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Portnoy · 十一月, 2006

电邮 Portnoy

最新文章 Portnoy 來自 十一月, 2006

28 十一月 2006

衣索比亚的部落客又消失了

原文:Ethiopia's bloggers disappear again作者:Andrew Heavens翻译:Portnoy 一大群衣索比亚的部落客又一次消失在衣索比亚人的电脑萤幕上,这是七个月来的第二次。 当网路使用者透过衣索比亚电信公司的拨接服务,试着想要登入所有设在热门Blogspot平台上的部落格时,发现统统都连不上。 有一小部份的反政府部落格架在Nazret.com的平台上–包括Urael与EthioBlog两个–也依然没办法连上(这几个部落格从五月起在衣索比亚境内就无法登入)。 一些部落客很快就找到批判的目标: 政府试图全面审查进出衣索比亚的资讯,是为了尽可能让人民保持无知与不觉。 衣索比亚政治在衣索比亚政府又封锁部落格!!该篇文章中说。 像是Seminawork这类部落格在衣索比亚再次被封锁一点也不稀奇。令人沮丧的是,政府当局会以谎言带过记者的发问,而记者将会对封锁部落格这件事轻描淡写。小备忘录:他们被封锁了。就这样,这一点都不“奇妙” Addis Calling在衣索比亚网站被封锁一文中这么说。 显然地,对Seminawork来说这件事一点都不令人惊讶。他只是简单地在他谈上周末的衣索比亚大路跑的文章后加上了一段附注,上头写着: 附注: 衣索比亚所有支持民主的网站现在都被封锁了。三个月前才解封的部落格现在又被封锁了,包括这个部落格。 Markmedia在他的文章 衣索比亚政府封锁部落客 中注意到部落格的消失: …有非常多的衣索比亚部落格被封锁。我在Addis这里没有办法连上任何一个设在国际性部落格服务上的部落格。这是对言论自由的打压,同时也是企图阻挡衣索比亚资讯流通,阻碍公民知情权利的手段。这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Don't Eat My Buchela!上有个有意思的观点,这个新部落格的作者是“衣索比亚裔美国人,住在中国大连的家乡”。...

27 十一月 2006

坦尚尼亚: 部落客虚拟会议

原文:Tanzanian bloggers’ virtual conference 作者:Ndesanjo Macha 译者:Leonard 坦尚尼亚部落客于11月18日首次举办虚拟会议,主要讨论如何让部落格效能更强、影响层面更大,多数部落客认为部落格可以做为工具,提供批判性对话与社会发展的空间,而且为让公民媒体革命在坦尚尼亚扎根,部落格圈必须领导社会设定目标与愿景。 部落格在坦尚尼亚愈来愈热门,虚拟会议也顺势举行,此次会议筹办时充份利用线上工具,例如使用Doodle进行投票,以决定活动日期及时间;使用维基页面推举会议主持者、思索会议议题与讨论相关事务;使用IRC@Work建立会议频道#blogubongo,登入方式则张贴于维基页面与部落格,会员部落格则做为讨论空间与宣传管道。 坦尚尼亚一份斯华西里语日报⟪Majira⟫刊出有关会议之报导,另一份斯华西里语日报⟪Mwananchi⟫亦有专题报导,指会议是虚拟合作民主的典范,也是坦尚尼亚公民媒体兴起的象征,之后⟪Mwananchi⟫周日版另有专题报导讨论虚拟会议结果。 部分部落客因为不明理由在登入时出现问题,有些帐号会自动登出,有些则完全无法登入,主持人Ramadhani Msangi在会议进行时,一方面要带领讨论,另一方面还得同时协助无法登入的部落客,也有许多面临类似情况的部落客在Jikomboe的留言区聚集讨论。 创立HabariTanzania、Jambo Forum与Blog Tanzania的当地知名电脑迷Mike Mushi亦出席会议,其中Blog Tanzania亦为部落格平台,他与本地部落客社群互动密切,在问题出现后,他很快便建立另一频道Jambo Tanzania,让部落客能藉此重新导向会议网站#blogubongo,他亦在Jikomboe的留言区刊出登入步骤,成功解决了登入问题,可惜当时已有些部落客放弃登入。 这场会议历时两小时,以架构较松散的方式进行,主持人要确保与会者讨论不会离题,并适时提醒时间与议程,讨论主题则是在举行前一天由主持人公告,根据先前维基页面内的选项热门程度决定。 与会者在投票后决定,将11月18日订为坦尚尼亚全国部落格日,以纪念虚拟会议举行日期,未来每年这天都会有不同主题活动,也会颁发部落格奖,奖项形式还未决定,不过希望是个实质且具有文化意义的物品,部分参加者提议奖项包括马孔达部族雕刻或当地新写实主义的Tingatinga艺术。 所有与会者都同意,应该试图将部落格内容让无网路者看见,例如部落客应与主流媒体建立良好关系,当地部分报纸也开始不定时刊登源自部落格的文章。 当时点名三份报纸为坦尚尼亚部落格圈之友:《Majira》;《Mwananchi》;与《Tanzania Daima》;,部落客将会持续努力,希望未来三份报纸都会定期刊载来自于部落格的有趣内容。 由于广播电台在坦尚尼亚影响力很大,两位与会者也自愿负责与国内第一名的Clouds FM电台联系,当地电台时常有读早报及评论单元,为听众整理当天重要及趣味新闻,部落客希望未来电台也能将部落格列入评论范围;颇受欢迎的新闻网站HabariTanzania也将开始张贴部落客提供的内容。(更新消息:HabariTanzania已开始张贴部落客提供的内容,也包括GVO)...

