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報導 來自 综合报道

伊朗记者及作家们眼中的祖国

The image of the leader of the Iranian Revolution Imam Khomeini on the wall of a building in Sanandaj, in the capital of Iranian Kurdistan Province, as seen through an open window. Photo by Jordi Boixareu. Copyright Demotix

在伊朗库尔德斯坦省的省会Sanandaj市,从窗口可以看到,有人把伊朗革命领袖霍梅尼的头像挂在了一座高楼的墙壁上。Jordi Boixareu摄影,版权归Demotix所有。

有些人热衷向外人介绍自己家乡文化,全球之声的联合创始人Ethan Zuckerman将他们称作 “桥梁人物” 。 “桥梁人物”的概念往深处发掘其实和全球之声这个组织同源,它诠释着该组织的很多工作和理念。为了“桥接”外部对伊朗的看法和伊朗本国的真实情况,全球之声伊朗分部启动了一个系列访谈,受访者包括被视作“桥梁人物”的伊朗记者和作家。访谈旨在了解这些人如何以及为何选择向外人介绍伊朗这个充满矛盾又错综复杂的国家。

Golnaz Esfandiari:“我认为社交媒体在伊朗的使用及其意义都在不断增加”

Golnaz Esfandiari是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的资深记者。她也是为数不多的在伊朗境外用英语描绘伊社会政治复杂性的记者之一。

Golnaz Esfandiari spoke to us about her experiences reporting Iran. Photo was taken at the Sixt Al Jazeera Forum in March, 2011. Used with permission from Golnaz.

照片使用经Golnaz Esfandiari本人许可。

扩展阅读:对话Golnaz Esfandiari——英文媒体通往伊朗的“桥梁”

在接受全球之声采访时她说:

我认为社交媒体在伊朗的使用及其意义都在不断增加。这一点不但政府官员承认,我也亲眼目睹越来越多的人在国内使用社交媒体网站和应用。我觉得自2009年以来,人们对社交媒体的使用增加了许多。一些伊朗人告诉我,他们是在读到了关于伊朗 “推特革命”的报道后才注册了推特账号。社交网站促进了被禁和敏感内容的交流分享,在上面人们可以相对公开地讨论敏感话题。他们还时常在上面质疑国家政策和立场。

Kelly Golnoush Niknejad:“你不但是个记者,还同时兼任心理医生、大学教授和读心法师”

伊朗媒体企业家Kelly Golnoush Niknejad是“德黑兰总署”的创办人。德黑兰总署是卫报下设的一个通讯社,主要报道与伊朗和伊朗侨民相关的新闻。Niknejad负责的项目生动地展示伊朗国家的文化、政治和人民,是通讯社新闻主要来源之一。

Niknejad takes a selfie of herself in her Boston home before a conference. Photo by Niknejad, and used with permission.

Kelly Golnoush Niknejad本人提供照片并授权使用。

扩展阅读:Kelly Golnoush Niknejad的“德黑兰总署”如何成为连接伊朗和西方的纽带

关于外人对伊朗的误解,她解释说:

为了让人们更容易理解伊朗的现状,每次提到伊朗,我都要回溯到1979年,然后解释从那时起每十年间发生的变化。有时候连伊朗人自己都很难相信这里发生的事情,更不用说外国人了。这也是为什么通过记录普通人的生活来“自下而上”地报道伊朗那么重要。统治者们发表也会发表声明,但通过这种方式来报道一个国家毫无价值,因此,即使是那些关注伊朗时事的聪明人也不知道这个国家究竟发生着什么。当然,如果他们关注“德黑兰总署”就会从多种视角看待问题

Nina Ansary: “我相信女性将站在伊朗任何变革的前列”

Nina Ansary是 《真主的珠宝:伊朗女性不为人知的故事》一书的作者。该书首次涵盖了十九世纪末至今伊朗所有主要的女权主义政治运动。

jewels of allah_cover

“真主的珠宝”封面

书中介绍了妇女如何在过去和现在一直塑造着伊朗近代史,并同时努力在伊朗追求自己的权利和平等的地位,特别是在这个历史上将她们边缘化的社会中。

扩展阅读: 在伊朗变革前夕对话伊女权主义作家Nina Ansary

Ansary对伊朗国家和伊朗妇女地位的未来持 “谨慎乐观” 态度。她表示:

…只因我看到了她们的韧性。这是因为女性维权运动产生了一部分影响:过去女性不能担任法官,但现在她们可以担任调查法官。过去人们不允许女性进入某些专业,而近年来她们已经渗透到了如医学和工程学这类一直由男性主导的领域。我谨慎乐观,但我相信女性将站在伊朗任何变革的前列。

Saeed Kamali Dehghan: “他们把伊朗看作非黑即白。那不是真实的伊朗。真实的伊朗是一条光谱、一道彩虹”

Saeed Kamali Dehghan 发表过八百多条与伊朗相关的文章。他是卫报专职报道伊朗的主要记者,同时也是为数不多的受雇于英语主流媒体的伊朗籍人士之一。

照片使用已获Saeed Kamali Dehghan许可。

他的许多报道涉及伊朗侵犯人权的行为,但正如他在电话采访中所说,“许多西方媒体机构的通病是把伊朗看作非黑即白。那不是真实的伊朗。真实的伊朗是一条光谱、一道彩虹。”

扩展阅读:Saeed Kamali Dehghan 为卫报报道伊朗

Saeed承认报道这样一个有情感纽带的国家很困难。他解释说:

作为一个伊朗人,我对这个国家是有感情的。但当我做新闻时,我必须从感情中抽离出来努力保持公正。我在写社论对页时才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我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我之前写过为什么加拿大误解了伊朗,这导致当时的加拿大外交部长在推特上发文,指责我是伊朗当局的喉舌。的确,一些人指责我为伊朗办事,而另一些人则骂我为英国卖命。我希望这些批评可以间接地证明我的工作是有成效的!

Omid Memarian: “将暴怒转化成有建设性的东西,从大局观出发而不计较个人得失,这些都是艺术”

Omid Memarian,在纽约生活的伊朗记者。

Omid Memarian 曾是伊朗知名记者,目前在美国工作,为英语和波斯语听众报道伊朗新闻。我们与他探讨了关于伊朗报道不同受众间的细微差别,以及他在伊朗境内和境外做记者的经历。

扩展阅读: 伊朗记者 Omid Memarian

Memarian描述了他在伊朗当记者报道民间活动的经历:

“伊朗过去和现在都有人相信,通过壮大民间社团、各政党和独立媒体,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可能会从内部逐渐蜕变。而与此同时,又有另一股势力努力证明这些人错了,其中一种证明的方式就是制造一种充斥着威胁的环境,让人不敢继续在里面活动——我当年就因为坚持写作并宣扬理想而被捕入狱。”

Hooman Majd: “伊朗社会的各种矛盾在世界上并不特殊:特殊的是大多数人对伊朗并不了解”

我们现在身处美国外交政策的转折点。伊朗伊斯兰国与美国长期对立,而现在距离奥巴马总统离任仅剩数周不到,美国很有可能在未来放弃和解项目。特朗普总统上任在即,美国强硬的鹰派共和党势力即将掌权,我认为现在非常应该与记者兼作家Hooman Majd坐下来聊聊。他解释说有关“伊朗矛盾体”的书、文章和评论在小布什当政期间被美国主流媒体广泛引用。而当时针对伊朗政府的鹰派言论也成为21世纪初美国对伊外交政策和媒体对伊描述的共同标志。

Hooman Majd 在西方被称作“伊朗之声”。Ken Browar提供Majd头像并授权使用。

扩展阅读: 对话Hooman Majd——伊朗和主流美国之间的桥梁

Hooman Majd在 2008 年出版的过一本书,旨在消除美国读者对伊社会误解。但是,从那时起至今,人们对伊朗的误解是否真的有所减少呢?他说道:

艾哈迈迪内贾德是第一个接受媒体采访的伊朗领导人,但这些采访却成为许多误解的根源。但好在近年来在美国和欧洲的伊朗人都写了很多关于伊朗文化的文章,并且,往返于美伊两国间的旅游者也有所增加,包括在美国的伊朗人和伊朗本国人。再加上一些相关书籍的出版,人们对彼此的了解确实比以往有所加深。伊朗社会的各种矛盾在世界上并不特殊:特殊的是大多数人对伊朗并不了解。


校对:Feier

台湾前副总统连战参加中共抗战七十周年阅兵引发争议

台灣前副總統連戰將出席中共9月3日的二戰勝利70周年閱兵。網絡公共領域衍生圖片。

台灣前副總統連戰將出席中共9月3日的二戰勝利70周年閱兵。網絡公共領域衍生圖片。

编注:本文与“全球之声”内容合作伙伴“破土”的编辑叶俊廷共同编写及刊登。)

