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Leonard · 九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九月, 2007

30 九月 2007

全球之声一周间 0924-0930

以下为各位整理世界过去一周在全球之声的动态: 博客向来是各项街谈巷议汇聚之处,无论保守、开放、激进、温和言论均可在此各抒己见,对于时势及现局,各国博客的看法也大异其趣。女性、同性恋者、原住民都是存在于社会中的族群,但仍不时遭到他人异样眼光看待,或甚以言语或行动贬抑,虽然今日许多女性拥有平等受教权,在事业上也算功成名就,可是在部份社会仍受轻视,杀害女婴的消息仍时有所闻;如果遇上看不顺眼的人,各位会如何处理?伊朗总统选择否认,声称该国境内没有同性恋,科威特部分人士则主张将同性恋者驱逐出境;危地马拉则因为出现原住民总统候选人,再加上最近联合国发表「原住民权宣言」,让人再度关注原住民受歧视议题,虽然最后原住民候选人得票颇低,不过仍有许多人认为,透过选举,让人有机会畅所欲言、表达意见,也是破除刻板印象的契机。 很多人过往对非洲知之甚微,然而透过博客的交流与整理,除了苏丹种族屠杀、津巴布韦通货膨胀高居世界第一之外,人们也能看见非洲其它面向的生活,例如环保课题也逐渐在非洲抬头,社会大量使用石化燃料造成问题,各种污染也正袭击非洲各地,危及环境安全及人身健康;从官方资料来看,非洲多国经济数据或许仍然低落,但其实社会上还有许多非正规经济不断流通,是市场运作的重要模式,也有学者反对消灭非正规经济,认为是社会解决或避开制度弊病的有效方式,事实上这并不是非洲独有现象,无论何时何地,都存在诸多经济统计无法尽纳其中的活动。 也是因为互联网及博客,让人们身处各地,也能同样犹如亲至现场,从有关俄罗斯可再生能源会议的报导中,我们似乎看见相关研究未来的面貌与可能;要进入联合国气候变迁会议或许不易,但透过与会者的联机和实时信息发送,对于各国态度是关切、漠视或推诿卸责,我们也能得窥一二;当然,我们也是因为互联网科技的传输,才得见缅甸民众加入僧侣一同游行及遭驱离的画面,那一切尚未落幕,希望众人能够平安。 更多信息请至全球之声中文版网站,如欲收到每周信息整理,请寄发电子邮件给中文小组负责人,主旨注明「我要收到全球之声一周间」即可。

29 九月 2007

巴林:贪污持续恶化

博客Mahmood Al Yousif指出,巴林在全球贪污指数名次再度下滑,2007年名次同样大幅倒退的国家包括奥地利、巴林、伯利兹、不丹、约旦、老挝、马耳他、毛里求斯、阿曼、巴布亚新几内亚及泰国。

