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Leonard · 十一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十一月, 2007

30 十一月 2007

日本:薄酒莱风潮不再?

时间一到11月第三个星期四午夜,日本民众立刻打开薄酒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庆祝,自八零年代泡沫经济高峰期以来,迎接薄酒莱似乎已成为年度固定活动,这项传统至今仍在,许多人群集在餐厅和酒吧,希望抢在第一时间享受今年新酿的美酒,有些人不只饮酒,更浸淫其中,以薄酒莱沐浴。 薄酒莱上市也成为博客的热门话题,masakoski表示: 我先前还没尝到今年的薄酒莱,所以请哥哥到附近的7-Eleven便利店买了一瓶,真是美味! 虽然日本目前仍是全球最大薄酒莱消费国,但销售量却不断下滑,博客各自认为的原因不同。 tokorin25指出,人们开始怀疑外界是否夸大或高估薄酒莱的质量: 我明白为什么薄酒莱风潮已不复在,因为人们都已实际尝过味道了。 另一名博客表示: 虽然商家提供无限畅饮,但我无法喝太多,因为并不是那么美味,反而有点太淡,一般红酒比较好喝,但当我听到「开卖」二字时,就会激起我想喝薄酒莱的冲动,而且又是个庆祝活动,那比较像是丰年祭吧。 东京一间餐厅外的广告上写着:「2007年薄酒莱开卖!每杯600日圆,每瓶3200日圆。」 这位博客也讽刺这项传统: 好久好久以前,几个喜欢喝红酒的人办了一场游戏,比赛谁能先喝到薄酒莱,后来便广为流传,成为今天的局面。我一直在想象欧洲红酒行家看着日本的现象,那些跟流行的日本人大叫「首卖日的薄酒莱最棒」,行家们只想着「笨蛋,那只是游戏,游戏而已!」日本人总是这样,跟着别人欢度西洋情人节和圣诞节。 高中学生sovversivo creazione的观察是: 11月第三个星期四便是薄酒莱开卖日,我最近常常听见相关消息,日本也买下大多数薄酒莱,其实这种酒的价格在法国便宜许多,这样听起来,好像我们国家很富有,但物价随石油价格不断上扬,我也担心家里开支不足,许多东西都愈来愈贵了… 我觉得寻找新能源很重要,既然我们已太过富有,难道日本不该重新思考节能与能源使用效率吗?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Trust

24 十一月 2007

全球之声一周间 1119-1124

因应相关事务更动,即日起,全球之声一周间提前刊登。 以下为各位整理世界过去一周在全球之声的动态: 历史总不安于只是历史,继续影响着现世的事物与人们,并以不同的形式和面貌重现。一场舞蹈表演,让人再度想起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历史情结,学校最后决定禁止演出,但止不住各方博客探究下去,文化与政治切割与否之论再起,不过与此同时,虽然难获大众注意,但也有消息指出,以巴社会中仍有个人藉不同方式默默合作着,试图带起希望;伊朗政府觉得亡者已矣,不愿再揭开1988年的政治谋杀历史,但生者仍追,不断追索司法正义和真相,于是伊朗政府再度动手,将人们丢进大牢,以为异议声音会因此消失,但博客仍扩散传递消息;孟加拉国国过往反对独立的政党从历史中重生,该党领导人一句话又吹皱一池春水,众人纷纷群起抨击,显然尽管是历史,仍旧易燃如昔。 当然,也有些人觉得历史或政治对于我们,犹如遥远星球上的一粒砂,没有兴趣亦没有动力理会,选择记录更贴近生活的社会层面议题,除了情绪,博客也点出更重要而广泛的结构性症结,让博客不只是叫嚣、愤怒或同仇敌忾,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男童强暴案尚未落幕,法国籍受害者的母亲在悲愤之余,也要求该国政府必须有其它作为,才能避免又见遗憾,并尽量平抚受伤的心灵;叙利亚船难屡见不鲜,博客点出原因或许在于规范落实不够严谨,让海上航行无法安全,成为赌上性命的冒险;核能与否的议题从未平息,再生能源近几年更是众人焦点,但与其等待大企业起心动念,博客呼吁由小单位开始,聚沙成塔或许好过等待。 更多信息请至全球之声中文版网站,如欲收到每周信息整理,请寄发电子邮件给中文小组负责人,主旨注明「我要收到全球之声一周间」即可。

