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Women & Gender 來自 十一月, 2007

20 十一月 2007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从强暴案伸张正义

好啦 总之 如果找到愿意加入我们的 请叫她来咱们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GVO-translators 阿拉伯国家习惯将性侵害或强暴案件隐匿不报,甚至逃过了国内外媒体的窥探,不过最近有件消息登上国际媒体头条,也让相关讨论重现于阿联酋的博客圈。 这起事件的受害人是名15岁法国男孩Alexandre Robert,在迪拜遭到绑架与轮暴,更令人关心的是,三名嫌犯之中,其中一人在2003年便检验出HIV阳性反应。 阿联酋社群博客提供报导连结与节录,报导内容引来读者阵阵抨击。 署名“迪拜罪犯”的读者表示:“迪拜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在该国司法体系跟上时代脚步之前,西方人还是别去比较好,这名可怜男孩不仅遭到暴行,连医师行为也像个野蛮人,多数人都不知道,在那些停留在中世纪黑暗时代的穆斯林心中,异教徒和女性都是可以随意糟蹋的对象。” 另一位挂名“匿名者”的读者则认为,这起案件根本不会获得正义: 如果有所谓的正义,最先遭处决者应是酗酒者与毒贩,因为他们在街上与夜店惹出的麻烦更多,司法该先解决印度人/亚洲人,然后是东欧人/非洲人,之后再处理白人与本地人等其他垃圾。 本案就和其他事件一样,最终都会不了了之,既然大家都知道不可能有结果,又何必费时写这篇报导呢。 另一位未署名的读者则要迪拜醒醒: 迪拜快醒醒!如果阿联酋希望事事夺冠,就该从最基本的教育、卫生、司法等做起,然后才花时间盖全球最高大楼和最大购物商场。 不过来自巴林的博客Ammaro认为,不该拿此案来丑化迪拜的名声: 虽然此事确实骇人听闻,但不该以偏概全,将此事当做对迪拜的刻板印象,因为当地文化仍相当温和有礼,们对这件事非常愤怒,绝对该惩处罪犯,别忘了阿联酋在全球治安排名仍名列前茅。 SevenSummits亦持相同看法: 此事发生令人遗憾,但请别因三名性变态而误会迪拜或阿联酋,这里仍是非常安全的地方,无论人们对当地人权有何批评,安 全依然是最重要的价值,当然这个国家并不完美,但肯定比许多地方更好,不过全民平等、透明与正义也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我个人认为至今没有国家真正体现这 些价值。 我祈祷这名15岁男孩没有罹患HIV,请为他一同祈祷,并让司法行使其应有职责。 受害男孩的母亲Veronique Robert也藉助互联网力量,成立英文与法文网站关注本案。 她在网站简介中写道:...

17 十一月 2007

马拉维:两性平等的数码浪潮

近来在马拉维博客圈掀起了一阵女性新闻记者投入博客写作风潮。不久前,blogger.com 上面几乎难以找到马拉维女性博客,但现在情况已有变化。这篇文章里,我们将跟随着四名马拉维女性新闻工作者的博客,看看她们不只留下个人记录,更写下 对马拉维的报导。 她们分别是:Eunice Chipangula,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职位最高的女性;为国际新闻通讯社撰写特稿的 Pilirani Semu-Banda;Penelope Paliani-Kamanga,每日时报的专栏作家;Stella,只透露单名的博客,她目前在某家电台工作。 Eunice Chipangula 与二项马拉维第一 Eunice Chipangula从今年二月起开始Standing Upon God's Promises 博客,开格第一篇章就是本人自介。她是第一位赢得英国Chevening 奖学金的马拉维广播人,让她有机会在卡尔地夫的威尔斯大学进修新闻学硕士。回到马拉维后,她被擢升为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的副总经理,这是马拉维国家广播公司史上第一位女性出任这个职位。在文章,她只有简单提及,从一月份起她转任国际合作部、稍后又到劳工部担任副祕书长。 令人惊讶的是,马拉维人并不太认识Chipangula,套用她自己的话,她想成为一名上天派来看顾马拉维的使者。 Chipangula在博客上发表了九篇文章,大部份都是关于马拉维的性别不平等与性骚扰议题。另有二篇文章是谈别的,一则是放宽合法堕胎条款,另一篇是关于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 SADC) 在劳工政策的和谐,合力对抗非法移工。她有些文章则是评论马拉维法律委员会在今年4月份召开宪政会议上提出的建议。...

12 十一月 2007

菲律賓:「绝望的主妇」就剧中种族歧视言论道歉

10月初,Technorati上至少有499個博客,發表文章討論電視節目「绝望的主妇」本季開幕影集裡的種族歧視言論。 討論量相當多,也顯示了菲律賓博客的進步與積極,尤其在發生Malu Fernandez貶損自己同胞的事件後。Malu Fernandez的偏執使她自己成為笑柄和嘲弄的對象。 看看那線上連署(online petition)總結了抗議者的聲浪,目前已經有51,830個人簽署。該電視節目被上傳到Youtobe的節錄畫面也已經被瀏覽超過81,000次。 聽聽一位在菲律賓受教育的醫師,Pinoy Blog Machine,怎麼說: 我覺得深受冒犯,因為我在菲律賓接受我的專業訓練,而且我也不認為我的辛苦工作和犧牲只不過是庸庸碌碌一場,尤其如果這樣的印象來自那 些完全無法,或至少稍微,從我的角度看事情、而且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人。 不知道這樣子對 Teri 的認知有無助益,事實上我所用的教科書就來自美國。我無法為成千上萬在美國和世界其他地方工作的菲律賓醫療工作人員發言,但他們的專業和技能的確使他們成為主要網羅的對象。那成群結隊來到菲律賓想要接受訓練的眾外國學生,又該怎麼說呢? 即使她因為偏離原來的時尚路線而道歉,glamdeal.com 依舊呈現了這件侮辱事件: 的確,比較起來,美國的教育系統,雖然不一定是最好的,但也許比較好。可是我們的醫生、護士和照護人員在世界上也是屬一屬二的;美國人民接受他們的服務、治療與照顧。 我 不是這個節目的忠實觀眾,但我知道很多菲律賓人是。有些人認為這個節目深獲好評是因為它的成熟和理性博得觀眾的認同。但現在,因著這件事,我想我們應該重 新檢視什麼是「成熟」、什麼是「理性」。 粗俗的言論意味著這是個不負責的娛樂節目。種族歧視永遠都不會是娛樂大家時用來表現機智或幽默的好方法。如果這是這個節目用來拉抬收視率的激烈手段,那麼他們為自己招致的是一場極慘烈的唇槍舌戰。 The Broken Bow也關切這件事,並且認為這事件對菲律賓醫師而言,是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雖然這裡頭有些陳述屬實,尤其和去年泛濫的護理人員考試兩相對照之下,但我還是認為這太冒犯了,因為這某種程度上像是一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