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论自由 來自 五月, 2007

31 五月 2007

俄罗斯: 对叶尔钦逝世的更多看法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校对:mountaineer 上一篇文章反映了在俄罗斯部落格圈关于叶尔钦的生涯和死后的一些看法,本篇主要是反映以英文写作的非俄罗斯观察者的看法。 在莫斯科的Rubashov在Darkness at Noon写道关于他的俄罗斯寄宿家庭所感到的悲痛: […]我住的公寓里情绪很沉重,就像我先前注意到的,我寄宿家庭的主人很显然的还在旧有民主主义者的信念之中。他们曾和叶尔钦在 1991年8月一起到美国白宫,除了叶尔钦的一些瑕疵之外,他们至终信任他。我们才为纪念叶尔钦而举杯,但明显的一杯伏特加烈酒也不能抚平失去他的伤痛。 而有趣的是,当然,因为少数的俄罗斯人会对叶尔钦有如此高的敬意[…] Rubashov张贴了一篇歌颂叶尔钦,强调这位前总统引发歧见的传奇: 1991年8月,你向他们(苏联共党)表明,国家需要对人民做出回应,而苏联共党有可能被击败。你向他们(苏联共党)表明民主值得争取因为民主有可能获胜(注1)。 1993年十月,你向他们(国会)表明有些时候是可以使用铁拳去维护“民主”。但你教那有自己意识形态和权力的继任者去维护什么? (注2) 在1996年7月,你向他们(人民)表明要不计代价的赢得选举,即使如此会导致选举缺少你曾争取的民主理念。因为若是回到共产主义,是令人恐惧难以想像的。所以,以民主之名,民主却遭到破坏[…] 史恩的俄罗斯部落格(Sean’s Russia Blog)的Sean Guillory列出叶尔钦将会被永远记得的事迹。这里是其中之一 […] 叶尔钦将会被世人记得由于他向世界引荐普丁。事实上,普丁在于1999成为总理之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物。普丁原本在俄罗斯寡头政治圈被认为是能受他们 操控的官僚。但普丁并非如此,且今天的俄罗斯看起来是普丁致力于驯化寡头政治。就这一点而言,今天的俄罗斯某种程度上还是在叶尔钦的掌握之下。 在一篇对Sean的文章的回应中,Rossijskaja Federazija的Heribert Schindler提供了对叶尔钦传奇的德国观点:...

香港:网路超连结和线上性爱对话,有罪!!

作者:Oiwan Lam 校对:abstract 香港政府一边鼓励每个家庭可以多生几个孩子,又一边努力的严格审核有关性的资讯。当然,性与生育不是完全的有关联,但是我们怎么可能在无性行为的状况下有孩子? 大概政府会很快的要提倡试管婴儿吧。 最近被审查是违反规定的案子是,在成人BBS讨论区贴上色情图片的连结。法院最后判定被告违反公共秩序善良风俗,罚缓5000美金。 Charles Mok 非常担心这件案子: 我觉得没有必要把这样的事情以法律的强制力带进法院处理。很明显的,有人向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TELA)抱怨,但是他们却可能允许其他 更情色(更糟)的照片被张贴在讨论区,那,为什么警方要专抓这个个案? 事实上,在香港的法律很少会先以长期的实行来获取结果,但却时常会想藉由将一些很小看似无罪却又好像在危险边缘的案子带进法院,看法院的反应。这样的执行 方式,让我很担忧,我觉得这样对使用者很不公平,因为他们并没有被警告怎样会触法(你不可以只说”因为妳张贴了一些色情照片所以你活该”),而且对于提供 者而言这也是件麻烦的事。我还记得几年前,当我还是ISP协会的主席时,TELA告诉我他们对于那些连结一点办法都没有,即使内容是有关孩童情色。这规定 是何时变的?! 如果一个能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电讯管理局COIAO所定义的“文章”的网路文章,那它可以成为那些至民、刑法院告发他人张贴“罪 恶”的先例吗? 我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来判定网路连结是不对的,因为连结点会连结到哪里并不是被使用这个连结的人所可以控制的,而且连结点后方的内容是随时都可以变更的。 这样将会使得搜寻引擎,或其他的网路架设公司,甚至ISP都会被严重的牵连。香港政府希望他们对网路连结从现在起就开始实行自我审核? 搜寻引擎公司也可能是定一个惹上麻烦的。这个案子将会对香港的电信公共建设(包括我们的法律基础建设)及主张要有资讯自由的信誉,造成严重的负面结果。 Google和 Yahoo要退出香港吗? Wanszezit 非常的生气,而且说他自己一定早已经犯了法了: 看到这样的报导,第一个反应就是“有没有搞错”,香港几时变了大陆?同理,我是不是都已犯过了法?...

