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ard · 二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二月, 2007

塞内加尔选举: 总统瓦德又将连任?

原文: Senegal Elections: Towards Anotehr Wade Term? 作者: Alice Backer 译者: Leonard 校对: Portnoy 报纸头条“塞内加尔要让自由回来”。R-Nesto摄。 昨天是塞内加尔选举日,约一个月前开始,社会上便爆发暴力冲突,多数当地部落客希望现任总统、社民党主席瓦德(Abdoulaye Wade)落选,现年80岁的瓦德自2000年就任至今。此次共有15位总统候选人,有些代表政党出征,有些则由联盟背书[FR],但从最新民调看来,瓦德还是会续任总统。 还有第二轮选举吗? 部落格“Blog Politique du Sénégal”向来猛烈批评瓦德,目前感到相当悲观: 除了Ousmane Tanor Dieng与Idrissa Seck两位候选人,其他竞选阵营都未发表意见,两人主要质疑执政联盟的得票率,但似乎愈来愈多人都选择接受瓦德胜选,第二轮选举似乎也愈来愈不可能。 这个部落格当然也怀疑选举结果的真实性: 公告结果可信吗?我们怀疑选举过程能否相信,怀疑未投票的选民数,怀疑投票器材屡屡故障,再加上执政党反民主态度,都使人民难以接受选举结果。 Seckasystème则用以下几句话总结整体情况: 有些人眼见瓦德得票率约在55%,高兴地欢呼胜选,反对党则仍相信会有第二轮选举,批评选举系统故障使大选蒙上阴影,例如在普遍批评瓦德的地区便有选票卡遭扣留、反对党候选人在许多投票所得到的选票消失不见、监票人员短缺或迟到等…。 昨日初步结果出炉由瓦德领先时,Blog Politique du Sénégal便感到很遗憾,报纸也以“向民主人士致哀”为标题,附上一张自深渊拍摄的照片,图说写着“以管窥天的民主”,文中提到: 我听闻Macky Sall宣布初步结果,瓦德以六成得票率领先!好似他从未舞弊便在第一轮投票拥有好成绩,…许多投票所内,大约三成登记选民并未投票,或许可以查查多少张选票根本没发出,或许就能解释一切现象。 Seck得票数居次 Blog Politique du Sénégal昨天指出,得票排名第二的应该是Idrissa Seck,“紧追在瓦德之后,因为他在各地都以执政联盟候选人的姿态竞选[FR]”,Ousmane Tanor Dieng则位居第三,而且在家乡Nguéniène地区领先[FR]。 在野势力出了什么问题 Blog Politique du Sénégal提出的答案是: 反对人士再次因为缺乏勇气与观察而失败,政治不是儿戏,会决定人民的日常生活与未来,这项问题很大、非常大,这是一场选举,不是足球赛!...

玻利维亚:要改国旗了吗?

  26 二月 2007

原文:Bolivia: The Changing Face of the Flag 作者:Eduardo Avila 译者:Leonard 校对:Portnoy 相片摄影者为Patricia Vargas Claudio,经许可后使用 2005年12月玻利维亚总统大选时,国家象征就已成为议题,当时总统候选人Jorge “Tuto” Quiroga指控对手Evo Morales企图更改原本的黄绿红色国旗,换成彰显原住民荣耀的旗帜(wiphala),在竞选期间,这面代表原住民的多色横盘状旗帜便时常出现,Morales当选后的庆祝游行也有这面旗。Quiroga及其政党PODEMOS均认为,这幅旗帜无法代表非原住民,唯有目前的三色旗才能象征多元文化的玻利维亚,不过Morales及其政党MAS强调,他们无意更换国旗。 不过后来出现原住民旗的正式场合愈来愈多,例如部落格Willy Andres出席一场研讨会时,一名内阁部长所播放的投影片角落便出现原住民旗图案国营电视频道标志上,部落格「Plan B」作者Sebastian Molina也注意到奇怪之处,过去由黄绿色三个三角形的标志消失,改为与原住民旗相仿的新标志。官方宣称由九个正方形组成的新标志代表国家九个地区,但Willy Andres觉得政府意图非常明显。除此之外,国会亦通过新法,将原住民旗列为爱国象征,不过Sebastian Molina也指出其矛盾之处。 我发现国会已在讨论是否将原住民旗列为国家象征,可是这一切却与政坛现象有矛盾之处,各位知道是谁提案的吗?竟然是在野的PODEMOS,由副党魁Rodrigo Paz Pereira 提出,后来这项讨论只停留在提案阶段,并未进入正式立法程序。 重新整理一下…执政党MAS在国营媒体将原住民旗称为「国家象征」,但却不愿意将之列为爱国象征,可是为何总统府外又挂着原住民旗?他们是否对人民坦诚?在野党PODEMOS「指责」政府企图让原住民旗成为爱国象征,并表示要「捍卫三色旗及玻利维亚主体」,之后却又在国会里提议让原住民旗成为国家象征,立场究竟是什么?他们是否对人民坦诚? 本文最初相片取自于部落格Arquitecta,由部落客Patricia Vargas Claudio所摄。

