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Elections 选举 來自 九月, 2007

24 九月 2007

危地马拉:对原住民的观感

多数危地马拉民众或多或少都有原住民血统,只有少部份源于其他种族,也因此联合国于9月13日发表“原住民权宣言”一事,与危地马拉息息相关,不过国内博客比较关切对“原住民”的观感及种族主义。 “多元文化民主”[ES]博客刊出由Lucia Escobar撰写的文章,其中指出: 虽然想写什么文章是人身自由,但人们的言与行之间常有巨大鸿沟,我非常乐见联合国发表原住民权宣言。究竟得花多少时间,才 能让各 国瞭解原住民并非发展迟缓或野蛮人,只是与主流文化不同?究竟得要多久,人们才懂得尊重个别差异?究竟得要多少年,众人才能理解原住民在过去数百年对司 法、科学、艺术、生态、精神与医药的贡献?众人何时才能明白,原住民已累积上千年的智慧? 尤其在最近的总统大选中,唯一的原住民候选人曼朱(Rigoberta Menchú)得票名列第七,让危地马拉许多博客持续讨论种族主义与原住民权议题,Carpe Diem在文章“Preguntas que hay que hacer”[ES]内指出: 曼朱出生于基切省(Quiché)的Uspantán,当地共9655张选票中,只有268张投给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算是种族主义吗? 但是某些博客认为,光是有原住民候选人出现便具正面意义,Jorge Cabrera在他的博客[ES]论及选举结果: 结果或许令人难过,但我认为有原住民候选人便是好事,多年来许多人藉着曼朱的低沉嗓音发声,也有人以批判、谣言与玩笑表达对于原住民的观感,人们也透过选举更大声表达意见,…各位在网路上可以看到许多类似言论。 对于曼朱得票低落,有些人怪罪种族因素,有些人则归咎于性别问题及竞选不力,不过部分人士认为,在选举时,各种族的人似乎必须投票给同样血统背景的人,这种想法是否也算是种族主义呢? “危地马拉历史”[ES]博客的作者表示: 危地马拉国内确实存在种族主义与对原住民的种族歧视,但各种族之间并未爆发冲突,原住民也未歧视非原住民,种族歧视在瓜国是种意识型态现象,与经济力量强弱的分野与冲突相符。 在隔阂落差明显的社会里,博客便常会论及种族主义与社会阶级等话题,例如Antología del Desengaño博客的文章“阶层状的危地马拉”[ES]指出: 危地马拉仍是个充满阶级意识的社会,有各种不符现实的刻板印象与奇异偏见,人们明显必须符合某个模型,才算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类似心态让民众认为身上有刺青者即为罪犯,或是金发者较聪明等。...

17 九月 2007

俄罗斯:意外提名新总理

俄罗斯总统普廷(Vladimir Putin)于9月12日接受总理法德柯夫(Mikhail Fradkov)的辞呈,并转提名没没无闻的联邦金融监督单位主席萨柯夫(Victor Zubkov)任新总理,令许多观察家跌破眼镜。 “西伯利亚之光”博客的Andy表示: 此项提名令许多分析师大感意外,原因似乎在于俄罗斯总统府内派系角力摆不平,而萨柯夫不具任何威胁,所以才获此职位;但倘若如此,我们想知道为何法德柯夫要辞职呢? 我自己相信其实一切是普廷个人好恶所致,他向来喜欢作弄俄国研究专家。 “莫斯科碎片”博客的Lyndon向法德柯夫告别,并提到各种“有关克里姆林宫的预言书”,他也对一篇评论表示意见: 俄罗斯动态通常都无法预言,也因此我们如此着迷于各种变化。 “Sean俄罗斯博客”的Sean Guillory为Pajamas Media分析有关人事异动的新闻报导,并认为提名一位小人物当新总理其实非常合理: 以俄国政治标准而言,提名案一点都不奇怪,普廷不过重覆前总统叶尔卿(Boris Yeltsin)在1999年的作为,有些人也许还记得,叶尔卿在1999年8月9日突然要当时的总理斯提帕辛(Sergei Stepashin)下台,之后便任命名不见经传的普廷接替,那时候叶尔卿是为了向全国“证实他的政治力量”。…普廷后来也因此踏上总统之路,让普廷有权力击溃叶尔卿的势力,迫使叶尔卿流亡,如此看来,萨柯夫的提名案是否预示了未来走向呢? “意外爱上俄罗斯”博客的W. Shedd也不感意外: 其实几个礼拜前我就在其他论坛指出,假若普廷打算在2012年再度当选总统,最好提名比伊凡诺夫(Ivanov)或梅德韦 杰夫 (Medvedev)更无势力的人选,毕竟若这两人当上总统,为何要在2012年再度让位给普廷?若这两人的四年执政很成功,便更可能在俄国造成政治分 裂。 我原本猜想普廷会提名圣彼得堡市长马维颜科(Valentina Matviyenko)为总理,也可能另提名他人角逐总统,毕竟若克里姆林宫的权力愈分散,普廷便愈容易在2012年班师回朝。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2 九月 2007

