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论自由 來自 八月, 2007

30 八月 2007

肯尼亚:媒体法案受到公众反对

上星期,肯尼亚多个媒体及人权组织抗议该国议会所通过的争议性媒体法案,这法案正等着总统姆瓦伊.基巴基(Mwai Kibaki)签署正式成为肯亚法律。肯尼亚博客们对该法案做出分析,纪录了抗议该法案的示威游行,并张贴在首都奈洛比(Nairobi)游行的照片。 其中一项引起激烈反对的条款,是要求新闻编辑在报导中揭露当事人的身份:“如果报导中包含匿名的当事人,而其言论引发法律争议,则编辑有义务揭露该当事人身份以供法律追溯。” Richard Mbuthia认为这媒体法案“十分黑暗”: 这媒体法案“十分黑暗”,其中有几项条款侵犯了我们的基本自由。有一条强迫记者当报导引发司法诉讼时,必须泄漏他们线民的身份。 新闻的宗旨是为了提供人们必要讯息,以促进自由和自治。为了实践这个理想,真实以及诚信是新闻的首要义务。 这意味着,其中没有任何事物介入的余地。那有害的法案声称,记者将被要求泄漏消息来源的真实身份,以作为呈堂证供;在我看来,这简直要媒体自废武功。无论 平面或电子媒体,线民都是记者的生命泉源,谁会希望他们让线民的身份暴露在公众面前,并因为报导的准确无误而被告上法庭呢?这是否意味着,“深喉咙”的时 代已不复返? Kenyan Pundit在“议员们持续着无法无天的戏码”中写道: 此具争议性的媒体法案通过时,竟仅有27位议员出席,而肯尼亚的国会共有超过200位议员;这甚至少于法定所需的人数。我们很想知道这是哪门子的合法。 Assidous希望那27名议员的名字能昭告天下: 我们需要知道当天出席的27位议员名字,我们选民就可以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拥有立法权的人! 肯尼亚法律学会(LSK)计划,如果这法案通过,就要告上法庭: LSK在此发誓,如果总统赞成这媒体法案,就将诉诸公堂。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在远低于法定人数的情况下,成功地通过该法案?而在法案通过后,议员们现在又卯起来批评它?肯尼亚政客 = 无能。 Mental Acrobatics与Rebecca Wanjiku参与群众游行,Mental Acrobatics纪录了上周在奈洛比的示威: 星期三下午,我到国会外参加了场和平示威,为的是向议员们递交陈情书,抗议由国会通过、目前正等待总统签署的媒体法案,以及腐败、失德、违法,收受“红包”犒赏自己的肯亚立法者。 Rebecca...

26 八月 2007

伊朗:政府庆祝记者节

尽管有许多记者遭到拘补以及报刊被查禁,伊朗政府在8月8日这天庆祝记者节。总统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说道:“记者的工作和先知(prophets)的本质是相同的:告知”。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指出,在这些“先知”当中,至少有9位目前身陷囹圄。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健康状况不佳,也无法和律师接触。 许多部落客和记者分享他们对记者节的看法,以及记者所面临在工作上的困境。 Heidar Rezai发表了一张几乎没有听众的礼堂照片,当时伊朗总统内贾德原本要为记者发表演说。这位部落客说[Fa/波斯语],总统后来取消了这场演说,据指出是因为空荡荡的礼堂;他也指出演说的时间点并不恰当,因为许多记者还在工作中。 遮掩脖子和腿 Khabarnagar No (波斯语,“新进记者”之意)描述了记者在伊朗的工作情况,以及他们多么地草木皆兵。这位部落客说道[Fa],: 我想写,但我担心我所写的会被当局视为有冒犯之意。我说了我不是写关于政治、Orange或是丝绒革命(Velvet revolutions), 我只是写关于科技和科学而已。他们(指当局)说要小心,不要批评伊朗电信的私有化、行动电话的过滤或是科学教育,除此之外写什么都可以。当我为我的文章选 择了一个标题,我得要注意这个标题是否会激怒当局。如果我想发表一张照片,我应该要遮掩照片中外国女性的脖子,为照片加上裙子或裤子以遮盖她的腿…当我访 问某个人,我应该问受访者的个人生活以确认他/她不去夜店不喝香槟…为了这些原因,记者在伊朗的生活十分不易。你不能对你的生活有所计划,而且, 当你的报刊遭查禁而被迫关闭,你无法支付生活之所需。你应该要小心不要出国参加研讨会/记者会,因为会被控间谍罪。 双重标准 Akbar Montakhabi为最近被查禁的Ham Mihan报工作,他对记者节感到心烦,他说[Fa]: 为什么你传简讯向我们祝贺记者节?也许因为这个国家大部份的独立记者处于失业的状态?为什么现在独立报刊只要犯一小点错,就将之以严重的事加以指控?我想我们应该把记者节从我们的议题中省略,因为记者一点也不受到尊重。 这位部落客过去为25家报刊工作,他说在伊朗的司法部门有着双重标准,因为在官方报刊被视为“小错误”的,在改革报刊则被指为意图颠覆政府。...

