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中东欧 來自 六月, 2006

23 六月 2006

俄罗斯:布托佛的土地纠纷

翻译:Ahom Kuo 校对:Portnoy 最近,莫斯科市当局和她市郊的布托佛(MKAD)的居民展开了一场充满戏剧元素的(帐篷、推土机、防暴警察…)土地争夺战。Live Journal用户Ilya Yashin,同时也是俄罗斯社会自由党Yabloko的年轻派领袖,写到了这个事件并发表了关于局势可以如何避免发生的看法。这篇文章引发针对了当地官员处理作法的一连串讨论。 Butovo 莫 斯科当局已经决定要将MKAD的一个小村落以高楼大厦去替代。他们打算让当地居民住进混凝土楼房里。但居民拒绝了,因为这代表他们得搬进狭小的、只有一个 房间的公寓,除此之外,他们在土地上的工作机会也被剥夺了(对有些人来说,这是谋生的唯一手段)。官方正准备上诉,企图赢得诉讼后,派遣防暴警察,砸破居 民住所的房门和篱笆,铐住他们的双手,用塑胶棍棒解决问题。 我不理解的是,将这块地夷平后带来的利益极高是显而易见的,而利用这些超级利润中的一小部分,让当地人拥有3房,而不是单间,再给他们些现钞,真的有这么难吗? 是 啊,随便什么事,谈到钱就伤感情了,即使钱多得是。但何时这些市长办公室的官僚才会懂得用更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呢?花点钱等于是为社会问题买了保险:抗议 集会、媒体批评、和防暴警察打斗都可以免除。当你被强行赶出自己的家时,抵抗只是“条件反射”,哪怕你给他们看一打法庭判决都没用。人们会开始厌恶这个政 权,社会则会给予他们同情,而不会对市长有任何体谅。 *** terika: 你 看的很开,因为你不需要去住那些2/3/4房的屋子。给那些住户一些甜头以保持布托佛村子那神秘的社会稳定? 这可笑极了,没人会在这上面花钱。防暴警察便宜的多。试着从他们的角度思考吧!如果街上有个乞丐,你会给他10个卢布以避免他跟着你去你家门前乞讨吗?有 些人会,有些不会,有些人还会报警,房子的事也是这个道理。 yashin: 嗯,用乞丐来做比较不是很恰当。Butovo的居民并没有乞讨任何东西,他们只希望继续住在他们的家里,不受打扰。 关于问题该怎么解决,说老实话,警力当然比较便宜,但是暴力镇压后官方的名声也会大大受损。然后,政府就不管了-省长选举已经被取消了(现在是任命制)。...

22 六月 2006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萨拉热窝摄影博客

原文链接:Photoblogging Sarajevo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molitaire 校对:Sweet 萨拉热窝一座经过修复的建筑,图片作者Seesaw/Quod/Zdenka Seesaw(即Quod, 即Zdenka)在巴尔干剪刀写作有关巴尔干各国的博客已有一年半之久。 这是她与摄影缘分的由来:    在萨拉热窝出生,在萨拉热窝经历战争,在萨拉热窝生活。现已退休。一月份买了佳能A75,发现恋上摄影。 Seesaw的萨拉热窝照片可以在萨拉热窝图片博客(来自萨拉热窝的照片,通常难得一见)和Flickr看到。 Yamika_Gulag也在YakimaGulagLiteraryGazett上写作关于巴尔干半岛的博客。他在Flickr的推荐书上这样描述Seesaw的照片:       Quod的萨拉热窝照片是这个城市最美丽的照片!它们有种可爱而节制的品质。我同样欣赏她贴的波黑老明信片,叙述着往昔烟云。