叙利亚:论辩外交政策走向

“创意叙利亚”博客论坛的本月议题如下,势必将引发博客许多议论: 叙利亚外交政策 无论是土耳其、伊朗、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埃及、美国、俄罗斯或法国,叙利亚该与哪个国际或区域强权建立良好关系?对于邻近区域诸多冲突,叙利亚应参与其中或旁观自清? 首先Wassim认为,叙利亚应维持既有外交政策,尤其是继续强化与俄罗斯、土耳其与伊朗的关系。 阿拉伯主义之死以及区域国家倒向以色利和美国,显示必须重新评估局势,叙利亚也已完成评估,此刻既然伊朗仍握有主控权,叙利亚便不需在任何议题提高弹性,但不能依侍现有成就,必须更努力以强化叙国的影响力,否则只会坐吃山空。 Qunfuz虽然基本上同意Wassion,但强调目前的冲突实际上与宗教无关,不过有许多人企图将冲突与宗教连在一起。 许多人将目前的区域歧见导向为宗教冲突,但其实叙利亚政府主张政教分离,而哈玛斯是个逊尼派组织,其实对立的双方差异在于,一方欢迎美国与以色列形成霸权,愿意开始美军设立基地、愿意让美国控制资源,也愿意无条件开放区域经济让西方资本进入,而另一方不愿屈服,我认为叙利亚站在正 确的一方。 Tarek Barakat表示,真正的答案应该是与所有国家保持良好关系(包括以色列): 在叙利亚重回多样世界之前,伊朗甚至是土耳其都能提供许多帮助,叙利亚需要沙特阿拉伯和美国,程度上远超过这两国需要叙利亚之处,因为两国都能给予叙利亚伊朗无法提供的影响力,纵然基于战略利益矛盾,叙利亚无法获得美国的支持,起码不要激怒美国。 SimoHurtta觉得叙利亚与邻国关系的重要性远高于和欧盟及美国的关系。 叙利亚应该要专心寻找团结国家与区域的元素,以创造更紧密的中东政治及经济联盟,唯有合作能确保中东不再陷入数十年内战,唯有合作能挽救阿富汗与伊拉克的信念。 Ehsani认为叙利亚政府存有错误观念,误以为美国很快便会离开伊拉克,这个看法将危及外交政策及利益。 如果未能认清现实,叙利亚将会付出巨大代价,叙利亚过去不断抵抗美国入侵,已经让该国成为美方的目标,第一项代价就在黎巴嫩国 内,原本叙利亚能完全控制黎巴嫩政局,却突然大逆转,黎巴嫩前总理哈理理(Hariri)遭暗杀案是最后的导火线,很快便让叙利亚被迫放弃前总统阿萨德 (Hafez Assad)过往三十年的战略。 原文作者:Yazan Badran 校对:Nairobi

23 十一月 2007

墨西哥:塔巴斯哥州的紧急状况

以上照片由_…:::Celuloide:::…_ 拍摄,以创用CC授权方式使用 自月初开始,墨西哥塔巴斯哥州(Tabasco)的水患情况因大雨量而越来越严重。目前该州有超过80%的土地淹没水中,留下数千位无家可归的人,以及停顿的经济。所有的农作物均损失了,而整个州也被宣告为灾区,要将该区所有的水清走预计要花上超过三个月的时间。许多人说,这要比新奥尔良的情况要更严重。 Bucefalo [ES] 从第一手经验的观点着手撰写,列出了所需的补给品清单: 我们没有饮用水,且没有卡车可以帮忙配送干净的水… 补给品逐渐耗尽,也因为人们惊慌采购而所剩无几,补给品也没有理由囤积。对于还有商品在架上的商家也趁此机会大涨价。我不瞭解大排长龙的加油队伍,若我们都被水所包围,没人离得开。 Enigmatario [ES] 则提供了每小时更新的丰富的灾难报导。 来自于Realidad Novelada [ES] 的J.S. Zolliker提供了有关该事件的数据∶ 850个小镇淹水— 该州有约七成的土地淹水的高度在2寸到36尺之间。 预估有8万个家户失去了所有的个人财产。 约有3万个人居住在 269 个避难所中 未来几日还有更多的雨量。 墨西哥已经宣告塔巴斯哥州的17个直辖市进入紧急状态: 墨西哥政府与人道救援组织无法进入许多区域,因为洪水淹没了道路、以及湍急的水流。...

