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Freedom of Speech 言论自由 來自 九月, 2007

22 九月 2007

巴西:独裁黯夜之光

数个南美洲国家在20世纪都曾历经军事独裁时期,例如巴拉圭(1954年至1989年)、乌拉圭(1973年至1985年)、智利(1973年至1990年)、阿根廷(1966年至1973年、1976年至1983年)、巴西(1964年至1985年)等,其中巴西与其它国家不同的是,当时的加害者从未遭到审判,因为政府在1979年通过特赦法,赦免军方将领与民间人士以独裁为名的所有罪行。 不过巴西最近首度发表有关当时犯行的官方报告,其中细述绑架、强暴、虐待、处决、秘密埋尸等,此份500页的长篇报告名为《记忆与真实之权》,由国家政治死亡暨失踪委员会着手调查,前后共费时11年,「人权观察」组织赞扬巴西向前跨出一大步。 虽然军方并未提供任何文献记录,巴西政府仍预计于2008年时,将1964年至1985年独裁时期的秘密情报文件解密,公布于国家数据库中。《记忆与真实之权》葡萄牙文版全文已可免费下载。 巴西总统鲁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在军事独裁时代曾入狱一个月,他与新任国防部长乔宾(Nelson Jobim)日前一同出席报告发表活动,对于杯葛此项活动的军方人士,乔宾明确表示:「没有人能挑战这份报告的真实性,若有任何质疑,报告内都能找到解答」,各地博客也附议他的看法。 1980年鲁拉率领罢工照片,由Estevam Cesar所摄。 军方几天后有了反应,在9月1日发表公开声明,提醒若调查军事独裁时代的政治谋杀事件,便已违反特赦法,也将让国家「退步」,外界也随后做出回应,obomcombate[pt]张贴一封军方将领驳斥国防部长乔宾的信件: 本人在宪法所赋予的权力下,反对公布相关档案与记录,因我了解此举背离政府制定特赦法的基础,将会「使国家和平与和谐倒退」。 巴西博客圈则反应两极,显示20年的独裁时代伤痕仍未愈合,Celso Lungaretti[pt]曾与20名官方记录理应已死亡或失踪的人士会面,他认为军方的反应令人无法接受: 这显示军方对于揭露历史真相感到局促不安,…这份声明等于打击政府权威,不仅质疑国防部长,更让人怀疑政府究竟是否无力抚平军事独裁时代的伤痕,毕竟面对历史事实,不同的人仍有相异诠释。 记者Carlos Motta[pt]指出,乔宾此刻面临困境,他能否重振威信? 此次乔宾必须展现过去少见的态度,例如勇气,如果他不响应军方反对公布报告的声浪,放纵军方拒绝公布独裁时代的可怕罪行,乔宾将会成为另一个傀儡部长,完全失去指挥权或威信。 1980年警方与罢工群众,由Estevam Cesar所摄。 Alexandre Lucas[pt]则怀疑,这二十多年的民主究竟有无改变任何事: 很遗憾,自1964年4月1日军事政变以来,巴西军方的心态毫无改变,当年军事推翻合法民选总统、关闭国会、解散内阁、杀害异议份子、藏匿尸体,今日心态亦复如是。 署名Antonio的海军少校在Alerta...

