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Leonard · 六月, 2007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六月, 2007

29 六月 2007

柬埔寨:外援屡遭批评

国际媒体密切注意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与外援单位的会议,在本周大力抨击这个犹如年度仪式的会面:洪森再度承诺整肃政府内部贪腐情况,以争取更多援款,而国际援助团体竟然在毫无质疑的情况下,便让洪森愿望成真,完全不顾外界近来对柬埔寨政府的种种指控,包括非法伐木与严重侵害人权等证据俱在。 异议人士部落格KI Media引述《经济学人》杂志报导,指出洪森表示无论其他国家政府如何要求改变,柬埔寨都能转而仰赖中国这个援助大国: 洪森提醒西方援助单位别要求太多,中国随时都能提供柬埔寨援助,而且毫无任何但书,Mr Illes感叹,未来几年内,柬埔寨也将开始拥有大笔石油收益,届时西方的影响力将再度萎缩。 《时代》杂志亦有文章批评柬埔寨政府及援助单位,KI Media也引述其中段落,石油同样成为焦点: 未来可能的石油与天然气利益将改变柬埔寨的农业经济,也将削弱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两年前,石油公司雪佛龙(Chevron)宣布 在柬埔寨外海发现石油,若油气确定于2010年开始生产运作,柬埔寨将首度有机会能摆脱仰赖外援的窘境。可是从奈及利亚等国的经验来看,国内只有极少数人 因石油而富,其余民众仍相当贫困,而且这项新的收入出现后,西方世界更难以透过援助要求柬国政府改革。 部落格Details are Sketchy也引用同一篇文章,但认为这些援助国只是藉给钱保住面子和自尊,他认为国际援助在柬埔寨根本无关助人,而是为了政治。 这一切行为说来讽刺,都只是为了自我,富国拿钱给贫国以满足成就感,钱最后是否到了所需者手中,或是落入贪腐官员与相熟的企业口袋里,富国完全不在乎,他们以为给钱就解决一切。 柬埔寨部落圈向来对政治都三缄其口,只有KI Media和Details are Sketchy这两个重要的政治部落格,持续提出一针见血的评论。 作者:Geoffrey Cain 校对:Justin

(短信)日本:媒体与政府的距离拿捏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密友古森重隆(Komori Shigetaka)最近出任新职,担任日本放送协会(NHK)经营委员会委员长,引发政府是否干预公营媒体运作的争议,博客Meipong提出这项议题、分析博客圈与主流媒体的看法,并分享她个人的观点。 作者:Hanako Tokita

28 六月 2007

(短信)俄罗斯:伏尔加牌汽车

博客「土耳其入侵」(The Turkish Invasion)张贴俄罗斯制伏尔加牌(Volga)汽车的文章与图片:「各位以为苏联时代的著名汽车品牌只有拉达(Lada)和坦克(Tank)吗?其实还有另个优良品牌『伏尔加』,是以欧洲最大河『伏尔加河』命名,这条河也是当年德军『巴巴洛萨作战』(Barbarossa)东征最远处。」

23 六月 2007

利比亚:阿拉伯语已死?

