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max

电邮 twmax

最新文章 twmax

俄罗斯:「莫斯科的共鸣」

Tverskaya, 二月. 23日, 2005 – 来自 此相片集 在去年十二月的杜马(译注:俄罗斯国会)大选后不久,我看到这篇文章,想将之译成英文,但那时没时间,且事实上这是一篇极富挑战的翻译,因为内容全是关于心情氛围。 前俄国总统普丁在Luzhniki 的那场演说 所带来的激动已经消逝,但该演说所在场景,下诺夫哥罗德(Nizhny Novgorod)依旧出现在新闻中,它将成为麦德维夫(Medvedev)以候选人的身份在官定日发表演说的地方(也许已没有那么重要);不过在纽约时报刊登的一篇关于克林姆林宫滥用“行政资源”的争议文章中,特别关注此区域,纽约时报选在三月二日无可避免的结果出炉前(译注:指麦德维夫当选总统)刊登这则新闻,时间点似乎非常合适。

日本:支持西藏

当拉萨街上冒出大火,世界其他地方的博客都焦虑而紧密地观察其情势发展。一个星期以来,在日本的主流媒体[日文] 报导出许多批评拉萨事件被低调掩盖的声音,“西藏”也成为日本搜索引擎关键字搜索的第一名,找出的上千篇条目大都支持这场暴动。同时在街上,日本的西藏支援网络(TSNJ, Tibet Support Network Japan)组织、西藏社区成员以及其他的支持者,在3月8日走上街头庆祝1959年3月西藏起义的纪念日,一个礼拜后,庆祝活动也于3月16日在东京代代木公园游行。

越南:网路审查制

当我考虑要从越南在全球之声上头发表文章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到底什么是可以发表的?可以谈什么主题,以及该避免什么? 媒体在共产越南由国家机器掌控,虽然网际网路不若中国那般受到严密监控,但也成立了专责机关以确定网路内容是否符合党的意志。 在越南1992年所制定的宪法中 对于审查制度有其法源依据,但里头有着矛盾。宪法第69条:“国民得享有言论自由…依照法律的规定。”在第33条中对“法律的规定”的定义:“国家得 严格地禁止所有涉及损害国家利益、破坏越南国民人格、道德和善良风俗的文化和资讯领域活动。”这部份的法律执行权落在最近成立的资讯部身上(MoI),其 前身为资讯与文化部。 资讯部得到越南资讯安全中心(CIS)的帮助,该中心也制造防毒软体。资讯安全中心位于河内科技大学,这间大学是越南的顶尖大学。在最近的访问中,负责人Nguyen Tu Quang指出资讯安全中心已做好万全准备来提供网路监控技术援助以帮助资讯部切断“邪恶”网站的战役。他更进一步指出(译自越南文): 邪恶部落格和邪恶网页有很大的相似处,但假使我们没有持续监控部落格,它们可能会对社会有更大的影响…监控不符合健康原则网站的问题是一大难题..我想部落格和网站需要和科技及监控之间建立夥伴关系,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审查和制止负面内容并捍卫我们的力量。 就其资安中心在网路监控中的角色,Quang这么觉得: 现在很多人担心很难找到和应付那些非法部落格的所有者。但我确定,我们可以透过技术来追踪些邪恶部落格的住家地址…我们的 目 的不是要抓到数以千计的非法部落格,而是要找到在它们生成之前就防止他们的方法。假如我们采取惩罚和警告部落客的方式,之后下次在他/她想要放照片或文章 前就会仔细地考虑。 胡志明市的部落客Nguyen Tien Trung 已经确切知道什么是可以发和不可以发表的文了。他之前写了封给教育部的公开信以谴责他们在越南的政治学教育。而如今在越南搜寻网站上搜寻他的名字时,就会导向某些封锁了的页面,但他的Yahoo! 360°部落格还上得去。 我可以理解为什么网监会对Trung感到些许不安。因为在他8月10号的文章中就引用了胡志明的话来支持他革新的政治观点(译自越南文) 为什么发动革命?胡叔说:“和平、独立、统一、民主、和繁荣。”但鲜少有人理解其深远的意含。首先他提及的三个目标是和平、独立和统一,之后我们必须持续不拖延地进到民主和繁荣。胡叔很有智慧地把民主放在繁荣前。假如没有民主,之后我们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繁荣和发展。 在一篇2007五月针对审查制的文章中,Trung这么说: 胡志明大师说过:“民主的目的是要让人民可以张开嘴巴表达。宪法第69条也说:“人民得享有言论自由。”但在现实中不是真的。 看起来就算那些受到资讯部关注的人可以继续发表些具有争议性的内容,但这是场危险的游戏。Trung...