22 十一月 2007

叙利亚:哀悼罹难船员

上周在叙利亚的海岸边,有一阵阵哀伤浪潮袭来,因为消息指出,由叙利亚人拥有与营运的格鲁吉亚籍船只Haj Ismail号及其他九艘船在黑海遇上风暴翻覆,船上17位船员只有2人生还,全员年纪最长者不过33岁,叙利亚沿岸城市Tartous居民Abu Fares与船员及其家族互有私交,他对于这起悲剧的感触是: 类似灾难每年反覆发生,到最终Tartous看着这些哀痛将麻木以对,人们无法见家人最后一面、无法为他们安葬、无法在墓前凭吊悲泣,母亲们的心将永远悬在半空中,呆望着窗外,等着电话铃响或信差捎来奇迹。 这篇真情流露的留言引来许多回应与对船员的祈祷。 其中Dubai Jazz想问:“难道无法避免意外重演吗?” Abu Fares回答: 我不愿在伤口上洒盐,但就数据而言,每年翻覆的叙利亚船只数目如此多,显示其中必有问题,尤其在黑海航行的船只风险极高,大多已 经老旧、维修不善,或是已届使用年限,西欧地区的港口认为这些船只已不安全,不愿让它们入港,许多船只当初甚至不是供海运使用,因此最终命运不是逾期航 行,便是没入无情大海之中。 原文作者:Yazan Badran 校对:abstract

吉尔吉斯斯坦:政党争权时刻

过去几周在吉尔吉斯斯坦有些政治事件,让当地博客之间出现揣测、讨论与争议,自总统巴奇耶夫(Kurmanbek Bakiyev)宣布解散国会与内阁总辞后,国会大选预计于12月16日举行,此次约有五十个政党参与其中。 Edil Baisalov提及,由代总理Almazbek Atambaev领导的社会民主党于11月10日时,已于芭蕾暨歌剧院举行了第八届党员大会,并已宣布政党名单,代总理更宣示将确保大选公平透明: 身为党主席,我将尽力确保选举自由公平,因为若不公平划分选区,会影响选举前后的国家团结,历经一场革命就够了,不需要第二次。 而在AKIpress的论坛上,Aibek1961对于上述发言留下相当幽默的回应: 自由选举对我国算是新体验,但如果选举宜的自由公平,社民党就要败选了。 亲总统的政党Ak-Zhol约 一个月前才刚成立,也已举行党大会及宣布政党名单,候选名单人选包括宪法法庭主席Cholpon Baekova、政府书记Adahan Madumarove及五名前国会议员,但博客相当不满前国会议员Kabai Karabekov立场丕变,他在四月罢工时极力反对政府,现在却加入亲政府政党,例如bored表示: Karabekov丢脸到极点!我觉得意外,也很失望。 Yad态度则较为务实: 其实一点都不需要意外,我比较意外他之前竟能伪装为在野人士这么久。 前总理Felix Kulov现在是Ar Namys党的党主席,因为司法单位正调查该党党代表,故尚未公布政党名单,Kulov在AKIpress的记者会上表示: 若12月16日国会选举出现大规模造假现象,再加上食品价格不断高涨,明年春天肯定很不好过。 原文作者:Asel 校对:FoolFitz

