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Leonard · 三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三月, 2007

30 三月 2007

(短信)拉丁美洲:造福孩童的电脑计划

玻利维亚:博客监督媒体

校对:PipperL 与玻利维亚其它传播媒介相比,博客尚未成为人民最主要的信息来源,多数民众仍透过电视得知新闻与时事,Rodrige Serrate于是成立了博客La TeVelisión[ES],目的是如同他副标题所写的「为了我们所应得的好电视」。其中对于当地电视现况有众多批评与观察,且不偏袒政治光谱上的任何一方。 先前一篇全球之声的报导指出,博客不满国营电视台更换象征国旗的三色台徽,认为新标志相当近似于代表原住民的旗帜,无法广纳全国人民,Serrate也写下后续报导,他后来很快发现电视台悬崖勒马,起用形同玻利维亚三色国旗的新标志,他一方面赞许这项决定,另一方面觉得布景、麦克风牌等物品又得全部换新,实在很浪费。 在最新的文章里,Serrate截取 Sitel电视台的部分新闻播出画面,这则消息有关执政党内的贪污争议,电视台在新闻报导之外,还搭配一张描绘总统莫拉列斯(Evo Morales)发怒的讽刺漫画,主播当时则说:「这就是我国总统面对贪腐案件的模样…」。Serrate的文章标题为「这算新闻吗?」,认为正经的新闻频道不该如此制作节目: 许多新闻系毕业生都无法如愿进入媒体工作,要进电视台尤其困难,但现在电视台应淘汰旧有不适任的员工,让有想法、受过良好训练的新人出头,Sitel 应将表现平平的新闻团队全数撤换,电视台老板也应对频道表现更为谨慎小心。 在电影方面,博客 Diseccionando a la Musa Perdida[ES]的 Luis Rodríguez针对新片《安地斯山不信上帝》,提出他个人的评析,这部片时空背景订在廿世纪初,虽然制作与音效质素俱佳,但他走出电影院时相当不悦,对于剧本与演员很有意见: 电影里那位原住民女子说话像是肥皂剧女演员,我并不讨厌电视台的大型肥皂剧,但这名演员所表现出的模样,却像个很典型、残忍与邪恶的继母,一心觊觎着丈夫的财产,只会用防卫的语气大吼大叫,从头到尾只有一种情绪,而且原住民女子也不该出现那样的动作或语调,我觉得一九二零年代原住民应该没看过什么肥皂剧吧。 去年今日 El Forastero的Miguel Esquirol客座写了篇有关「五弦吉他(charango)争议」的文章(注:乐器图片请见此),起因是智利总统巴切列特(Michelle Bachelet)将五弦吉他做为礼物,赠送给乐团 U2主唱波诺(Bono)时,将其称之为智利传统乐器。这使得许多玻利维亚人大表不满,认为那应是玻国传统乐器。不过后来首都拉巴斯的诡异爆炸案很快便盖过上述消息,由于炸弹客背景相当奇怪,使许多博客议论纷纷。

29 三月 2007

尼泊尔:对互联网断线的怒吼

校对:Justin 尼泊尔互联网服务商协会最近决定,要在上下午各断线一小时,对当地博客显然不是好消息,这些企业家以这项行动表达抗议,谴责毛派份子殴打旅馆老板事件,博客一方面抨击毛派份子,另一方面也因互联网断线而怒,虽然后来服务商在白天恢复联机,尼泊尔博客还是有许多意见不得不发表。 My Sansar得知断线原因后写道: 今日下午四点起互联网便已断线,尼泊尔互联网服务商协会表示,一小时断线行动是企业家团结抗议的表现,这是国内首度由服务商主动断线事件。 United We Blog!以尖锐文字批评断线是愚蠢决定,要求业者应补偿消费者,并应承诺未来绝不重演。 到底是谁认为断线是「必要行动」?我们不需要另一位贾南德拉(Gyanendra Shah)来剥夺人民的互联网权力,(贾南德拉为毛派领袖,去年二月发动政变接管政府时,曾断绝尼泊尔全国互联网一个星期),我们拒绝再因任何借口让信息与通讯瘫痪,绝不。 Mero Guff提到,他因为断线而无法进行重要工作,后来得知断线是服务商人为造成,他简直无法置信: 身为用户,我都定期付费,为什么他们的行动要把用户拖下水?…这种抗争行动真是可耻。 The Radiant Star同样抗议互联网断线,强调任何一方都未从断线中获益: 难道他们这样不算侵害消费者权力吗?签约时就已说过,除非出现人为无法抗拒因素,服务商都应提供24小时互联网联机… 我们一起来谴责此次事件! 直到服务商决定结束抗议之前,每日两小时断线还是会无限期继续下去。

27 三月 2007

印度尼西亚:总统学历要求?/国会议员买电脑?