通常利比亚部落客讨论话题多元,最近Lebeeya发表一篇文章,提及同事多么喜爱她的巧克力饼干,并以触摸木头(touch wood)的方式,希望她能避开恶魔之眼,却意外引发人们论辩阿拉伯语是否已经死亡。 事件起始于Lebeeya提到:“各位,别再说‘触摸木头’了,说Mashallah吧!”,这个阿拉伯语汇ma sha`a allah,意指信徒完全接受真主降临其上的好运或恶运。部落客Suliman对此则回应: 我想你的同事会选择说英语而非阿拉伯语,是因为美国流行文化已笼罩全球,无论是阿曼、沙乌地阿拉伯、利比亚等国皆然,据我所观 察,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需要阿拉伯语、巴巴里语、斯华西里语等已死语言,这些语言背后的文化并不鼓励个人特质或表现,造成就算在阿拉伯国家里,年轻部落客 都时常以英文表达自我想法,对你、对他们都比较方便。 Mani利用这个机会,在他自己的部落里抒发感受,强调阿拉伯语等语言等并未死亡: 人们各有选择自由,…所谓自由,即人们能思考、观察、感受,并依此选择自己的行为… 文末回应同样非常精彩。 后来这个话题也在部落格Imtidad出现: 最近我准备对网路上的利比亚部落格进行研究,目前我已收集到76个部落格,这些利比亚作者分居于国内外,也有居住于利比亚的外籍 人士,其中一项共同点在于多数以英语写作,或是混杂使用英语、阿拉伯语、利比亚方言,其中55个部落格纯以英语写作,11个部落格混用英语及阿拉伯语,只 有10个部落格纯以阿拉伯语写作。我想提出的问题是:为何各位只用英语或只用阿拉伯语?为什么多数利比亚部落格都用英语? 这场论辩有时相当激烈,有些诽谤人士指控阿拉伯语象征恐怖主义,也有些人认为这个语言的功能就在《可兰经》之中,若各位有勇气,建议各位浏览所有回应,不仅内容值得留意,也会让各位认真思考自己的语言。 结论究竟会是什么?全球化已成功扼杀阿拉伯语吗?现在英语与阿拉伯语各自代表自由与恐怖主义吗? 作者:Fozia Mohamed 校对:Portnoy

玻利维亚:报社亦加入博客圈

尽管玻利维亚部落圈近来快速成长,但国内报社多数还没准备好采用这项互动式科技,不过于圣克鲁斯发行的日报El Deber最近终于踏入部落格世界,目前在网站首页明显处可见到三个新站,部落格社群网站Blogs de Bolivia[ES]赞扬这项新计划。 新部落格包括由Zarco写作的“蜘蛛”(La Araña [ES]),这位自称是足球迷的作者未来书写主题也不离球场动态,最近一篇文章提到“花园里的狗”,这个用语是形容“自己不吃,也不准别人吃”的心态,他认为这与玻利维亚足球界面临的情况相似,有些人总是抱怨,又处处阻挡别人成功。 由Calixto Flores del Castillo撰写的部落格“Calixto el Desafortunado [ES]”里,则采用玻利维亚部落圈颇受欢迎的文学叙事手法,其中一篇文章在回应读者的不满与批评: 人们指称Calixto Flores del Castillo永不可能找到理想女子,因为他的理想不可能实现:女子不可能美如春日朝露、甜如糖尿病者之汗,也不可能同时如逃犯之影随侍在侧,所以他终究只是个隐士,镇日想着遗失的美好。 可是作者认为,朋友,要追寻理想的爱,挫败难免,可是一般人便会因惧于挫败而放弃。 另一个部落格则是由报社记者José Andrés Sánchez主持的“El Pais de las...

22 六月 2007

智利:漏油影响渔民生计

智利Talcahuano地区的圣文森湾(Bahia San Vicente)最近出现350公升的漏油,据Ecologia y Patrañas Diversas[ES]指出,漏油发生于5月25日,Ultramar公司马绍尔群岛籍油轮「新星宿号」为国营石油公司Enap卸油所致。 检察官现已介入调查起因,互联网媒体El Ciudadano[ES]报导,漏油是因Enap管线破裂造成;农业暨家畜服务单位则忙于抢救当地鸟类,为牠们洗净身上油污后野放至安全地区,当地一间诊所便收容超过200只鸟类。 受害最深者莫过于环境与当地渔民,Sergio Leiva[ES]表示,Enap聘请50位渔民与员工一同清理海域,因为渔民根本无法作业,目前已处理85%的面积,港口单位已拟妥原油回收计划,也准备筑起护栏降低污染范围,Mauricio Barrientos[ES]认为污染会残留15年。此外,也有部分学生团体加入清理行列。   作者:Rosario Lizana 校对:Portnoy

