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七月, 2007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论自由 來自 七月, 2007

22 七月 2007

萨尔瓦多:抗争与恐怖主义的区别

一年前的血腥街头抗争促使萨尔瓦多通过反恐法,当时在萨尔瓦多大学外的杀警嫌犯已遭逮捕,政府也动用反恐法对付抗争水资源政策的示威民众,当地部落客对此有许多看法。 2006年7月5日,萨尔瓦多大学外的示威抗议演变为暴力事件,不知名狙击手向镇暴警察开枪,造成两人死亡、多年受伤,此后媒体均以“5-J”代称此次活动。经过一年的追缉,嫌犯Mario Belloso于2007年7月2日遭到逮捕,国内媒体持续大篇幅报导。 记者兼部落客Jorge Ávalos非常关心后续发展,Belloso被捕后不久,他便指出[ES]执政党有意以此大肆宣传,政府与媒体似乎也忽视无罪推定原则,逮捕当天,Ávalos即希望警方能恪守专业,拿出足以服人的证据。 然而就在两年后,Ávalos发现警方忍不住对外泄露讯息,一张搜索Belloso住所的照片曝光,显示Belloso与在野党FMLN干部有所往来,Ávalos认为警方策略相当危险[ES],竟然让如此照片流至媒体之手,恐将使这项证据失去其“保管链”(chain of custody)。 回顾过去一年的经验,部落客Ixquic认为在保守派的执政党眼中,5-J是萨尔瓦多恐怖主义之始[ES]。相关画面仍不时在电视上出现,使得政府能够推动通过新的反恐法。身为律师的Ixquic表示,她完全支持打击恐怖主义的法律,但她担心这部法律未定义重要词语与原则,等于让政府自行定义何谓恐怖主义而滥用法律。 在Belloso被捕当天,政府在另一场合动用新反恐法, 引发高度争议。在Suchitoto市郊抗议水源民营化政策的民众与镇暴警察发生冲突,总统萨卡(Tony Saca)原本预定前往当地发表演说,并公布水资源系统地方分治计划,许多人认为这形同将整套制度分段出售予私人企业,抗争者堵住前往市区道路,镇暴警察 则前来清除路障,并发射催泪瓦斯与橡皮子弹,媒体照片则显示示威者丢掷石块与引燃垃圾。 街头抗争瘫痪交通在萨尔瓦多司空见惯,但此次政府手中多了项新武器,包括本地组织基督教农民组织(CRIPDES)多位领袖等14人遭逮捕,并依反恐法起诉,网路上很快便出现有关抗议行动与逮捕现场的照片与影片,国内外团体也广为流传。 7月7日,14名遭逮捕者出席位于圣萨尔瓦多的特别组织犯罪法庭听证会,许多抗争人士在法庭外聚集,呼吁法庭撤销恐怖主义告诉,“美国-萨尔瓦多姐妹市”团体也进行实况部落格报导,然而法官最终裁决在恐怖主义罪嫌开庭前,其中13名被告必须先送入监狱“暂时监禁”,最长为期三个月。 法庭裁决宣布后,现场情况是: 民众群情激愤,但气氛仍然和平,持续聚集在法院大楼外,镇暴警察也在场,不过并无冲突发生,Marta Lorena Araujo Martinez的丈夫Julio Portillo在裁决后立即向群众发表演说,表示他感到相当失望及愤怒,并呼吁所有萨尔瓦多人民未来三个月共同努力营救被告出狱。现在轮到反对党 FMLN领袖发言。 群众等着看被告会送往何处,准备组成车队跟随,并在监狱外守夜。 作家Juan Jose...