校对:Justin 在政治圈里,一切事物都有政治意涵,如果任何政策不符合特定政治菁英的利益,就好像有其它政治目的,近来印度尼西亚政治圈与博客圈便出现类似情况,国会议员提案修改宪法,要求各政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至少要有学士学位,引发强烈争议与论辩,尤其是因为前总统梅嘉娃蒂(Megawati Sukarnoputri)可能代表PDI-P政党参选,而她即是大学肄业。 Terkini认为这项提案就是为了阻挡梅嘉娃蒂角逐2009年大选,M. Alfian Alfian在他的长篇分析文章结尾则提到,学士学位不该成为总统候选人的必要条件,因为那只会造成另一种型态的贪腐,届时将有无数政治人物想尽办法要取得学位,有些「劣质」大学也很愿意顺应「市场需求」,以「特殊行情及特殊管道」提供证书。Qui est votre也同意此项论点。 支持提案者则主张,如果学士学位已成为地方首长候选人的必要条件,这项要求也该适用于更高位阶的总统候选人身上。 国会议员买电脑? 印度尼西亚国会最近打算拨款,让每位议员都拥有一部笔记型电脑,这项话题重要性虽然不若前者,但更受博客们的注意,至少有160篇文章都在讨论此事。 焦点主要在于电脑价位与是否有其必要,每部笔记型电脑的预算约2100美元,届时国会550名议员全都将人手一台,几乎所有博客都反对这项计划,认为根本毫无必要,Just Ngeblog质疑为何政府总是轻易浪费人民纳税钱?Rahning、Pande Baik、Rihart亦有同感。

25 三月 2007

(短信)伊朗:美国精神领袖来访

智利:总统上任一年回顾

校对: mountaineer 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是智利首位女性民选总统,最近刚任满一周年,舆论认为这一年过得并不轻松,包括教育改革罢课与新运输系统延后通车等,在社会引起两极化反应。 EquinoXio[ES]的El Chere提出整体数据: 当一位总统的民意支持度这么低(不到38%),在智利历任总统之中也表现平平(以1至7分评量,只有3.8分),还得面临各种政治(包括党内)、结构与社会危机,究竟代表着什么涵意呢? Andrés Sanfuentes提醒我们[ES],巴切莱特在当选前便承诺人民五件事情: 巴切莱特的竞选政见提出五项主要计划: 一,新社会网保障。 二,促进发展条件。 三,提升人民生活质量计划。 四,对抗歧视与排斥。 五,以各项新公共政策对待人民。 Andrea Henríquez[ES]的想法与许多人相同,都与巴切莱特所提出的五项政见有关: 2006年智利经济成长率为4.2%,虽然创下三年来新低,不过因为全球铜价创历史新高,使出口额持续成长。 相较于前几任政府,巴切莱特这一年让失业率下降,而医疗、屋宅与教育投资则增加,政府也推动立法确保性别平等,也建议国会改革退休制度。 自上任之后,巴切莱特在民调中获得众多支持,不过最近几个月有消减的趋势,根据Adimark所执行的民调,总统在二月间的民意支持率为49.3%。 巴切莱特在这一年间,就必须处理诸多深层问题,教育制度危机演变为全国学生罢课风波、新运输系统、误认被拘留者(译注:皮诺切特时代被拘留者的尸体指认错误)引发人权争议、去年12月前独裁者皮诺切特过世,但社会大众尚未讨论皮诺切特受争议的历史遗产,再加上数项贪污丑闻不仅造成左派执政联盟危机,也使她失去人民支持。当初巴切莱特宣誓就职时背负着极大期望,人们希望她能为智利带来廉洁政治新时代,现在社会还在观察,看看巴切莱特能否克服过去这一年的阻碍,完成她在竞选期间不断反复重申的五项承诺。