23 八月 2007

柬埔寨:部落客谈部落格

Borin Ly是名资讯科技专业人士,他和其他热衷电脑与网路的大学生一样都拥有部落格,他的故乡是柬埔寨知名海岸城市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现年26岁的Borin现正于澳洲Charles Sturt大学经济暨金融企管研究所攻读硕士。 图说:柬埔寨部落客Borin Ly,部落格为http://www.borin.ws/。 Borin使用手机与笔记型电脑上网,并在网路上与无数柬埔寨部落客发表言论,以及讨论各种议题,包括贫困、教育质素不佳、企业社会责任、食品安全、电讯费率太高等。 问:你为何写部落格? Borin:起初我的部落格与柬埔寨无关,主题大多围绕在网站主机、设计与网页推介,当然也希望藉此从Google Adsense赚点钱,但结果失败,我便转移焦点至柬埔寨,希望能分享知识、表达自身想法及享受表意自由。 问:你的文章都写些什么? 答:多数文章源自于日常经验,例如最近写了篇有关食品安全的文章,因为有天和母亲吃早餐,我看着食物心想:“这健康吗?”,然后便联想到食 品安全的主题,许多朋友都曾抱怨食品里含有不该存在的化学物质,但亲友们却得每天吃下这些食物,这让我觉得很难过。我认为自己必须说些什么,而部落格便是 一个让我可以清楚发表意见的工具。我的文章另一项主题则是分享知识,例如像“如何下载Youtube的影片”;有些文章则与企业及经济的学术研究相关,还 有些文章则回应其他柬埔寨部落圈的发言。 问:你使用何种部落格软体?原因为何? 答:我用WordPress,因为有专业设计的版型可用,我先下载一种后,再依照自身需求调整,另一项原因是我目前架站的空间拥有 Fantastico功能,让我可轻易安装并更新WordPress,为了更简化,我也使用微软Word 2007张贴文章,用这个软体可以直接将文章放到部落格上。 问:你每天花多久时间上网? 答:平均五至六小时,我也使用3G手机让上网更方便,不过对部落格而言,撰写内容比花时间上网更重要。 问:你如何寻找新部落格? 答:我通常从已知部落格内的轮播区,发现新的部落格,有些则是透过Technorati、Google等部落格搜寻引擎找到,全球之声当然也是一项来源,有时则利用柬埔柬、金边等关键字查找。 问:对于柬埔寨部落格新手,你有何建议? 答:建议如下,第一,随心而写,别太介意英语,只要读者能瞭解就可以,部落格不必事事完美,不过按张贴键前别忘了做些编辑;第二,没有读者也继续写,固定流量需要时间培养;第三,把写作当成娱乐,而非工作,享受其中,写作经过一段时间自然会进步;第四,新手透过较注意网页设计,而部落格成败 的真正关键是内容,与其花很多时间设计,不如多花些时间写文章。...