25 十一月 2006

新加坡的线上生活

原文:Online Life in Singapore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yourpapa 校对:Portnoy 在新加坡,便捷的频宽加上对于线上科技操作的熟练使得人们得以尝试各种新开发的科技潮流。每几个月,我们就可以看到新加坡的部落客登上在Technorati(一种专门用来搜寻部落格的引擎)里的最高点击率,此外,在以新加坡人为主的社群会员人数也常常多过其他更大城市所组成的社群。因此,一款由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s)所完成的3-D网路虚拟世界(线上游戏):”第二生活”(Second Life 以下简称SL),很快的成了许多新加坡人新的居所。蕊娜兹(Rinaz), 一位来自新加坡的SL居民张贴了以下这段影片介绍她在这个虚拟世界里的新家。 凯文(Kevin)在他的部落格里(theory.isthereason)写了一篇文章:介绍第二生活(an introduction to Second Life) 回应了这篇在新加坡的部落格联播站:Tomorrow.sg 里头关于林登实验室主持人(Chief Technology Officer)访问新加坡的文章(a post about Linden...

14 十一月 2006

危地马拉的照片:Doña Maria

原文:Images from Guatemala: Doña Maria 作者:David Sasaki 翻译:Portnoy Doña Maria 摄影: James Rodriguez Doña Maria,这位高雅的老妇人穿着显眼的白色刺绣宽衬衫,神气地坐在厨房里。 Doña Maria是危地马拉高地Ixil Maya社区的家族成员之一,最近在Rodriguez的摄影纪录片中出现。在他的Flickr相片组页面上写着: 自1960到1996年,在危地马拉发生了长达三十六年,蹂躏一切的内战,住在Ixil 三角区的居民遭受的暴行最为惨痛。几十次系统的大屠杀破坏了这个地方,数千人离散国内各地,有些则越过了墨西哥边境。 今日,政府与游击队签署和平协定十年之后,比照大多数其他危地马拉地区,Nebaj准备依照该和平协定进行战争赔偿措施。但不幸的,有些人会阻止计画进行以便从中获利。 接下来这家Ixil家族则因为参与了追求社会改革的活动而受到不知名人士的当面威胁。 有兴趣多瞭解危地马拉和平协定的读者欢迎到危地马拉团结网络博客继续浏览。

孟加拉国:南亚区域合作会议与西方媒体

10 十一月 2006

亚美尼亚:垃圾电视

Martuni or Bust!!! 说亚美尼亚的公共电视是一堆无法宽赦的垃圾。 ———————————- 亚美尼亚的公共电视和彩虹有的拼耶!!!! 哇靠!国情大不同啊~~

8 十一月 2006

[GVOtest]2006/11/07 Global links 标题放送(更新中)

以下为今日Global links的短文标题,请点入炼结浏览您想要看的故事:伊朗:被关最久的政治犯秘鲁:对抗儿童色情网络尼加拉瓜:最新选举结果巴西:森林美景墨西哥:三个炸弹在墨西哥城爆炸墨西哥:多媒体瓦哈卡玻利维亚:42区瓜地马拉:恭喜Ricardo Arjona萨尔瓦多:火山警报解除孟加拉:在东京的长工时尼泊尔:皇室的沉默巴基斯坦:世界伊斯兰经济论坛印度:旁庶普,全球化,以及简史印度:在万圣节前夕的纽约装扮成Osama斐济:没有政变这回事马来西亚:柔佛地区的自由进出特区泰国:不参加百元电脑计画波士尼亚-赫塞哥维纳:拯救Neretva河波士尼亚-赫塞哥维纳,俄罗斯:能源卡阿尔巴尼亚:冬季大停电俄罗斯:冬季大停电俄罗斯:Karachais被遣送出境的历史塞尔维亚:Halovo的吸引力牙买加:跳舞而死 与 重量级拳手被杀哈萨克,塔克曼:德国外长Steinmeier来访哈萨克:电影Borat首映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的传福音人与科索沃的独立哈萨克:替二战退休老兵免费理发塞尔维亚:“每个国家都想把科索沃纳入宪法”–(讽刺寓言)塔吉克:总统选举俄罗斯:国家统一日摩尔多瓦:电影波拉特在摩尔多瓦跟罗马尼亚千里达与多巴哥:蚱蜢队,酒测,犯罪波多黎各:蚊子实验南韩:谁是美国的盟友?中国:部落客实名制台湾:前法务部长过世台湾:贪污案中国跟非洲:中非合作论坛(FOCAC)中国:中国的网路媒体具有全球竞争力吗?非洲:D.R.刚果的紧张情势

