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 2008

報導 來自 综合报道 來自 三月, 2008

巴林:最良善的人民

Sous是一名居住于巴林的瑞典女性,思考着国家发展对当地民众的影响:「巴林人是我所见过最友善的人们,他们有教养、有礼、风趣又和善,社会毫无伪装,人民十分务实,令我十分赞赏,我希望这种心态永远存在,但我也忧心当周遭一切都在改变,会使人们跟着改变。」 校对:dreamf

不丹:选举!

Visit Bhutan 谈到不丹的首次全国性选举-还有从作者所在的投票所拍摄的照片。 这位部落客指出: 我和全不丹人民对首次的民主选举感到兴奋。在投票之后,我拿到一个“我投下2008全国议会大选一票”的徽章。我为投下在三月二十四所举行的民主选举的一票感到骄傲。

以色列:德国总理的历史性访问

梅克尔(Angela Merkel)成为首位于以色列国会发表演说的德国总理,原本梅克尔将以德语演说,但外界争议此举可能激发纳粹大屠杀幸存者的愤慨,故她改用希伯来语演讲,Israel On Blog提供梅克尔访问以色列的历史性事件始末以及相关影片。 校对:dreamf

塞尔维亚、科索沃与美国:海外塞尔维亚裔的感受

在科索沃宣布独立后,Reluctant Dragon与Gray Falcon以身为人在美国的塞尔维亚裔身分,提供了不同层面的感受。 以下为译注: Reluctant Dragon指出,科索沃宣布独立后,领事馆寄给所有位处美国境内的塞尔维亚人,一封加入抗争的邀请函,一同在美国境内群聚抗议科索沃独立,抗议地点目前仍未可知,不过过程应该不至于到烧掠联合国总部附近的商家。 “等确定抗争地点后,那么我应该要提早出门看看那邻近地区的商店,如此一来我便能和贝尔格勒的同胞一般,表达自己的爱好法律与正义,并透过大啖美食来发泄自己对政策的不满。对我和其他塞尔维亚人而言,唯一的两难就是当我们还身穿帝国主义外衣,要如何继续生活下去?” Gray Falcon则认为,美国成为科索沃独立的最大支持者后,许多塞尔维亚人最想问的是,何以美国会如此不顾一切地支持大阿尔巴尼亚,进而分割塞尔维亚?说穿了,都是帝国主义介入巴尔干半岛事务。 “更糟的是,目前在台面上竞逐美国总统大位的三个人物,都有某种反塞尔维亚情结(Serbophobia), 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蕊·柯林顿来说,她是柯林顿家族的一员,1999年美国发动的科索沃战争中,她可是完全支持她丈夫;至于共和党候选人麦肯,则是阿尔巴 尼亚的热心支持者。那么另一位民主党候选人欧巴马呢?应该会比前两位还好吧?根据Antiwar.com的Justin Raimondo,‘欧巴马的外交政策有个问题,对于他的心态我只能用一个名字形容:乔治·索罗斯’。”

斐济:数位政治-检视美国大选

斐济裔美国人Jonathan Segal提到自己对当前美国总统大选的看法:“如果我住在美国,我一定会对整天听到选举消息感到厌烦,不过在斐济,我能在不受到政治轰炸下,用自己的时间好好探索。”他也针对两位民主党候选人用以传达讯息的数位媒体,作了一番很好的比较。 (译注:以下翻译自 Jonathan Swgal 的文章 ) Jonathan Segal认为,Hillary Clinton与Barack Obama的网站风格相去千里,虽然他不愿声称Obama的成功部分归功于其网站设计者,但他在阅览Obama网站时确实较舒服,然而网站阅读感受端视个人不同而有所差异,因此网站并没让Obama有太大优势。 不过两人的网站也有许多相似性,尤其是在整合内容方面,如两个网站都有“议题区”以标示候选人自己的立场,Jonathan Segal指出,Clinton于此区以动态如“改革移民系统”的标示方式,比Obama用静态的“移民”要好得多,尽管如此,Clinton的网站仍加强他对Clinton“要求太高”的印象,而Obama不论线上或线下活动,反而都较像希望帮助人们作决定,Jonathan Segal觉得后者较有吸引力。 Jonathan Segal指出,Obama最大的优势在于,他比Clinton更知道如何运用网路空间,Obama大量使用YouTube串流影音工具,这立刻让他显得较贴近人民,而虽然Clinton的网站也整合影音,却感觉较为专业,看得出来Obama的网站花了大量精力企图串起选民的心(尤其是支持Obama的人)。