越南:网路审查制

当我考虑要从越南在全球之声上头发表文章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到底什么是可以发表的?可以谈什么主题,以及该避免什么? 媒体在共产越南由国家机器掌控,虽然网际网路不若中国那般受到严密监控,但也成立了专责机关以确定网路内容是否符合党的意志。 在越南1992年所制定的宪法中 对于审查制度有其法源依据,但里头有着矛盾。宪法第69条:“国民得享有言论自由…依照法律的规定。”在第33条中对“法律的规定”的定义:“国家得 严格地禁止所有涉及损害国家利益、破坏越南国民人格、道德和善良风俗的文化和资讯领域活动。”这部份的法律执行权落在最近成立的资讯部身上(MoI),其 前身为资讯与文化部。 资讯部得到越南资讯安全中心(CIS)的帮助,该中心也制造防毒软体。资讯安全中心位于河内科技大学,这间大学是越南的顶尖大学。在最近的访问中,负责人Nguyen Tu Quang指出资讯安全中心已做好万全准备来提供网路监控技术援助以帮助资讯部切断“邪恶”网站的战役。他更进一步指出(译自越南文): 邪恶部落格和邪恶网页有很大的相似处,但假使我们没有持续监控部落格,它们可能会对社会有更大的影响…监控不符合健康原则网站的问题是一大难题..我想部落格和网站需要和科技及监控之间建立夥伴关系,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审查和制止负面内容并捍卫我们的力量。 就其资安中心在网路监控中的角色,Quang这么觉得: 现在很多人担心很难找到和应付那些非法部落格的所有者。但我确定,我们可以透过技术来追踪些邪恶部落格的住家地址…我们的 目 的不是要抓到数以千计的非法部落格,而是要找到在它们生成之前就防止他们的方法。假如我们采取惩罚和警告部落客的方式,之后下次在他/她想要放照片或文章 前就会仔细地考虑。 胡志明市的部落客Nguyen Tien Trung 已经确切知道什么是可以发和不可以发表的文了。他之前写了封给教育部的公开信以谴责他们在越南的政治学教育。而如今在越南搜寻网站上搜寻他的名字时,就会导向某些封锁了的页面,但他的Yahoo! 360°部落格还上得去。 我可以理解为什么网监会对Trung感到些许不安。因为在他8月10号的文章中就引用了胡志明的话来支持他革新的政治观点(译自越南文) 为什么发动革命?胡叔说:“和平、独立、统一、民主、和繁荣。”但鲜少有人理解其深远的意含。首先他提及的三个目标是和平、独立和统一,之后我们必须持续不拖延地进到民主和繁荣。胡叔很有智慧地把民主放在繁荣前。假如没有民主,之后我们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繁荣和发展。 在一篇2007五月针对审查制的文章中,Trung这么说: 胡志明大师说过:“民主的目的是要让人民可以张开嘴巴表达。宪法第69条也说:“人民得享有言论自由。”但在现实中不是真的。 看起来就算那些受到资讯部关注的人可以继续发表些具有争议性的内容,但这是场危险的游戏。Trung...

20 八月 2007

(短信)伊朗:获奖作家受到监禁

Khabgard提醒[Fa]我们,获奖作家Yaghoub Yadail即将因他的小说《动荡局势》受审。2年前,这本书获批出版,赢得众多奖项,但其中一些 言辞似乎遭到抱怨。博客作者认为,这样的事在伊朗是第一次,而这将给国内作者带来负面影响。Yadail已经因此事被监禁40天。 作者:Hamid Tehrani