2 九月 2007

现代埃及:从埃及国父纳塞尔到总统穆巴拉克

自脱离殖民统治独立后,埃及风貌不断变化,远溯至埃及国父纳塞尔(Gamal Abdel Nasser)一直到可望成为下届总统的贾梅尔.穆巴拉克(Gamel Mubarak),埃及博客圈回顾博客个人经验、反对意见、政局预测以及博客入狱事件。 纳塞尔发动军事政变不久即就任埃及总统,埃及人民及大批海外各处流亡人士的命运从此改变,Maryanne Stroud Gabbani表示…… 对欧裔、犹太裔埃及民众和埃及富贾而言,当时纳塞尔的社会主义埃及根本是一场噩梦,那时建国不久的以色列殷殷期盼埃及犹太 人回流 以色列,希望掀起犹太裔移民潮,但台拉维夫(Tel Aviv)当时各方面仍不及开罗(Cairo),犹太裔移民潮倒是涌向巴黎、伦敦、日内瓦、纽约、蒙特娄等地,加拿大在50、60年代到处都是埃及移民, 这些移民后代时常寄电邮给我,他们对上一辈人离开的国家十分好奇。 一直以来,埃及政府角色都没什么改变,在有关女性的埃及法律方面,在加拿大受教育的埃及律师Forsoothsayer说… ……埃及宪法规定:“国家得保障人民机会均等。”宪法规定严格,但社会主义下的埃及根本不当宪法做一回事,宪法实践经常不 了了 之,我在一开始就应该说明,埃及不但狭义解释伊斯兰律法,援用错误时有所闻,法律解释权则握在当权神学士手中,错误援例诸如,伊斯兰律法在家庭关系方面未 倡导男女平权。不过各国法律均经常错误援用伊斯兰律法。若伊斯兰律法遭错误援用,男性将处于不利情势,另外埃及法律并未详细规定夫妻必须履行之权利义务。 现任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任内,埃及出现了自创国革命以来最大规模的国内争议,大多都是政府与在野势力在博客上的争论,当中最大的受害者非埃及博客Kareem Amer莫属,他在博客发表评论而被判4年有期徒刑,

博客与全球民主

Antony Loewenstein是名来自雪梨的自由记者、作家与博客,他正在撰写的作品名为《民主与博客》,近日也造访古巴、埃及、伊朗、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及中国与博客会面。 问:能否介绍您自己与您的新书? 我是个来自澳大利亚的记者兼作家,一直以来都对博客挑战主流媒体的议题有兴趣,为什么比起一般民众,这些自称为「专家」的人能获得更多敬重?多年以来,我看到许多新闻从业人士认为自己只是在为掌权菁英宣传,而非真正在挑战现状,但博客便能达到此一目标。 我的上一本着作名为《叩问以色列》,内容与以色列及巴勒斯坦有关,也因此让我对许多国家内的声音深深着迷,尤其在有些国家,过去只有国营媒体一种声音。其实撰写以巴议题让人身心俱疲,接到仇恨邮件与死亡威胁已是家常便饭,所以我很想提笔关注其它主题。 我的新书预计于2008年下半年出版,内容与高压政权下的网络发展相关,也关注网络如何改变世界上各种论辩、西方跨国企业如何协助政府审查网络,以及人们如何挑战西方世界对其他地区的刻板印象,我已前往古巴、埃及、伊朗、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及中国,与当地作家、博客、政治人物、异议份子、网络麻烦制造者对话。 最受妖魔化的国家 问:您曾赴伊朗与博客对谈,有何新体认?有何惊喜? 伊朗大概是此刻世上最受妖魔化的国家,我到伊朗之前,以为当地人民会充满恐惧,也以为人们不敢表达真实心意,虽然有些时候确实如此,但我也遇到许多博客积极对抗政府及其错乱的社会政策,这些人或许只是少数,但西方媒体多数时候只把伊朗人描述成宗教基本教义派份子。 我遇到许多博客都很西化、充满都会特质、心思缜密、无神论,他们常使用网络、饮酒、抽烟、喜欢嘻哈文化、拥抱自由派思想,当然也有许多伊朗人完全相反,我听说有些伊斯兰教长正积极与Qom地区的保守派博客合作,宣传他们的思想,伊朗社会复杂程度远超乎我想象。 伊朗的网络审查每下愈况,我在英国《卫报》上的文章便讨论相关议题,与我对话的多数博客都认为是挑战,但当「青少年」、「公鸡」、「亚洲」、「女性」等字眼时常遭封锁,便显示网络正以前所未见的方式挑战独裁统治。 基本表意管道 问:您如何看待伊朗博客圈对社会的影响? 很难说,网络社群在伊朗确实庞大,据估计目前共有百万个伊朗博客,但他们真能影响社会吗?我相信如此,我见到部分主要报纸讨论博客文章,连最保守派的媒体都引用其中段落;伊斯兰教长意识到博客不只是一时风潮,将会长远发展,我所遇到的部分伊朗女性表示,博客是唯一能表达对政府迫害人民自由的管道,藉此抒发对服装、行为等规范的不满。 博客无意揭竿革命,但已在当地燃成一片猛烈的火焰,当年轻人希望参与世界运作,而国营媒体总将任何问题归咎于美国、以色列与犹太人,博客将会继续成为他们表意的基本管道。 问:您也曾前往沙特阿拉伯,对当地的博客圈看法如何?与伊朗之间有何可供比较之处吗? 就许多角度而言,伊朗都比沙特阿拉伯自由许多,沙国相当保守,女性不得开车、不得在商店工作,我身为西方人,根本不可能与当地女性谈话,但在网络方面,沙国并未囚禁博客,网络审查也比伊朗少,我在《卫报》上的文章也有相关讨论。 我与Saudi Jeans等多名博客会面,他说对于国内政治改革牛步感到失望,伊朗博客发展超越沙特阿拉伯,也与社会较密切结合,不过伊朗政府部门的动作依然非常缓慢。 受威胁的民主 问:博客是否有助民主? 无论在西方或非西方世界,全球民主确实遭受威胁,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政府不顾舆论观感出兵伊拉克,也忽视民意坚持继续驻军,未来几年也可能背离民心向伊朗宣战,这不是民主,而是以强硬外交政策包装的独裁主义。 博客确实让政局走向民主,并让「一般」民众有机会参与其中,在澳大利亚,各主要政党为了即将而来的大选,都积极运用网络。 在伊朗、中国与埃及等地,网络正威胁非民主政府所实行的规则,许多博客也为挑战警方暴行付出极大代价,博客本身无法带来民主,但肯定能让更多人参与民主进程,只有紧握权力不放的人才会认为博客是件坏事。 问:对于全球之声该如何更有效为不同社群搭起桥梁,请问您有什么看法?...