泰国:他信返国的护照议题

Bangkok Pundit观察前泰国总理他信返国时,所持护照的相关议题。他信自2006年政权遭军方推翻、而被驱逐出境后,近日首度回国。 以下为译注: 媒体报导,他信流亡后,护照一度遭取消,而之前经过他信的律师奔走,他信在流亡时已经重新拿回护照。他信回国后,新政府的外交部是否会重发护照给他信,也考验着泰国外交部的公信力。 Bangkok Pundit认为,首先,目前他信并未处于法庭审判期,他是代表自己前往法庭寻求保释,如果法院判决他信禁止出境,并要求外交部不得发给护照,这是全然不同的议题。其次,外交部不该在政策议题上自行其是,如果这是法律层次的问题,就该听从法院命令;如果此属政策层次,部长幕僚能给部长建议,而不该自行发布命令。 Bangkok Pundit同时对“国家报”的立场偏颇批评了一番,他认为,国家报对他信的恨意已经蒙蔽了其双眼,他进而建议如果国家报企图以相同方式独立行事,那么就该保持自己的“公信力”。

环境:美国喜剧演员谈世界水资源日

Tim Hurst在ecopolitology博客上,放上美国知名喜剧演员兼讽刺作家科拜尔(Stephen Colbert)谈世界水资源日的影片片段:「科拜尔以自己的方式欢庆世界水资源日。」 校对:Leonard

古巴:网咖的种种限制

Potro Salvaje记录,在古巴首都哈瓦那网络咖啡馆的种种使用限制,例如「人们不能使用CD、磁盘片或闪存储存或带走任何数据,要等待超过两小时才能用到计算机,使用时毫无隐私权,使用者必须登记姓名与身份证号码。」[西班牙文] 校对:dreamf

伊朗:抵抗德黑兰安全部队

包括Schrr在内的数名部落客报导指出[波斯文],今天在德黑兰的Sadeghyeh地区,当安全部队成员企图逮捕一名年轻少女时,许多人前来协助这位少女,人们甚而吟诵“我们不想要伊斯兰国度”,这里有这起事件的影片。

古巴:对劳尔继任总统的回应

以下为古巴部落客对劳尔·卡斯楚(拉乌·卡斯特罗)(Raul Castro)继任总统的回应: Babalu Blog:“看看和旧老板一样的新老板” Child of the Revolution:“指定七十六岁的强硬派人物为实际上的副手,而非年轻共产党员,这让许多人感到惊讶。” 在总统换人后,许多人都密切注意来自哈瓦纳的演讲、评论与照片,我们也不断寻找隐藏讯息,虽然最后发现整个过程并无收获,但仍相当有趣,不论如何,我们还是发现了一些对劳尔·卡斯楚在首度发表当选演说时,一些值得观察之处。 这段演讲历时比他哥哥所发表过最短的演讲还短,这绝对是个好现象。 卡斯楚二世只提到美国几次,而且他对西方“偏袒主义者”以及“敌人”的愤怒显得有些疲累且做作,他已经度过情绪发作期了吗? 卡斯楚二世承诺“改革”-但只在边缘层面,这意味着现存对古巴民众的限制可能会被重新检视。我们相信,他所说的改革应该是经济面,而非政治限制。 卡斯楚二世似乎了解古巴民众讨厌由卡斯楚一世所发明的双重货币系统,因此他暗示将修正此情形,或许是提高披索(peso)地位,这些都是象征性的。 卡斯楚二世在整个过程中,持续提到卡斯楚一世的著作与思考,这可能代表卡斯楚一世仍在背后操控时局,进行他过去50年一直在做的事-介入控制每件大大小小的事务。 或者这意味着卡斯楚二世对于卡斯楚一世过去的思想,都只是嘴上说说,以遵奉卡斯楚一世,但卡斯楚一世并无实权,这就类似于中共对毛泽东思想的作为。 卡斯楚二世清楚知道目前社会背后或许仍有辩论空间,但也有些鸡鸣狗盗之徒加入讨论或对“改革”有所异议,至少现在如此。 任命七十六岁的强硬派人物Jose Ramon Machado Ventura为副手,而非像Carlos Lage或野心勃勃的Felipe Perez Roque等年轻共产党员,让许多人感到惊讶,这应该有什么意义,但我们实在无法参透。 卡斯楚二世在出任军方领袖时,是身穿西装与领带,而非他的老旧制服。 他并不是以制式的“誓死保卫祖国,我们必胜!”(Patria...

伊朗:网站编辑遭逮捕

在伊朗遭禁的保守派网站Nosazi(翻修中)管理编辑Hossein Nobakhtian,日前因批评伊朗已逝的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Ruhollah Khomeini)的孙子,而遭到逮捕。 译注: 在伊朗将于3月14日举行的国会大选中,霍梅尼之孙Hassan Khomeini也有参选,Nosazi管理编辑Nobakhtian批评Hassan Khomeini并未跟随其祖父霍梅尼的脚步,同时背叛1979年伊朗的建国基本价值,进而控诉Hassan Khomeini已经成为“富有的中产阶级政客”。 伊朗检察总长Saeed Mortazavi在2月24日以“毒害选举氛围”为由,禁掉Nosazi网站。Nobakhtian也遭起诉,并在2月18日被送往德黑兰的Evin监狱。

阿富汗:美制阿富汗共产主义

Afganistanica发现,许多阿富汗共产党员都是于20世纪时在美国接受教育,他同时分析这些人与在苏联受教的前阿富汗共党领导人之间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