玻利维亚:嘉年华前求天放晴

  24 二月 2007

原文: Bolivia: Rain, Rain, Go Away … At Least Before Carnaval Starts 作者: Eduardo Avila 译者: Leonard 校对: PipperL 本周末将连放四天假,嘉年华氛围弥漫空气中,多数人都在注意Oruro的嘉年华,这可能是全国最知名的一场活动,而且也经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确认为人类重要口传与无形文化资产,当人们正期待嘉年华会到来,Oruro的部落客Hugo Miranda担心,虽然法律已明文禁止,但跨区域的运输票价可能趁机调涨。除此之外,Oruro地区也刚降下了豪雨,Miranda忧心天候可能坏了大事,他在部落格Angel Caido [ES]里放了一些影片,记录城市中大水不退的情况。 圣婴现象所造成的豪雨也影响国内其他地区,Willy Andres在他的Flickr帐户里反映Santa Cruz降下暴雨的状况,此次水灾也直接影响到一名Santa Cruz的部落客,Claudia Peña Claros在她的部落格Inutil Ardor [ES]写道: 我的房子遭大水冲毁,现在走进屋里,屋顶都掀掉了,直接看得见天,墙壁也东倒西歪,好像刚经历战争一样,上周大雨过后,墙壁不断渗出水来,使情况更加恶化。 虽然许多玻利维亚人正与恶劣天候对抗,他们还是没有忘记嘉年华。居住于南部Tarija地区的部落客Marco,在部落格Pandemónium [ES]提到,虽然国内各地嘉年华有所不同,但多数都是为与“挚友”(Compadres)一同庆祝,Compadres一词是由“Como(正如)”与“Padres(父亲)”结合而成,人们会在此时送礼给重要的朋友。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挚友,只有真正值得尊重与忠诚的人才算是挚友,礼物则象徵着手足之情,通常你也会成为挚友子女的教父或教母,因为compadre也有“如父”或“如母”之意。 Paceño的部落客Alfonso Gumicio在部落格Bitácora Memoriosa [ES]提到,家乡有种称为“Pepino”的传统,那是种可能源自于义大利的嘉年华人物,长得很像小丑,不过又揉合了玻利维亚原住民的部分特色,是种多元文化融合下的产物。 人们对嘉年华的兴奋之情确实掩盖某些重大消息,例如玻利维亚总统Evo Morales访问巴西,重新协商天然气的出口价格。现居于巴西的Sergio Asturizaga 在 Así Como Me Ves Me Tienes [ES]指出,过去政府所签署的合约,让巴西能以较低价格购得天然气,即使国际价格高出许多。巴西总统Luiz...

阿拉伯: 美国贿赂阿拉伯记者?

