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關於 Cape Verde 佛得角

葡语系文化:让当代非洲文化发声的网站

  7 二月 2011

“一个跨领域的入口网站,反映、批判并记录当代葡语系非洲文化”,这是Buala网站的介绍。在全球之声专访中,Buala创办人Marta Lança和Francisca Bagulho将告诉我们,此一網絡空间究竟如何扣紧文化、

几内亚比索:总统遭暗杀触动警讯

  4 三月 2009

非洲国家几内亚比索总统维埃拉[中文](Joao Bernardo Vieira)于3月2日凌晨遭到暗杀,据传是在逃出住所时,遭叛国的士兵攻击身亡,就在事件发生前几个小时,总统长期的死对头塔格米将军 (Batista Tagme)才在爆炸中丧生,虽然事件原因尚未明朗,却己造成国内响起动荡的警讯。António Aly Silva自暗杀事件发生后便持续追纵情况,在最新文章里,他提到几内亚比索将连续哀悼七天,并举行两场国葬,他也保证会张贴丧礼现场的独家照片

葡萄牙语改革不受人民青睐

  14 一月 2009

巴西诗人Olavo Bilac曾形容葡萄牙语如「拉提姆最后一朵花,盛放而美丽」,但葡萄牙语即将出现改变,自2009年元旦起,巴西将进行为期四年的拼字改革,推行至全国。

佛得角:危机?危机何在?

  30 十月 2008

继先前质疑物价上涨后,佛得角博客很惊讶得知,尽管全球经济陷入危机,该国竟能幸免于难,该国博客想了解为何这个小国能不受危机波及,甚至想问:难道上帝是佛得角人吗?

佛得角:为何油价续涨?

  5 十月 2008

佛得角博客Neu Lopes不明白,为何国内燃料价格不断上涨,经过最近调整后,石油价格提高21%,汽油与柴油分别涨了15%与10%,天然气也涨价5%,民众也预期会对其他商品带来骨牌效应,包括运输、能源与用水价格均已宣布将起价。

佛得角:接近历史时刻

  13 六月 2008

佛得角国家代表队能否创造历史记录?「佛得角篮球」博客表示:「各位许多人都知道,佛得角代表队将参与在希腊雅典举办的奥运资格赛,和其他11个国家队伍竞争,这12国全都是去年在各区域的银牌与铜牌队。」(译者注:先前区域赛事冠军队直接获得北京奥运门票,区域亚军和季军得参加资格赛,再由资格赛前三名前进北京。篮球类别资格赛将于7月14日至7月20日举行,佛得角代表队目前世界排名第56位,已是国家史上最佳记录,即将遭遇的对手为德国队[世界排名第9位]及新西兰队[世界排名第13名],对全国人口估计不到50万的佛得角而言,这是有机会缔造历史的时刻。)

佛德角:互联网就该免费

  7 五月 2008

João Branco[葡萄牙文]引述Universal McCanns的全球研究,调查社会媒体主张互联网应为免费所造成的社会冲击,他也反思佛德角国内的情况:「我因此相信,佛德角若要在新兴开发中国家指数中表现良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其中很重要的第一步,便是大幅降低使用互联网的费用门坎。」

西非扫瞄:什么是NOSPETCO? 援助无用、多贡建筑、与观光治疗

  17 一月 2007

原文: West Africa: What is NOSPETCO?, Aid Does Not Work, Dogon Architecture and Tourism As A Therapy作者: David Ajao译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以下介绍本周西非博客圈的动态,第一站是奈及利亚,当地博客都注意到NOSPETCO,但什么是NOSPETCO?根据Deolu Akinyemi的说法: 如果各位没听过NOSPETCO的话,这是一种投资商品,如果人们投入45万奈拉(奈及利亚币),每个月能够获利4万奈 拉,这种 商品采取合资企业模式,让投资者与企业所有人共享获利,这种方式非常适合虔诚的穆斯林,因为根据伊斯兰教信仰,他们不能用钱滚钱,只能投资与他人共享获 利。 他后来又写了篇文章题为“NOSPETCO还能撑多久!”: 人们得要有智慧,才懂得问对的问题、才知道何时进场、才知道何时出脱,如果问问现在45岁到60岁的民众,他们肯定记得七零和八零年代的金融公司经验,也记得有多少百万富翁一夕之间变成乞丐,若不懂得回顾历史经验,一定会让历史重演! 他的深入分析也值得一读: NOSPETCO是高风险产品,若要投资就得张大眼睛、保持警觉,有个叫Ade的人在有个部落格(注)上留言,他就运用策略得当,但今日要再模仿他可能没这么简单,我以前也曾经捧着大把钞票在市场杀进杀出,不过最近有些现象发生,依我的浅见并不适宜投资。 另一位博客Timbaland则问:“NOSPETCO该脱手了吗?”: 我后来注意到,这项投资产品的进场门槛从30万奈拉增至45万奈拉,我和几个朋友原本打算筹措一笔私募基金加入投资,但后来因为某些因素而停摆了,门槛提高也是其中一项原因。 后来我及时在部落格上找到Deolu Akinyemi写的文章,得知这个发财梦可能很快就会结束,如果他所言属实,NOSPETCO可能很快就会消失于市场上。 在这个商业与财务的世界里,Emmanuel Oluwatosin问的是:需要商业导师吗? 各位正打算做生意吗?还是已经开业了?情况是否与各位计划相?这时就该寻找一位导师,让他为各位指点迷津、从旁指导,让各位更聪明、更有效率,如果站在导师的肩上看世界,就能避免重蹈覆辙,还可以更早成功。 这些人其实就在各位身边,但首先各位得先想清楚,到底希望从导师身上学到什么? 他之后在文中提出关于潜在商业导师的建议。 非洲援助事业与喀麦隆的平权反歧视行动 接下来的话题仍与钱有关,但地点移至喀麦隆,部落格Enanga's Pov重新整理了“非洲报告”组织所发表的报告内容:外援:这种“帮忙”根本没帮上忙 非洲援助事业总值高达数十亿美元,但大多数都以失败收场,出问题的不只是援助事业内部,许多非政府组织亦然,不过他们当然 不愿承 认失败,不愿承担成效甚微的责任,这些组织结构封闭,无论是联合国发展计划或双边机构都一样,永远都说:“只要给我们更多钱,我们就能完成工作…” 他们常说这句话,对吧?但其实真相并非如此,近年来有关于非洲的非政府组织数目快速增加,让他们掌握庞大权力,但这些组织顺应责任调整的动作却很缓慢。 Home of the...