28 五月 2007

马尔代夫:警察遭控侵害媒体自由

作者:Nihan Zafar 校对:Justin “无国界记者组织”最近指称,马尔代夫警方的菁英“星辰部队”戕害媒体自由,几周以前,一具浮尸冲上首都马列海边,让警察成为众矢之的,该国警员的虐囚技俩几乎已成暴政范本,死者Hussain Salah虽已入土,但先前尸体解剖与否也曾引发许多争议,相关抗议事件中,警员也曾逮捕记者,更突显警察漠视媒体自由。 然而马尔代夫政府却大肆宣传2007年世界媒体自由日,相较于政府素行不良显得格外讽刺,当天政府举办研讨会,但结果却尴尬收场,例如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发表演说时,支持在野阵营的记者退席以示抗议,场外亦有一小群女性运动人士抗争遭警方制止,不仅夺走民众的标语看板,并扬言逮捕以威胁群众离去。 多次抗议期间,记者不断遭警方骚扰与逮捕,除此之外,司法体系亦迫害媒体自由,当地最受欢迎的在野媒体日报中,便有编辑面临起诉,可能遭判刑入狱;另一名记者Fahala Saeed则因持有毒品罪名,遭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已在狱中,当时Saeed为另一起案件前往警局时,警员趁他不在场搜查衣物,据说找到毒品在其中,但显然是遭构陷。 漫画家Ahmed Abbas先前在《小卡车日报》(Minivan Daily,或译《独立日报》)上陈述自己的看法,政府指控其言论煽动暴力,遭判刑六个月,最近才服刑期满出狱。 多个团体于本月访问马尔代夫,包括“第19条”(ARTICLE 19)、国际记者协会、无国界记者组织、南亚媒体委员会、国际媒体支持团体等,他们联名于今年世界媒体自由日发表公开信,关切马尔代夫媒体自由现况。

20 五月 2007

叙利亚:为了全体的线上自由: 一些值得支持的议题

作者:Sami Ben Gharbia 译者:twmax 校对:PipperL 在我上一篇“释放 Kareem 运动所学到的一课” 文章中,我谈到关于参与运动以及为什么一些被捕入狱和被迫害的部落客们和线上作家能够赢得同情,然而其他的人却很难吸引公众的注意。我也讨论了这运动成功或失败背后的逻辑,并与突尼西亚的网路运动议题做了个比较。 在这篇文章中,我希望可以在引起大家对于以下清单的注意,这份清单并不佯装完整,列出的是那些理由值得支持的部落客、线上作家、和运动分子们,以及他们暗中进行的倡导运动和论点。他们当中,有些人已经在牢中好几年了,有些则是因为他们在网路上所写 的东西,而被控告或骚扰。他们不是全部都是部落客,而且我个人不相信部落格社群应该保留对于被骚扰的部落客的支持和运动,而放弃其他遭到骚扰和折磨的线上作家。他们都应该得到我们对于保障他们基本人权的支持。为了传播这些文字和引起部落格圈间的注意,我希望我们可以从其他人的经验中学到一课。部落格圈的支持是终结沉默且并使其不再发生的决定性重点。 发表关于要求一个更团结的部落格圈,且对这个由Mistral所制作的影片发表评论的突尼西亚部落客,同时也是名行动者的Astrubal如此说道: 我们仍然有很多事情可作,来帮助释放那些仍然被监禁的人,而且一定需要有更多的措施来避免这样的危害。不管怎么作,Mistral 说得非常对,怎样都不如一个非常团结的部落格圈所做的来得要有效率。 为了对于以下议题的报导,和 Kareem 议题比较之下的等级差异能有更清楚的描述,我发表了些Technorati 的图表,来显示去年每一天包含研究议题的部落格文章发表数(请点开图片看结果)。这些图表说明了必须有人去做的苦差事,用意是为了揭露某些不正义,并确保 对全部被迫害的线上作家们有着公平的支持,不管他们是否为部落客。 ABD AL-MONEM MAHMOUD (埃及) 27岁的埃及人 Abd...