5 十一月 2006

死在巴黎,毫无意义

巴黎的非裔社群成员已经在巴黎街头聚众暴动长达九天。点燃这起暴动的是两名非裔青少年的死亡;15岁的Bouna Traore和17岁的Zyed Benna在躲避警察时,在Clichy-sous-Bois 的一间电力站触电而死。剩下一名少年躲过了死亡,他说他们惊惶逃跑的原因是他们发现自己离某个闯空门的事件地点很接近,而警方即将来到。警方当然否认与青年之死有任何关联。必须指明的是,这些年轻人不是移民,他们的祖父母或是他们的父母可能是移民,但是这些年轻人是在法国土生土长的,都是法国的公民。一直将他们称为“移民”并不正确,而且有意无意地将他们排除在主流法国社会之外。 这些孩子没有犯罪纪录,警察也不认识,为什么要逃跑呢?巴黎Indymedia的Laurent Levy的解释十分有力:因为法国警方那令人害怕的种族主义纪录。他们知道要是他们被拦下来检查身份会发生什么事。他们可能会被拘留并且耗上好几个小时,持续地遭到警方的羞辱——你不需要过分想象这些孩子会遭到甚么样的嘲弄。当时已经很晚了,而这些孩子想要赶紧回家,因为他们的家人都在等待。Levy也质疑为什么内政部长Nicolas Sarkozy要说这出戏码发生在一桩抢劫案件之后,暗示着这些孩子或是和这些孩子一样的非洲及阿拉伯人涉入这桩犯罪。 星期四男孩们死后,接着是两天的暴动。在星期六,社团的成员试图将情形冷静下来,并将活动组织转为替两名青少年吊祭的游行。晚间,一百五十名的非裔青年与市长会面,讨论此次事件。市长谈了很多损害造成的损失,但并没有提到任何有关过度粗糙及严苛的警方行径。青年们对警察、对压迫、对辱骂他们母亲的脏话、叫她们是娼妓等等所引发的愤怒越升越高。警方带着武器,驾着防暴车陆续开进,不断挑拨群众的情绪。他们叫一名死者的哥哥赶快回家,他反而向前三步,警方随即向群众发射催泪瓦斯。隔天,也就是星期天约晚上八点半,另一起意外发生在当地的清真寺附近。根据Netlex,这次情况已经平定,但警方在该区域严加防备。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还不确定,但警方投掷了催泪手榴弹,其中一颗落在当地清真寺,当时正是祈祷的时刻,里头有很多来自各个家庭的祷告者。建筑物内充满了烟雾,人们大声喊救,咳嗽,逃窜。这起事件再次引爆了暴动,直到现在尚未平息,情况越来越糟,甚至散布到了法国其它城市。 Tarik 说道:“我要告诉你们一些事实。他们对当地居民做了很多极为挑衅的行为和侮辱。星期日那天有很多警察到这里就是为了要开战。很多妇女在逃离清真寺时受到侮辱。警察向清真寺投掷手榴弹,而暴动再次展开。我们住在一个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权的国家。我要求政府再次向人民提出保证。” 这次暴动与英国八十年代中期发生在内城的暴动极为类似,当时也有黑人青年被逮捕,之后种族紧张持续升高,聚集的黑人走上内城的街头,冲向警方开始斗殴。当时英国黑人面临的问题和现在法国北非及西非非裔人民面临的问题如出一辙;较低的教育水平、缺乏工作机会、极差的居住环境(今年在西非非裔人民居住区就发生了三起纵火案件)、在政治运作过程当中遭到排除,政府内或警方之中没有任何代表;制度性的种族主义、抱持种族主义的警察系统性地骚扰年轻西非和北非青年;将配戴头巾视为犯罪。 塞内加尔的博客写手,SEMEtt ou l’étincelle noire 解释了弱势群体在今日的法国有甚么感受: 法国需要了解他自己。这里越来越不像是一个有奖品可拿的终点站了,种族主义、不和谐的国族主义,以及仇外情绪逐渐升高。非裔与弱势族群遭受到的低等待遇,像是在我们的建筑物里放火或是将我们驱逐家园,这在我们看来,已经构成了对我们人权的侵犯。这让我们认为上次大选中法国国家阵线的胜利,是某种在法国即将发生的社会大爆炸的前兆。 换句话说,法国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人民遭到不公平待遇,另一个则是Le Pen(极右派)率领的国家阵线越来越受到欢迎,把两者放在一起,你就可以知道巴黎和其它法国城市发生了什么事——人民的不满爆炸了。 政府的响应鼓励了警方继续采取高压控制手段,包括使用武器。一段Afric.com上面的影片放映的似乎是便衣警察向巴黎街头的市民开枪。法国政府不愿意去了解弱势种族群体面临的经济与社会剥削,证明了法国不及格的种族关系维系。内政部长 Nicolas Sarkozy 对这些青年的形容–「racaille」–无用的糟粕,使情形变得更糟。 你们已经受够了对吧!你们已经受够了这些下等人帮派了吧。我们会替你们将他们通通清除。 Net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