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f

电邮 dreamf

最新文章 dreamf

俄罗斯:选举巡礼

以下是俄罗斯博客圈对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之响应巡礼: Mark MacKinnon针对主要候选人Medvedev希望能获得72%得票率的「目标」,写了一段评论。   Megan Case有不去投票的理由。   Robert Amsterdam则提及俄罗斯大选的赌盘现况,并针对作家Victor Erofeyev在美国纽约时报对页专栏的亲普丁与亲Medvedev文章,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那里还有更多选举杂集。   校对:Leonard

肯亚:感谢安南及其团队

经过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的斡旋,肯亚执政党与反对党宣布达成协议后,一名电台听众陷入狂喜,打电话到电台表示要邀请安南及其团队一同来“nyama choma”(烤肉),另一名听众则说要请他喝两瓶啤酒,还有听众直说安南是最棒的,是上帝派遣他到肯亚。 肯亚首都奈洛比与Kisumu街上也有泄露出不同程度的兴奋,宣示着最糟的情况已经过去,肯亚再也不会发生过去两个月来的攻击事件。

全球之声:回顾2007,2008新计划

没人会想到中国沈阳的蚁农暴动文章,会是2007年全球之声最热门的文章,在全球之声网站上的几篇主要文章,都让地方博客成为国际媒体(与民主运动者)主要消息来源。接下来看看全球之声在2008年有什么计划...

南非:万一祖玛有罪怎么办?

J.S很好奇万一祖玛(Jacob Zuma)被判有罪时,会发生什么事:「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他在非洲国家议会党(ANC, 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党主席选举中获得的胜利,对我们而言代表了什么意义,如果他被判有罪,会有什么后果?有些人推测,他的『草根』支持者将会群起反叛,并将我们带往另一种型态的内战-亲姆贝基(Thabo Mbeki)派和亲组玛阵营之间的对决。」 非洲国家议会党为南非执政党,祖玛在上月的选举中击败姆贝基,成为新任党主席,他的下一步目标为竞选总统,然而祖玛本人却身陷贪污以及性侵丑闻,但在性侵案件中,祖玛后来获判无罪。 校对:FoolFitz

古巴:离婚率

Regalado[西班牙语]论及古巴的离婚率,据报导,目前古巴十对夫妻中,有六对以离婚收场。

巴西:部落客获颁调查新闻学奖

Eduardo Machado是PEbodycount[葡萄牙文]的编辑群之一,他因为一篇名为“哥伦比亚计划:对抗暴力手册”的特别报导而获得调查新闻学奖,这个创举是波哥大在对抗暴力运动里一项非常成功的实验,他的作品刊在在一份巴西质报。 校对:nairobi

南韩:2007年10大新闻

南韩部落客正忙着告别2007年,当大部份的人都在回顾自己在2007年自己所为所得时,一名网友bizbatik总结了南韩2007年十大部落格新闻。

巴基斯坦:为什么是布托?巴基斯坦现在怎么办?

自从一个非常强悍、有能力的领导人不再存在后,巴基斯坦与各地的部落圈都涌出大量回应,有些部落客关注法律与秩序问题,提供了个人所见、发生在街道上的暴 力事件,也有许多人注意陷入僵局的选举、以及随之而来的延期问题。我们先谈谈这个议题,有些部落格正在讨论布托留给大家思考的问题、巴基斯坦的未来、以及 策划这起暗杀的嫌犯,虽然盖达组织已经坦承犯案(译按:连结失效,但最新消息为盖达否认刺杀布托)。 Red Diary谈到布托成为暗杀目标的原因、以及随后的暴动。 在一些对伊斯兰基本教义派心存同情者的眼中,因为世俗主义者碧娜芝(译按:即是布托)崛起、并很有可能获取权力,碧娜芝也随之成为一个致命的威胁,特别是这些基本教义派在冷战和阿富汗战争以来,便与恶名昭彰的情报局紧密相连,如巴基斯坦内部情报局(ISI, Inter-Services Intelligence),布托变成一个反抗基本教义派的象征-不论是国内或国外,她代表世俗主义与现代,对抗军事的退化者与保守趋势。 有些部落客表示,虽然他们不认同布托的政治理念、或她的政党-巴基斯坦人民党(Pakistan Peoples Party),发生这种炸弹攻击事件是很令人心痛的,也反映出巴基斯坦将遭遇苦难,Muslim Matters称这起攻击事件是恐怖主义的表现,他也谴责将暴力作为革命的手段。 不论从宗教上、或其他观点来看,这是所有人都必须谴责的纯粹恐怖主义,如果任何人不认同她的政治理念,可采用适当的途径,诸如劳 心动笔和她辩论意识形态议题,而非利用这种群众的悲剧,来让你不认同的人永远闭嘴。如果人们不清醒起来,认清以暴力手段复仇是邪恶的(从伊斯兰或世俗社会 的观点都是),冤冤相报将让巴基斯坦陷入万劫不复。 Ali Eteraz也回应类似的观点,他在Huffington Post上写道: 先不谈个人对布托的看法(我对她的看法大多是负面的),她是巴基斯坦一个非常世俗观点的民主领导人,她曾经发表过关于追猎宾拉登的看法,包括应该将邪恶的伊斯兰教育(madrassa)系统连根拔除,并为自己在1990年代初期任由塔利班组织拿下政权道歉,她的死对巴基斯坦反极端运动来说,是一大冲击,坦白说,这起事件代表巴基斯坦再也没有任何反极端主义的民主领导人。 Metroblogging Karachi写出关于街道上群众陷入恐慌的细节,Tabish Bhimani则把焦点放在这起悲剧的后果,同时建议人们冒险离开家门时,最好小心一点。 我的重点不在于这些个人或组织犯下一起谋杀案这种凶恶的罪行,或是他们决定了不只巴基斯坦的命运、也决定了人类的命运这些论点,我想说的是,现在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们不能断下定论,因为像巴基斯坦这种在国际媒体颇有名声的国家,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会有其全球效应。 Teeth Maestro持续提供这起事件的最新讯息,并写下一篇让人们吊唁布托的哀悼文章。...