  21 二月 2007

校对: Portnoy 美国在贿赂阿拉伯记者吗?记者又该如何回应? 约旦博客兼作家Batir Wardam本周在自己的blog“约旦观察”中,抛出上述敏感议题,因为美国国务院先前出资,招待阿拉伯记者参加美国访问行程。 Wardam小心翼翼地提出该项讨论议题,也事先向曾参与这些行程的媒体同业致歉,他也邀请同业在主流媒体论辩此事,研究什么方式对媒体最好。 “接下来我将提出一项敏感话题,而且绝对不是针对特定媒体同业,我主要希望藉由谈论这项议题,在媒体圈能引起一些讨论,我尊重所有不同意见,也无意在文章中强加一人观点或指控他人,这只是个约旦媒体界应讨论的话题。” “这件事起因于美国驻约旦大使馆先前赞助计划,邀请约旦媒体人访问美国,以瞭解当地文化与政治,此次行程由美国国务院全额给付,大使馆也邀请媒体人至大使馆参加晚宴,以及在参访期间与媒体交流。” Wardam明确指出,虽然美国是约旦的友邦,但阿拉伯国家民众对美国部分政策仍有不满,也质疑美国的动机。 “美国并非约旦之敌,也在许多层面提供补助,协助约旦经济发展,所以与美国往来对话当然无罪,但美国却完全支持以色列迫害 巴勒斯 坦人,又占领及窃取伊拉克资源,与他国发生经济或政治冲突时,更扬言采取武力行动,除此之外,美国亦介入阿拉伯世界文化与政治,企图将美国观点加诸于我们 身上。” Wardam认为,美国既然曾在伊拉克杀害记者与轰炸电视台,约旦媒体同业应对美国政策保持怀疑态度。 “对媒体从业人员而言,更重要的是美国在保护记者方面记录不佳,美军曾在伊拉克故意杀害约旦记者Tariq Ayoub与巴勒斯坦记者Mazin Da'ana,亦曾轰炸数家阿拉伯卫星频道的办公室,以及持续以非民主方式对阿拉伯媒体施压,因此我们记者秉持专业与良知,不能遗忘美国对记者的负面作 为。” Wardam主张媒体不应拿美国民主模式向阿拉伯民众传教,反而是美国人民需要再教育: “因此对约旦媒体同业而言,接受美国国务院的钱到美国访问非明智之举,有些人认为对话非常重要,如此才能协助美国克服 911恐怖 攻击事件所造成的危机,但这是种谬论,因为攻击并非起自于部分阿拉伯国家误解美方政策。现在我们不需要拿美国民主利益来教化民众,因为那对我们不是那么重 要,重要的是如何改变美国政策目标,对阿拉伯人民更加公平,我认为只有对美国民众再教育才能达成这一点。” 对于如此教育美国大众瞭解阿拉伯思维,Wardam也提出建议: “人们只要看得懂英文,就很容易接收到关于美国政策的资讯,记者可以从文件、研究、网路及其他资源获取相关内容,并不一定 非得接 受美国国务院招待访美。对话当然必须,但应该从阿拉伯观点出发,包括教育更需要阿拉伯世界资讯的美国大众,这正是媒体人员的角色,尤其是拥有良好英文书写 能力者,因为他们能投稿至美国报纸,阐述阿拉伯角度的意见;他们也能与双边组织或独立研究机构合作,不必非得与国务院或美国大使馆往来。” “总而言之,美国应以开放态度看待阿拉伯世界,因为是他们误解我们,且对话应透过阿拉伯或美国的独立组织及媒体,而非由美国政府资助、旅游、晚宴或训练,因为政府不是中立组织,而且所有美国对阿拉伯世界的不良政策都出自于政府。”

孟加拉:一人之力能否拯救全国?

