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Leonard · 一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一月, 2007

29 一月 2007

哈萨克斯坦的罪与罚

原文: Crime and Punishment in Kazakhstan作者: Leila Tanayeva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博客遭审判 记者托古巴耶夫(Kazis Toguzbayev)常将文章张贴于群体博客KUB,他在1月22日在哈萨克首都遭起诉开庭审判。他在文章中指出总统企图遮掩在野人士的谋杀命案,结果被以利用媒体污辱总统尊严与名誉,遭到违反刑法规定的指控,最后判处两年缓刑。 托古巴耶夫将审判所有资料与判决内容公布在KUB,引发众人激烈论辩此案。 Iwann写道(RUS): 别人若对你有惧,你就毋需对他们感到害怕!…虽然他未入狱实在很可惜,他若身陷大牢,反而就能成为国内追求民主的标的。 Aziat回应(RUS): 你可以亲身体验一下,只要在网路上张贴一些愤怒的情绪性言词,然后等着,等他们找上门来,你再大吼“谋杀者!独裁者!”,你就会被丢入大牢,届时你自然能成为荣耀的民主先驱。 M.Heidegger(RUS): 我不会称此案为一项胜利,不过托古巴耶夫确实为哈萨克言论自由贡献良多。 秘密审判医师 哈萨克南部医院先前传出,87名婴儿遭感染HIV病毒,Shymkent地方法院后来于1月19日开庭审理21名被告,其中18人为医疗工 作者,自本案成案以来已有8名孩童死亡,一名由美国人收养,但大众与媒体均不得旁听审判,被告与受害者姓名亦未公布,哈萨克政治社群的romanil表示:“民主,再见!” Neweurasia的Mira Baktyhova则怀疑,被告最后根本不会遭判刑确定,因为其中部分为高层官员,她认为:“政府告诫媒体不得就此议题打扰法官,法官也不得透过电话等方式批评此事,若有记者对法官提出任何问题,形同媒体对法院施压。”...

利比亚: 归或不归?

原文: Libya: To Return or not to Return?作者: Fozia Mohamed译者: Leonard 过去几周利比亚博客圈关注话题众多,当地学校正值期末考,Khadijateri提供数篇相关报导。 另一方面,博客Nura,在Ly-Hub上掀起一阵热烈讨论,许多利比亚博客与“对利比亚有兴趣者”都会聚集在此交流,Nura提出以下这个话题,许多海外人士都很感同身受: “我想问各位利比亚兄弟姐妹,是否偶尔会有冲动想回利比亚看看呢?因为我从未在利比亚生活,我常与这个国家感到疏离,觉得该回去重新强化彼此关系,因为这种情感联结已经愈来愈微弱。” Anglo Libyan接续这个问题,张贴文章问道“归或不归?”,似乎也困扰着许多海外利比亚人。 各位可在这里看到人们的想法,Anglo Libyan提到 “重点是,利比亚会欢迎我们回去吗?当地民众会否接纳我们?还是会瞧不起我们,视我们为移民?问题很多,但答案很少。” Rose Bud是位居住于美国德州的利比亚人,他觉得当利比亚人离开国家后,就会忘却所有不好的事,只记得利比亚的好,也同意应该有人回去看看,让我们回想起当初为何对利比亚不满。更多想法见此 我最近还认识另一个有趣的博客名叫OnLibya,他的部落格Survey关注利比亚社会的现况,例如婚姻、健康、批评等。 他在文章中会先抛出一项议题,再陈述他的疑惑,这是种很不错的方式,各位在他的实地报导中应该可以学到不少。 各位可以发现,利比亚博客圈所关心的面向非常多样,所以我们从不会感到无聊,欢迎各位前往探索。