俄罗斯:可再生能源会议

Web2.0终于降临巴尔干地区,入口网站SeminarskiRad.com基于分享原则,并设计免费课程供塞尔维亚学生学习,近来快速窜红,几天前,该网站在Blogger平台上建立部落格副刊(塞尔维亚文,SRP),报导与塞尔维亚年轻人相关的话题。 首篇文章[SRP]由共同创办人Milos Stefanovic(代号Kiskovic)撰写,报导最近在俄罗斯莫斯科举办的可再生能源会议,这场会议希望教育年轻科学家落实环保,以下是该文的翻译: …可再生能源是地球的未来,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做领头羊,教育年轻的发明家,“欧洲可再生能源教育网 络(EURONETERS)”于9月3日至7日在莫斯科集会,…来自马其顿、立陶宛、希腊、塞尔维亚、白俄罗斯及俄罗斯的教授群集于“全俄农业电气化研究院”开会,太阳能任务小组会议结束后,接着便是教育网络执行委员会的会议,来自欧洲各国立大学的教授自愿热心参与,不仅关注未来发展,也建立共同学习教程,包括印行新手册、成立线上实验室、投资实验室器材等,期望学生在进行创新计划与机会时,整合研究与可再生能源应用。 今日主要的可再生能源包括风力、水力、太阳能、生质燃料与地热能,1990年至2003年间,可再生能源占德国全国供电比 例由不 到3%增至近9%,同期德国电力消耗增加净额为5%,发电过程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则减少约13%。根据英国的“可再生能源责任法”,合格的电力供应商必 须提高可再生能源的供电比重;“世界永续发展高峰会”亦将推广永续及可再生能源列为优先目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可再生能源与农业电气化单位在莫斯科的主席是Dmitry Strebkov教授,他也主持EURONETERS太阳能小组的会议,会议中发表数篇报告及教学法,科学家围坐在圆桌旁交换经验,对话一直持续到学生研究展示间。Igor Tyukhov教授研究太阳移动对太阳能板影响的教学法,他也向与会者讲解教学法内容及参与者;主办单位也让与会人士前往参观制造太阳能板的实验室,这些面板之后组合为太阳能集中器,便可提高电力产量,这个装罝最高可生产100万瓦特的电力。 EURONETERS执行委员会会议则由组织主席Spyros Kyritsis教授主持,科学家们同意经少部分修改后,继续实行原有计划,他们也以掌声恭喜成员达成多项成就,包括新完成的数件教学工具、Kiril Popovski及同僚完成的地热能专书、Strebkov与Tverjanovich完成的太阳能集中器专书、Arbusov与Evdokimov撰写有关太阳能光伏(photovoltaics)的著作、Axaopoulos与同僚对太阳能热转换的著作等,Vytautas Adomavicius强调氢能对未来的汽车产业发展十分重要,Viktor Bashtovoy教授则表示,只要拥有适当科技,生质能便可有效供应暖气及发电使用。 Petros Axaopoulos展示太阳能教育软体,以提升有关可再生能源的教学品质。 Milorad Bojic提及让学生进行线上实验的可能性,透过网路让各研究机构分享实验过程与成果,学生便不需长途跋涉至其他地区展示研究结果。 这些教学素材广泛使用在义大利与瑞典多所大学,位于哥斯达黎加圣荷西的联合国和平大学亦采用相同素材,因为学生相当满意这些教学法,故执行委员会鼓励增加更多教学活动。 原文作者:Ljubisa Bojic 校对:Justin

25 九月 2007

日本:福田康夫任新首相

9月24日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福田康夫(Fukuda Yasuo)击败麻生太郎(Aso Taro),成为新任总裁,也接替两周前辞职的安倍晋三(Shinzo Abe),成为新任日本首相。 这是一项重大改变,外界向来认为福田是自民党内的温和派,因此随着他走马上任,象征着日本政府已不同于先前的安倍晋三或小泉纯一郎(Koizumi Junichiro)时代,不再实行保守且以市场导向的改革方案。先前于七月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中,在野的民主党大败自民党,为日本政坛带来改变的氛围。 基于上述原因,这场自民党总裁选举自然成为日本博客与媒体的主要话题,其中一项焦点在于福田将如何处理延长反恐法效期的课题,正是该法让日本能够参与美国的「反恐战」,根据最近报导指出,日本自卫队违背该法,协助前往伊拉克的美国航空母舰补给燃料,在国内引爆更多争议。 博客Jun Okumura认为,福田上任后最主要的议题,便是反恐法效期延长法案: 福田首相就任的第一件待办事项,当然就是推动反恐法效期延长法案,对于是否利用众议院人数优势强渡关山,福田一直不愿表明立场,但我深信这只是自民党讨好对手的部分手段,自从参议院选举落败后,自民党内大老如町林信孝(Nobutaka Machimura)便与民主党对话,甚至暗示可能成立联合政府。 保守派博客Hakase no Hitorigoto整理右派人士对这场选举的看法,并担心福田的政策立场可能倒退: 另一方面,福田与安倍在国家自卫权问题的态度大不相同,执政党内势必因此出现冲突,安倍政府让自民党重创,甚至可能因此丢掉政权。 因此对保守派而言,福田是号危险人物,可能让日本放弃小泉与安倍的立场,转而向左倾斜。另一名博客天木直人则对日本政坛未来发展感到兴奋: 我向来对日本政治感到厌烦,但此刻也忍不住对接下来的冲突对立感到兴奋,福田康夫将对上民主党总裁小泽一郎(Ozawa Ichiro),这将是场没有人民参与的争斗,但胜者将对民众生活产生莫大影响。 在野党「社民党」的众议员保坂展人(Nobuto Hosaka)表示,许多人并不热衷于福田康夫的选举结果,尤其他也出身政治世家,父亲也是前首相: 福田内阁明天就将正式成立,没有带来任何惊喜,又是自民党内各派系在分配职位,大家早就预见这个结果,我们也早已看过这种内阁,这究竟是「自民党再生」?还是「尚未崩坏的自民党内阁」?而且福田是前首相之子,完全反映出日本政坛的继承传统,连政治职位都在家族传承,前首相安倍晋三是前首相岸信介(Kishi Nobusuke)之孙,与福田竞争的麻生太郎是前首相吉田茂(Yoshida Shigeru)之孙,如此看来,此次选举根本是「前首相之子」与「前首相之孙」的战争。 原文作者:Jens Wilkinson

