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Leonard · 七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七月, 2007

22 七月 2007

萨尔瓦多:抗争与恐怖主义的区别

一年前的血腥街头抗争促使萨尔瓦多通过反恐法,当时在萨尔瓦多大学外的杀警嫌犯已遭逮捕,政府也动用反恐法对付抗争水资源政策的示威民众,当地部落客对此有许多看法。 2006年7月5日,萨尔瓦多大学外的示威抗议演变为暴力事件,不知名狙击手向镇暴警察开枪,造成两人死亡、多年受伤,此后媒体均以“5-J”代称此次活动。经过一年的追缉,嫌犯Mario Belloso于2007年7月2日遭到逮捕,国内媒体持续大篇幅报导。 记者兼部落客Jorge Ávalos非常关心后续发展,Belloso被捕后不久,他便指出[ES]执政党有意以此大肆宣传,政府与媒体似乎也忽视无罪推定原则,逮捕当天,Ávalos即希望警方能恪守专业,拿出足以服人的证据。 然而就在两年后,Ávalos发现警方忍不住对外泄露讯息,一张搜索Belloso住所的照片曝光,显示Belloso与在野党FMLN干部有所往来,Ávalos认为警方策略相当危险[ES],竟然让如此照片流至媒体之手,恐将使这项证据失去其“保管链”(chain of custody)。 回顾过去一年的经验,部落客Ixquic认为在保守派的执政党眼中,5-J是萨尔瓦多恐怖主义之始[ES]。相关画面仍不时在电视上出现,使得政府能够推动通过新的反恐法。身为律师的Ixquic表示,她完全支持打击恐怖主义的法律,但她担心这部法律未定义重要词语与原则,等于让政府自行定义何谓恐怖主义而滥用法律。 在Belloso被捕当天,政府在另一场合动用新反恐法, 引发高度争议。在Suchitoto市郊抗议水源民营化政策的民众与镇暴警察发生冲突,总统萨卡(Tony Saca)原本预定前往当地发表演说,并公布水资源系统地方分治计划,许多人认为这形同将整套制度分段出售予私人企业,抗争者堵住前往市区道路,镇暴警察 则前来清除路障,并发射催泪瓦斯与橡皮子弹,媒体照片则显示示威者丢掷石块与引燃垃圾。 街头抗争瘫痪交通在萨尔瓦多司空见惯,但此次政府手中多了项新武器,包括本地组织基督教农民组织(CRIPDES)多位领袖等14人遭逮捕,并依反恐法起诉,网路上很快便出现有关抗议行动与逮捕现场的照片与影片,国内外团体也广为流传。 7月7日,14名遭逮捕者出席位于圣萨尔瓦多的特别组织犯罪法庭听证会,许多抗争人士在法庭外聚集,呼吁法庭撤销恐怖主义告诉,“美国-萨尔瓦多姐妹市”团体也进行实况部落格报导,然而法官最终裁决在恐怖主义罪嫌开庭前,其中13名被告必须先送入监狱“暂时监禁”,最长为期三个月。 法庭裁决宣布后,现场情况是: 民众群情激愤,但气氛仍然和平,持续聚集在法院大楼外,镇暴警察也在场,不过并无冲突发生,Marta Lorena Araujo Martinez的丈夫Julio Portillo在裁决后立即向群众发表演说,表示他感到相当失望及愤怒,并呼吁所有萨尔瓦多人民未来三个月共同努力营救被告出狱。现在轮到反对党 FMLN领袖发言。 群众等着看被告会送往何处,准备组成车队跟随,并在监狱外守夜。 作家Juan Jose...