20 六月 2007

埃及:博客又遭逮捕

埃及政府安全单位仍持续各种理由打压博客,本周则是Omar El Sharkawy遭到逮捕。 6月11日,El-Sharkawy于埃及北部Talkha选区采访国会上议院选举时遭到逮捕,Manfe指称逮捕过程十分羞辱人,El-Sharkawy后来费了一番功夫才从警局打了一通电话,向朋友告知被捕的消息。 Alaa Abdel Fattah指控安全单位绑架了El-Sharkawy,也未循正常规程将他起诉,许多律师也试着前往El-Sharkawy遭拘留的警局,但不断受到安全人员阻挠,之后律师终于抵达警局,但警察却否认他在拘留室中,故Alaa才认为他根本是遭警察绑架。 Tahyyes表示,因为难以获得El-Sharkawy身份文件,故朋友、博客与律师都无法向相关单位通报失踪,Tahyyes表示,由于El-Sharkawy父母早已双亡,故他只能倚靠朋友协助,各位可在此留言表达支持,做他的朋友。 Monem-press、Atralnada、egyptwatchman、egymasr、Ana Ikwan纷纷表达支持,并很意外他竟会在自己家乡采访选举时遭受如此待遇。 6月2日,博客Mahmoud Abdel Monem遭拘留45天后终于获释。 2月22日,埃及博客Abdel kareem Nabil Soliman Amer因文章遭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其中三年刑期是因为他对逊尼派Al-Azhar的网络言论,另外一年则是他评论埃及总统所致。 作者:Freedom For Egyptians  校对:Portnoy

19 六月 2007

孟加拉国:天灾与博客之责

上周一大雨引发土石流,掩埋吉大港山边数十间贫民房舍,造成至少134人死亡,这就像是我们每日所听闻的不幸消息,身为博客,各位有何反应? Arild Klokkerhaug是位企业家、博客,也是孟加拉国最大博客平台Bandh Bhanger Awaaj的老板,此次他再度身先士卒,希望展现博客圈面对此种悲剧能有何作为,他在自己的博客里表示: 有多少位博客住在吉大港?各位当地人能否告知现场的状况与讯息?吉大港的博客能否团结发起活动?例如动员民众提供粮食与衣物给灾民?请试着让各位的文章登上媒体、提出建议、亲身协助,也将灾情回报至互联网上,我想大家都能这么做。 他也呼吁大家采取行动: 这是博客圈的潜在力量,我们也该为此团结!博客起来吧,让我们一同组织活动、撰写报导并伸出援手。 Arif Jebtik响应上述发言,批评博客未尽责任: 我们忘了那些雨中滂沱的无助人民,因为他们从不是我们讨论或风雅高尚论辩中的主题,祖国对我们是个重大议题,然而我们却轻易遗忘祖国子民。 这些发言确实发挥庞大影响力,Bokolom等博客开始思考如何拯救吉大港水患灾民,要求停止砍伐山林以避免土石流再發生、如何协助受灾户等。   Arild Klokkerhaug与其它博客前往吉大港,并报导当地实际情况,孟加拉国博客与全球学生也开始为灾民募款,Trivuz提到个人该如何省下钱协助灾民,比如说减少吸烟量、喝茶次数、讲电话时间等,他也报导第二批博客的行动,照片请见此。   Arild Klokkerhaug指出还有更多潜在力量: 无论在互联网上或现实生活中,博客圈都能够团结与动员帮助他人,这些灾民未来需要长时间援助,无论是明天、下周、下个月、明年,这个叫humayun的男孩还是在这里,他能代替母职照顾弟弟吗?他能让弟弟长大成人后,符合母亲当初的期望吗?博客圈能提供时间、力量与建议,帮助此次与未来无数次灾祸的受害者。 身为博客,你可曾意识到自己的社会责任? 作者:Rezwan 校对:Portnoy

13 六月 2007

日本:爱滋病是同性恋之罪?