24 九月 2007

危地马拉:对原住民的观感

多数危地马拉民众或多或少都有原住民血统,只有少部份源于其他种族,也因此联合国于9月13日发表“原住民权宣言”一事,与危地马拉息息相关,不过国内博客比较关切对“原住民”的观感及种族主义。 “多元文化民主”[ES]博客刊出由Lucia Escobar撰写的文章,其中指出: 虽然想写什么文章是人身自由,但人们的言与行之间常有巨大鸿沟,我非常乐见联合国发表原住民权宣言。究竟得花多少时间,才 能让各 国瞭解原住民并非发展迟缓或野蛮人,只是与主流文化不同?究竟得要多久,人们才懂得尊重个别差异?究竟得要多少年,众人才能理解原住民在过去数百年对司 法、科学、艺术、生态、精神与医药的贡献?众人何时才能明白,原住民已累积上千年的智慧? 尤其在最近的总统大选中,唯一的原住民候选人曼朱(Rigoberta Menchú)得票名列第七,让危地马拉许多博客持续讨论种族主义与原住民权议题,Carpe Diem在文章“Preguntas que hay que hacer”[ES]内指出: 曼朱出生于基切省(Quiché)的Uspantán,当地共9655张选票中,只有268张投给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算是种族主义吗? 但是某些博客认为,光是有原住民候选人出现便具正面意义,Jorge Cabrera在他的博客[ES]论及选举结果: 结果或许令人难过,但我认为有原住民候选人便是好事,多年来许多人藉着曼朱的低沉嗓音发声,也有人以批判、谣言与玩笑表达对于原住民的观感,人们也透过选举更大声表达意见,…各位在网路上可以看到许多类似言论。 对于曼朱得票低落,有些人怪罪种族因素,有些人则归咎于性别问题及竞选不力,不过部分人士认为,在选举时,各种族的人似乎必须投票给同样血统背景的人,这种想法是否也算是种族主义呢? “危地马拉历史”[ES]博客的作者表示: 危地马拉国内确实存在种族主义与对原住民的种族歧视,但各种族之间并未爆发冲突,原住民也未歧视非原住民,种族歧视在瓜国是种意识型态现象,与经济力量强弱的分野与冲突相符。 在隔阂落差明显的社会里,博客便常会论及种族主义与社会阶级等话题,例如Antología del Desengaño博客的文章“阶层状的危地马拉”[ES]指出: 危地马拉仍是个充满阶级意识的社会,有各种不符现实的刻板印象与奇异偏见,人们明显必须符合某个模型,才算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类似心态让民众认为身上有刺青者即为罪犯,或是金发者较聪明等。...