中亞:重新思考歐盟策略

Bordersca分析了“欧盟对中亚的策略”,欧盟自今年夏天采用这项策略,Bordersca认为,欧盟似乎并未将中亚视为优先处理地区。 这是一份名为“欧盟中亚策略”的文件,欧盟自今年夏天开始采用,你能在这里(pdf)看到全文。有些专家认为,这并不是一套策略,因为它并未提供对中亚地区的任何专业分析、或是欧盟的策略转变。 主旨在于: 1)安全与稳定 辩论之点: 在中亚,什么叫安全与稳定?是指投入警力与军力、或是设立强大的社会安全机构? 在社会制度贫弱、在位者却具有强大性格的国家内,出现任何政权转移,这就叫不稳定、不安全。 2)人权、法律制度、管理良好以及民主化 辩论之点: 该看政府还是市民社会?中亚的政府很强势,市民社会相当弱势 推展民主或是只与民主国家合作?有些人认为,民主与法律制度是欧洲进入该地的前提要件,所以如果没有法律制度,欧盟很少进入,所以值得问 欧盟何时会介入中亚吗?中亚常以美国为良好范例,美国花费了两百年,才有今天的位置,这代表欧盟必须要等到两百年后,才开始和中亚的民主政权打交道吗? 3)青年与教育 够清楚了,孩子就是未来,如果我们不喜欢当前的菁英,我们会等待下一代来到,如果有机会在大学体系中教育他们,如此一来他们就能知道我们是谁、并在稍晚几年支持欧盟的政策。 Erasmus Mundus(译按:中文版可见此)和Tempus对你们来说可能会有用 4)经济贸易发展与投资 这的确是神奇的字眼 欧盟的承诺:支持中亚加入WTO,支持各种财经改革,也会提供贸易相关的技术协助,以及针对特定物品提供一页长的贷款 5)能源与运输 欧盟-多样化的能源供给与能源安全 中亚-主要贩卖能源 发展地区基础建设-运输 中亚地区如何从这整个交易中获利?只有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拥有足以自夸的天然资源,乌兹别克斯坦可能少一点,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则几乎没有天然资源,欧盟所提出的这项能源安全计划会不会反而增加中亚国家与欧盟之间的歧异? 6)环境永续与水资源的管理...

