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Portnoy · 五月, 2006

电邮 Portnoy

最新文章 Portnoy 來自 五月, 2006

30 五月 2006

印度尼西亚:地震救助

Merlyna(经由Enda快捷链接)整理了一份接受捐助的慈善机构名单。“我简单的调查了一下,确认这些慈善机构皆具规模、值得信赖。位在美国的慈善机构都是以501(c)(3)注册的公共慈善机构,并特别针对2006年五月的印度尼西亚地震进行赈灾募款。”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ndonesia: Earthquake Relief批:501(c)(3)好像是非营利与慈善组织的意思…?不解。

印度尼西亚:地震仪与奖学金

在印度尼西亚地震过后,企业捐助不断流入,然而Yosef试着寻找另一种捐助:“A公司承诺重建学校,B公司答应恢复寺庙与医院的原貌…捐出了数十箱的泡面、茶叶、矿泉水…等等…但是我还在等待的是…有个聪明的人捐出一架地震仪或是提供奖学金给研习地球科学的学生…”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ndonesia: Seismographs and Scholarships评:预防甚于治疗…

22 五月 2006

蒙特内哥罗:“看样子欧洲要有新国家了”

上周日,前南斯拉夫六共和国之一(人口约六十多万)的蒙特内哥罗,在独立公投中以百分之五十五点四的票数比例决定迈向独立–在投票率极高的情况下,双方差距仅百分之零点四。 以下是一些博客写手针对五月21日公投结果的反应。一把欧元的Doug Muir指出这次公投过程算是平和——“以巴尔干的标准来看”——但是双方阵营领导份子的动机与信念都不太光彩: 本博的老读者都知道我对蒙特内哥罗总理久卡诺维其的看法;我认为他是个没道德的投机份子,鼓吹独立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继续掌权。然而,统派的反对党也不是甚么勇敢的民主派;他们被塞尔维亚的国族主义者给支配了,其中许多人都曾经和米洛塞维奇一起出游过。 Doug Muir第一篇公投之后的文章这么开头: 看样子欧洲要有个新国家了。 他继续叙述塞尔维亚今年将要面临的重大冲击(不只一个): 这对总理科什图尼察来说是个重大打击。他极力反对公投,连模糊的恶意威胁都使了出来,像是如果公投通过,那他的政府会对蒙特内哥罗怎样怎样之类的。但现在公投已经通过,尽管蒙特内哥罗的分离事实上没有甚么大影响–这两个国家早就分离好一阵子了–但在心理层面上,这是个冲击。 Belgrade 博客的 Viktor不认为短期内会有什么重大改变–不管蒙特内哥罗独立与否: 如果蒙特内哥罗成为独立国家–塞尔维亚也会成为独立国家,而我们都将回家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如果我们维持统一,那情况就和以前一样,我们还是回家去过自己的生活。 想一想,这其实是个双赢的情况。我们应该常常办公投才对。总之,祝所有今天去投票的蒙特内哥罗人民好运,要冷静、有智慧、而且别惹上麻烦,不管你选择甚么,我都为你祝贺–因为不管怎样都不会有甚么改变。 Srdjan Kosutic也提及投票的结果之一也是塞尔维亚将面临的独立–他对此乐观以待: …老实说,我真的很高兴他们独立了。现在起,塞尔维亚终于再次是个独立的国家了,经过那么多年,天知道中间有多少个联邦起起伏伏。不管怎样,我祝福蒙特内哥罗,我更祝福塞尔维亚。这两个国家一直以来都有(某种)联系,我相信未来也将如此。而且,或许在五年之内,我们都会进入欧洲联盟,所以到最后还是老样子。或许我能拿到两本护照(事实上两国可能更快加入欧盟),因为我妈来自蒙特内哥罗! 他唯一关切的是科索沃: 这整件事当中令人烦恼的就是科索沃将自蒙特内哥罗的独立中获得最大好处,因为有关科索沃的独立公投已经讨论许久。很不幸地,这是个坏消息。 跨大西洋议会博客的Srdjan Cvijic指出有个面向常常在主流媒体中被混淆——“族群差异的幻象”: …外国记者掉入了陷阱,以为蒙特内哥罗的政治分歧是因为族群分歧。 Desperate Serbwife的Brooke作为观察家在蒙特内哥罗待了很长一阵子,她希望分离不会使得赛尔维雅人与蒙特内哥罗人反目成仇。她批评蒙特内哥罗执政党在票数粗略估计都还不清楚时就开始庆祝–并解释为什么她在独立议题上维持中立: 我不愿意对这件事发表意见,因为我认识两方阵营的许多人——支持独立的蒙特内哥罗人以及反对者,了解蒙特内哥罗人为什么要独立的塞尔维亚人以及不了解者。这真的是很棘手的一个问题,所以我只能诚实说,我对于那个决定比较好没有意见,因为我能理解大多数人说法中的逻辑。...

