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abstract

电邮 abstract

最新文章 abstract

24 三月 2008

我害怕开枪的声音…当我看见有人开枪…我发抖

在半岛电视台( Al Jazeera)一部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纪录片的宣传影片中,一位巴勒斯坦的小女孩叙述着她的生活。藉由她的童言童语,揪住了每个观赏影片者的心。每当我在电视上看见她,她所说的不足以表达我所感受到的

23 三月 2008

伊朗部落客谈国际妇女日

过去二年,女权在伊朗一直受到严重的打压。一些女权运动者被补入狱,具有领导地位的 《女子》杂志遭到停刊。许多女性也因为穿着而成为安全武警暴力的受害者。

14 三月 2008

欧盟:迈向线上自由法案

欧盟国会刚以571人同意, 38人反对,通过一项提案,将政府对网路的审查视为一种贸易障碍。这项法案是由荷兰的VVD党藉的欧盟国会议员 Jules Maaten 所提案。Maaten 的修正案呼吁欧盟执行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特别将所有在第三国的欧洲公司对其提供的网路及资讯社会服务设限的现象视为外部贸易政策,并将那些非必要限制视作贸易障碍。”

9 三月 2008

约旦:维基百科与先知穆罕默德

在阿拉伯世界正掀起一场风暴,起因是维基百科拒绝从维基百科上移除描绘先知穆罕默德图像的要求。超过十八万人提出和连署此一要求。 根据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指出: 来自世界各地超过十八万人加入线上抗议活动,以抗议维基百科欧洲语言页面上,展示从14、15、16世纪波斯和奥图曼帝国所取材的图片。如 此一来将冒犯到伊斯兰教,因为教义里禁止对先知穆罕穆德有任何的图像描绘。

20 二月 2008

国旗飘扬在伊拉克部落格圈

伊拉克有了新的国旗(中文/英文)。一些人可能说国旗不重要,但对伊拉克人说来说却是件大事。每个新的政权出现时都藉由国家象征以寻求团结。伊拉克战争后成立的新政权也不例外。伊拉克人是怎么想的呢?媒体所说的是对的吗?以及,如果你从到到尾读完,发现什么样的设计是伊拉克部落客所集体同意的。

巴基斯坦:投票、选举与计票

正当巴基斯坦人出门投票的今天,部落格圈也讨论著这场选举。All Things Pakistan追踪这场选举,并鼓励读者分享他们的看法。

19 二月 2008

以色列:科索沃或巴勒斯坦,这就是巴尔干半岛!

单方面宣布独立已经是以色列政坛在过去几年中的主要手段。以色列人从黎巴嫩以南和加萨地区彻退已使这地区的政局情势充满争议。从另一方面而言,以色列领导人在彻退活动中获得来自国际间及国内获得主要的支持。然而,以色列仍在处理之后的结果:真主党在黎巴嫩的争战和与日俱增的加萨地区的暴力活动。当外交活动失败和所有的希望都消失时,单方面的行动也随之而来。

1 二月 2008

马拉威为中国扬弃台湾 媒体表现备受瞩目

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与日俱增,马拉威外交部长宣布与台湾断交,转投中国怀抱,马拉威博客似乎乐见此事发生。

24 一月 2008

中国:公民记者被杀-是谁下的毒手?

湖北省天门市民众抗议都市垃圾堆积场侵犯到住宅区的抗议活动,竟演变成一场谋杀事件。路过的公民记者魏文华,发现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人员暴力殴打民众,便在车上以手机记录了整场暴力事件,然而被城管人员发现后,竟当场惨遭杀害。

肯亚:政治动荡后的网路行动

肯亚公民记者以及社运份子正逐渐转向爱用流行的 Web 2.0 工具软体,像是维基、部落格、Facebook、 Flickr、 Twitter以及这些工具的混搭,来组织并分享前阵子的选举危机、暴力事件纪录的消息和资讯,以及分享事件的照片、募款以帮助需要的人。

2 一月 2008

瓜地马拉:移民与节日

节庆时刻提供了家人相聚团圆的机会。但是在瓜地马拉,许多人为了寻找更好的机会而移居国外,造成了他们无法在节庆期间回到瓜地马拉与亲人团圆;另外有些人则因为遭到驱逐出境而被迫与亲人分离。对于那些有能力而且也选择回国与家人团聚的人来说,在各机场的场景是非常刻骨铭心的。

阿富汗:2007年的塔利班

Joshua Foust讨论2007年阿富汗的重大事件,主要关注于抵御塔利班再起的相关问题之上。 2007年阿富汗最重要的事件不只是单一事件,而是一连串事件:抵御塔利班的再起。虽然塔利班的反抗确实开始于2006年9月,当时北约(NATO)见证 塔利班攻击其军队和当地军民重建队的次数和严重性呈三倍增加,但2007年塔利班进一步的改变原本周期性多变的暴力事件,成为长久固定的所谓“后塔利班阿 富汗”。 恐怕最糟糕的部份是,塔利班这累犯早就该被轻易的防范。年复一年,西方长久以哄骗的方式破坏承诺、以及持续的低度投入,激怒了那些对华盛顿当局有所期待以及希望解脱的阿富汗人。年复一年,这些少数的军力要怎么维持任何程度的和平,答案一直很明显, 而且除了美国拒绝派谴军队到喀布尔(他们忙着抽出这几个月来让新任驻伊拉克联盟军指挥官David Petraeus为美国在伊拉克之战所带来上扬的胜算),甚至连令人敬重的政府官员如国防部长盖茨(Bob Gates)都想着指责欧洲国家。尽管他们在某部份上应该为阿富汗情势走偏而受指责,但这只是部份而已,美国几年来策略上的软弱无力,让这些欧洲国家陷于 不可能成功的状态。 但是,我们绝对要指责国际治安支援部队(International Security Assistance Force,ISAF),他们负责提供阿富汗主要的维安任务,但他们至今仍为自己还在战斗而感到震惊:我们还没获得胜利?他们问着自己,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战?当然,在计划和情报上的灾难性失败也一再发生,这些失败导致以美国为首的联军被某些公开的报导所蒙蔽。现在要紧的是,2007年年初,北约发现了自己正在与从未计划与之战斗的敌人交战:塔利班。 在这一连串和塔利班再起的相关事件中,最主要的一个是他们回到了穆萨堡(Musa Qala),从死伤人数来看这起事件,可以说是巴格兰爆炸(Baghlan Bombing ),但我们是从大局着眼。塔利班2月占领了 这个深睡的城市,但到12月被都还没被击退。简而言之,这给了西方五年来的努力,一个破坏性的回应:似乎只要临时起意,塔利班可以侵略和占领村庄,而且更 重要的是,西方联军无法阻止他们。在阿尔甘达布区(Arghandab)所发生的小战斗中,也传达了相同的讯息-塔利班可以任意的在乡间移动,西方联军除 了付出巨大的代价外,无法阻止他们。 同时,由于塔利班的渗透完全没有得到美国和北约的回应,越来越多的地区被纳入战区。塔利班在这一年来增加许多战士到阿富汗,但唯一替代阿富汗得到好处、一直接收军队的国家,就只有伊拉克。 的确,2007可以总结成美国放弃阿富汗的一年-这是第三次。除非有更重大的的事件发生,今年将会是塔利班开始决定性推进的一年。 原文作者:Adil Nurmak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