韩国:互联网和匿名

韩国的入口网站将从这个月开始采用实名回响制(daet-geul sil-myeong-je)。两个主要入口网站,Daum和Naver已经在6月27号开始实施,其他35个入口网站这个月也将采行这套制度. 韩国入口网站、网路新闻、或部落格新闻均在文章底下提供回响或回应区,他们称此为daet-geul(通常篇幅不长且网民可以随意地留下意见)。由于能够以匿名的方式留言,可能会产生不适当或随便的内容,以及人身攻击。如何解决这种情形,已经成为了争论的话题。 几天过去了。部落客们分享他们对于新制的意见。 一些部落客,如minicactus,非常担心副作用 从采行实名回响制后,恶意内容的量已经变低,但并没有戏剧性地减少。要让恶意回响消失在网路上是需要花时间的。就目前为止,似乎成效不彰。我更担心的是,这些恶意留言者会被驱散到小社群网站,如此一来,整体网路气氛通常会变差。 一些部落客如hansfamily,最在乎的是这套制度是否会箝制言论自由: …似乎不少人倾向反对此制度。有很多原因,第一:此举可能破坏网路的基本原则和自由;第二:此举可能妨害言论自由;最后:可能会被政府当局给控制。 这些论点都很有道理,且我也不否认此基本原则。但是我们要如何克服人们将谣言信以为真,之后又怪罪他人,这种如毒香菇一般的社会现象?有些人说,这应该靠网民的自制力来克服,而不是强制;但是这样会不会太流于理想? 我们见过许多因为恶意回响,而导致自杀和忧郁的意外,这着实地让社会大开眼界。但是至今发生了什么?有改变吗?没有变得更严重吗? 关于“网路实名回响制”的争论已经好几年了。先前,主要意见是反对;但是现在不同了。与其坚决反对使用,倒不如部份应用以阻断匿名的负面影响。 有件之前听闻的事我非常好奇,就是他们会不会查核身份证字号。那外国人和海外没有身份证字号的韩侨怎么办? 有位部落客 带出一个更为宏观的议题:恶意回响和我们的教育-- 从某时起,我就倾向不读文章的留言和回应文章。难道大家不会闪避恶臭的垃圾桶吗?在早些 时期,回响真的是非常新鲜和有趣的功能,方便我们可以在读文章时,马上对其表达意见。比起回覆系统要开新视窗才能留下我们的意见要来的更好。因为我们不必 长篇大论,所以不假思索就写下意见。篇幅虽不长,但却有很多新鲜的意见。也许我太早下结论,但服务的用户、服务提供者和顾客间的即时、快速沟通,使韩国网 路文化加速地发展。因此,顾客的需求和新兴工业化经济体(NIES)才发展的更快。 然而,凡事均过犹不及。回响和回应已不如往昔。即便只有0.06%的恶意回应者,这一小撮人还是会引起问题,这是个应该被探讨的社会议题。那么,“实名制”是正确的解决方法吗?“实名制”可能会箝制意见和言论自由,我们该如何弥补这些缺失? 我认为恶意回响者是存在于网路世界的问题,但是我们应该在现实世界找到起因。 事实上,即使你在现实世界中试着与其他人对话和讨论时,人们也很容易因为不同意见而生气。有的人以片面征兆或事实来评断任何事;有的人不讲逻辑道 理,而是以情绪和偏见来交谈;抑或有人拒绝谈论严肃议题,想嘲弄那些认真的人,并自以为很酷;也有的在人后说长道短,在人前却默不作声。 最后,是这些类型的人在网路上发出恶意回响和回应的吗?为什么会有不长于正常沟通的人存在呢?在中学、高中时期,我们在一个不习惯于讨论和发表意见的氛围中成长。即使老师问问题,学生也尽量不与老师四目交接。一个学期中,要找到有一、两个自愿发问的学生很难。 有时候提问的学生很容易被老师或其他学生羞辱。如果有些学生在下课前问问题,就得忍受其他学生白眼。有些老师也对学生置之不理。 在这种教育环境下,我们培养出无数个没有养成健康讨论和对话方法的人们。为瞭解决这个问题,应该直接透过教育,导正社会上讨论和对话的氛围...