18 八月 2007

日本:为网路管制发起辩论,却无人跟进

虽然说没人在看,日本总务省下辖的研究团体草拟了一份暂时性报告,制定出日本网路使用的规范条例,根据某位部落客所述,这份规定将会扩及到个人网站和部落格。在这份报告中,一桥大学荣誉教授堀部雅夫带领“传播与广播法律制度研究团队”,讨论将网路纳入现有广播法[Ja]管辖范围的可能性。这份报告中,也建议为这个议题寻求公众意见[Ja],总务省为此建立了一个网页[Ja],民众可以在6月20日到7月20日之间,到上面留言给些意见。 尽管这个草案十分重要,媒体和多数部落客却都没意识到这件事的存在。曾任记者、现为律师的部落客Tokyodo-2005向 来关心媒体议题,提供这项议题的细节,他也已经写了七篇关于此议题的作品。在这些文章中,他警告这条法规不仅适用在一般网站上,甚至是部落格或是个人首 页。他引述报告内文指出,报告建议如发现网页内容中有违法的活动,将不受日本宪法中的表意自由保护。因此,该报告声称草案不会引发任何宪政争议。 在此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Ja],他写道: 看看日本战前的法西斯运动,可以明显发现政府进行讯息管制的危险。 他在第三篇文章[Ja]中指出一项“惊人事实”,亦即12场会议内竟有三场为闭门会议,以确保“自由及踊跃讨论”: 为确保自由及踊跃讨论,就得举行闭门会议吗?如果是与受害人访谈,为保障当事人私隐,当然必须闭门进行。但这个团队却是要 讨论有 关表意自由的法条,却认为自由及踊跃讨论无法对外公开,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要关起门来讨论,这些不能曝光的言论究竟是什么?还是其中有什么暗盘协议吗? 在他第四篇作品中,他拿九一八事变来跟当前的情势做比较,他指称,日本媒体在当时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这不正好是让我们仔细思考二战所发生的事,并从中学习的时候吗? 我希望媒体公司能够瞭解,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正如九一八事件时,我们被强迫做出的决定。 媒体应当扮演监督权威的角色,而非将自身在网路市场上的利益摆中间,对那言论自由的箝制却睁只眼闭只眼。 我希望他们可以尽其所能,那么十年后我们才不需要忏悔道:“如果我们当初反对了那份临时报告,通讯/广播检查系统就不会产生了…”我希望,我们可以自豪地面对我们的子子孙孙。 此外,身为网路使用者的我们,不应只发出社论一般的声明,更应向电视、广播业者和报社质疑,为甚么他们不反对网路管制? 请将这则讯息散布给更多人知道,距离提出公众意见的最后期限,我们只剩下不到十天。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译者:peggyyoshi 校对:Leonard

