从石油之地(波湾国家)回来,因此我很抓狂,立即和他结束友谊。至此之后,我再也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去年我从一位老朋友那里听到 Akram的近况,他留起了胡子还成为穆斯林运动的活跃份子。而且在他父亲过世后,他便把家中所有藏书送给了一位朋友。 接着介绍的是一位名叫Rehab的女孩: 她来自巴勒斯坦,在学校时,常常戴着传统面纱,看起既动人又成熟,像模特儿一样高佻,不像学校里其它稚气未脱的学生,我从不知道她的年纪,也从没有机会和她讲话。 学校里流传许多谣言,讲的不好听,是她和学校里一些学长们的八卦。有一次,当我在操场玩足球,球弹开,我追着去捡,碰巧好看到她跪着舔某名男生的私处,这是我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口交,一个11岁的男孩手里拿着足球混身冒汗。 他们注意到了我,当时她的表情令我非常困惑,她张大了湿湿的嘴。我赶快跑回操场继续踢球,从没向别人提过这件事。 多年后,我再次听到她的消息,二种不同的说法都得到散播者的确认,有着同样的结局。第一个故事是她变成了卫道人士,戴上伊斯兰面纱到学校向 女学生传教,并以其坚贞的道德纯洁出名,一年后她离开埃及回到巴勒斯坦。而第二个说法则是她从未改变脱轨淫荡的生活,继续和各种男女交往。最后因为搞坏了 名声,曾被拘留一个晚上,所以决定离开埃及回到巴勒斯坦西岸的老家。 最后一个故事是关于Derenawy: 过去我常听人家说莫札特是天才,我一点也不讶异,因为我小时候就遇过一个相似的奇迹。Derendawy 出身于Heliopolis的上等家庭,他擅长演奏六种乐器,都具备职业水准,他拥有我所见过最棒的音乐分析能力。他没有正式学过音乐,都是靠自学音符与 和弦。当时他才十三岁,电脑网路还不普及,只凭着几本从美国大使馆图书室借来的书籍来学习。他的能力不可思议,可以演奏任何他听过的音乐。 Derendawy 成了双亲离异下的受害者,尽管过着侈华的生活,他却患了严重的忧郁,好几个月独自在阴暗的房间里弹奏音乐。我说服他走到外面加入我们这群朋友,但并未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有一回他告诉我,他喜欢上某个我认识的女孩,但对方已有了男友。我告诉他实情,他变得更为绝望。他从十五歳开始吸食各类的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