韩国: 6月25日.韩战

6月25日那天,是韩战爆发的第57周年纪念日。这天很寂静。和过去比较的话,仅有少许特别活动。韩国的博客们如何看待韩战?他们诉说了这天在过去和现在对他们来说代表什么意义。 Dolstone2002: 在孩提时的每年这个时候,我记得我制作反共标语和海报,并唱首这样的歌“啊,啊,要我们如何忘记当敌人践踏我们的那天。” 现在,我知道我们被教导要那么责怪北韩是因为独裁者为了要保持权势所用的方法和政策。现在,我知道韩战并不只是我方和坏的一方间的对决,也是在世界列强间我们承受和经历的苦。 但是可以确定的一件事就是我们现在可以有富裕生活是因为那时的人民奉献他们的鲜血和汗水遍及这片土地。我们永难忘怀当他们必须用枪瞄准他们的兄弟姊妹时流的泪水 Musecine: 时间久了,很自然就会忘记。看了看日历,我知道今天是6月25日。我的小学时期是在1980年代中期到后期。正是反共时期。我们在学校看反共电影。我记得那时只是很兴奋的看这吸引人的媒体和电影。比起小学、中学时的歌和其他任何的儿歌,这首6月25日歌还是更强烈地悬绕在我的耳边 啊,啊,要我们如何忘记这天 当我国的敌人践踏过我们 我们用赤手和鲜血,阻止了敌人 那些日子我们愤怒地顿足着地和摇动着我们的身躯 现在我们将回敬当时的敌人 持续不停地追击敌人 一一击溃敌人 现在我们将带给这个国家和我们的兄弟荣耀 我依旧记得第一次学这首歌的时候。二年级时,老师在黑板右边写下这些歌词并把它留在黑板上几天。在那时候,北韩人全是坏人。像 Ddol-i Chang-gun(编者:1980年代中一出非常受欢迎的动画。一个男孩打倒全部的坏北韩人和金日成并从怪兽那救出好人),北韩人都被画成红脸猪头。戏院里,品质很差的萤幕播映着我军的阵亡和人民的眼泪,而背景音乐经常都是这首歌。甚至在那个年纪时,我随着歌词而流泪。就是这首6月25日让我哭泣。 我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作了这首歌。也许是在“打倒共产”的那段时间作的。 这大概是第一首我不想唱也不想再让我的子孙唱的歌。 bklove: 如果不是看到一位部落客的发文,我也没察觉今天是什么日子。韩战57周年纪念日。我记得那强调反共教育的时期。有很多的活动…也许现在是“和平模式”? 和从前比起来,今天的确是个安静的日子。 作者:Hyejin Kim...