13 五月 2007

科威特:当观光景点只剩购物中心

校对:Justin 科威特博客感到相当愤怒,因为每当外国代表团来访,本地人员总是带他们去购物中心参观,难道这是科威特唯一能展现、能夸耀之处吗? kuwaitism的Q很不满,官员总是带着外国访客去购物中心: 看到这种新闻,各位会跟我一样难过吗?现在我们只有「大道购物中心」能展现给外宾看吗?购物中心很好、很新,…但那只是个很多星巴克咖啡与服饰店的购物中心而已,为何我国总理与官员会带着巴林总理与官员,藉由兴建另一栋购物中心以显示我国的伟大? Qias则提出另一个可造访之处: 我们总是抱怨科威特很空洞,没有好地方可去,不如去Tarik Rajab 博物馆吧,展示品融合伊斯兰艺术与生活,我一去再去也不觉得无聊。 Forzaq8则是逐渐对当地报纸失去信心: 这或许只是件小事,但假若报纸都不查证自己的报导内容,还有谁会做? k thekuwaiti则遗憾科威特的Virgin商店结束营业: 内政部最终还是决定对付科威特Virgin背后的老板,强制关闭商家的部分理由包括:经销与出版非法产品,租赁店址未获执照等。 Athbee在博客无心分享他在科威特的一个老故事: 有天我和一位朋友经过一间购物中心,我很意外他竟然笑容满面,因为我知道他平常并不太笑,但自从踏进购物中心后,他却好像微笑成瘾一样。 我更意外的是,后来他居然开始向咖啡馆的人们与路人打招呼,好像他要竞选公职一样!我事后得知,他经常来到这间购物中心,所以跟这里的人很熟,他们习惯相同,都会戴着手机蓝芽和头巾或牛仔裤,有时还会带着葵花籽分送给其它人。 The Stallion则领着我们到另一间购物中心,参加科威特船艇展: 昨天我开车前往Al-Kout购物中心,参加2007科威特国际船艇展,我在下午四点半抵达,现场人员却告诉我,开幕时间从三点半延到六点半!其实我很高兴听到这件事,我才能悠闲地逛完展示摊位,不必和大批民众挤! HILALIYA的Amer提到其它坏消息: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网络整备指数」,科威特跌了八个名次,从46名滑至54名。 Jibla的Ateej Al Souf则提供一段影片,内容为过去「科威特电视」乐团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的演唱会: 「科威特电视」乐团在纽约联合国日庆祝活动上,展现全国音乐发展的卓越成就。...

10 五月 2007

伊朗:海军人质危机后的思索

校对:nausicaa 为了要表达伊朗人民的伊斯兰情操,伊朗总统内贾德 (Mahmoud Ahmadinejad) 于星期三(4月3号)下令释放遭到拘留的15名英国海军。在记者会中,他宣称虽然伊朗有权利审判闯越伊朗海域的英军,但将原谅并释放他们。 这些英国海军在星期四返国后指称在伊朗期间遭到不当对待。在此同时,英国天空电视新闻台(SkyNews)也播出主管这15名海军人员的舰长坦承他们在伊朗从事情报搜集的工作。 我们最后得到什么 Akbar Montakhabi [Fa]提出了一个问题:在这个事件的最后,伊朗得到了什么?伊朗要求英国政府在释放遭拘留人员前表达对此事的道歉,但被英国政府所拒绝。 当英国首相布莱尔向伊朗发出最后48小时通谍时,这些英军就被释放了。这位博客质疑内贾德政府从原本坚持的立场撤守有何含意?内贾德政府也曾如此批评过先前的哈米塔 (Mohammad Khatami)政府(1997-2005)以及拉夫桑贾尼 (Ali Akbar Hashemi Rafsanjani)政府(1989-1997)在面对西方强权时的让步。 这位博客也提到,在内贾德的记者会中,一些曾批评伊朗政府的独立记者未被允许提问,这样的情形从年初政府呼吁国家团结开始发生。 谁赢?谁输? Marayma Shabani [Fa]说,「总统先生您输了。您在英国首相布莱尔发出最后48小时通谍后释放了他们。我们得到了什么?您释放了这15名英国海军却只换回一名伊朗外交官。政治上先发制人的权力反而落在英国的手里,而不是我们」。 Pasokhgoo [Fa]写道,根据伊朗宪法,能特赦罪犯和被控告者的是伊朗共和国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Seyyed...