17 七月 2007

孟加拉集讯:陵墓、音乐、清真寺、马克思

泰姬玛哈陵最近获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孟加拉博客都备感兴奋,Shaukat Husein详细介绍七项入列名单,但很遗憾埃及金字塔未入榜中。票选过程也引发争议,有些博客认为,让民众一人一票的方式非常公开透明;其他人则批评,许多投票者并不了解候选的各景点,而没能做出正确决定,他们主张遴选该交给专家,而非普罗大众。 泰姬玛哈陵相片由Flickmor所摄。 提到“七”这个数字,许多人相信“07.07.07”(2007年7月7日)是个幸运日,Shafik Rehman回顾长久以来,人类有多么喜爱数字七,故显然这一天是大吉之日,全球各地民众都有不同的点子要在当天完成,例如集体婚礼等,Bhranto Pothik则抱怨找不到结婚对象,只好放弃在这天完婚的念头,他现在打算等到“08.08.08”(2008年8月8日)成婚。 :) 虽然7月7日是个幸运日,巴基斯坦“红色清真寺”(Lal Masjid)的噩运并未因此结束,博客也热列讨论冲突事件,Royesoye提及红色清真寺如何因历任总统与总理光顾而出名,而911事件后,人们又如何刻意将此清真寺与伊斯兰基本教义派切割,之后并细数造成近日对立的原因。 接下来话题移转至马克思主义,Bhaskar认为“冲突”与“二分法”是关键词汇,除了黑白、是非、正反之后,还有很多冲突因素,但他怀疑除了这些对立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可能性。 也有些人因冲突而受苦,但却与政治或宗教无关,例如Tasman买了一架新钢琴,希望能藉此创作大量乐曲,他甚至去上课学琴,但一开始便遇上困难,老师用英文字母ABCD标示音阶,他得另外想办法改用孟加拉文Sa-re-ga-ma来记忆,让他觉得十分挫折,上课时只能看着琴键直发呆,而同学的耳朵里都塞着棉花,才能避免被他干扰。 原文作者:Aparna Ray 校对:julys

吉尔吉斯斯坦:民调与国会间谍

国际共和研究院(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今年五月进行一场全国调查,共访问约1500名18岁以上吉尔吉斯斯坦民众,当地博客有许多关于这份民调的讨论。 根据民调结果,吉尔吉斯斯坦今日面临的重大问题包括失业、经济发展、贪污、政治危机等,民众最关心的议题则包括战争威胁、社会动乱、经济与政治动荡等。 对于民调内部分对国家处境的乐观评价,网路论坛上则出现部分较悲观的感想。 例如IoLa认为[RUS],虽然民调认为吉尔吉斯斯坦整体社经地位有所进步与发展,但他认为国家情况严重恶化;Zoltan[RUS]亦不认同部分民调数据: 我怀疑到底是谁认为现在生活比从前好,难道受访民众也包括国会议员吗? 俄国网路报《Novyi Region》[RUS]另执行一项有趣的民调,询问在众多前苏联国家领袖中,究竟谁最性感。 候选的15国元首内,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名列第五,“自由世代(Svobodnoe Plkolenie)”[RUS]网站内有相当特别的群组讨论,Mirshlzhan则在neweurasia[RUS]上公布民调初步结果。 老实说,我觉得我们敬爱的总统巴奇耶夫除了性感之外,没什么好骄傲的事,如果他都称得上性感,那国会议员巴巴诺夫(Omurbek Babanov)该怎么形容? 博客圈讨论话题当然不仅限于民调结果,“和平基金”与《外交政策》杂志每年都会公布“衰败国家指数”(Failed States Index),同样引起博客兴趣,Asel与Shannon分别在neweurasia和nonpon公布排名结果,其中吉尔吉斯斯坦滑落13个名次,跌到第41名,Shannon认为: 另一方面,吉尔吉斯斯坦重挫13名至第41名,几乎每一项评比得分都下滑,所幸幅度很小,吉尔吉斯之所以领先土库曼斯坦,主要原因大概是民众能逃往国外吧。 吉尔吉斯斯坦博客圈时常关注政治时事,过去两周亦不例外,好几个博客都不约而同提到,国会新闻室一名疑似女间谍遭羁押,据传她将机密情报交给中国。 Baisalov认为[RUS],国会内绝对没有任何国家或军事机密,匿名博客则回应[RUS],这可能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苏塔利诺夫(Sutalinov)的宣传手段,因为过去也有类似案例;Naryn Aiyp则评论[RUS],前外交部长Djekshenkulov的声明,主张上海合作组织高峰会即将于八月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斯凯克举行,不该在此刻发布间谍案消息。 作者:Asel 校对:Justin

16 七月 2007

(短信)日本:右翼份子的心理

博客Niphonese提到,有些日本人赴欧洲求学,回国后便加入右翼民族主义团体[JA]:「这些日本人在欧洲受到歧视,便开始认为:『西方人总是强调人权尔尔,好似西方没有歧视情况一样,但各地根本是半斤八两,那么就算做个歧视他人的日本人又怎么样?』」

(短信)非洲:《煤油杂志》欢迎投稿

《煤油杂志》是本为非洲散居族群而写的新刊物:「实体版杂志正在筹备中,欢迎有意者投稿,详情请见『投稿须知』,请将作品寄给我们,社论与艺术作品截稿日期为2007年10月5日,创刊号主题为『今昔』。」