1 九月 2007

中国卡通警察将在网上巡逻

随着深圳网络警察的出现,首都北京的公安也将开始采用卡通警察在本地网站上进行巡逻,用户即将会看到这些卡通形象在浏览器中弹出。从九月一日起,北京全新的虚拟警察就将出现在十三个中国的门户网站上,包括中国最大的博客平台,搜狐和新浪。在年底之前,虚拟警察的巡逻范围就有望扩展到所有北京的网络服务器上。据美联社报道,卡通警察每三十分钟就会闪过屏幕,或走路,或骑车,或驾车,以此警告网民远离非法网页和不良内容。 “我们会不断改进虚拟警察的图像并升级网络安全警示,努力使得他们的形象更加亲切友好,也和网络本身更加协调。”北京公安局在日前的发布的一份声明上称。 根据声明,这些卡通警察能够向网络用户提供警察服务。只需要点击他们就可以连接到公安的官方网站。但这些真是当局的主要目的吗? 去年一月十七日,全球之声的创建者之一,Rebecca MacKinnon就通过中国数字时代报道过相关事件,介绍了自去年起就在南方城市深圳的网络上巡逻的两个网络警察,“JingJing” 和“ChaCha”,分别为一男一女。 两名卡通网警,JingJing 和ChaCha(“警察”的汉语拼音)将明明白白地出现在屏幕上,并在深圳本地服务器上巡逻。而根据一名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的官员称,他们的真正功能是提醒网民有警察正在注视着你,而这一切和现实生活中没有什么区别。换句话说,就是警告你别做任何你在实际生活中不敢做的事情。 博客South Puget Sound Libertarian也谈了他对深圳网警,JingJing的看法: 瞧,JingJing长得很是可爱。中国政府已经不再用长统靴作为监察的象征了。他们转而用可爱的形象来包装。你又怎忍心拒绝这份好意呢?毕竟,这是政府在保护你远离互联网上的不良内容啊! 除了这些监察网络的新措施,北京警方还于在线聊天室的入口发布了警示标志,明确的警告用户(见下图) 上方:这些反社会的言论,不能在网吧传播。 下方:根据举报,你在网吧发布危害国家统一的言论,请跟我们走一趟! 搜狐和新浪,中国的两家主要门户网站,也是网络警察将巡逻的地方。在此之前两个网站已经在肆无忌惮地审查着用户言论了。北京博客刘曉原就控告搜狐删除了他的部分言论。另外,曾经有四名中国律师抗议新浪一直以来都在以“不透明,主观臆断,且不负责任的方式根据作者监控博客。”Rebecca MacKinnon 写道。 原文作者:Sami Ben Gharbia 譯者:goodbobchen 校對:Portnoy

