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Elections 选举 來自 十月, 2007

30 十月 2007

哥斯达黎加:自由贸易协定过关

十月七日,哥斯达黎加实行民主制度,以公投方式决定自由贸易协定的命运,人民也成为一日立法者,当天双方气氛紧绷,支持者或反对者都没有把握能获得胜利,街头上不时传来各阵营的歌曲与口号,最重要的是双方相互尊重。 当晚六点,投票时间结束,两边总部的情绪更加紧张,领导人各自发表新闻稿,认为自己将获胜;晚间八点三十分,最高选举法庭公布结果,在已开 出的六成选票中,由支持通过自由贸易协定的一方领先,几乎已可确定胜选,消息公布当然让一方欢乐,另一方失落,双方阵营后来传出斗殴、口角与骚动,但并未 造成严重问题。 许多博客关心此后将如何发展,有些人认为事情尚未完结,因为国会仍得修改与通过多项法律,才能让自由贸易协定真正生效。 反对协定通过的Fusil de Chispas表示[ES]: 多数哥斯达黎加选民都前往投票,多数人投下赞成票,自由贸易协定因而通过,“哥斯达黎加将有所获得,无论好坏皆然”。 Crisálida de la Mariposa博客的Alejandra认为[ES]: 一国的教育水平并不只是高识字率,还包括人民是否拥有批判性思考的责任感,这或许能反应在为数众多的电子邮件、博客、网站与影片上,故对我而言,此次公投已超过正反意见,而具历史意义,展现了我国民主成熟程度、教育水准与社会心理的健全。 原文作者:Roy Rojas 校对:julys

23 十月 2007

(短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政治中的音乐

“如果宗教是平民的吗啡,那么音乐想必是群众的安非他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博客Shivonne Du Barry,观察了当地在选举时,使用本土音乐拉抬选情的奇景后,做出了如此评论。 原文作者:Janine Mendes-Franco

巴基斯坦:前總理返國爆炸事件

经过八年自我流亡海外之后,巴基斯坦前总理布托(Benazir Bhutto)终于返国,群聚欢迎者除了数千位支持者之外,还有两名自杀炸弹客,攻击事件造成136人死亡、数百人受伤,舆论也对此事大感震惊。 政治人物一开始全都谴责自杀攻击,不过到了隔天早上,人们对于背后元凶却有不同看法,包括总统穆夏拉夫(Pervez Musharraf)、情报单位、最大党MQM领导人胡山(Altaf Hussain)均受点名,布托更认为是盖达(Al Qaeda)与塔利班(Taliban)组织主使。 社会各界当然也有一套自己的观点。 巴基斯坦博客圈对自杀炸弹事件立即有所回应,“一切巴基斯坦”博客对该事有适当反应;“巴基斯坦目击者”博客则认为巴基斯坦人民党的支持度将会上扬;Ali Eteraz则描述爆炸现场与之后的反应。 “月亮之泪”博客对巴基斯坦政局感到愤怒: 首先,我们受到最勤奋的领导人保护…我刚才是写“领导人”吗?容我调整一下,应该是说,我们受到如树懒般慵懒的政治人物领 导,而且这些领导人物还把自己关在透明防弹箱里,这些胆小鬼躲在人群之后,避免被其他胆小鬼攻击,听起来很矛盾吗?在那种箱子里,连笨蛋都会窒息而死。 ARY频道的政治评论员Shahid Masood博士有篇文章值得注意,宣称布托向他透露,早在布托返回巴基斯坦前,便曾寄信给总统穆夏拉夫,点名三位政治人物应以嫌犯身分进行调查,以免布托返国时遭攻击身亡,而她也将三个姓名姑隐不发。 Zindagi认为首都喀拉蚩市长必须为安全措施不足负责,而Glasshouse则对布托返国之后的情势乐观以对,并在攻击事件发生后为文章补注,提及部分对攻击事件的有趣反应。 人民党大老很快便指称政府秘密情报单位策划攻击事件,由于布托平安返国确实会威胁到穆夏拉夫政权,故这些指控确有其根据,尤其这些秘密机构发动类似攻击的记录众多。 Desicritics与反恐博客均提出谁该为自杀攻击负责的可疑证据;“结语之前”博客认为布托高调行事也必须为攻击事件负起部分责任。 顺便告诉各位,笔者经过八个月出外工作后,也将于11月第一周左右返回巴基斯坦,不过各位不必担心,应该不会有欢迎阵仗等着我。 原文作者:Omer Alvie 校对:FoolFitz

16 十月 2007

(短讯)约旦:国会选举的女性配额

约旦博客Khalaf 解释道,在约旦接下来的国会选举中,将会保障女性配额。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9 十月 2007

马达加斯加:选举仍有阴影

马达加斯加总统拉瓦卢马纳纳(Marc Ravalomanana)领导的政党TIM,在上周的国会选举大胜,在127席中赢得106席,不过全国投票率甚低,在首都安塔那那列佛(Antananarivo)只有19.42%。 总统先前提出极具野心的“马达加斯加行动计划”,并于今年四月以公投通过,希望这份蓝图能带领国家脱离贫困,此后总统便以国会代表的旧民意不符合新民意为由,宣布解散国会、提前选举。 亲身参与投开票作业的博客Jentilisa表示,虽然选举过程平和,但其间仍有诸多异常之处。 Jentilisa指出,早在选票送至之前,许多验票单便已有选务人员签名,而且他们还提前离开计票中心,并未监督验票单送至内政部及高等宪法法庭,增加验票单内容遭窜改的危险。 选务人员盲目相信验票结果,提前离开计票中心,这些验票单若送至内政部及高等宪法法庭时,内容可能与先前完全不同,他们应该要在场保护选票。 而且如果选民没有选派代表追踪计票及验票过程,就和计票员与选战观察员一样没有尽责,因为选民的责任并不是投下选票便了结,在我看来,假使各位没有追踪自己选区内的计票结果,就等于消极接受选务人员将任何统计数字交给政府。令我最感意外的是,竟没有任何候选人的委任代表提出任何异议,全都在选票抵达前签下验票单,所以今天我的文章标题为“赞同选举舞弊”,因为每个选区内,从每位选民到每位官员都参与其中。 原文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 校对:mountaineer

2 十月 2007

肯尼亚:用博客报导大选

肯尼亚最大报纸《每日国家报》开发了一个新在线报导的区块,焦点放在今年大选,这个互动平台正逐渐累积内容,包括最新消息、博客文章及多媒体素材。 他们欢迎民众上网留言回应,如果人们在政治造势活动拍到有趣照片,也很欢迎大家上传。 其中收录的博客,大多来自《每日国家报》的资深编辑,最近一篇新文章的作者是负责媒体整合与新媒体部的主任经理Chares Onyango Obbo,他在文章中庆祝前执政党KANU的没落,他指出: KANU只不过败选了一次,便已成为空壳政党,再也无力提名总统参选人,政党一旦没有总统候选人,也就没有全国性的竞选策略与机器,此次国会选举提名人数若能有2002年的一半,就已经是奇迹了。对于带领国家渡过最糟时刻的前总统莫伊(Daniel arap Moi)而言,他所受的报应犹如莎士比亚剧中情节,让KANU变得半死不活,政党仍然存在,但却无力推出一名总统候选人,真是一大耻辱。 肯尼亚发行量第二大的报纸《标准报》网站也有大选区块,但目前未有互动空间。 肯尼亚总统与国会大选预计于2007年12月举行。 原文作者:Bankele 校对:Portn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