叙利亚:为了全体的线上自由: 一些值得支持的议题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译者:twmax 校对:PipperL 在我上一篇“释放 Kareem 运动所学到的一课” 文章中,我谈到关于参与运动以及为什么一些被捕入狱和被迫害的部落客们和线上作家能够赢得同情,然而其他的人却很难吸引公众的注意。我也讨论了这运动成功或失败背后的逻辑,并与突尼西亚的网路运动议题做了个比较。 在这篇文章中,我希望可以在引起大家对于以下清单的注意,这份清单并不佯装完整,列出的是那些理由值得支持的部落客、线上作家、和运动分子们,以及他们暗中进行的倡导运动和论点。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在牢中好几年了,有些则是因为他们在网路上所写 的东西,而被控告或骚扰。他们不是全部都是部落客,而且我个人不相信部落格社群应该保留对于被骚扰的部落客的支持和运动,而放弃其他遭到骚扰和折磨的线上作家。他们都应该得到我们对于保障他们基本人权的支持。为了传播这些文字和引起部落格圈间的注意,我希望我们可以从其他人的经验中学到一课。部落格圈的支持是终结沉默且并使其不再发生的决定性重点。 发表关于要求一个更团结的部落格圈,且对这个由Mistral所制作的影片发表评论的突尼西亚部落客,同时也是名行动者的Astrubal如此说道: 我们仍然有很多事情可作,来帮助释放那些仍然被监禁的人,而且一定需要有更多的措施来避免这样的危害。不管怎么作,Mistral 说得非常对,怎样都不如一个非常团结的部落格圈所做的来得要有效率。 为了对于以下议题的报导,和 Kareem 议题比较之下的等级差异能有更清楚的描述,我发表了些Technorati 的图表,来显示去年每一天包含研究议题的部落格文章发表数(请点开图片看结果)。这些图表说明了必须有人去做的苦差事,用意是为了揭露某些不正义,并确保 对全部被迫害的线上作家们有着公平的支持,不管他们是否为部落客。 ABD AL-MONEM MAHMOUD (埃及) 27岁的埃及人 Abd...

韩国: 教师节,最重的负担?

原文:Korea: Teachers’ Day, the heaviest burden? 作者:Hyejin Kim 译者:twmax 校对:Leonard “哪一个节日对你是最沈重的负担?”这是韩国一个入口网站讨论区在双亲节的票选活动的标题。猜猜看是哪个节日?教师节得到最高票数。 五月15号是教师节,以感谢韩国的老师们。但是,这天在韩国社会长期备受争议。教师节的传统是学生表达对老师的感激,但有时候这真实的意义 已被礼物给弱化了。父母们深感需负责为孩子送个好礼给老师。不管老师们是否乐意拿这些东西,外界都批判教师收贿。现提出的替代方案包括将教师节移到长假之 中,或把它定为学校放假日。45%的首尔主要学校决定今年的教师节放假一天。 教师节后,一些部落客如‘Small Mind’ 精心拟定如何好好过教师节的对策 从今年开始,别给孩子的老师们任何礼物,礼券或现金。在五月14号的晚上,关起灯。在你睡着前,想想所有你经历过国小六年、中学 三年、和高中三年的那些老师。隔天,带着一盒的维他命饮料去拜访你想感恩的那位老师,并表达你对他或她的感激,带你的孩子同行将会更好。看着这个场景,你 的孩子将会拥有尊敬师长们的心,且他们的校园生活也将同时改变。老师将会给予尊敬他们的孩子更多的爱。给老师贿赂后,别在你的孩子面前责怪师长,你的孩子 将会学到。教师节是你拜访恩师的一天。你的孩子应该会以他们的方式对待他们自己的老师,如写封信来表达他们的感激或作个康乃馨。 但教师节的坏评价使的认真工作的教师们气馁。Youngjinjjang 分享了他妹妹的故事. 我的妹妹在国小担任教职三年,她对于工作感到满足且享受和学生在一起的生活,她常常谈到这个决定有多好,但是今天她看起来完全丧 失精力且心情也不好,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教师节使她失望,原因是…这位老师寄了两封信给学生要他们别带教师节礼物,最后收到了两封来自学生的信。她感...