摩洛哥:天气热,话题更热

七月的摩洛哥真是酷热,平均气温都在40℃以上,虽然不如去年,但对当地居民已够难过,外籍人士更感痛苦,居住于费兹(Fez)的部落客Evelyn in Morocco便觉酷暑难耐,他说:“现在费兹非常、非常热,走到户外就好像有什么重物压在身上。” 拉巴特(Rabat)天气显然凉一些,部落格Braveheart-does-the-Maghreb里提到: 我本来打算写拉巴特有多热,但后来看到这个就决定作罢,纵然在最热的日子,我仍算是幸运,凉爽海风徐徐,入夜甚或有些寒意,还得裹上被单入眠,看来似乎没什么好抱怨吧。 除了天气,网路论辩也同样热烈,最近一篇路透社的报导质疑,是否该将摩洛哥方言达里加语(Darija)列为官方语言,达里加语目前并无统一的书写体,摩洛哥的官方语言为“现代标准阿拉伯语”(另称为Fus’ha),殖民时代留下的法语则广为商务及经济圈使用,诸多报章杂志亦使用法语,来自费兹观点率先在部落格中提及此事,并欢迎读者回应。 首先回应的xoussef认为: 我们需要让达里加语拥有书写体。在其他国家的语言中,书写体和口说体基本上无异,懂得读写便能获得如报纸上的许多资讯,然而摩洛哥民众若要读报,却需要学另一个新语言,而不只是字母拼法。不过现在有任何人打算制定达里加语的书写体吗?显然没有。 部落客without French[AR]的看法则是: 我不反对用达里加语和群众交流,这正是方言的功能,但若要制定达里加语的书写体,让它成为科学语言,根本是笑话一则,有此想法的人要不是从未入学学习标准阿拉伯语,就是以阿拉伯语作为第二或第三语言…,而且这些人恰好都说法语… “摩洛哥报告”同样论及此事: 现在摩洛哥人打算如何?去年秋天,法语杂志《TelQuel》的姊妹刊《Nichane》发行后立刻遭禁,不过现在已重新出刊, 那就是第一本以达里加语印行的杂志,无论是歌手或饶舌乐手都以达里加语创作,广播和2M(电视台)也常用达里加语发声,据路透社报导,现在也有达里加语诗 作集结成册,达里加语已是摩洛哥文化核心的语言。 最后,四洲的KEP告诉我们,费兹地区的夏日休闲活动竟然是去麦当劳,他说: 麦当劳在费兹是个很酷又适合聚会的高级场所,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家长还会带小孩去和麦当劳叔叔合影。 照片由四洲的KEP提供。 原文作者:Jillian York 校对:julys

15 七月 2007

危地马拉:互联网开放,谁都能写博客

危地马拉九零年代初曾经政局动荡,时任总统的艾利亚斯(Serrano Elías)便决制出手管制媒体,当时大多数瓜国民众无法接触互联网,但互联网真是个散播消息至海外的好工具,让世界知晓瓜国境内事态,少数拥有特权者得以藉由互联网广发消息。电讯事业民营化之后,互联网服务提高了质量与普及率,今日许多人不再静默,开始使用手机与计算机,更学着在互联网世界抒发所思。 现在危地马拉也出现内容受人非议的博客,有些关乎政治立场,其它则有关各种复杂议题及人物,以下为几个例子。 十年前,无论在新闻或一般人闲聊,都不曾提到关于政府军的只字词组,因此当我们发现军事博客军事观点[ES],实在值得好好注意,其中报导有关军方争议单位人员kaibil的训练与活动,也能见到媒体中少见的看法。 美国人在危地马拉通常不受舆论欢迎,但两位北美民众在博客GRINGOLOGUE里,畅谈在瓜国担任志工的经验,很高兴能见到外籍人士提供的不同观察角度。 互联网上也有些对照组,Homo homini lupus[ES]的作者正在智利做交换学生;elcharakotel[ES]的作者则移居欧洲,两人身处于异国社会与体验中,论调也与留在国内的危地马拉博客相异。 国家大选将于九月举行,候选人与观察者都首度采用博客,例如「危地马拉选举[ES]」等,经费拮据的小党亦透过博客传递理念,如「危地马拉际遇 [ES]」。 无论是执政党或遭社会遗忘的地方组织,都在博客里找到一席之地,例如GANACHINAUTLA[ES] 危地马拉民众已明白互联网散播观念的益处,博客这种工具也适时出现,当地博客关注焦点时常领先一般记者,也开始透过个人空间阐述观点、意见相互讨论。但值得注意的是,就算是博客之间,当地人们接纳多元意见的雅量仍有限,博客用途广泛,但尊重异议与言论自由是不变的共通价值。 作者:Renata Avila 校对:Portnoy