11 八月 2007

韩国:互联网和匿名

韩国的入口网站将从这个月开始采用实名回响制(daet-geul sil-myeong-je)。两个主要入口网站,Daum和Naver已经在6月27号开始实施,其他35个入口网站这个月也将采行这套制度. 韩国入口网站、网路新闻、或部落格新闻均在文章底下提供回响或回应区,他们称此为daet-geul(通常篇幅不长且网民可以随意地留下意见)。由于能够以匿名的方式留言,可能会产生不适当或随便的内容,以及人身攻击。如何解决这种情形,已经成为了争论的话题。 几天过去了。部落客们分享他们对于新制的意见。 一些部落客,如minicactus,非常担心副作用 从采行实名回响制后,恶意内容的量已经变低,但并没有戏剧性地减少。要让恶意回响消失在网路上是需要花时间的。就目前为止,似乎成效不彰。我更担心的是,这些恶意留言者会被驱散到小社群网站,如此一来,整体网路气氛通常会变差。 一些部落客如hansfamily,最在乎的是这套制度是否会箝制言论自由: …似乎不少人倾向反对此制度。有很多原因,第一:此举可能破坏网路的基本原则和自由;第二:此举可能妨害言论自由;最后:可能会被政府当局给控制。 这些论点都很有道理,且我也不否认此基本原则。但是我们要如何克服人们将谣言信以为真,之后又怪罪他人,这种如毒香菇一般的社会现象?有些人说,这应该靠网民的自制力来克服,而不是强制;但是这样会不会太流于理想? 我们见过许多因为恶意回响,而导致自杀和忧郁的意外,这着实地让社会大开眼界。但是至今发生了什么?有改变吗?没有变得更严重吗? 关于“网路实名回响制”的争论已经好几年了。先前,主要意见是反对;但是现在不同了。与其坚决反对使用,倒不如部份应用以阻断匿名的负面影响。 有件之前听闻的事我非常好奇,就是他们会不会查核身份证字号。那外国人和海外没有身份证字号的韩侨怎么办? 有位部落客 带出一个更为宏观的议题:恶意回响和我们的教育-- 从某时起,我就倾向不读文章的留言和回应文章。难道大家不会闪避恶臭的垃圾桶吗?在早些 时期,回响真的是非常新鲜和有趣的功能,方便我们可以在读文章时,马上对其表达意见。比起回覆系统要开新视窗才能留下我们的意见要来的更好。因为我们不必 长篇大论,所以不假思索就写下意见。篇幅虽不长,但却有很多新鲜的意见。也许我太早下结论,但服务的用户、服务提供者和顾客间的即时、快速沟通,使韩国网 路文化加速地发展。因此,顾客的需求和新兴工业化经济体(NIES)才发展的更快。 然而,凡事均过犹不及。回响和回应已不如往昔。即便只有0.06%的恶意回应者,这一小撮人还是会引起问题,这是个应该被探讨的社会议题。那么,“实名制”是正确的解决方法吗?“实名制”可能会箝制意见和言论自由,我们该如何弥补这些缺失? 我认为恶意回响者是存在于网路世界的问题,但是我们应该在现实世界找到起因。 事实上,即使你在现实世界中试着与其他人对话和讨论时,人们也很容易因为不同意见而生气。有的人以片面征兆或事实来评断任何事;有的人不讲逻辑道 理,而是以情绪和偏见来交谈;抑或有人拒绝谈论严肃议题,想嘲弄那些认真的人,并自以为很酷;也有的在人后说长道短,在人前却默不作声。 最后,是这些类型的人在网路上发出恶意回响和回应的吗?为什么会有不长于正常沟通的人存在呢?在中学、高中时期,我们在一个不习惯于讨论和发表意见的氛围中成长。即使老师问问题,学生也尽量不与老师四目交接。一个学期中,要找到有一、两个自愿发问的学生很难。 有时候提问的学生很容易被老师或其他学生羞辱。如果有些学生在下课前问问题,就得忍受其他学生白眼。有些老师也对学生置之不理。 在这种教育环境下,我们培养出无数个没有养成健康讨论和对话方法的人们。为瞭解决这个问题,应该直接透过教育,导正社会上讨论和对话的氛围...