(短信)布基纳法索:无木式建筑

23 三月 2007

埃及:政治犯达数千人

校对:Portnoy 埃及博客Ala'a Abdulfatah表示,国内共有数千名政治犯未经审判即遭囚禁。 埃及有数千名政治犯,外界不知道确切人数,不过很清楚他们所面对的不公不义与侮辱,有些是在八零年代第一次圣战中遭逮捕,有些是九零年代被捕的穆斯林兄弟党成员,还有是今天遭囚禁的伊斯兰原教主义(Salafi)份子,他们都在未审判的情况下遭关入大牢,…不仅如此,就算是法院判决这些人无罪释放,他们还是身陷囹圄。 为唤起社会对这些情况的重视,Abdulfattah与另一名博客Malek访问犯人的双亲,以及涉入相关案件的律师。 我和Malek制作一段简单的影片,访问囚犯Abdulmonem Jamaluddin的双亲,还有Hisham Mubarak法律中心(Ar)律师Ahmed Saif-ul-Islam的意见,提到埃及遭拘禁者的现况,影片只是用简易的摄影机拍摄,也没有经过什么剪接或使用摄影技法,我希望各位能略去质量、音效与其它技术问题不提,我也提供其它有关Abdulmonem Jamaluddin的文章超级链接。 谁是Abdulmonem Jamaluddin? 根据Abdulfattah所言,Abdulmonem Jamaluddin是: 在1981沙达特遭暗杀后被捕。 政府花了三年将他转送Turrah、Abu Za’abal与Al Wadi Al Jedeed等地监狱,在没有任何罪名的情况下,后来获释。 1993年二度下狱。 军事法庭判决他无罪释放,但却仍被关在牢中。 1999年,他仍在牢中,却遭控与刚从阿尔巴尼亚返国者一同犯案,法院再度判他无罪,但他还是未获释。 他在1999年二度被捕前便已完婚,儿子已13岁却从未见过。 由于监狱内待遇极差,他再次出狱时已是一副老态,肾脏与肝脏皆出毛病,还有脊椎错节的情况。

泰国:期望泼水节减轻霾害

校对:Portnoy   由于苏门答腊岛上居民使用焚地开垦的方式,使邻近的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常成为霾害的受害者,在情况最严重的时候,人们甚至会逃往泰国呼吸新鲜空气,但泰国部分地区如今也受到此人为环境灾害波及,泰北的清迈即为受害甚深的一处观光胜地。 来自清迈的Kuhlsrule写道: 霾害自一月初就已出现,但最近情况急剧恶化… 时间从几天拖到几周,几周又拖到几个月…两个礼拜的砍伐焚地对泰北居民造成严重问题,这里在正中午也是灰蒙蒙的一片,灰烟遮蔽天空,人们甚至可以直视太阳,肺部也满是污染物,让人剧烈咳嗽不止,所有户外活动也因此取消,但霾烟似乎没有散去的迹象。 我们只能期待有风雨会来…   Bangkok Recorder提及清迈官员的一项想法: 由于森林大火导致泰国北部省分霾害程度创新高,清迈市官员决定举办泼水节(Songkran),希望能藉此提高空气湿度,增加降雨机率以净化空气。 泼水节是与泰国新年一同举办的传统活动,人们会互相泼水以为庆祝。 为解决霾害问题,Thaizer整理了泰国政府想到的办法: 我目前住在清迈,上个礼拜许多孩童与年长者都出现呼吸道疾病,陆军已出动协助扑灭森林火势,空军也尝试制造人造雨赶走霾烟,但现在还没有成功,不过今天情况似乎有些改善,空气质量几天来终于有了起色,有机会看见蓝天与素帖山(Doi Suthep)的面貌。 稍早Lilian很关心家人情况: 真是太糟了,我的亲友都出现呼吸道疾病、双眼发痒、晕眩与过敏,我今早起床也觉得喉咙痛,都是霾害所致,我女儿问我是不是瓦斯漏气,霾害就是那种味道,看起来像厚重的浓雾,昨天也有班机因此无法降落。 班机停止起降也损及当地观光业,影响许多人的主要生计,Meanderings写道: 有谁会想去看不见景物也无法呼吸的地方观光呢?

22 三月 2007

玻利维亚: 天灾究责

原文: Bolivia: Who's to Blame for the Rains? 作者: Eduardo Avila 译者: Leonard 校对:Portnoy 近来玻利维亚东部多数地区遭暴雨与洪水肆虐,有些人怪罪圣婴现象,有些人怪罪西方国家,但无论如何,灾害已造成数百万美元损失、数千人流离失所,有些人质 疑为何总统Evo Morales未立即将当地列为灾区,并提出政治解读,不过国内其他地区则迅速募集数十万援款,彰显人性本善。 政府表示,暴雨之因在于“圣婴现象”,但总统也高声质疑西方国家是否与这些异常的致命气候有所关联,部落格“民主中心”的Jim Shultz表示,总统提出很好的问题,玻利维亚是否成为工业化国家引发气候变迁下的受害者;“玻利维亚崛起”的Federico Fuentes也提及相关辩论,文章后来也转至绿色左派线上。 Beni地区许多民众都等着政府公告进入全国紧急状态,但显然事与愿违,Andés Pucci不解农村发展部长Susana Rivero为何如此不体民情,竟表示只有海啸发生时,政府才会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由于玻利维亚为内陆国,更显发言突兀之处。几天后,政府终于决定宣布受灾最重三省进入紧急状态,部分专家认为政府先前犹豫之因,并非因为未注意到灾情,而是为了土地改革过程,根据土地改革法(INRA),任何进入紧急状态的土地便不得再变更。 Erick Sivi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