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Japan 日本 來自 八月, 2007

20 八月 2007

日本:酷热生活

今年可能是日本史上最炎热的夏天,部分地区气温达摄氏40度,湿度亦创新高,商家则庆祝冷气、电扇、冰品销量大增[Ja],但对于能源危机的忧虑也隐然成形;虽然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推行「清凉商务运动(Cool Biz)」后,确实减少部分冷气及除湿需求,但全国积极参与程度仍然很低[Ja]。最近还有USB插座领带风扇等多种发明,希望让民众既能穿着西装,又能保持凉爽,但节能在日本未来似乎仍有隐忧。 图说:8月16日,日本史上最热一天 不过日本博客Kenchan却有了意想不到的举动,他在8月10日的文章题为「酷暑中的终极环境对策」,其中写道: 我们在热浪中也不用冷气,车上也不开冷气,每天都汗如雨下,我每天都觉得热,不过因为新陈代谢加速,身体状况反而改善,有点类似节食。 我们办公室把所有窗户打开,早晚浇花让温度下降,等苦瓜株之后长大,就会更多树荫;有时推销员穿着西装上门,发现「哇,好热」之后就会很快离开,我们不是服务业,所以他们走了也没关系,…有时计算机也会过热,所以我们那时会把它关掉。 只有人类会抱怨炎热后开冷气,无论是蝉、蜻蜓、青蛙、狗、猫,都不住在冷气房里。 我晨间提早出门上班,气温比较低;午餐后我会躺在木板地上睡午觉。感谢夏天让我减肥,我也不在夏天喝啤酒,因为啤酒让我流更多汗。 等到高中棒球赛与Yosakoi祭典结束后,气温就会慢慢下降,但这之前,我们还得继续耐热比赛;就算全世界都在庆祝盆节,企业也没有休假,为了对抗高温炎热,我们只好牺牲少许工作效率。 有些人待在冷气房里大谈环境问题,根本只是骗子,他们应该走进酷热中思考,领导人就该这么做。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对:FoolFitz

18 八月 2007

日本:为网路管制发起辩论,却无人跟进

虽然说没人在看,日本总务省下辖的研究团体草拟了一份暂时性报告,制定出日本网路使用的规范条例,根据某位部落客所述,这份规定将会扩及到个人网站和部落格。在这份报告中,一桥大学荣誉教授堀部雅夫带领“传播与广播法律制度研究团队”,讨论将网路纳入现有广播法[Ja]管辖范围的可能性。这份报告中,也建议为这个议题寻求公众意见[Ja],总务省为此建立了一个网页[Ja],民众可以在6月20日到7月20日之间,到上面留言给些意见。 尽管这个草案十分重要,媒体和多数部落客却都没意识到这件事的存在。曾任记者、现为律师的部落客Tokyodo-2005向 来关心媒体议题,提供这项议题的细节,他也已经写了七篇关于此议题的作品。在这些文章中,他警告这条法规不仅适用在一般网站上,甚至是部落格或是个人首 页。他引述报告内文指出,报告建议如发现网页内容中有违法的活动,将不受日本宪法中的表意自由保护。因此,该报告声称草案不会引发任何宪政争议。 在此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Ja],他写道: 看看日本战前的法西斯运动,可以明显发现政府进行讯息管制的危险。 他在第三篇文章[Ja]中指出一项“惊人事实”,亦即12场会议内竟有三场为闭门会议,以确保“自由及踊跃讨论”: 为确保自由及踊跃讨论,就得举行闭门会议吗?如果是与受害人访谈,为保障当事人私隐,当然必须闭门进行。但这个团队却是要 讨论有 关表意自由的法条,却认为自由及踊跃讨论无法对外公开,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要关起门来讨论,这些不能曝光的言论究竟是什么?还是其中有什么暗盘协议吗? 在他第四篇作品中,他拿九一八事变来跟当前的情势做比较,他指称,日本媒体在当时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这不正好是让我们仔细思考二战所发生的事,并从中学习的时候吗? 我希望媒体公司能够瞭解,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正如九一八事件时,我们被强迫做出的决定。 媒体应当扮演监督权威的角色,而非将自身在网路市场上的利益摆中间,对那言论自由的箝制却睁只眼闭只眼。 我希望他们可以尽其所能,那么十年后我们才不需要忏悔道:“如果我们当初反对了那份临时报告,通讯/广播检查系统就不会产生了…”我希望,我们可以自豪地面对我们的子子孙孙。 此外,身为网路使用者的我们,不应只发出社论一般的声明,更应向电视、广播业者和报社质疑,为甚么他们不反对网路管制? 请将这则讯息散布给更多人知道,距离提出公众意见的最后期限,我们只剩下不到十天。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译者:peggyyoshi 校对:Leon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