5 五月 2007

俄罗斯:对叶尔钦逝世的看法

校对:Leonard 俄罗斯第一位民选总统叶尔钦(Boris Yeltsin) 于今天(4月23日)逝世于莫斯科,享年76岁。 死讯公布后,俄罗斯博客圈中涌进从「愿他安息」到「咒骂」的大量响应。 以下只是从LiveJournal用户dolboeb (Anton Nossik)所写文章回应中,所摘录出的一小部份: aristo_big:十年前,这则新闻应该会让我很高兴 emailya:真可怜!不管他被如何责难,每个人因他的政策而得到了自由 aristo_big:然而...他们有了一个「真正的继承者」,忘掉自由的继承人:)(意指现任总统普丁, Vladimir Putin,他曾是苏联时代秘密警察头子) […] emailya:叶尔钦是个有趣的人,当他取笑他自己的时候,他才不在乎别的。普丁就很吓人,而且抹去了笑声和打油诗。然后你可以看到这样一来的结果 daunit:是的,我们只得到了政治混乱而不是自由。人们不需动手在极权主义废墟中打造无政府状态,因为一切会自然生成,这些年来,我们不清楚人们是如何将某人误认为另一人。九零年代我们的自由在恶棍手下,现在自由在官僚和警察手中;很可惜叶尔钦在世的时候并没有因为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Berezovsky,注1)、阿布拉莫维奇(Abramovich)和1998年的经济危机入狱 […] lapkis:愿他安息 mr_quietest:愿他安息 […] kashtan123:这个国家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完全理解叶尔钦所成就的。他埋葬了苏联帝国,埋葬了社会主义以及社会主义者阵营,埋葬了苏联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the Soviet...

4 五月 2007

尼泊尔:博客成立协会

校对:Justin 4月21日星期六,24名尼泊尔博客群聚首都加德满都,讨论成立尼泊尔博客协会(BLOGAN),希望推广与保护当地博客,在这个喜马拉雅小国内,博客还未大为风行。 尼泊尔长期经营的博客不到300个,不过无论从2004年10月至2006年4月,国王贾南德拉(Gyanendra)严控媒体,或是去年4月人民运动重建民主法治,博客都扮演重要角色,让人们更有热情拓展部落圈。   相片由Jiten World提供 博客发表的文章也反映出这种热情,认为这是历史性的聚会,Mero Sansar以「尼泊尔博客历史性会议」为题,张贴相片与影片;Deepak’s Diary则赞扬会议海纳百川: 今天举行尼泊尔博客第四次会议,由各方面看来皆为历史性聚会,不仅出席人数创记录(共24人,其中女性6名,噢,我没有性别偏见的意思!),而且成员广泛,包括18岁的Deelip Khanal、尼泊尔普查部前秘书长Buddhi Narayan Shrestha、代表贱民阶级(Dalit)的Rajendra Biswakarma、穆斯林Mohammad Tajim、积极关注特莱地区的Salik Shah等,博客的共同特质让我们共聚于此,重大时刻正在发生,你看见了吗? 会议中亦成立工作委员会,许多与会者都毛遂自荐,最终决定主席为Ujjwal Acharya,成员包括KP Dhungana、Ghanshyam Ojha、Deepak Adhikari、Ram Prasad Dahal、Bishnu Dhakal、Rajendra Biswokarma、Avinashi...

沙特阿拉伯:热门部落格遭封锁

  包括Muhammad Basheer与Amaar均报导,「半岛对话」是个广受阿拉伯年轻人欢迎的博客与讨论区,但沙特阿拉伯政府却决定封锁该网站,让当地用户不得其问入。 「半岛对话」的回应则是「感谢沙特阿拉伯!」,讽刺的是,此事竟然发生在世界媒体自由日,他们质疑的是,封锁事件究竟是政府对抗博客的新战争,抑或只是无心之过?他们也指出,阿拉伯各国政府其实企图用不同方法打压部落客。

3 五月 2007

(短信)埃及:释放莫南行动

正当各国在庆祝世界媒体自由日,埃及记者兼博客莫南(Abdel Monem Mahmoud)却仍在狱中,因为他先前报导政府虐囚,并谴责政府将平民送往军法法庭审判,于是遭到囚禁。 全球各地有些博客与社运人士因此发起释放莫南行动,他们在邮件声明中写道:「我们不能放任埃及政府压制莫南的声音,我们必须让埃及政府明白,当他们把一名部落客丢入大牢,非但无法扼杀他的声音,反而让声音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