非洲:同性恋是种宗教?

  2 七月 2006

翻译:Portnoy 居住在法国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恋议题。换句话说,他反驳了某些非洲人宣称同性恋是一种异教的论点。在过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几位公众人物的公开谈话。茅利塔尼亚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则引起其他后续讨论。 同性恋与宗教 我 当时正听着法国国际广播(RFI),恰好听到一则报导提到世界各地人们对同性恋的恐惧,从一位喀麦隆人权运动者的口中,我学到在保罗比亚与威廉Eteki Mboumoua统治的国家里,有些人害怕同性恋者,是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者散布某种新宗教..(…)而这般假设,全都来自于迷信、非洲对性的破碎概 念(因为突变),以及文化冲击和顽固无知者的虚构。 即使圣经对同性恋的隐喻也没有将“鸡奸”当成异教。圣经说的是他们倾向于堕落,而将会面临神的处罚。但是自从这几十年来梵蒂冈小圈圈的例子看来,“神”的处罚只会让同性恋神父笑掉大牙。 喀麦隆最近的同性恋丑闻 喀 麦隆很早就面临这个头条议题。两三年前,两个男人出现在雅温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厅,想要结婚;许多文章纷纷讨论这件事情,因为当时市长的回应就只是叫警 察来处理。最近,La Metro日报的总编辑被判处六个月徒刑,原因是将某位内阁部长的名字列在同性恋者的可能名单之上。超过十个以上的诽谤诉讼都告上了雅温德的法院,因为该 报公布了数十个喀麦隆政治界、宗教界、艺术界、以及运动界人士,说他们具有同性恋“偏差倾向”。要注意,在喀麦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被视为犯罪,可处六个 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两万到二十万的非洲法郎(30到300欧元)。这件事“只是”让喀麦隆更为恐惧同性恋罢了。 恐同与无知 时 间会证明,同性恋在非洲不会再被视为神秘诡异之流。尽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证发生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 洲剧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庆典时遇见我,我们欢声大笑,并且依旧维持朋友关系。我发现非洲的同性恋发展出许多策略以便生存在这个对同志怀抱恶意的环境 里头,我在我的小说Coca Cola Jazz书中,透过Omoneh这个角色谈到了诸多策略。 喀麦隆或其他地方对同性恋的恐惧会不会只是信仰无知的宗教呢? 感谢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许多回响 Alem的多位固定读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回响。 根据Naomi: 你 还记得Mugabe吗?辛巴威的总统?在他1995年的那场演讲中,他说同性恋“猪狗不如”..(…)我还想加上纳米比亚总统Sam Mujoma、甘比亚总统Yahya Jammeh两人快乐地在BBC上宣称的:“(我私人动物园的)动物之中当然没有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它们依照自然法则生活”所谓的自然一直都被拿来当成 藉口。 Sami说: 动物没有同性恋?这位总统先生看的动物纪录片看的不够我多,他如果看的够多,他就会发现所有我们人类视为堕落的行为,其他动物都依照着自然法则实践着。 Le Blog de[Moi]是一位女同志的个人部落格,她近来对于无法在工作场所公开自己的性向而感到忧愁,一位名为The Specialist的访客留下以下的文章,肯定GVO社群大大促进了人际之间的联系: 我透过GVO发现了你的部落格(…)。你对非洲同性恋的分析十分有意思(我对这个议题极不瞭解)。你说:“喀麦隆或其他地方对同性恋的恐惧会不会只是信仰无知的宗教呢?”我同意,我还认为这是一种恐惧不同他人的宗教。

维德角:北约的战争游戏

原文链接:Cape Verde: NATO war games 作者:Sokari Ekine 翻译:PortnoyThe Concoction 报导了北约组织在维德角进行的战争游戏....“矛盾就在于七千名的北约组织军队‘攻击假的恐怖组织基地,在虚假的石油战争中与暴徒、分离派系纠缠…’因为非洲根本没有这些问题,所以这些北约的小孩子非得玩起战争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