17 七月 2007

阿富汗:专访部落客兼记者 Baktash Siawash

接下来是专访部落客兼记者Baktash Siawash,谈到关于阿富汗的审查制度、媒体和部落格。Baktash为许多杂志写作,包括了WashingtonPrism。 问:请简介你自己及你的部落格。 答:我叫做Baktash Siawash,现居于阿富汗,我的部落格是Writings of Siawash(波斯语Neweshtehayeh Siawash)。我的部落格写作要回溯到2003年在阿富汗的首都喀布尔(Kabul)。我以前将我所写作的文章经由 Persianblog平台发表,但在发表了一篇名为“德黑兰不适当的面纱”(Bad Veil/Hijad)之后,我的部落格被这个伊朗的平台提供者移除了。现在我有一个新的部落格http://www.kabul.tchatcheblog.com/。 问:你如何评估阿富汗部落格的现况? 答:我想,阿富汗的部落格写作开始于2002年,而部落客仅限于可以在工作时接触到网路的那些人。那些部落客大部份为非政府组织(NGOs)、联合国 (UN)或是其它在阿富汗的其它国家机构办公室而工作。有些阿富汗的部落格则是由居住在加拿大、美国或世界各地的阿富汗人所建立。 2004年时,阿富汗部落客的数目增加,部落格也增加到约300个。到了2005年,统计资料显示阿富汗部落格的数目已增加到约 900个。目前则有3000名部落客,但许多人在一个月内未曾更新他们的部落格。有少数的部落客每天、每周、每月的更新他们的部落格。絶大多数的阿富汗部 落格是有关诗、政治和文化。 问:看来阿富汗人很乐在享受言论自由,在那里有很多的期刊杂志。你认为部落格可以为言论自由带来附加价值吗?部落格的目前为止的角色是什么? 答:在阿富汗,目前有大约70个电台、400份日报/周刊/月刊、五个新闻通讯社、七个电视台,但我们尚未拥有言论自由。阿富汗政 府不接受评论性的期刊以及记者。我可以举出很多例子。阿富汗的独立记者Narmgo,只因为批评一位阿富汗官员,就被拘捕送进大牢。阿富汗政府控制着部落 格。二天前阿富汗的独立部落客兼记者Kamran Merhazar 由于也批评政府,而遭阿富汗特别警察机构NDS监禁了几天。 这些例子显示了部落格和其他媒体所遭遇到的压力增加,使得经营部落格、报纸、和杂志在阿富汗变得日益困难。 问:传统媒体和部落格的关系为何?许多记者从事部落格写作吗? 答:我认为部落格对阿富汗而言是一个新的概念。在这里,一些报纸和周刊有网站和部落格,但普遍来说,和部落格合作还在未发达的状态。大部份...

15 七月 2007

危地马拉:互联网开放,谁都能写博客

危地马拉九零年代初曾经政局动荡,时任总统的艾利亚斯(Serrano Elías)便决制出手管制媒体,当时大多数瓜国民众无法接触互联网,但互联网真是个散播消息至海外的好工具,让世界知晓瓜国境内事态,少数拥有特权者得以藉由互联网广发消息。电讯事业民营化之后,互联网服务提高了质量与普及率,今日许多人不再静默,开始使用手机与计算机,更学着在互联网世界抒发所思。 现在危地马拉也出现内容受人非议的博客,有些关乎政治立场,其它则有关各种复杂议题及人物,以下为几个例子。 十年前,无论在新闻或一般人闲聊,都不曾提到关于政府军的只字词组,因此当我们发现军事博客军事观点[ES],实在值得好好注意,其中报导有关军方争议单位人员kaibil的训练与活动,也能见到媒体中少见的看法。 美国人在危地马拉通常不受舆论欢迎,但两位北美民众在博客GRINGOLOGUE里,畅谈在瓜国担任志工的经验,很高兴能见到外籍人士提供的不同观察角度。 互联网上也有些对照组,Homo homini lupus[ES]的作者正在智利做交换学生;elcharakotel[ES]的作者则移居欧洲,两人身处于异国社会与体验中,论调也与留在国内的危地马拉博客相异。 国家大选将于九月举行,候选人与观察者都首度采用博客,例如「危地马拉选举[ES]」等,经费拮据的小党亦透过博客传递理念,如「危地马拉际遇 [ES]」。 无论是执政党或遭社会遗忘的地方组织,都在博客里找到一席之地,例如GANACHINAUTLA[ES] 危地马拉民众已明白互联网散播观念的益处,博客这种工具也适时出现,当地博客关注焦点时常领先一般记者,也开始透过个人空间阐述观点、意见相互讨论。但值得注意的是,就算是博客之间,当地人们接纳多元意见的雅量仍有限,博客用途广泛,但尊重异议与言论自由是不变的共通价值。 作者:Renata Avila 校对:Portnoy