全球之声倡议:反互联网审查的全球网络

自从全球之声发起反对互联网审查倡议的六个月以来,我们报导了世界各地对在线言论自由日渐增加的种种威胁,对抗这些反动势力。全球之声记录了博客、在线作者被逮捕拘留的情况,缉而不舍地追踪几则反对网络审查的运动、揭露网站与博客被封锁的情形。目前为止,已经累积了25个国家这方面的报导,独家采访关注言论自由议题的博客行动者。此外,主流媒体鲜少注意的网络审查问题,全球之声更进行了深入调查。 全球之声希望能建立全球博客、行动者的连结网络,不单记录威胁互联网自由言论的各起事件,并全面深入地关照互联网言论自由等相关议题。这个网络旨在提升互联网言论自由的意识,让全球各地的伙伴可以分享彼此的运动经验与行动策略,特别是如何建立稳固的支持架构。此网络包括以下内容: 指南(The Guide): 最近更新了如何利用WordPress、Tor来匿名发表文章的技术教学文件。这份文件是一系列指南的第一份,探讨如何规避互联网过滤、笔名发表、透过博客有效地扩散全球之声的倡议行动。它描述了各种保护在线身份的方法,以避免高压政权的监视报复。指南提出的作法可望降低当权者利用各种方式查出博客身份的危险。 这份指南用图标说明,可在此处取得HTML版本,亦有PDF版本可供下载。请大家多帮忙传布这条信息,自行复制这段html 程序代码贴到你的博客代为宣传。 透过和突尼西亚 yezzi.org 行动者的合作,这份指南已在进行法文版的翻译,即将可开放下载。我们也正和其它活跃行动者准备阿拉伯语、汉语、越南语等版本的翻译合作。此份指南采取CC创意共享授权,可自由译成任何语言版本。如果你认为它有助于你的社群,愿意协助翻译或是找到其它志愿者来进行这项工作,请和我们联系。  相簿(The Gallery):感谢公民实验室技术研究主任Nart Villeneuve的投入,我们成立了各国被封锁的网页图片库,截取了各国网站过滤机制所封锁网站的模样。如果你所在的国家发现某网站被封锁,可利用本联络页面提供你所记录的图片。 Wiki:这是全球之声反审查倡议的另一项计划,追踪记载世界各地反制互联网审查的努力。利用wiki编撰行动者面临的技术、法律、政治挑战等相关信息,利用新建各国页面的方法(可利用本模板来创建一个自己国家情况的wiki文件),或是编辑一份被迫害博客的页面(就像这样),可以在社群中提升相关意识,分享最佳的实践案例策略,促进对迫害言论自由更多更广的讨论。 全球之声反互联网审查维基提供了一个安全、密码保护的在线空间,让行动人士脑力激荡各种策略、在线协调整合彼此的的行动计划和策略。 无过滤频道(The Unfiltered)是透过RSS汇整工具 订阅行动人士的博客与网站。它持续追纵博客圈内有关言论自由议题的讨论。欢迎建议RSS来源,好让我们把它加入频道。  Advox是全球之声倡议博客所发送的电子报,可免费自由订阅。目前订阅的读者包括了行动者、网络工具开发人员、专家、博客以及各界关心言论自由的人士。在此订阅Advox,定期收到最新消息。  “403 Access Denied Checker”: 此系统虽然仍在初期发布的测试期,它将是一个非常有用的软件,可大量扫描网址位置并找出某国所封锁的网站。这个软件是由突尼西亚博客、活跃行动者Astrubal开发。它的功能是协助行动者在互联网审查的国家里进行当地信息封锁的测试,而非阻遏互联网审查。 运用上述工具,希望可以打造一个成功反制互联网审查的坚强基石。此外,和一些反对在线审查、言论自由运动的关键人物建立巩固的关系,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