8 八月 2007

伊朗:政府持续向媒体施压

伊朗政府上周加强对媒体施压,亲改革派的期刊《同胞》(Ham Mihan)于7月3日遭到查禁。 伊朗劳工新闻通讯社 Ilna 因报导罢工与大学校园中的动荡情势,也遭暂时关闭,主管亦因此辞职。 许多部落客论及与日俱增的国家检查,有些曾为《同胞》撰稿的记者也抒发感受。 意料之中的痛苦 Jomhour很遗憾[Fa]今后见不到《同胞》,在伊朗政府一声令下,这份完善、包容、勇于批判政府的刊物就此消失。 Hanif提到[Fa]伊朗媒体不断遭到关闭,认为伊朗人应早就习以为常,但听到《同胞》遭禁时,我们还是很意料。 Ghomaar表示[Fa],任何期刊在伊朗能撑过一年都算奇迹,禁刊相当平常,他也提醒Ilna通讯社持续面临压力,管理阶层遭替换,可能也会关闭。 为《同胞》撰稿的记者Maryam Sheybani说[Fa],实在很不愿与这本期刊告别,虽然只有43期,但一直努力与众不同,也正因为不同于众多刊物,所以当局无法忍受,非得查禁不可。 改卖香菸吧 Varesh语带讽刺地表示[Fa],书报摊干脆不卖杂志,全部改卖香菸好了,反正鼓励人抽菸不会遭罚。 Sanjaghak指出[Fa],政府关闭一家刊物后,隔天好像没事一样,他自问为何学新闻?若是个人兴趣无妨,但恐怕很难做为职业。 Mahjad刊登[Fa]数家遭禁刊物的照片,他认为政府企图将知名记者逼离媒体,因为政府厌恶所有会思考或刺激他人思考的人。 他人对伊朗的认识为何? 因为网路封锁与审查,使伊朗民众难以获得部分资讯,不过从西方媒体上,西方民众似乎也只能得知伊朗的片段消息,有些部落客希望建立跨越资讯落差的桥梁。 部落格“伊朗观点”指出,当西方人得知她来自伊朗后,问她的第一个问题是: 政治情势有机会改变吗? – 伊朗随时都在变化,过去、现在、未来都在变,不过一切都不明朗,这个政权似乎觉得如果要继续下去,唯一方法便是禁止年轻男女在公共场合接触、女性只能穿着 黑色服装、男性不准抹发胶等…我或许有点太夸张了,这样说似乎有些离谱,但有时确实令人感觉如此。 多数人似乎不想再来一次革命,…他们希望一切能够慢慢地愈变愈好,而非愈变愈糟。 能相信美国吗?...

5 八月 2007

伊朗:数百博客支持入狱学生

伊朗博客最近发起一项活动,提醒人们近几个月来,共有多名大学生遭到逮捕,其中三人至今仍在狱中,他们希望号召无数博客将名称改为「八月五日」,依据伊朗历法则是Mordad月的14日。 受害者家属表示,学生年龄都是二十出头,遭遇了生理与心理的折磨,包括言语污辱、用电缆殴打等,他们被指控的最严重罪名为侮辱国家最高领导人及煽动舆论。 2007年8月5日 根据14mordad博客,这个日期是: 2007年8月5日是伊朗宪政革命101周年,但伊朗民众仍在争取民主,学运人士也仍难逃牢狱之灾。 为支持与纪念这些同伴兼博客,当地一群博客决定更改博客名称,在当天更名为「8月5日:支持入狱学生日」(August 5th: The day of support for jailed Iranian students),纵然各位不是伊朗博客,我们也欢迎一同参与,若要加入,请寄信至14.mordad@gmail.com。 据该博客指出,之后几天已有397名博客响应。 支持计划的Hamid City张贴入狱学生与政治犯的照片,他建议[Fa]每个人都号召十位朋友加入。 Mir指出[Fa],纵然宪政革命已过101年,今日监狱里仍有许多勇敢的伊朗孩子。 Fardayekvatan认为[Fa],我们应多写有关于正义、民主及入狱学生的文章,让每个人都能成为沙漠深处的烛光。 Ganji呼吁众人支持 前政治犯兼记者Akbar Ganji发表公开信,要求大众支持入狱学生,Kamangir写道: 知名政治运动成员Akbar Ganji曾入狱五年,他写了封致伊朗大众的公开信,希望大家伸出援手,帮助入狱学生获释。...

2 八月 2007

给缅甸军政府的秘密讯息

《缅甸时报》于7月23日星期一的版面上,出现了一则广告,其中隐藏的讯息引起部分缅甸博客讨论。 博客N3认为,在这则看似旅行社刊登的广告中,旅行社的名称应该要倒着读,其中秘密讯息的第一部分意思为「自由」(Freedom),第二部分则是「杀手丹瑞」(Killer Than Shwe)。 May11探查讯息来源后发现: 这篇广告看似在吸引北欧民众前往缅甸旅游,实则有隐藏讯息针对缅甸军政府,若把文中诗句每个字开头第一个字母组合起来,即为「自由」,而若把旅行社名称字母顺序倒着写,就能写成「杀手丹瑞」。 丹瑞将军为缅甸军政府领导人。 Nyein Chan Yar感谢刊登广告的组织。 这则广告是由丹麦团体Surrend出资,该团体先前也曾在伊朗刊登手法类似的广告。 作者:May Hnin Phyu 校对:julys