25 一月 2007

乌克兰:尤申科上任届满两年

原文: Ukraine: Two Years of Yushchenko's Presidency 作者: Veronica Khokhlova译者: Leonard 两年前的1月23日,数十万民众涌入乌克兰首都基辅的独立广场,聆听总统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的就职演说,撰写博客“橘色乌克兰”的Dan Mcminn和Lesya McMinn也在人群之中,他们和许多人一样,都得跨越重重阻碍才能得窥活动片刻,他们拍摄有关群众的相片,也写下了图片,例如: …所有人都得绕着广场打转,因为人实在太多,我们在大街上步行,根本无法靠近清楚看见什么东西。 …我们一度爬上废墟的冰坡,为了历史重要时刻,什么才算是冒险? …最惊人的是有这么多人在后街徘徊,广场各个方向的入口都被人群堵住,光是看到周边道路有这么多人,就可以想像主干道上更是人山人海。 本周二尤申科上任届满两年,但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焦点集中在权力斗争与希望破灭,基辅的记者兼博客Abdymok在一篇简短文章里,称尤申科是位“失败的总统”。 时光倒回2006年8月,didaio指出,乌克兰部落圈现在不再视尤申科为国家“英雄”,而是“反英雄”,今年1月23日时,他也是乌克兰少数博客还愿意思索[UKR]周年纪念的意义,以及为何尤申科无法符合人民期待: 两年前,我站在独立广场上,身上穿着橘红色雨衣、绑满橘红色丝带,因为眼前景象而满怀骄傲与愉悦,身旁数万名乌克兰人与我心有同感,当时我们看着一位人民总统就职,每个人都希望乌克兰能拥有新生命、新生活水准等等。 我现在无意分析过去两年发生的每一件事,反正还有很多人会写,尤申科的总统职权即将随新法生效而缩小,可能迫使他花费很多时间,努力想摆脱“乌克兰人民傻瓜”的封号。 因此我比较想谈谈,两年前与我并肩的群众到了今日有何态度与反应。 上周我恰好听到两个人说了同一句话:“从前人们有那么多希望…”,其中一位女士在总统大选时投票给前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过去支持乌克兰第二任总统库奇马(Leonid...

23 一月 2007

萨尔瓦多博客在说些什么–和平协约签署十五周年

原文: What Salvadoran bloggers are saying – on the 15th anniversary of peace accords 作者: Tim Muth 译者: Leonard 萨尔瓦多冲突双方于1992年1月16日签署查普特佩和约,结束长达12年的内战,至今年正好满15周年,当天有官方庆祝活动和研讨会,也有抗议与示威游行,萨国部落客对这段历史与国家进步有许多感想,多数人认为政府的承诺尚未实现。 Hunnapuh的Jimar表示,他不希望人们低估和约的重要性,并认为和约为萨尔瓦多当代史上最重要民主政治改革[ES]立下基础,和约敲开民主发展大门、确保人们政治权力、让FMLN游击队有机会转型为政党,政府也设置人权视察官职位,但在社会经济方面,和约内却显有不足,萨尔瓦多社会的历史结构特殊,致使当年发生武装冲突,但和约却未改变社会结构。 Ixquic则感到意外,在萨尔瓦多这个小国内,对于同一件事实却有如此分歧的意见,她一方面肯定和约终结社会对立与敌意,另一方面却未能巩固一套新的社会、政治与经济制度。 在许多人眼中,和约对政府军与游击队的处理显有缺失,记者德顿(Juan Jose Dalton)透过曼希瓦(Bernardo...

21 一月 2007

世界,见见非洲!报导这块大陆的新方式

原文: World, meet Africa! A new way of reporting the continent作者: Rachel Rawlins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阅读主流媒体对非洲的报导时,许多人常感到沮丧,其中有两项原因,一是媒体认为值得报导之事通常令人沮丧;二是非洲其实极为复杂活泼多元,主流媒体却极少涉猎,只用最简化的刻板印象切入报导。 因此今日路透社启用“非洲路透社”新网站,着实令人兴奋,更让人惊喜的是,网站内每个国家页面里都加入了部落格报导。 例如以下这张截自乌干达的网页画面中,在地图右边即有标志着“部落格”的区域,其中列出最近全球之声内关于乌干达的报导,非洲其他五十余国内在这个网站里均有相同版块设计。 路透社为全球之声主要资助者,故十分高兴见到路透社如此运用其中报导,这也反映出新闻媒体愈来愈重视在地真实声音,以提供报导内容的观点、背景与脉络,路透社声明中指出: 启用这个新网站,路透社希望能以更详细、更全面的角度报导非洲事务,在议题与脉络提供更宽广的视野,也深入挖掘各国内部文化,“非洲路透社”网站不仅服务非洲居民,也服务全球关注非洲发展、投资与新闻的读者… 路透社持续将各界观点与评论加入新闻内容,故本站也将透过全球之声的国际部落客网络,加入各国部落格内容于网站之中。 这是很重要的一步,但之后还有漫漫长路,例如奈及利亚和肯亚等国的部落格社群较广大、较活跃,有些地区的报导则比较稀少,而衣索比亚和辛巴威等国政府则仍严格限缩网路表意空间。 我们希望让部落客参与这些计划后,不仅能让许多被遗忘的人们拥有发声平台,更可鼓励他人参加对话,并代替无法自由发声者向当局施压。