黎巴嫩:春天、艺术和困境

在黎巴嫩,正式的春天在三月二十一日开始。这就是为什么三月二十一日会被定为母亲节。博客们倾向发表更多关于爱、自然以及阳光的文章,反映出大家欢乐的心情。甚至连政治文章也是些关于如何让事情变得更好的计划、策略或分析。照例,这只是篇集锦,在这篇集锦中,我已收集有关于这两类的文章。外面有更多的文章,但碍于篇幅,无法悉数列出。 先从这些张贴去南黎巴嫩出游照片的博客们开始: McDara 发表了这篇关于他参访南黎巴嫩的图文。上面是其中之一张图片。Adiamondinsunlight也去了南黎巴嫩旅行且带回来一些照片,她把这些照片发表在她的博客上。 「Adiamondinsunlight」谈及以短裙为主题的文章,以反映出春天的心情和它的影响 , 春天弥漫在黎巴嫩的空气中,且在这穿衣乐趣的季节我的心也充满了期望。在这个温暖的几个月里,我几乎都只穿裙子。我喜欢它们干净的线条和它垂下的样子,当然还有在我走路时会发出的沙沙声。在这里,我也喜欢穿裙子因为它使我想起了另一个珍贵的约会用语 当她将春天与爱联系在一起时, 「Mirvat」也发表了这篇文章 当这金黄色的光温柔地再次侵袭我们的生活。当这害羞的春天开始了对于夏天的期望、温度、和乐趣,我周遭的人看起来就像在恋爱中。我也正陷入爱河中。 这春天的爱已经谈的够多了。来谈谈艺术吧!「Ibn Bint Jbeil」带着我们在一篇文章中以一步一步的指导来带我们接触以下他所说的阿拉伯设计 阿拉伯设计是有关于调和,一致,不朽。也就是如同我的已故教授Dr. Gordon Bugbee常说的「一体就是细分」。但这也是关于某种天性及自然的美讽刺地藉由一种精美的、整齐的、几何的美学来传达。 假如你特别对一些有关于就严肃话题的长篇文章有兴趣,接下来你也许可以看看「Marxist From Lebanon」,他正分析着黎巴嫩的种族困境 同时Angry Anarchist正在研究犹太复国主义的社会主义困境 到底Asterix、黎巴嫩人和政客间有什么关系? 「Abu Ali」有答案: Asterix...

秘鲁:德国「开放音乐」乐团到秘鲁举办演唱会

校对:Leonard [编者注:以下这篇文章原来是发表在秘鲁创用CC博客上,并由Juliana Rincón Parra翻译成英文。我们已经看过一位厄瓜多尔乡村的「电子民族舞曲家(techno-folklorist)」,使用YouTube和博客后成为一位国际名人。现在一个德国的小乐团为了得到名气和交朋友,也正在接触全世界的博客。] Röntgenschall现在正在秘鲁的利马进行虚拟巡回演唱。打着『你的博客就是我们的舞台』的座右铭,这个从一个德国小城市来的小乐团,试着完成他们伟大的梦想,希望到全世界演奏爵士乐,他们心怀这样的梦想,也不认同某些人认为网络传播违背音乐界利益,因此他们设计了一套评分歌迷的系统。得票最高的五个博客将举办一场虚拟演唱会,特别为这些人、和他们的国家及社群的使用者量身订做,这也就是为何秘鲁博客Txitua.org会成为他们下一个「演唱会地点」。 这个乐团已使用众多社会网络网站来散播作品,如Del.icio.us、biTTorrent、Jamendo、Myspace、Youtube、Hi5等,他们甚至已在创用CC规范及非商业性原则下,让音乐自由流通。这些都是每个秘鲁艺术家应该知晓的Web 2.0工具。 我喜欢Röntgenschall,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的吗? - 下载、复制、散布和重新混音他们的音乐。 - 博客、制作Podcast或VideoCast。 - 加入他们的歌迷俱乐部,也许你的博客会成为他们的下一站。 - 逛逛Jamendo,书写、评分、使它成为你的最爱。 - 把他们加入你的MySpace。 - 把他们加入你的hi5。 本文参考数据: - 英文新闻稿 - Röntgenschall乐团拥有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