非洲民众的环保意识

人们可能既是“Top Gear”节目忠实观众,又热爱酷炫跑车,也爱护环境吗?今年10月12日预计会有什么博客活动?捐献至非洲的电脑流向哪里?本周数名非洲博客试图回答这些不常见的问题。 以上图片来自南非的Greencars.za.net网站,Carl Nienaber自称为“车狂”,时常利用自己的博客,关注对环境冲击最小的车种,他在自我介绍页面上有详尽说明,也包括他的观察: 南非关注车坛动态的媒体仍不脱“以石油为本”的思维,认为速度和性能才是汽车最重要的元素,当提到对环保有益的汽车科技时,都隐含着排拒的态度,要不然就只强调新科技能为消费者省下多少钱,在他们眼中,环保科技等于剥夺汽车的乐趣,以燃油效能为例,这些媒体注重的并非环保功能,而 着眼于节省成本。 Carl Nienaber还有一篇文章提到南非将于2008年9月举行太阳能车挑战赛,令他引颈盼望,并认为此事“将能提升南非社会对替代能源的意识”。 “网路成瘾者团体”博客提醒人们,今年10月12日是“博客环境行动日”,各位可点击以下图片参与活动;全球之声也期望看到各位当天发表相关文章,故欢迎在回应区留言,我们会在10月12日拜访各位的博客,并收集各位当天或任何时刻与环境有关的发言。   “都市幼苗”(Urban Sprout)博客里,有篇文章提及“反对核能联盟”(CANE),请各位一定要浏览回应区;其中讨论到卵石床反应炉(pebble bed reactors)的安全性,文章中亦指出该联盟的目标与声明: 我们必须反对国会独断地为全体人民决定核能未来,大家应该听听一般民众的意见,也应尊重我们的宪法人权,尤其是确保环境无核子污染的权力,不容侵犯。 肯尼亚环境新闻博客全面检视当地的科技废弃物污染问题,认为这是个定时炸弹,而且将会每况愈下,尤其“肯尼亚正濒临资讯科技革命边缘,手机用户此刻更超过700万”,Phil描述目前正急遽恶化的情形: 肯尼亚国内局势已届危机边缘,首都奈洛比(Nairobi)Eastlands地区的Dandora掩埋场里,满是各种废弃 的电子 产品,包括电视机、电脑、冰箱、手机、电池等,都含有剧毒物质,由于这些垃圾产生铅、镉、汞等毒素,使周遭居民都面临罹患癌症、呼吸道疾病与皮肤病等风 险。除了肯尼亚民众弃置的垃圾之外,其他开发中国家每个月还以“捐献”为名义,将数百个装满电子产品废弃物的货柜送至肯尼亚。 Phil也提供超连结,让读者能找到更多相关资讯,以及如何能协助解决问题。 “Basawad狩猎记事”博客的Omar张贴数个短篇节录与超连结,注意北极熊的悲惨遭遇,他在文末表示: 地球上所有生物都仰赖生存的环境过活,我们人类理应负责照顾环境与栖地,但我们却以各种方式不断摧毁它,直至危险一途。 原文作者:Juliana Rotich...