加勒比海:西印第安人的国歌?

15 五月 2006

Bruna Little Surfer:博文集结成书,妓女转身成写手

Bruna Little Surfer是她现在广为人知的名称。Rachel Pacheco,这位巴西的博客写手,她把自己从事妓女工作的细节发表在她的在线日记里,跟着集结成书,书名为《蝎子的甜蜜毒药》(The Scorpion's Sweet Poison),她也因此成为名人。(葡萄牙文版本的PDF档案在此)。近来,Larry Rother替纽约时报作的报导表示她的文章“颠覆了传统,并且引爆了对于性价值与行为的热烈激辩,这显示出这国家并非如同世人一直以为的那般开放。”或许没错,许多其它当地的博客也响应了此说法。但这只不过触及到巴西国内对此议题所展开的对话的表层,忽略了更深层的意义。 “记着!巴西本身就是个充满矛盾的国度:这是个满布虚伪信仰与天主教肖像研究的环境,伴随着放荡、嚣张的淫窟、以及年轻人崇尚的『随它去』心态。我期待Bruna的故事能引起众人的兴趣,不论是批评或是支持都好。她或许是巴西最后一个赋权、羞耻、与表彰的象征。这是份伟大的著作!” The Real Deal Sells: The Scorpion’s Sweet Poison – Lawyers and Business Executives in the News™“据说纽约时报,目前世界上最为读者所尊崇的报纸(至今),宣称Bruna...

9 五月 2006

马来西亚:男同性恋不得捐血

The Outreach觉得男同性恋不得捐血的规定很怪。这位博客写手在他的博客上增加了一个虚拟的账号,以表现男同性恋者可能会受到的冷酷对待。“如果你有多重性伴侣,你不应该捐血,这没有甚么问题;但是为甚么要限定男性与男性呢?男同性恋的身份会让你显得不专业吗?男同性恋的身份会改变你待人处事的方式吗?”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Malaysia: Gay blood donation ban延伸阅读: 同性恋与狗不得捐血 性别人权协会:论身分的不理性捐血禁令 该被时代淘汰了

玻利维亚天然气烧起了巴西的政治争议

原文炼结:Bolivian gas sets Brazilian political debate on fire 作者:Jose Murilo Junior 翻译:Trust 校对:Portnoy 玻利维亚总统莫拉瑞斯(Evo Morales)让巴西总统卢拉(Lula)陷入窘境。为了达成其将玻利维亚境内石油与天然气国有化的竞选承诺,Morales颁布了一道直接影响巴西国营石油公司Petrobras的命令。尽管这个决定在人们的意料之中,但并没想到是用调动玻利维亚军队接管该公司油厂这样具有煽动性的手段来实行,而且,在此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是委内瑞拉总统雨果查维兹(Hugo Chavez)。这让Lula在面对已然混乱的竞选年的同时,陷入了另一场猛烈的炮火,其外交政策亦同时受到攻击。 “上一周,我们无助地看着玻利维亚的军队,在Morales总统的命令下,占领Petrobras公司在玻利维亚的油厂。每一件事都交由武装军人执行了。我相信这个情况意味着巴西人的巨大失败,尤其是对Lula总统以及外交部长Celso Amorim而言。” Brasil X Bolívia = Lula 0, Evo Mora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