黎巴嫩:是否进入紧急状态

黎巴嫩在国会未能选出拉胡德总统的继任者后陷入了政治中空期,在拉胡德总统(Emile Lahoud)任期结束的前几个小时,他命令军队接管全国治安,让几个敌对派系提名新总统,并引发国际社会呼吁黎巴嫩内部保持平静。黎巴嫩博客迅速响应,M Bashir以下描述了目前黎巴嫩处境: …所以基本上目前情况可以摘要如下:在今晚午夜过后,黎巴嫩没有总统、政府内阁(假定毫无合法性争议)将总辞、国会的总统大选投票也延期到11月30日,军队接管全国。 Mustapha更进一步厘清黎巴嫩的情况,他写道: 对于过份渲染拉胡德总统谈话的国外观察家,我有个很重要的厘清,这位即将卸任的总统「并未」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或颁布戒严法,拉胡德的谈话中,引发困惑的段落如下:「黎巴嫩所面临的威胁使黎巴嫩需要进入紧急状态」,此处拉胡德先生所指的是,他要求军队接管全国治安,然而这只是无谓的重复之举,因为总理Seniora的执政团队早就下令了。如果还有什么好说的话,那就是这位马上要成为前任总统的仁兄没有能力做出任何一点正经事,而黎巴嫩与巴基斯坦、约旦、埃及等军队强烈压迫人民的国家之间的差异,很快就不需要了。 Liliane同时也质疑,现在于黎巴嫩国内发生的事情,是否符合宪法原则,她也补充,世人在这一天见证了「最矛盾的」黎巴嫩,因为以下原因: 1. 包括反对党在内的109位国会议员在中午抵达国会 2. 为了选出一个各方同意的总统,选举日期被延后到11月30日 3. 在会后,各方代表各自透过媒体反击 4. 参与国会的内阁阁员自晚间6点30分起讨论最新情况 5. 拉胡德总统(任期到2007年11月23日晚间11点59分)宣布,2007年11月24日起黎巴嫩进入紧急状态。 6. 内阁基于宪法原则,否决这项宣布,并解释,只有内阁通过、送到国会表决、获得国会多数议员的签名后,才能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这是今天8:30的情形) Blacksmith Jade也在这里关注局势。 因为还有其它博客会持续更新,请继续注意黎巴嫩情势。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加勒比海:地震

就在(11月29日)数小时之前,好几个加勒比海地区的岛屿经历强震,这次地震的震央是在马提尼克(Martinique)外海,好几个当地部落客都被吓一跳,他们克服这些情绪后不久,在电脑前聊起关于经验...

黎巴嫩:总统大选辩论

黎巴嫩已经正式进入新总统选举的宪法阶段,但我们还没开始选总统,在黎巴嫩,总统是由国会选出的,到目前为止,总统选举已经延期两次,国内两大政治 派系间的严重分裂是导致延期的诸多原因之一,此外,也有人害怕一旦选出一个不符共识的总统,可能会导致更多暴力与动荡。许多当地或国外的交涉与干预这几天 正在登场,总统选举的最后期限是11月23日,当天同时也是现任总统任期届满之日,国会已经决定在最后期限的前两天,也就是11月21日召开选举大会,多数人都希望能在那之前达成共识。值得注意的是,11月22日是黎巴嫩的独立纪念日。以下是来自黎巴嫩博客圈几个关心总统选举的回应,请持续关注此议题,因为接下来两周会有更多对话。 Walid提到笼罩黎巴嫩的歧异性,以及想要陈述或书写一个意见有多难,因为永远都会有反对意见,在针对现今局势做出若干分析后,他最后提出了解决当前僵局的建议: 每次当有人书写关于黎巴嫩的事物时,总会产生许多争议,其中一个原因是极端的极化现象,这是干扰对话并让双方意见呈现两极化结构的原因。[…] 目前黎巴嫩僵局的唯一解决之道,就是让多数人直接说出他们的兴趣和选择,这些论述就代表了他们的利益所在。 那么如果一直不断延期,直到最后一刻才选出新总统呢?对此Riemer Brouwer建议我们不用担心: 众所周知黎巴嫩民众都会迟到,且鲜少事先计划,说不定还有很多时间,[…],在这里,生活是比较不固定、有弹性的,黎巴嫩民众习惯在最后一刻才做事,而现在也正是展现这项绝活的时候了。 对Mustapha而言,目前正在黎巴嫩政党之间正在进行、希望提出一名符合共识总统的交涉,都是不透明而复杂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会让人们毫无线索、也失去权力: 我们知道哈里里先生(Saad Hariri)*正在和贝里先生(Nabih Berri)*会商,我们也知道哈里里先生正在会晤奥恩先生(Michel Aoun)*,就这样,除了他们会商的些许清楚陈述外,谈起谁会是下一任总统时,我们黎巴嫩民众一无所知。 译按:哈里里为黎巴嫩遭暗杀的前总理Rafik Hariri之子,现为黎巴嫩国会多数党领袖;贝里现为黎巴嫩国会议长;而奥恩为自由爱国运动党的领袖,该党在2005年的国会大选中,抢下21席,随后却与真主党结盟 R在其博客Voices on the Wind指出,“共识总统”的概念是天真而荒谬的,因为还有其他原因: 在所有可能性之下,他们同意成为我们下任总统的名字,将是个不重要的笨蛋,而且他毫无民众支持基础,因此选出一个仪式性位置之 后,这个仪式性位置的实权注定阻碍更多仪式性位置..当然,透过妥协,M14欢迎大家询问下一个问题,也就是他们必须在面对动荡或内战的威胁(也就是黑 函)下,再度妥协组成一个国家实体政府。 Jounoune写到真主党(Hezbollah)对这次选举的看法,这是由真主党领袖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所发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