厄瓜多尔:选举与博客

编者注:以下这篇文章译自Christian Espinosa的作品,原刊载于他的博客Cobertura Digital[ES],经作者同意后使用。 就政治活动使用网路2.0工具而言,这是个值得记取的经验,总统柯雷亚(Rafael Correa)所属政党“国家联盟”[ES]决定将网站改版,舍弃旧有模式,改为博客的社群网站,角逐制宪会议的每位候选人都成立自己的博客。 结果是? 该党共架设逾百个博客,每位候选人都希望加强在回应区里的互动,以获得在官方网站曝光的机会,因为“国家联盟”是以更新频率与速度决定登上首页的博客,每名候选人也能在YouTube上传宣传短片,也能看到观看人次的数据。 政见与政党原则留存记录 架设博客的好处是,选民可以看看前能源部长Alberto Acosta[ES]、前通讯部长Monica Chuji[ES]、模特儿Roxana Quierolo[ES](至今只有两篇文章)等候选人,观察他们如何在吸引选民与政党立场之间求取平衡,由候选人阵营自己决定发表什么内容,而一切内容也都会在网路上留下记录供大众参考。 竞选博客大幅增加 此次情况应为特例,因为如此的制宪会议并不常发生,却又会影响整个宪政体制,这次有超过4000名候选人竞选120个席位,厄瓜多尔选民亦将于9月30日投票。 成立博客的政党也不只有执政的“国家联盟”而已,厄瓜多尔近年来博客数量爆增[ES],许多没没无闻的候选人也将竞选影片上传至YouTube,只要在Technorati里搜寻“制宪会议”(Asamblea Constituyente)标签即可,好处是选民未来可检视候选人是否兑现政见,不过个别政党并无整体竞选主轴,大多为候选人个人提出政见。 总统柯雷亚也成立个人博客 (图说)公民总统柯雷亚博客即将启用 柯雷亚本人与选民沟通策略,也充分展现出使用网路2.0资源的特性,他不只有自己的YouTube频道、专属摄影师使用Flickr相簿,也与国家联盟的形式相仿建立社群网站,每天都有超过100个博客更新,根据国家联盟网站上的广告,柯雷亚总统很快也将成立官方博客。 疑问 不过一名媒体政治版编辑质疑,博客究竟是否为竞选的一部分,如果不是,为何这些博客却参与选举过程?如果是,这些博客参与的范畴又在哪里? 原文作者:Eduardo Avila 校对:julys