  17 二月 2007

校对: mountaineer 目前在孟加拉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尤努斯博士表示有意组织政党参选下届选举,在公开信中,尤努斯呼吁人们提供支持与意见,建议他如何从基层组成政党。 Salam Dhaka认为,今日孟加拉政坛主要政党尽是政治对立与攻讦,尤努斯的行动将为政局带来一股新的势力平衡。有些人欢迎尤努斯加入政坛,并期待他能如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迪一样成功。Trivuz批评各 政党长久提名腐败的政治打手或企业家参选,而且藉由大撒脏钱的方式胜选,他觉得尤努斯加入选战将可打破现况,选民将有机会支持尤努斯所领导政党中的廉能候 选人。不过也有人对尤努斯涉足政治的能力存疑,记者Shiblee Noman撰文回应公开信时,便质疑他政治经历不足,并提醒尤努斯,千万不要误以为自己是孟加拉的救星,民主国家的权力来自于人民的认同,所以问题在于,大众是否真的希望尤努斯成为政治人物,或这只是尤努斯一厢情愿的念头。 Addafication觉得若要拯救国家,不是期待一位好人,而是建立好的制度。 尤努斯在孟加拉社会是很重要的人,而他就该在社会中扮演好 他的角色,帮助强化公民社会的功能。他这样一个只是较成功的平民不应该跨足政治,政治的改变应交由政治人物来做。全世界没有国家是由最成功的人来领导,孟 加拉也不必如此,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问题会因一个、二个,甚至三个人的行动就能解决,我们必须净化的是体制。 孟加拉自1月11日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后,现已回覆正常。安全人员正展开行动对抗贪腐,自新紧急状态法实施后,已有许多前国会议员、前部会首长与企业巨贾入狱,大众都很高兴政坛出现净化的迹象,Drishtipat同意《经济学人》杂志的说法,认为“除了政治人物以外,孟加拉所有人都很快乐”。人们对于新的过渡政府的表现感到兴奋,甚至称呼此刻是“孟加拉人民发起的宁静革命”,部落格“第三世界观点”指出,社会上正流传着一封信,呼吁孟加拉人举行公投,将现有过渡政府扶正执政四年,帮助人民清扫腐败的政府。 但如果政府手中只有锤子(强硬的手段),所有问题都会被像敲钉子(硬碰硬)一样解决。民众现在质疑,过渡政府清除贫民窟、强制驱离当地住民,以及拆除路边小商店的违章建筑的作法,因为虽然已经开始驱离,政府却尚未提出安置贫民与补偿商家的计划。 Addabaz支持清除贫民窟和路边违建,而Drishtipat则为被驱离者的人权发声。

摩尔多瓦:壁上艺术与其他相片

  10 二月 2007

原文: Moldova: “Wall Art” and Other Photos作者: Veronica Khokhlova译者: Leonard校对: mountainer 2006年的夏天,挪威Leikanger的Flickr用户dittaeva与他的兄弟同游摩尔多瓦,从首都奇西瑙机场往Colonita途中,拍下这幅马赛克作品,墙壁上的这个人看起来像是诗人马雅科夫斯基。 在这本相簿里,还有更多dittaeva在这趟旅行所拍拍摄的相片。 另外一批相片则与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战争博物馆有关,这个地区位于摩尔多瓦疆域内,虽然该地区的主权目前“法律地位未定”,但是1990年9月2日之后便已形同独立。以下为dittaeva对这组相片的简介: 这些相片是来自摩尔多瓦的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的Bender的战争博物馆,我试着尽量将整场展览用影像记录下来,我们事先申请参观,有位友善而严肃的俄语解说员用俄语解说,而Daria则很专业地将他的解说翻译为英语,我还从博物馆带了本小书回家。 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曾被准共产党独裁统治,他们的政府很懂得如何宣传,看看这个网站:www.pridnestrovie.net这个网站就知道。 (这里则有维基百科关于摩尔多瓦及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之间战争的介绍。)

印尼: 洪水瘫痪雅加达运作

  9 二月 2007

原文: Indonesia: Floods that Paralysed the Capital and its People作者: A. Fatih Syuhud译者: Leonard 印尼再度因天灾而受国际媒体注目,此次首都雅加达经历五年来最严重的水灾,一切都因此瘫痪,无论是商业活动、人员流动或政府日常运作皆然。 约34万雅加达居民被迫逃离,几乎什么都来不及带走,也造成约20万人无家可归。 Ferry Rahman自暴雨初日以来,每日提供首都混乱情况报导,这场水灾至今已造成20人丧生。 今天的报导中,他提到自己协助阿姨整理毁损严重的屋子: 我妈妈比我先到阿姨家,当时洪水已经退去,很难相信几天之前,大水还淹掉房子的四分之一,我只能从毁损情况想像。 那天天气很好,太阳出来了…很美好的一天,雨只下了几分钟,整天都阳光普照! 我进入屋子查看情况,许多衣服和床单都明显泡水,还飘出异味,很多厨具也都遭水淹没,我们一件一件清洗,但有些已使用多年无法修理,只好丢掉。 我们甚至丢了两张床,是两张弹簧床耶! 这些都可以换新,我最讶异的是,侄子的中学毕业证书、出生证明等官方文件也全都湿透烂掉,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换新。 我猜阿姨在惊慌失措的时候,可能没想那么多就逃出去了吧。 所以我们四人到处清理直到下午,我们也很明白,如果大水再来,我们还得再来清理一遍。 之后我们就回家了。 我们打开电视,收看关于水灾的新消息,就连许多公司也都发布讯息,告知员工明天不用上班。 如何伸出援手 部落客Peduli(字义为关怀)张贴援助组织网站的连结,这些团体也开设专户协助大水受灾户,对于住在印尼其他地区的民众,这些连结与帐户号码是极有用的资讯。 海外民众若希望提供帮助,我建议透过相熟的国际援助单位转介,Unspun提供了很好的建议。 其他报导水灾的部落客: Javajive:雅加达大水 Jakartass:洪水冲出究责问题 Mojomaru