21 十一月 2007

环保:博客讨论能源议题

多位博客讨论到能源议题,包括核能、“能源随插即用”、中国“洁净能源计划”与环保资料中心等,无论在南非、中国或美国,博客都在思索能源问题的解决之道。 Ian Gilfillan想问“为何人们还在考虑核能?”也探究为何相较于煤炭,核能依然有人支持。 若态势将是核能对抗煤炭,人们似乎不必考虑,面对目前全球暖化,再加上燃煤发电造成巨大环境成本,核能似乎势在必行。 但是,这个前提却忽略再生能源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 他之后考量再生能源的种种利益、核能发电的弊病、再生能源计划范例之后认为: 核能并非再生能源! 若全球都改用核能发电,世界铀矿总量只剩下九年份,铀矿价格将因此大涨,各界也将疯狂研究利用铀矿的新科技,例如核能产业便提议二次处理用过的核燃料,目前这种作法风险与成本极高。 “碳智慧”博客的Rory也从中国、南非与印度的供需脉络下,检视核能与再生能源,试图解释为何各国又打算走上核能的回头路,他也分析从传统化石燃料改用再生能源的挑战,并提出所谓“随插即用能源”的想法: 再生能源也面临供给短缺的窘境,原因在于虽然科技日新月异,但主流能源产业并未大规模发展,而小规模再生能源尽管阻碍更多,但潜 在利益也更高,例如分散发电设备后,便让地方社区更有机会发展与参与(也就带来更多工作机会),而且也毋需让任一科技走向单一标准,要因地制宜,况且未来 能源计划也可能与今日彻底不同。 “中国对话”博客中,Rachel Wasser提及中国的“洁净能源计划”: 中国九成用电仍来自效能低落的燃煤发电,但中国已大胆设定扩充再生能源产业目标,中国真能达到永续能源的地步吗? 美国共笔博客“世界变迁”的Jeremy Faludi撰文探讨计算机计算领域,尤其是资料中心环保化,Google、Amazon等企业及博客平台都利用资料中心提供网路服务,这些资料中心耗电量庞大,作者便在文中讨论提高资料中心效能的方式,并记录环保计算机研究、技术与报导的最新消息。 最后,“绿车”博客的Carl宣布将举行零非洲拉力赛。 “零非洲拉力赛”将成为耐久战,并展现有益地球车辆的可行性与实用性,欢迎以电力、太阳能、油电混合燃料、氢气及生质燃料为动力的车辆参加”。 原文作者:Juliana Rotich 校对:FoolFitz

20 十一月 2007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从强暴案伸张正义

好啦 总之 如果找到愿意加入我们的 请叫她来咱们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GVO-translators 阿拉伯国家习惯将性侵害或强暴案件隐匿不报,甚至逃过了国内外媒体的窥探,不过最近有件消息登上国际媒体头条,也让相关讨论重现于阿联酋的博客圈。 这起事件的受害人是名15岁法国男孩Alexandre Robert,在迪拜遭到绑架与轮暴,更令人关心的是,三名嫌犯之中,其中一人在2003年便检验出HIV阳性反应。 阿联酋社群博客提供报导连结与节录,报导内容引来读者阵阵抨击。 署名“迪拜罪犯”的读者表示:“迪拜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在该国司法体系跟上时代脚步之前,西方人还是别去比较好,这名可怜男孩不仅遭到暴行,连医师行为也像个野蛮人,多数人都不知道,在那些停留在中世纪黑暗时代的穆斯林心中,异教徒和女性都是可以随意糟蹋的对象。” 另一位挂名“匿名者”的读者则认为,这起案件根本不会获得正义: 如果有所谓的正义,最先遭处决者应是酗酒者与毒贩,因为他们在街上与夜店惹出的麻烦更多,司法该先解决印度人/亚洲人,然后是东欧人/非洲人,之后再处理白人与本地人等其他垃圾。 本案就和其他事件一样,最终都会不了了之,既然大家都知道不可能有结果,又何必费时写这篇报导呢。 另一位未署名的读者则要迪拜醒醒: 迪拜快醒醒!如果阿联酋希望事事夺冠,就该从最基本的教育、卫生、司法等做起,然后才花时间盖全球最高大楼和最大购物商场。 不过来自巴林的博客Ammaro认为,不该拿此案来丑化迪拜的名声: 虽然此事确实骇人听闻,但不该以偏概全,将此事当做对迪拜的刻板印象,因为当地文化仍相当温和有礼,们对这件事非常愤怒,绝对该惩处罪犯,别忘了阿联酋在全球治安排名仍名列前茅。 SevenSummits亦持相同看法: 此事发生令人遗憾,但请别因三名性变态而误会迪拜或阿联酋,这里仍是非常安全的地方,无论人们对当地人权有何批评,安 全依然是最重要的价值,当然这个国家并不完美,但肯定比许多地方更好,不过全民平等、透明与正义也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我个人认为至今没有国家真正体现这 些价值。 我祈祷这名15岁男孩没有罹患HIV,请为他一同祈祷,并让司法行使其应有职责。 受害男孩的母亲Veronique Robert也藉助互联网力量,成立英文与法文网站关注本案。 她在网站简介中写道:...