曾担任中华民国副总统(1996-2000)的连战于8月30日前往北京, 准备参加9月3日中共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引发许多质疑。现任总统马英九表示此举并不恰当,因为作为国民党中坚,连战的在场将被解读为认受中共领导有关中国共产党于抗日战争发挥了“中流砥柱”的角色的说法,并矮化国民党的领导地位。前行政院长(1981-1989)及二战退役军官郝柏村,也投书香港明报,其公开信中表示,中国共产党应该修正对二战的史观,承认中国国民党在之中的领导角色。

中共领导习近平自去年开始,多次要求党内学者深入研究中共于抗日战争里所发挥的“中流砥柱”角色,希望把中共的合法性建立在反日民族主义之上,并以此作为“民族复兴”的起点。中共即将举行的大阅兵,及于当天同步公映的抗战电影《开罗宣言》,正是为了展示中共对反日侵华及反全球法西斯歴史的贡献。

国民党的蒋介石在1928年宣布统一中国并就任国民政府主席之后,面临日本逐步进逼,蒋介石在1937年宣布抗日战争,国民党和中共在抗日战争协议合作抗日,而这场战役持续八年才在日本投降之下结束。在这场对日战争之中, 在国民党所教给台湾人的历史当中,中共总是避免与日军对战并在日军占领区扩张实力,而在中共的历史当中,也将国民党视为抗战的辅助角色 (在中国最近的电影开罗会议当中,甚至将毛泽东取代蒋介石参加开罗会议)。

国民党领导的国民政府和中共在抗日战争结束之后迅速爆发内战,蒋介石在1949年将国民政府迁到台湾,而中共则在1949年宣布建国。对于中共宣称自己打赢了抗日战争,中国网友说一个1949年成立的国家如何能在1947年结束对日战争?推特上也流传着一则讽刺笑话

老师:“谁能用一句话,讲一个精彩的穿越故事?”
学生:“一个1949年才成立的国家,却在1945年的时候就成了战胜国。”
老师:“你给我滚出去… …”

台湾已经在7月4日举办纪念抗战70周年的阅兵,这次因为连战身为前台湾副总统却参加习近平举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 在台湾政界投下震撼弹,虽然陪同连战前往的前国民党副秘书长张荣恭于受访时表示,中国大陆自有抗战观点, 但双边对话会有比单边达不到的效果, 相辅相成, 希望有好起头, 为两岸和谐努力。然而, 一般认为连战此行对国民党在明年总统以及立法委员选举造成极大的影响。

连战在1996到2000年任台湾的副总统, 并在2000年及2004年时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但是都输给民进党参选人陈水扁。因为中共的不信任,陈水扁执政时期台湾与中国的关系非常紧张,中共并在2005年通过反分裂国家法。连战虽然在选举上受挫,他利用中共与陈水扁之间的紧张关系,选择在2005年四月以国民党主席身份访问中共,成为1949年以后首任参访中共的国民党主席。连战甚至因为跟中共的良好关系拿到2010第一届孔子和平奖(2011年该讲颁给了俄国总统普丁,且2014年时该奖颁给了古巴前领导人卡斯楚)。

针对连战参加中共所举办的阅兵,国立政治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专任教授陈芳明在脸书上表示:

共产党与国民党大张旗鼓纪念抗战七十周年,表面上是回顾历史,骨子里却是进行第三次国共合作。明眼人都知道,共产党从来都是攘夺抗日战争的果实,完全否定国民党。如今,为了进行“两岸一家亲”的统战,终于携手合作纪念抗战七十周年的活动。

视频:亚马逊原民部落抗议兴建水力发电大坝

巴西原住民Munduruku族抗议帕拉州São Luiz do Tapajós水坝的兴建工程。水坝将淹没他们的家园达七十万平方公里。

巴西政府计划在塔帕若斯河兴建五座大坝,该河流域居住着许多原住民社群。与São Luiz do Tapajós水坝一样,Jatobá水坝原订自2015年开始兴建,但可能因社会环境上的难题至少延后至2020年。两座大坝造价共七十亿美金。

Munduruku族声称政府未就兴建计划征询他们的意见。来自Sawré Maybu社群、未来会直接受到水坝兴建影响的Munduruku族人,多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