18 一月 2007

智利博客关注玻利维亚动荡

原文: Chilean Bloggers on Bolivia's Chaos作者: Rosario Lizana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智利博客很关心玻利维亚目前情势,博客Tomás Bradanovic[ES]认为: 玻利维亚如今情况如此可怕,是因为朝野双方误解甚深,无法瞭解对方思考模式,使决策与行为错误频频,国家也一直都像个坐在金山上的乞丐,总统莫拉列斯心智像个孩童,没发现自己的行为每天都在助长敌人气势,因为政治走向两极对在野党最有利。 Libardo Buitrago[ES]则从政治经济角度出发,谈论玻利维亚在贸易组织南锥共同体内关心的议题: 第卅届南锥共同体元首高峰会将于周四、周五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讨论焦点必然集中在是否让玻国加入,以及经费补助乌拉圭与巴拉圭,以平衡组织内不平衡现象。 Libardo Buitrago后来提及,玻利维亚一方面希望加入南锥共同体,另一方面又想维持在安地斯共同体的会籍。 El Morrocotudo[ES]的Elena Cáceres则记录将孩子送往玻国大学念书的智利家庭: 我们与Pereda的家长访谈,他们已将孩子送往玻利维亚攻读心理学学位四年,他们说“这种例子又不是第一次 发生,几年前也曾有 类似情况,道路遭封锁数日,让我们无法得知孩子任何消息”,家长确实会很担心,虽然孩子与朋友同学在一起,但家长仍旧害怕因为某些无关的政治 与社会因素,却要由孩子付出代价。

伊朗: 总统访问拉丁美洲

原文: Ahmadinejad Goes to Latin America作者: Hamid Tehrani 译者: Leonard 校对: Portnoy 伊朗博客最近讨论的重点,聚焦于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访问拉丁美洲,以及国内政局问题日增。 知名漫画家与博客Nikahang用画作表达对总统核能政策的看法。 Rozmaregi[Fa]对于阿曼尼内贾德访问拉丁美洲时,竟然会与共产主义领袖为友感到惊讶,他认为过去何梅尼与切.格瓦拉可能想都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他指出: 阿曼尼内贾德与拉美左派领袖都是民粹主义者,所以愿意用尽方法吸引群众,在他们眼中,美国和资本主义体系是共同敌人,所以双方遗忘了意识型态歧异,从而团结在一起。 Blue Future[Fa]表示,和奥蒂嘉或查维兹等拉美左派领袖相比,阿曼尼内贾德的意识型态相去甚远,他也觉得伊朗政府政策让国内贫民不减反增: 阿曼尼内贾德过去曾表示,与其占领美国大使馆,不如攻占苏联大使馆,可见他们认为社会主义才是问题所在,伊朗宗教人士理应与资本主义较易往来,而不是社会主义。 Molla Hasani语带讽刺地说,伊朗可能会与古巴达成重要商务协议,比如说出口糖果到古巴之类[Fa]。 Jomhour提及阿曼尼内贾德的个人风潮在伊朗已经告终,就连宗教领袖都批评政管理不当和通货膨胀严重,他也指出,保守派期刊⟪伊斯兰共和⟫也呼吁总统在核子议题上不再发言[Fa]。