18 十一月 2007

乌兹别克斯坦:又是一名记者之死

Alisher Saipov来自吉尔吉斯斯坦南部边境城市 Osh,是名26岁的乌兹别克斯坦裔记者,时常报导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媒体所忽略的议题,尤其乌国媒体长期受政府操控,因此对于他遭到暗杀身亡的消息,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地区博客普遍认为是重大损失。 在他短暂但活跃的媒体生涯中,他的合作对象包括Ferghana.ru通讯社、美国之声乌兹别克斯坦语频道、自由欧洲广播电台以及Uznews.net,除此之外,Alisher Saipov也时常将Osh地方发行的乌兹别克斯坦语报纸《Siyosat》,偷偷从吉尔吉斯斯坦夹带进入乌国,该份报纸不时报导两国境内的宗教、人权与政治议题,他先前也曾发行该报的网络版,但他身殁后便不曾更新。 neweursia博客的Libertad率先公布这位记者的死讯。他认为这么伟大的人被暗杀,确实是一大损失: Alisher Saipov的记者专业表现在整个中亚地区评价极高,他是个好记者、也是好人,总是乐于助人,面对困境也从不放弃,永远坚守真理、诚实、荣誉、勇气等原则。 Craig Murray是前英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因为先前在博客中指控乌兹别克斯坦裔的俄国富翁Alisher Usmanov涉及贪污,博客遭到关闭 (现在已经恢复)。他最近的文章指出,乌兹别克斯坦及邻近地区的言论自由正受到极大威胁,Craig Murray与Alisher Saipov素有私交,也很遗憾听闻死讯: 我不敢相信Alisher Saipov已经过世,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不过是个23岁的年轻人,全身充满着活力、生命力与乐观态度,过世时也才26岁,这是乌兹别克斯坦政府杀害异议人士的最新事例。 Azamat Report博客公布保护记者协会对此事的新闻稿,让人们再度讨论到「安集延屠杀事件」与Alisher Saipov报导此事的贡献。 「无辜」心灵告解博客的Daagini表示,虽然从不认识这位记者,也从未看过报导,但仍为他哀悼。 无论人们身在何处、身分地位如何,情绪总会受远方发生事件牵动或影响,听起来不可思议,但确实如此,听闻一件消息后,好像眼前上演一部电影,激发你原本以为不存在的思绪。 Registan.net的Joshua Foust撰文向这名遭杀害的记者致敬,细数在前苏联国家做记者的危险之处,自苏联垮台之后,记者遭谋杀事件层出不穷,且许多案件至今仍是一个谜团,原因在于「前苏联国家仍由情报人员主政,或是由旧时代官员继续掌控政权,他们的行为也与情报人员无异」。 在文章之中,Joshua Foust列出2000年在前苏联国家他杀身亡的记者清单,其中乌兹别克斯坦并无任何案件,因为当地记者都是忽然失踪,无人可确知他们是生或死。...

15 十一月 2007

玻利维亚:庆祝诸圣日

玻利维亚不久前庆祝了「诸圣日」(All Saints Day),不过当地有些特有的习惯,例如家族与小区会团聚一同烤面包、扫墓,以及建圣坛迎接家族亡者的灵魂,「玻利维亚之声」计划的部分成员选择记录他们在这一天的经验。 El Alto Noticias的Alberto Medrano以类似记者的笔触回溯节日历史[ES],并回顾这些年来诸圣日与万圣节在当地的对比。 El Alto地区的民众当然会带着供品、食物与音乐前往墓园,我们希望人们在这个场合不要像过万圣节一样酩酊大醉,而是和亲友以健康方式庆祝诸圣日。 Bolivia Indigena的Cristina Quisbert则描述当天活动[ES]: 11月1日中午,我们用王冠、马匹、儿童、梯子等各种形状的面包装饰圣坛,再摆上水果、鲜花、糖果及亡者喜爱的食物,迎接灵魂回返;11月2日,我们带着准备好的所有东西前往墓园祷告,并把一盘盘的面包、水果、糖果等分送参与者。 Lenguas y Comunicacion的Ruben Hilari因信仰不同,并未庆祝诸圣日,不过他分享了一位朋友前往矿镇过节的经验[ES]: 我的朋友当时八岁,他和母亲前往采矿场的小镇拜访阿姨,当天正好是诸圣日,他和母亲并不熟悉祈祷文,因为矿镇居民鸡犬相闻,也都注意到有陌生人出现,不过居民邀请他们一起祷告,虽然不太懂得如何祈祷,但每一户仍热情款待这两位访客。 准备诸圣日用品是项家庭活动,Compartiendo Ideas Nuevas的Graciela Romero便提到烤面包的经验[ES]: 自清晨五点钟开始,烤箱便未曾停过,大家都依据个人口味和经济考虑烘焙不同的面包,我到的时候,许多女子正在用篮子、箱子、桶子装面包,有些人是遵循传统而烤面包,有些人则是不得不烤,因为商店里都已没有面包了。 Corazon de...