16 六月 2006

乌克兰,俄罗斯:一个心存偏见者的梦想

原文链接:Dreams of a Biased Person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Echoyairs 校稿:Sweet 乌克兰的LJ用户parasolya承认她对俄罗斯的看法有些偏激,但她只是希望乌克兰能和俄罗斯拥有友好的——并且中立的——关系。俄罗斯是苏联民主变化的结果,这跟乌克兰有点象。 “我上班时借了一本RIA Novisti(俄罗斯国有新闻出版社)出版的俄罗斯图册,这是一个研讨会上分发的。 你明白我对俄罗斯的态度——我说不喜欢这个国家并不代表不喜欢它的全部。我对这个国家和它的国民有很强的偏见。 但这图册实在太美了。事实上,它让我产生了去俄罗斯度假的想法。 而我知道,除了这个图册的照片外,俄罗斯其他的东西并不吸引我。 每当我看着这个图册,我就一直梦想着:俄罗斯和它邻居的关系不再紧张;俄罗斯和乌克兰互通有无,到对方那儿度假;大家就像欧洲国家之间那样彬彬有礼;民主在我们国家已经胜利,每个人都有正当收入,没有人再把过错推给邻居;俄罗斯将石油以国际价格卖给乌克兰,而这没有影响到乌克兰的经济,因为它能在市场竞争中站住脚;我们都加入了NATO ( 北约组织):)哦不,我还没想到那个。 但我的确梦想着能去俄罗斯。但是首先,不要要求我出示身份证明;其次,不要拿克里米亚(Crimea)的问题困扰我,拿salo、乌克兰女孩到俄罗斯的路上卖淫、或在西德的客籍(乌克兰人或其他国家的)工人这些问题嘲笑我,不要对我说乌克兰是俄罗斯的一小部分,还有很快“你们就将爬回我们身边”……” “……在周末,可以计划一个去俄罗斯的短期越境旅行——一路向北,住在帐篷里,宛如环保旅行;或沿着西伯利亚铁路往南走,在干净的沿途小站停下,购买印有当地风景的纪念品和明信片。嗯,每个帐篷里都能连上网络,人们可以询问在拉脱维亚(Latvia)或是波兰(poland)的朋友想不想要一些带回的礼物。 苏联这个词其实名不副实。每个人都只在本国内访问、消费、购买纪念品或做生意。而且每件事都建立在欧洲民主价值观的基础上。 这本相册中的照片实在太美了,看上去就像俄罗斯是一个民主的欧洲国家。 ” 一些乌克兰的回复者认为(UKR)parasolka的梦想根本不是空想。 Molokovoz:你的梦想离现实并不远,实际情况大致如此。...

13 六月 2006

俄罗斯:独立日的调查

原文链接:Russia: Independence Day Surveys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独立日后,俄罗斯的LJ用户与Radio Ekho Moskvy主持人Ksenia Larina, 对Ekho的调查结果感到大惑不解。 ……对“苏联和今日俄罗斯,你选择哪个地方居住?”这个问题,62%(!!!)的受调查者回答:苏联。这令我难以置信。无论我有多么强烈的怀旧情绪,我有多憎恨普京总统,我都不会选择重归黑暗的道路。我不知道网络投票的结果是否会不一样,毕竟两者受众不同。同样地,年轻人对苏联的错误看法也让我惊诧。而我知道,那是因为从来没有一个文件,一个能反映那个时代特点的电影说服他们做出相反的选择…… 对 Larina上述言论的回响以下可见一斑: daisy_gorgeous: 这个比例既在我意料之中又出乎我意料。但是Ksenia, 过去是有它好的地方!有一天我和一个住在美国的朋友谈话,他给了我一个数字证明这点。撇开滥用权力和要求每个人都一样等不合理之处不谈,社会主义这种构想还是满有意义的…… larinax: 你知道,过去曾有种流浪者的漫画形象,它画的是憔悴的马克思和列宁在街上乞讨,而马克思梦呓般告诉列宁:“但这仍然是个很棒的想法呵!” …… elesin:我很奇怪结果为什么不是95%。人们都希望自己只有二三十岁,而不是四五十岁。在苏联每个人都比自己实际年龄年轻。 LJ的用户drugoi指出另有一个调查结果更让人不能理解。(RUS) 由Yuri Levada中心举办的这次调查,在128个城镇,46个民族的1600名成年俄罗斯人中展开。...