12 七月 2007

阿拉伯: BBC驻加萨记者艾伦强斯顿遭绑架获释

遭绑架114天的英国BBC加萨特派员艾伦强斯顿(Alan Johnston ) 在今天 (04/07/2007) 获释(中文/英文),部落格圈中情绪激动。本篇很快速的检视中东部落格圈对此事的看法。 图说:BBC记者强斯顿于加萨走廊遭绑进入第五周,布鲁塞尔民众持续祈祷。quarsan摄影。 卡达(Qatar): 卡达的Abdurahman写道: 当我今天早上听到艾伦强斯顿最后获释的消息,感到非常高兴。过去漫长四个月,他遭到自称为伊斯兰军(The Army of Islam)的团体绑架(事实上是加萨走廊最大的暴力派系The Dogmush)。在他遭到绑架痛苦煎熬的期间,有谣言指出他已遭到杀害,后来则是身穿自杀炸弹带出现在影片中。 当哈玛斯控制了加萨走廊,他们很清楚的传达出释放艾伦强斯顿是首要议题,最后也实践诺言让他获释。 巴林(Bahrain): 巴林的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在这里为这位获释的记者献上睡莲。 这是我第一次照顾的睡莲,她在今天早上盛开。我很开心,也喜欢她的颜色。真高兴艾伦强斯顿遭绑架114天后被释放。这朵睡莲就献给他,以及将生命放在新闻现场为我们报导的第一线记者。 埃及(Egypt): 来自埃及的Ibn Al Dunya 也对此事感到高兴,在这里向艾伦强斯顿的专业致敬。...

9 七月 2007

黎巴嫩: 几乎无关政治

我们吃下肚的是什么?为什么我国银行业这么发达?谁在清除子母弹?巴西要怎么协助黎巴嫩回收废弃物?在战火中失踪的孩子在哪里?黎巴嫩音乐水准如何?这些都是本周黎巴嫩部落圈在讨论的部分话题。 首先Mazen Kerbaj在其艺术作品中,提出三项存在主义式的问题:“我们是谁?谁知道一切?谁能填补空格?” 再来,Rami Zurayk教授写了篇文章名为“如果在黎巴嫩的各位了解眼前食物”,其中转录了黎巴嫩农民组织主席Antoine Howayyek写的一封信,寄给内阁部会首长,并质疑他们: 为什么国家没有管控进口食品的标准?蔬果、牛奶、乳制品等都没有,为什么政府不善尽责任,于边界进行或外包执行品质管控的工作? 这封信当中提及许多有关贸易、农业与本地产业的问题,其中一项是: 民众在市场上根本无从得知产品来源,国内大多数产品均为进口,但是却当作黎巴嫩本地生产产品贩卖,每年黎巴嫩都进口5000吨的白起司,不过却都以国内生产的食品销售。事实上,黎巴嫩法律明文规定产品出售时不得改变原包装。 探究信件内容后,Rami Zurayk教授的结论是: 标明原产地不仅能协助本国产品,也是建立食品品质标准的第一步,不过如果我们决定标示含基因改造的食品,那么美国谷物、垃圾食物、大豆油、糕饼都会名列其中,我们目前大量进口此类食物为美方带来了钞票进帐,不过如果加上此标示将影响销量,美国老大哥应该不会高兴吧? 去年以色列与真主党开战期间留下许多未爆子母弹,严重损害黎巴嫩南部的农粮生产,自宣布停火以来,亦有239人因误触未爆弹而伤亡,部落客黎巴嫩人提到一部影片,其中记录志工清除未爆弹的情况,企图真实反映出数字背后的故事与脸面。 影片介绍名为Muhammed Nahle的民防组织志工,他在战争最后一天因子母弹爆炸而失去一条腿,但他仍维持乐观态度,着实鼓舞人心,这些人都是战火下的英雄,也是各种数据背后的真实人物。 黎巴嫩一家主要银行的周报显示,虽然政治动荡、社会危机不断,客户存款仍年年增加,2005年提高4%,2006年为6%,Remarkz的Bech便谈到此一现象: 我认为那些押宝于黎巴嫩经济者,尤其是那些大户,必然已获得政治保证,而且是来自于相关的事业。似乎也只有在银行业,我们还看得 见稳固的体制,这个体制的参与者不多但却有大量的金钱投入,完全不受整体经济的影响。毕竟这些人在意的不是经济本身,而是某种由公共金融体系所虚拟创造的 “信心经济”,然而公共金融体系却不断淌血,因为本地银行若非投资于获利丰厚的TBill,就是投资国外市场。在这个情况下,这个体制的稳定与否已与战火 无关。 巴西将协助黎巴嫩回收建筑物废土石等废弃物,根据部落格黎巴嫩之泪报导,废弃物将用于建屋与铺路。 部落客Golaniya张贴巴勒斯坦孩童的照片,这些孩子因为黎巴嫩军队与伊斯兰征服者(Fatah al-Islam)武军团体交战,而被迫逃离Nahr al Bared难民营。她上周另外提及,部分伊拉克孩童在伊国一间孤儿院里,不仅受到虐待,更几乎要饿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