17 一月 2007

阿富汗: 斗鸡/寒冬/边界管理

原文: Afghan Whispers: Cock Fighting, Winter, and Insecure Borders作者: Hamid Tehrani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Afghan Lord提及阿富汗出现斗鸡的新运动,各位可以在他的部落格里看到斗鸡过程片段,他表示: 斗鸡(Morgh Janngi)是种传统冬季运动,就像斗犬、斗骆驼、赛驴一样,阿富汗各地男性会带着他们最棒的公鸡前往喀布尔,这项活动也只准男性参加。斗鸡规则复杂, 过程野蛮残忍,也可能牵涉大额赌注,许多参赛者背后都有非正式的后援团体,不仅参与赌注,也时常争辩胜负结果。斗鸡过程中若见血,主人会将鸡只抓出比赛场 地,含一口水喷在斗鸡脸上,一方面帮鸡只疗伤,另一方面也让它们恢复活力。斗鸡除了比赛胜负,通常也与金钱输赢有关,有时一场比赛赌注达2000至 4000美元,甚至某些场次竞争较为激烈,赌注更超过5000美元。 在此有斗鸡照片供各位点阅。 Onne Parl是位阿富汗自由作家与部落客,她认为对许多阿富汗及各国民众而言,寒冬才是主要问题: 我们一同历经酷寒,阿富汗似乎没有双层玻璃窗户这种东西,所以人们使用塑胶布盖住窗户,这在当地非常普遍。 最近阿富汗政府与联合国拒绝巴基斯坦的计划,该国与阿富汗交界长达2400公里,原本打算在“特定地区”边界处筑起围墙及埋下地雷,“西方笔记”部落格支持巴基斯坦政府作法,强调有些边界地区部落专门从事偷渡商品与毒品,各位在部落格里可见到部分图片。

西非扫瞄:什么是NOSPETCO? 援助无用、多贡建筑、与观光治疗

原文: West Africa: What is NOSPETCO?, Aid Does Not Work, Dogon Architecture and Tourism As A Therapy作者: David Ajao译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以下介绍本周西非博客圈的动态,第一站是奈及利亚,当地博客都注意到NOSPETCO,但什么是NOSPETCO?根据Deolu Akinyemi的说法: 如果各位没听过NOSPETCO的话,这是一种投资商品,如果人们投入45万奈拉(奈及利亚币),每个月能够获利4万奈 拉,这种...

孟加拉: 紧急状态下,博客取代媒体

原文: Bangladesh: State of emergency, bloggers as information source作者: Rezwan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孟加拉最近历经巨变,上周四晚间,总统阿梅德(Iajuddin Ahmed)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同时辞去过渡政府领导人职务,这也是在野联盟最主要的抗争诉求;除此之外,阿梅德也将1月22日的大选延后举行,据说这项决定背后充满各方势力斧凿痕迹,Drishtipat Blog快速整理了紧急状态宣布前的各项事件。 军队占领街头,并在晚上十一时至清晨五时实施宵禁,禁止孟加拉十多家民营电视频道报导新闻,官方也建议平面媒体,不要刊登任何批评政府行动的言论,由于孟加拉网路普及率不到1%,全国陷入资讯真空状态,人们不断希望透过各种管道得知国内局势。 博客则负起收集资讯的任务,并发表对于相关事件的看法,英国《卫报》新闻博客认为,孟加拉博客是这场政治黑夜中的明灯,让世界透过网路瞭解当地情况。 隔天政府解除宵禁与媒体禁令,先前宣布禁令的总统顾问因引发争议也丢了官位,政府逮捕涉嫌贪污的前任与现任官员,广受民众赞扬。 有些人认为,如果不是这么临时与意外,孟加拉民众可能反而会欢迎政府宣布紧急状态,因为这至少能使罢工与交通封锁情况暂时消失,不过现在人们最担心的是,这纸命令剥夺民众所有基本权力,并让行政机关地位高于法律,政府可藉此控制、干扰与阻挡新闻讯息,使资讯无法透过邮政、广播、电讯、电报、传真、网路与电话传递,且任何人在紧急状态期间若批评政府,都可能面临严重刑罚,甚至遭判处死刑。 有些博客开玩笑说,他们现在只能写写性生活或三餐内容,以免谈论政治会惹来麻烦,不过其实部落客并未因此停下批评时政之笔。 Serious Golmal的Sid想问: 究竟是孟加拉的民主制度失败?还是政治人物使孟加拉民主溃败? 总统已指派新过渡政府领导人与五名顾问,并获得在野势力与一般大众背书,人们则期待很快能举行公平、公开、公正的选举。 还有些人在论辩:政府是否以紧急状态之名,行戒严之实?而总统是否无法完全掌控军队,纵然此事为真,有了泰国无血腥政变的前例,孟加拉人民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并不反对由军方稳定局势,这可能也是孟加拉能在选后回归民主的唯一机会。