以新混合语书写部落格

早自全球网路对话出现以来,众人便不断论辩,究竟现代资讯科技对全球语言多样性是好是坏:就益处而言,互联网不断演变以符合区域族群需求,让人民拥有发展与保护固有语言的平台;就坏处来说,互联网加速全球化吞噬世界的速度,让少数几种“通用语言”更加快速普及,也让数千种人口较少的语言被巨大全球融炉所吞没。 全球博客圈也突显语言多样性的问题,当人们希望向区域以外的民众散播讯息时,大都倾向于使用英文,但人们是否可能在不放弃母语的前提下, 跨越语言藩篱,与其他民众沟通呢?有没有一种语言,可以摆脱复杂的语音、不规则的文化、国际英语的文化意涵?我们能否创造一种语言,让世界各地人民共用? 这些念头让居住于日本的博客写手Jens Wilkenson设计新混合语,他也在自己的博客里固定教授这种混杂语言,另一名博客Jack Parsons也参与语言设计。我访问Jens Wilkenson,和他聊聊新混合语的源起、过去与未来。 最初让你想要创造新混合语的动机为何?你觉得它与其他人造语言有何不同? 现今几乎所有人造语言大都以欧洲语言为基础,我希望创造一种真正揉合多样文化的语言,我觉得既然希望大家共用一种语言,就该加入世界不同文化特质才公平。 以英语作为国际语言有什么不好吗? 全球英语人口确实众多,但这个现象令人无法接受的原因有二:其一是说其他语言的人们相当不易学会英语,不仅母音太多,还有如“sixths”这种成串子音的单字,连我自己发音都有困难,而且英语的不规则变化与俚俗语也太多。 其二,若以英语为国际语言,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士便占尽优势,就社会现象而言,也好似一种文化优于其他。 所以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我觉得当人们开始使用新混合语,纵然只是小众,也能让民众意识到,我们不该以英语为母语的部分人士,决定跨语言传播走向与未来。 新混合语的文法、字汇及形式如何而来? 我从各地的混杂语(pidgin)和克里奥尔语(creole)得到许多启发,因为这都是不同母语人士试图沟通而发展出的现象,这也正是国际语言的功能,例如当初阿拉伯贸易商试图与说班图语(Bantu)的人们往来,才逐渐发展出斯华西里语(Swahili),马来语也是由不同语言的贸易商交流而来。我也尝试将英文、中文等世界主要语言的元素添入新混合语,例如新加坡式英文(Singlish)也给我许多灵感,因为那就是混杂英文、中文与马来文而形成的语法样貌。 你目前以新混合语书写博客的感想如何? 我是为了练习使用新混合语,所以才以此书写博客,虽然新混合语已可使用,不过仍有许多部分有待修正,我希望和会说其他语言的人们合作。 你觉得新混合语的下一步是什么? 此刻我正努力搜寻有兴趣实验的人,并希望听取他们的改善建议,我真心希望与通晓非欧洲语言的人们合作,以避免产生偏见。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对:FoolFitz

科威特:恐同者的言论

科威特博客Frankom写下[Ar]一篇极具措辞强烈的文章,内容表明他对国内同性恋者的态度,以及他觉得该如何处置同志。 他指出: 在我开始今天要谈的事情之前,…我会向各位证明,我就是个种族主义者,没错,就是个极端的种族主义者,我不是要谈黑人或白 人,也不是要聊印度人或是埃及村民,这都不是我今天要讨论的歧视,我要谈的这群人现在已集结成社团,还获得大国支持,他们真的有权力与义务!他们竟都跟我 们一样有权生活在这世界上!但他们并非奇怪的物种,因为人类只有两种,没有第三种,我不想破坏国家与邻国或友国的关系,也不想谈有些国家态度从反对转为支 持,所以今天我只明确讨论在科威特发生的情况。 我们昨天去餐厅吃晚饭,在那个小餐厅接待我们的,是个来自东亚国家的服务生,这个同性恋和我们平常在其他餐厅或购物中心看到的东亚人士不同,他对我 们毫不礼貌!东亚人现在似乎正入侵科威特,许多大公司也依赖他们做行销和业务工作,是因为他们薪资低吗?但我们必须重新思考,因为他们人数愈来愈多,似乎 无论在餐厅、咖啡馆、休闲中心、购物商场、超市里,甚至是家庭帮佣,都会看见来自东亚国家的人。 无论在Hawalli或Salemiya地区,在家中或妓院里私酿酒品的人数愈来愈多!也有愈来愈多人向科威特年轻人贩卖毒品!帮派份子也与日 俱增,…因为国内同性恋增加,许多年轻人都找他们解决性需求,因为他们要价比较低,情况愈来愈危险,因为其中有些人是爱滋病带原者,而且许多人都待在科威 特,因为我国并未要求筛检。我当然不只针对那些同志爱滋病患,还有其他同性恋来自于科威特、阿拉伯国家或不知名的国家,他们企图瓦解我国社会,该如何解决 这一切? Frankom提出的“解决之道”,包括将国内同性恋赶至其他容许同志的国家、把同性恋送进警察学校或军队或其他,各位也可以看看他这篇文章的回应区,就知道他的第三项解决之道为何。署名“我不是同性恋”的回应则对Frankom言论不满: 你听来非常无知,我不是同性恋,但你竟把同性恋当成疾病对待,人们并非计划成为同志,他们经历各种遭遇后才变成同志,我的老天! 至于你提到菲律宾人的部分,如果我们把他们都赶走,谁要来做这些工作?科威特人吗?我很怀疑,人们充满仇恨与无知,愿他们获得指引并痊愈。 另一位博客Judy Abbott则表示: 我的天啊,你们真是怪物…有些人就是荷尔蒙出了问题,情感上也有问题,…有些人努力希望别成为同性恋,但结果孤立无援。 原文作者:Amira Al Hussaini 校对:FoolFitz