巴林的一日:捉放政治运动人士

  7 二月 2007

原文: A Day in Bahrain: Political Activists Arrested and Released作者: Amira Al Hussaini译者: Leonard校对: scchiang 巴林夹在沙乌地阿拉伯与伊朗之间,肯定认为得搅动国内政坛局势,才能与两个大国抗衡,逊尼派与什叶派争斗显然不够刺激,双方互不信任的态度一定得要浮上台面才行,而摊牌之日就是这一天。 根据巴林人权中心的消息,该组织主席卡瓦贾(Abdul Hadi Al Khawaja)与政治运动人士穆夏玛(Hassan Mushaima)于巴林时间清晨六时遭逮捕,蒙面武装份子将两人从睡梦中押走,送交检察官侦讯。 两人皆为哈克运动成员,是由Al Wefaq国家伊斯兰学会所 分裂出的组织,而Al Wefaq国家伊斯兰学会则是巴林最大政治团体,由于巴林政府立法禁止国内组成政党,故原来各“政党”均改称“学会 ”。在40席的国会中,Al Wefaq共掌握16席,再加上另一名无党籍议员,使Al Wefaq成为国会最大势力,除了国会之外,巴林另设有40席的谘询委员会,地位与国会相等。无法理解本国民主制度了吗?毕竟这是个还在发展的新制度,而 且巴林也是经历国王哈玛德陛下全面改革后,人民才自2004年起拥有投票权。接下来我们回到这一天所发生的事件,以及部落客有何反应。 另一名成员阿杜胡森(Shakir Abdulhussain)也在同一日遭逮捕,不过主要是因为前述两者较为知名,引发全国各地大规模街头抗议,要求政府释放他们,Al Wefaq国会议员之后与内政部长会面,让三人于当晚八时获释。 人权中心网站里写道:“经过七个小时的等待与审讯,巴林人权中心主任卡瓦贾、巴林哈克民主运动秘书长穆夏玛, 以及阿杜胡森终于在 周五晚间交保获释,根据备受争议的1976年巴林刑法第160、165、168、172、173、214条,他们三人触犯多项国家安全罪名,包括企图改变 政府制度、散播不实讯息、污辱国王、煽动反政府仇恨等,最高可判处十年以上徒刑。逮捕消息一出,全国多处均发动抗争行动,亦与安全人员爆发激烈冲突,才使 三人获释。” 卡瓦贾预计于2月13日在美国华府发表演说,主题为“巴林改革进一步退两步?” 博客Mahmood Al Yousif提供各位他的两项看法,认为上述题目“不太令人有想像空间”,因为: “这句话虽然正确,但在巴林已几近泛滥,任选一天随机拿起一份报纸,只要阅读其中政治版文章,就可看到这句话白纸黑字写在上头,巴林甚至应该考虑把这句话注册商标,尤其在政治、自由与人权议题上特别适用。” 他认为这次的逮捕行动真是可耻失败的行为,并呼吁政府即刻放人。 “政府此次行动极不明智,也正好坐实前述演讲的论点,巴林确实进一步,倒退好多步!他们真以为逮捕一名演讲者 就能使讲座取消吗? 当然不可能取消,而且政府还让讲座更切中现况、更受人注意!只要想想媒体会怎么下标题就知道了,难道这对局势有益吗?难道都没有执政高层有政治勇气与意志 挡下一切吗?我们对这些情况愈来愈感厌烦,我们只想有尊严地生活,难道这也算要求太多吗?为了国家的前途,快释放他们所有人。” 虽然他们已获释,但Silly Bahraini Girl仍无法轻松看待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