格鲁吉亚:革命理想破灭时?

南高加索地区三个国家明年竟陆续都要举行大选,实在不是个好现象,外界向来认为格鲁吉亚是其中相对民主国家,而且相对于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政府过去以 武力镇压群众,格鲁吉亚在2003年11月发动的“玫瑰革命”过程平和许多,让现任总统萨卡施维利(Mikhail Saakashvili)上台,但最近格鲁吉亚却首开负面先例,未来三国反对阵营在选举前后可能都会不断抗争。 在听来讽刺的“稳定国家”部落格中,便刊登一篇文章名 为“格鲁吉亚的疯狂…”,并提供连结至TOL Georgia的报导,这两个部落格都是由“Transitions Online”这个组织所成立,特别为格鲁吉亚开辟的区域也值得鼓励,他们对此次事件报导众多,除了不时更新,现正报导国内独立媒体遭攻击的情况,本文所拮 取的照片摄于首都提比里西(Tbilisi)市中心,感谢Flickr用户Davit Rostomashvili提供。 继关于Kavkasia电视台与Imedia电视台断讯报导后,TOL Georgia提出可怕的结论: Imedia电视台记者遭人用武器威胁,还被轰出电视台,手机也被拿走了。 掌控内政的部队进入电视台,一人遭殴打。 有多少民主国家会发生这种事? 也许政府会指控Imedia电视台由俄国叛徒掌控…真是可耻,我国现在就像个独裁国家… 根据格鲁吉亚官方说法,目前提比里西一切问题都是死对头俄罗斯在背后搞鬼,国际媒体报导称,总统萨卡施维利将元凶直指莫斯科当局,例如国内安全机构便公布影片与录音,内容为在野领袖与据称是俄国情报人员的人士接触,格鲁吉亚也召回驻俄大使。 在野阵营否认指控,Unzipped的Artmika等部落客则认为,格鲁吉亚政府与总统本人是拿俄罗斯做为代罪羔羊,掩饰国内本身问题。 我认为总统真的有严重的间谍恐慌症,过去苏联时代也常以此病征让异议噤声,正如预期,他将一切都归咎于俄国及俄国情报人员身上, 对于任何觉得地位不稳的领袖而言,这都是便宜行事的方法,他以前用过这个招数,此今尔后,任何对政策或政府不满的声音都等同于叛国,往日再现,这也很适合 用来争取西方世界持续支持。 这位亚美尼亚部落客Artmika现居英格兰,提及有位格鲁吉亚的朋友不断提供国内情况细节,根据Unzipped部落格的文章,两边情况都已趋近失控,但他认为主要责任在于政府以铁腕作风驱散抗议群众。 我的格鲁吉亚朋友住在提比里西,也批评在野人士行为不当,他一方面谴责政府不该使用大规模武力,另一方面也觉得在野者有错,不该挑 衅警察,也没准备好与执政者对话,“双方行为都很丑陋”,我相信在野阵营也没有比政府好多少,光看成员名单就令我不舒服,而且抗议期间的口号更是荒谬至 极,但我知道,当执政者动用大批武力镇压平民,政府便一定有错,因此我仍谴责政府。 他的结论是,“只要萨卡施维利仍在位,格鲁吉亚便不会出现民主与平静日子”,在他另一个部落格中,则张贴冲突照片。回到TOL...

14 十一月 2007

塔吉克斯坦:贪污与能源问题

本周塔吉克斯坦博客圈讨论的主要话题,起自于新任国家财政暨贪污管控局局长Sherhon Salimov月薪仅300美元,该单位员工薪资则更低,此事非常怪异,因为低薪资正是造成塔吉克斯坦公务员贪污的一大主因,也常致使政府决策不透明。 缺乏公共政策专业也常会导致严重后果,环境政策即为一例,“塔吉克斯坦经济”博客指出,俄国联合能源系统公司负责人Anatoly Jubais来访,提议在沙雷兹湖(Sarez)的天然水坝上建造水力发电厂,该文作者担心,这项计划可能为整个区域整来灾难。 我听闻在沙雷兹湖建造水力发电厂的构想,但完全不合理,此事又再重演,塔吉克斯坦科学研究院代表Ilolov表示将会考虑这项意见,之后就没下文了。 原文作者:Vadim 校对:FoolFi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