22 九月 2007

日本:前首相有替身?

博客Kikko提到谣言指出[Ja],现在躺在医院的前首相安倍晋三并非他本人,是替身假扮而成,而真正的安倍此刻正在蒙古的温泉区放松享受,不过她也由此如玩笑的谣言延伸认为,相较于富有的名人如安倍及前横纲相扑选手朝青龙,能够轻易前往蒙古散心或调剂,包括Kikko等多数日本民众根本无法负担旅费。

巴西:独裁黯夜之光

数个南美洲国家在20世纪都曾历经军事独裁时期,例如巴拉圭(1954年至1989年)、乌拉圭(1973年至1985年)、智利(1973年至1990年)、阿根廷(1966年至1973年、1976年至1983年)、巴西(1964年至1985年)等,其中巴西与其它国家不同的是,当时的加害者从未遭到审判,因为政府在1979年通过特赦法,赦免军方将领与民间人士以独裁为名的所有罪行。 不过巴西最近首度发表有关当时犯行的官方报告,其中细述绑架、强暴、虐待、处决、秘密埋尸等,此份500页的长篇报告名为《记忆与真实之权》,由国家政治死亡暨失踪委员会着手调查,前后共费时11年,「人权观察」组织赞扬巴西向前跨出一大步。 虽然军方并未提供任何文献记录,巴西政府仍预计于2008年时,将1964年至1985年独裁时期的秘密情报文件解密,公布于国家数据库中。《记忆与真实之权》葡萄牙文版全文已可免费下载。 巴西总统鲁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在军事独裁时代曾入狱一个月,他与新任国防部长乔宾(Nelson Jobim)日前一同出席报告发表活动,对于杯葛此项活动的军方人士,乔宾明确表示:「没有人能挑战这份报告的真实性,若有任何质疑,报告内都能找到解答」,各地博客也附议他的看法。 1980年鲁拉率领罢工照片,由Estevam Cesar所摄。 军方几天后有了反应,在9月1日发表公开声明,提醒若调查军事独裁时代的政治谋杀事件,便已违反特赦法,也将让国家「退步」,外界也随后做出回应,obomcombate[pt]张贴一封军方将领驳斥国防部长乔宾的信件: 本人在宪法所赋予的权力下,反对公布相关档案与记录,因我了解此举背离政府制定特赦法的基础,将会「使国家和平与和谐倒退」。 巴西博客圈则反应两极,显示20年的独裁时代伤痕仍未愈合,Celso Lungaretti[pt]曾与20名官方记录理应已死亡或失踪的人士会面,他认为军方的反应令人无法接受: 这显示军方对于揭露历史真相感到局促不安,…这份声明等于打击政府权威,不仅质疑国防部长,更让人怀疑政府究竟是否无力抚平军事独裁时代的伤痕,毕竟面对历史事实,不同的人仍有相异诠释。 记者Carlos Motta[pt]指出,乔宾此刻面临困境,他能否重振威信? 此次乔宾必须展现过去少见的态度,例如勇气,如果他不响应军方反对公布报告的声浪,放纵军方拒绝公布独裁时代的可怕罪行,乔宾将会成为另一个傀儡部长,完全失去指挥权或威信。 1980年警方与罢工群众,由Estevam Cesar所摄。 Alexandre Lucas[pt]则怀疑,这二十多年的民主究竟有无改变任何事: 很遗憾,自1964年4月1日军事政变以来,巴西军方的心态毫无改变,当年军事推翻合法民选总统、关闭国会、解散内阁、杀害异议份子、藏匿尸体,今日心态亦复如是。 署名Antonio的海军少校在Alerta...