孟加拉:前总理遭逮捕

人们常说孟加拉政坛永无宁日,2007年9月3日清晨,由军方支持成立的过渡政府以贪污罪嫌,逮捕孟加拉前总理齐亚女士(Khaleda Zia),她的儿子同样依贪污罪被捕,博客“我如何学会停止忧虑”详列时间表,细数齐亚遭逮捕前的种种事件,由于消息事先走漏风声,让媒体有机会尾随安全人员前往齐亚住处,让民众意外看到事件经过现场全记录。 司法体系于当天半夜起诉齐亚,指控她在位时纵容儿子滥权,将政府合约图利特定本地厂商,齐亚的长子先前已因贪污罪嫌入狱;齐亚未来也将待在国会内的临时拘留所,拘留所内还有另一名贪污嫌犯,也就是齐亚的政敌、前总理哈西纳(Sheikh Hasina)。 由于过渡政府强力肃贪与清理政坛贪官,已有数十名孟加拉高官与知名企业家入狱。孟加拉于1月11日成立过渡政府,同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博客圈对此消息反应两极,博客“不完美|世界|2007”的Shafiur很高兴听到这消息,还在网路上发送糖果: 齐亚和她的儿子Koko对于他们的财务往来并未吐实,希望特别法庭能让一切变得清楚明白。 自从约一个半月前,哈西纳被捕后,人们便不断讨论为何齐亚仍未背上任何官司,也有人认为过渡政府正企图摆脱这些政治人物,并以司法方式巩固权力,“孟加拉博客之声”评论指出: 过渡政府终于逮捕孟加拉前总理、贪腐之母哈西纳,为了平衡,政府应该也会试着追捕齐亚。 齐亚被捕前数小时在bdnews24.com的独家访问中表示: 我不害怕被捕,人民与我同在,这些对我的控诉都是错误讯息。 “达卡博客”针对齐亚发言表示: 我就是厌恶政治人物每次遇到政治威胁,就会大喊“控诉不实”或“阴谋论”,如果孟加拉真有那么多阴谋暗流,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早就增加了! 但这些事件是否代表孟加拉将回归民主,仍然令人怀疑,Drishtipat Blog的Rumi以讽刺口吻表示: 许多人都将孟加拉一切罪恶归咎于这两名政治领袖,既然现在两人都在大牢里,太平之日今应东升,民众会过着无比幸福、快乐、和平的日子,国内应不会再出现任何混乱、贪腐、贫困、失序、饥馑与犯罪,和平将会永无止尽。 这篇文章的回应也好坏参半,有些人仍支持受质疑的前任政府: 值得注意的是,孟加拉人民都用心证评断事物,而非用脑袋,现在两位前总理都尚未定罪,博客却已准备将他们处绞刑。 孟加拉正深受高通货膨胀率所苦,为了军营是否该撤出大学校园,学生与警方也爆发冲突,让政府下令实施宵禁,不过过渡政府已承诺完成选民身份证件换新后,将在2008年底举行大选。 原文作者:Rezwan 校对:FoolFitz

5 九月 2007

危地马拉:大选逼近

危地马拉在九月总是阴雨绵绵,全国也在这个月以游行与公民发声庆祝独立纪念日,今年九月则格外重要,因为9月9日将举行总统、国会与地方三合一选举,许多博客各以不同观点看待大选或候选人。 他国人士通常能提供不同角度的大选评析,Gringologue在名为「危地马拉选举第一章」的文章里指出: 随着大选日渐逼近,各项议题也愈来愈夸张,每天都有更多口号、竞选歌曲与政治黑暗面浮现,每次选举都会出现大大小小的丑闻,而且会随着选战激烈愈来愈多。 最近有各种丑闻揭露,包括候选人与毒贩及犯罪组织往来、触法却逍遥法外等,更引发外界非议,而政府为稳定社会安全采取的「mano dura」政策同样让人议论纷纷,因为提议人是位过去军事冲突时代的军方将领,当时便造成大规模屠杀。 Huhnapu E Ixbalanque在名为「毫无干系」的文章中表示: 虽然在法院里必须遵守无罪推定论,但对于企图成为国家道德准则的人而言,我们不能因此法则而不检视他过去的作为。 除了竞选活动之外,连鼓励民众前往投票的宣传口号也令人侧目,例如写着「投票给罪犯者亦为罪犯」[ES]等,Carpe Diem便形容此次选举…: 完全是为防堵与犯罪组织或毒品走私集团挂勾的候选人当选。 Blog Ordinaria Locura则在「MACHISTAS Y MIEDOSOS」的文章中,猛烈炮轰不该用性别歧视语汇攻击总统候选人之妻或女性候选人: 自选战开打以来,各种肮脏伎俩纷纷出笼,我觉得性别和选举根本无关,但很快满街都会充满沙文的垃圾语言,…他们嘲弄每位参与危地马拉政坛的女性。 Un chapin desde el Japón在「在危地马拉的选举」[ES]一文中,论及缺乏投票参考信息的窘境: 我希望各政党网站除了列载候选人资料外,也附上竞选团队的档案与工作计划,并且要以西班牙文等国内各种通用语言呈现,我知道并非所有人都有机会上网与使用计算机,但至少让人能够下载、打印并散发出去,让信息尽可能广为流传,无论在哪个民主国家,让人民知道愈少愈好的心态极其危险。 城市里现在满是无数海报与标语,但有些博客认为要找到有关候选人的严肃政见或正确信息,根本是缘木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