12 一月 2007

孟加拉:博客论辩海珊与布希孰恶

原文: Bangla blogs debate: Saddam or Bush – who is more guilty? 作者: Aparna Ray 译者: Leonard 校对: Portnoy 2006年以伊拉克前总统海珊绞死的大新闻告终,行刑画面透过网路流出,让许多人不满海珊死前遭到羞辱,孟加拉博客圈也是批评炮声隆隆,许多博客感到愤怒,竟然选择在重要的伊斯兰宰牲节第一天行刑,影片更是火上添油,尽管死刑是由伊拉克政府执行,众多部落客依然指控美国参与其中,并谴责绞刑不该存在。 Ali除了评论行刑影片,也表示人民的怒火蔓延到伊拉克街道上,他更认为美国总统对伊拉克政策失败,才造成无可计数的伤亡。 Anrinya与Abu Saleh表示,与其说海珊是在公平审判下受死,不如说这是一场谋杀,Saleh也觉得美国决定的处决日期对穆斯林整体是项警讯,他在文章中抨击美国进攻伊拉克,呼吁穆斯林团结抵抗外侮。 Fajle Ilahi亦怀疑行刑日期背后有阴谋,他也藉机反思伊拉克在后海珊时代的动乱情况,怪罪美英联军为安抚犹太裔与反伊斯兰游说团体,便出兵毁了一个伊斯兰国家,他也反...

10 一月 2007

菲律宾的自由媒体屡遭攻击

校对: Portnoy 自马可仕独裁政权于1986年倾覆后,外界都认为菲律宾的媒体自由在全球名列前茅,但近年来不少团体都注意到,该国媒体屡屡遭到攻击,许多地方记者遭杀害,政府去年也强制关闭报社近一周,第一家庭更频频骚扰记者,上法院控告媒体记者诽谤。 Pinoy Press引述记者的联合声明,指控第一先生滥用诽谤诉讼: “我们深切忧心第一先生麦克.艾洛优提出诽谤告诉的用意,并不是为了获得合理赔偿,而是利用诽谤罪污辱菲律宾 媒体,我们都知道, 诽谤罪是否成立,取决于犯行者是否存有恶意,但艾洛优先生却蔑视该项基本原则,滥用诽谤官司恫吓媒体、使媒体噤声。艾洛优先生试图让媒体相信,任何批判第 一先生或不利其活动的报导皆属诽谤,但他实则阻断民众对公共事务知的权利。” Freedom Watch详述记者如何反击: “第一先生总共控告45名编辑、专栏作家、编辑与发行人诽谤,其中逾半数被告决定联合起来,集体反控第一先 生,这是菲律宾史上首例,这是一场民事诉讼,原告指控司法过程对他们所造成精神与物质损失,并要求第一先生赔偿,他们指陈诽谤官司不仅让自己夜夜难以成 眠,更造成媒体界的寒蝉效应。” Southeast Asian press alliance另报导,律师接受记者委托控告第一先生后,接到了死亡威胁。 一群记者发动连署,要求诽谤除罪化: 艾洛优先生提出的诉讼案件数创下历史新高,也反映出菲律宾权贵人士如何滥用诽谤法,阻止媒体运用其民主权力,妨碍媒体挖掘 公共事务背后的真相、保障人民知的权利。我们应趁此绝佳机会,将如此过时法律除罪化,因为该法无力保护无辜民众,反而替有罪者遮掩犯行,我们要求国会立即 着手废止诽谤法,并将诽谤除罪化,才能强化我国摇摇欲坠、坐困愁城的民主制度。 Bryanton Post论及国际间有报导指出,2006年是“过去十多年来,媒体处境最艰困的一年”,Inside PCIJ也提供有关菲律宾媒体境遇报导的超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