19 九月 2007

马达加斯加:马拉加西语和翻译计划

serasera.org 网站上张贴一首马拉加西语重要乐团Mahaleo的歌曲[mg]: “Aoka aho, Mba ho tompon-tsafidy, Mba tsy havela hihidy, Ty vavako miteny” rahafahafahana, Mahaleo. (Mg) “让我拥有选择自由,别让口中之语被迫静默。” --《自由》/ Mahaleo 如歌词所言,马拉加西语拥有悠久的口语表达传统,在重要家族或社交场合内,总会以马拉加西语发表演说,但由于经济压力的影响,让英语及法语等强势语 言愈来愈普及,让马拉加西语成为马达加斯加认同便是重要关键,社会学家也很忧心,年轻人对马拉加西语的兴趣与学习愈来愈低,马拉加西语作家Michèle Rakotoson指出[fr]: 我们与所谓的“第二世代”会不会出现断层?他们更热衷于网路、派对和运动,他们虽然尊敬马拉加西语是种“祖先的语言”,但亲子之间并不会以这种语言交谈。 今日马拉加西语人口为1700万,就人口数在全球排名第55名,仍是全球前69大语言之一,保护与推广弱势语言的重点不在于人口数,而是在于其后所背负的历史,对于种族多元的马达加斯加而言,马拉加西语是团结的主要像征,亦展现人口与文化的多元特色,这项语言源于马来-玻里尼西亚语系,也受到班图语、斯华西里语、阿拉伯语、法语及英语的影响。...

马达加斯加:人人都想离开

马达加斯加一家假造的人力银行公司最近面临官司缠身,这间名为“全球入口顾问”的公司由国际顾问人士Steve Turmel主持,此人很可能将遭遣送出境,该公司先前表示,要为美洲巴哈马群岛上的“西棕榈纺织服饰公司”招募数千名员工,应征的马国民众必须符合以下 几点条件:注射B型肝炎与黄热病疫苗、持有有效护照、缴交约93美元的手续费,对于许多人每日生活金额不到一美元而言,这已是很大一笔钱。 消息发布后,超过3000名马达加斯加民众前往应征,他们把家里的收音机、电视、稻田等全都卖掉以筹措手续费,有些人因此负债,有些人辞 去原有工作,这间人力银行的临时办公室就设在一间学校校舍中,现在却已人去楼空,经马国政府联系后,巴哈马政府表示该国并无“西棕榈纺织服饰公司”,“全 球入口顾问”也不知有Steve Turmel这位员工,但许多应征者仍盼望九月中能出国。 Harinjaka连结至《马达加斯加论坛报》网站,呼吁民众注意此事。 Jentilisa怀疑,这是否已应验马达加斯加民众容易受骗,整天想着到海外就能过较好生活,就算情况一片混沌也不疑有他。 先前许多不敢提出意见的人,现在才纷纷质疑,当邻近的美洲国家都有无数失业劳工,为什么巴哈马的企业得千里迢迢到马达加斯加来聘雇员工? 尽管后来事实一步步揭露,还是有人表示宁愿到外国过苦日子,因为国内的生活已令人无法忍受。 有些人在想,如果外国与国内生活景况一样糟糕,你会选择待在何处?有些人认为马达加斯加人在国内历经太多苦日子,所以千方百计想离开,而且我们的教材总把外国描述为天堂,让很多人就算不会说外语也想出国。 原文作者:Mialy Andriamananjara 校对: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