1 八月 2007

香港:全球之声编辑卯上网路审查机制

五月十一日,全球之声东北亚地区的编辑林蔼云(Oiwan Lam),投入了一个她称之为有计划性的公民反抗运动,左图是她抗议媒体内容管制时的照片。 阿蔼在公民媒体网站--香港独立媒体上,呼吁读者们在自己的网页中贴上成人网站的连结,并在文章里放了张她从Flickr找到的,上身赤裸女子的艺术照。该文章原本发布在这里,但现在已经从香港独立媒体移除,并转贴到这个位于Wordpress.com的部落格。(警告:最新的连结必须年满十八岁方可进入) 便如本周稍早在Boingboing 及其他媒体所报导的,阿蔼的文章已经被香港淫亵物品审裁处判 定为“二级不雅物品”,最高可判400,000港币(51,162美元)的罚锾及一年的有期徒刑。不管她最后是否会被判刑入狱,她必然将面对的,是法庭上 的长期抗战,以及一连串的上诉;如果她败诉,也将付出高额罚金。曾因相同理由跟政府交手过的媒体业者也指出,这个判决的意含相当重大,因为它已经被发布到 所有政府部门,并会影响阿蔼的续留签证。  右图是将阿蔼张贴的艺术照裁切过后的结果,隐去了原图中女子裸露的胸部。点选图片可以看到原图,但请小心别在办公室和小孩子面前看。 之前,香港有位男子因为在一个网路论坛上,张贴了色情网站的连结而遭到罚款,阿蔼张贴并连结的照片,有部份便是为了抗议此事;她也抗议当地学生刊物被归类于不雅物品,只因为他们附上了一份关于性行为的问卷。阿蔼用英文在这里、这里(警告:上述警告同样适用于此两个连结)和这里提出了她抗议的原因,你也可以在这里和这里看到全球之声对稍早事件的报导。 阿蔼强烈地认为成人内容审核已经陷入令人烦恶的政治审查程序,少数派的声音也遭到压抑,在这则公开的“檄文”中,她写到: 最近中文大学学生报情色版上所引起的风暴只能算是冰山一角。政治审查一直以来都在看似无关政治的领域中操纵着公众意见。前 阵子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个关于数位媒体著作权的会议中,国家机器是如何地想要用“维护著作权”这个名义来引进一套系统,好让他们可以渗透或删除内容,或者 透过罚缓来恐吓个人及小型网站。 让政治审查可以渗入的另一个缺口,则是色情刊物,这道缺口凝聚了政府的权力、以及宗教人士和假道学政客的力量。就目前为止,他们把焦点放在性别及同 志维权团体,但我们应该把战线扩展到法院在两天前的一则审判:警方指控一名网友在一个公开的论坛张贴成人网站,法院也判他有罪,处以5,000港币的罚 款。这是审查机制一个重大的先例。 阿蔼的出庭日期为八月十五日,而在这同时…  Flickr 新的局部审查政策陷入混乱 5月28日,当影视及娱乐事业管理处(简称影视处)要求阿蔼撤下那 “不雅的”照片和文章时,被她拒绝了。其中一个原因,是由于那张照片是取自于Flickr,Flickr有针对成人内容的管理方针,而那张照片并没有被标 示为不雅,所以阿蔼认为,她没有任何理由去相信,那张照片跟影视处所说的一样下流。关于她跟影视处的对话,请见《违反日常经验的官僚/道德审裁》一文。 其后,阿蔼写道:“假若在一间全球最大的图片存放与分享公司的指引里,被界定为可接受的一张照片、并于搜寻器中那样显著,香港当局却把它界定为不雅,网民与公众认知的界线应如何划定呢?” 六月中旬,Flickr启用了新的中文服务,然而,凡是将帐号建立在yahoo.com.hk(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