9 七月 2007

黎巴嫩: 几乎无关政治

我们吃下肚的是什么?为什么我国银行业这么发达?谁在清除子母弹?巴西要怎么协助黎巴嫩回收废弃物?在战火中失踪的孩子在哪里?黎巴嫩音乐水准如何?这些都是本周黎巴嫩部落圈在讨论的部分话题。 首先Mazen Kerbaj在其艺术作品中,提出三项存在主义式的问题:“我们是谁?谁知道一切?谁能填补空格?” 再来,Rami Zurayk教授写了篇文章名为“如果在黎巴嫩的各位了解眼前食物”,其中转录了黎巴嫩农民组织主席Antoine Howayyek写的一封信,寄给内阁部会首长,并质疑他们: 为什么国家没有管控进口食品的标准?蔬果、牛奶、乳制品等都没有,为什么政府不善尽责任,于边界进行或外包执行品质管控的工作? 这封信当中提及许多有关贸易、农业与本地产业的问题,其中一项是: 民众在市场上根本无从得知产品来源,国内大多数产品均为进口,但是却当作黎巴嫩本地生产产品贩卖,每年黎巴嫩都进口5000吨的白起司,不过却都以国内生产的食品销售。事实上,黎巴嫩法律明文规定产品出售时不得改变原包装。 探究信件内容后,Rami Zurayk教授的结论是: 标明原产地不仅能协助本国产品,也是建立食品品质标准的第一步,不过如果我们决定标示含基因改造的食品,那么美国谷物、垃圾食物、大豆油、糕饼都会名列其中,我们目前大量进口此类食物为美方带来了钞票进帐,不过如果加上此标示将影响销量,美国老大哥应该不会高兴吧? 去年以色列与真主党开战期间留下许多未爆子母弹,严重损害黎巴嫩南部的农粮生产,自宣布停火以来,亦有239人因误触未爆弹而伤亡,部落客黎巴嫩人提到一部影片,其中记录志工清除未爆弹的情况,企图真实反映出数字背后的故事与脸面。 影片介绍名为Muhammed Nahle的民防组织志工,他在战争最后一天因子母弹爆炸而失去一条腿,但他仍维持乐观态度,着实鼓舞人心,这些人都是战火下的英雄,也是各种数据背后的真实人物。 黎巴嫩一家主要银行的周报显示,虽然政治动荡、社会危机不断,客户存款仍年年增加,2005年提高4%,2006年为6%,Remarkz的Bech便谈到此一现象: 我认为那些押宝于黎巴嫩经济者,尤其是那些大户,必然已获得政治保证,而且是来自于相关的事业。似乎也只有在银行业,我们还看得 见稳固的体制,这个体制的参与者不多但却有大量的金钱投入,完全不受整体经济的影响。毕竟这些人在意的不是经济本身,而是某种由公共金融体系所虚拟创造的 “信心经济”,然而公共金融体系却不断淌血,因为本地银行若非投资于获利丰厚的TBill,就是投资国外市场。在这个情况下,这个体制的稳定与否已与战火 无关。 巴西将协助黎巴嫩回收建筑物废土石等废弃物,根据部落格黎巴嫩之泪报导,废弃物将用于建屋与铺路。 部落客Golaniya张贴巴勒斯坦孩童的照片,这些孩子因为黎巴嫩军队与伊斯兰征服者(Fatah al-Islam)武军团体交战,而被迫逃离Nahr al Bared难民营。她上周另外提及,部分伊拉克孩童在伊国一间孤儿院里,不仅受到虐待,更几乎要饿死。...

5 七月 2007

(短讯)乌克兰:政治人物之奢

Ukrainiana再度张贴乌克兰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在克里米亚地区的豪宅照片,并且表示:「『地区党』(Party of Regions,亚努科维奇所领导的政党)最近的广告里写着:『乌克兰全国人民都在努力维持生计』,但有些人显然并非如此,他们的奢华生活似乎永无止境。」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