白俄罗斯:非政府组织领导人受审

6 六月 2006

白俄罗斯:关于苏联的旧忆

原文地址:Belarus: Memories of the Soviet Pas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对:Portnoy <!–[if !vml]–><!–[endif]–> aneta_spb, LJ的使用者,一个圣彼得堡的记者,贴出了她那带有苏联时期的回忆的装饰照。这是她的原因:    作为一个激烈的思想斗争的结果…… 无论在苏联的生活是好是坏…… 我已经决定为我自己记住它。这将包括从那时开始的,关于我自己的记忆以及我的理解和思考方式。 在苏联,我度过了整个童年,整个青年时期和一部分的成年时光。 而且,我来自一个几乎没从社会主义受到多少益处的家庭——没有免费住房 (即使是在今天也没有),没有一辆摩托车——我说的甚至不是一辆小汽车。我的出生地不是一个省会城市——而是一个距当地中心有20公里远的地方。我的父母出身于农户,他们是教师,不喝酒,不抽烟……” Aneta_spb在前苏联的最西部,即位于白俄罗斯西部的波俄边境度过了她的童年。以下是她对苏联人的信仰的记忆片断——比如小小十月党人和少年先锋队——以及苏联人的日常生活: 复活节总是美好的,它“有助于丰富我的个性”。在这里有两个复活节,而人们两个都庆祝——“俄国的”(东正教的)节日和“波兰的”(天主教的)节日。在“柳树(棕榈)日”人们带着用纸花装饰的柳枝。这些花是用皱纹纸自制的,我真想学会怎么制作它们,但是没有。 面包从商店消失以后,人们开始自己烘焙面包。在复活节,他们邀请你去他们家,以这种面包和夹着罂粟种子的小圆面包招待你。但我们家没有那样的东西。妈妈过去常常冲爸爸嚷:“他们都知道怎么去偷,就你不会!” 过去的我也真喜欢波兰女孩。即使是在学校的节假日里(只有小学里才有,之后她们不能再上学),她们也不穿十月党人“白上衣黑下装”的制服——而是穿着她们令人惊艳的彩装,那些衣服上有镶着珠子的闪亮镶边,或只是简单的刺绣……后来我听说,爸爸刚开始在学校教书那阵子,孩子们宣誓加入了少年先锋队——而第二天她们并没戴着红领巾去上学。“但你们是苏维埃的小孩!”“我们不是苏维埃的小孩,我们是波兰的小孩。”但我不记得这件事。(在我印象里,)当时每个人都戴着红领巾和小星星。 那些小星星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以为十月党人的星星是把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表现成一个小孩。因为弗拉基米尔•列宁是那么地无畏无惧……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知道他们说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就是“列宁”。...

2 六月 2006

俄罗斯: 莱蒙诺夫和版权

原文地址:Russia: Limonov and Copyrigh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稿:Portnoy 在漠视著作权法这点上,俄罗斯已经臭名远扬。根据反盗版组织的报告,它是世上第二大盗版软件、音乐和电影的发源地。中国居于首位。 下列翻译出的讨论(RUS)在谈到盗版问题时含着几分讽意:Sergei Maximishin (在LiveJournal上的用户名为remetalk)是一个获过多项奖项的俄罗斯摄影家,他那些杰出的作品常常出现在各大出版物上。他发现俄罗斯最受争议的政治家之一:爱德华`莱蒙诺夫,俄罗斯共产党的创始人,未经授权在一本书的封面上使用了他最著名的一幅摄影作品——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模糊的肖像。该书书名为“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总统:莱蒙诺夫VS普京”。 这件事的讽刺之处在于,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起诉莱蒙诺夫或他的出版商的尝试,就象是对黑幕掷出了第一块石子:然而Maximishin自己也承认使用过未经授权的软件——而这只是因为,跟其它俄罗斯人一样,他买不起获得授权的产品。 讨论情况如下: Remetalk: 关于这张图被剽窃的情况 <!–[if !vml]–><!–[endif]–> 这是莱蒙诺夫的书的封面。我认为我这张图已经成为一张民族图片。(意为作者不详,可被公众广泛应用) …… 去年夏天,这张图被制成1米*60厘米规格大小、镶着金框的海报,并在莫斯科的书店里出售。我问:人们对它有兴趣吗?店主们回答:它卖得跟面饼一样好! 而共产党员们把它添上希特勒的小胡子,贴在纸板上,粘上小棍子(作为手柄)。在集会时佩上绘有纳粹标记的臂章的人们,把它作为“东正教徒的标语”随身携带。 有人则给了我一个网址,在那上面普京戴着有麦当劳叔叔签名的棒球帽,嘴巴吐出一个对话框:“这个店员没事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