日本第一起爱滋病通报案例出现于1985年3月,根据官方数据,此后案例数目便逐年成长,不过一般大众接受爱滋病筛检比例很低,故无法估算确切情况为何。日本政府透过各种活动与宣传,希望控制相关问题,但正如官方资料所示,这些策略收效甚微。 最近资料显示,日本在控制爱滋病传染的成果远不如其他已开发国家,厚生劳动省的爱滋动向委员会于5月22日公布,2006年感染爱滋病与受 检HIV呈阳性人口创历年新高,调查中指出,2006年共通报1358起新案例,其中952人检验出HIV阳性反应,406已感染爱滋病,自统计以来,日 本已有12394件个案,这里可见英文报导与日文报导,个案中男性比例占八成以上,而且多数为同性恋者。 政府推出的爱滋病检测广告由知名谐星Puppet Muppet担纲演出。 虽然只有少数主流媒体报导这则新闻,许多部落客对此各有不同意见,例如矢仓便怪罪同性恋者在日本散播爱滋病: 真是麻烦,我觉得应该向同志课税,我对男男相爱没有意见,但我不希望这些男人散播可怕疾病,让医疗成本增加。 另一名部落客也有类似看法: 情况非常严重,虽然罹患爱滋病现在“已非必死无疑”,但仍无法治愈,而且我听说治疗会产生很大的副作用,当我想到爱滋病在很多同性恋者之间传染,我在想他们是不是都认为“世界已近末日”,爱滋病只会让医疗成本提高,我希望他们能够尽量避免感染。 身为男同志的部落客Upappi则很关心各个部落格上的讨论: 男同志注意到的是报导中提及如此字句:“男同志透过性交感染爱滋病情况持续增加”,无论是连结到雅虎新闻的部落格,或是在 mixi上的日志,都大量讨论此事,这些异性恋者对爱滋病了解不足,对同志又很无知,所以出现“他们为何这么喜欢男生?”的反应,我觉得很可笑。但是这种 字句可能使同志遭受攻击,若人们只凭印象,可能会误解HIV感染的途径。 一名HIV检验呈阳性的部落客提出另一种观点: 厚生劳动省爱滋动向委员会的公告只是数据,假若政府完全依照数据决定对抗爱滋病的政策,我觉得便大错特错。 若是认为只要在性行为时戴保险套便不会感染爱滋,或是认为医药可轻易控制爱滋,都是过于轻忽的想法,爱滋病难以预防,使用医药控制爱滋也不容易,根本是非常困难的事。 我认为日本对抗爱滋的方式既粗糙又不成熟,未来我们究竟该如何散布有关爱滋病的知识?如何破除人们对爱滋病的歧视?唯有从这两点出发,才能找到预防爱滋病的新方式,这些数据才真正有意义。 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Justin

玻利维亚:国际足协禁令剥夺乐趣

Hernando Siles足球场位 于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的Miraflores区,是多个职业足球队的主场,亦为国家代表队练习场地,虽然过去三届世界杯足球赛中,玻利维亚总是在资格赛里 垫底,不过民众始终相信,正是因为高海拔的地利优势,让国家队能晋级参与1994年世足赛,那也是该国至今唯一出赛经验。居住于圣克鲁斯的E.在部落格 Voz Boliviana[ES]写道:“1993年,我国通过隔年美国世足赛的资格赛,全国上下都欢欣鼓舞,充满乐观与民族主义氛围,我们靠着自己的力量而有此成果。” 不过最近国际足协FIFA宣布,国际赛事未来只在海拔2500公尺以下的场馆举行,使玻利维亚许多场馆失去主办资格,也抹煞人民看到国家队再度晋级的期望。 同样身为足球迷的玻国总统莫拉列斯(Evo Morales)于是决定,将派遣高层官员赴瑞士苏黎世,直接与FIFA主席布拉特(Joseph S. Blatter)交涉,并称当天为“挑战日”,全国各地亦出现反此规定的游行与抗议场景,部落客亦群起加入反对足协。 FIFA的政策宣告激怒许多玻利维亚民众,不分意识型态同声谴责,圣克鲁斯的Andres Pucci表示[ES]: 无论是全球最湿热或最湿冷之处,都有人在玩足球。 有些人难在巴西下午三点的40℃高温下踢球,也有人难在海拔3500公尺的场地踢球,但足球运动就是如此,人们会到另一个国家、场地或地区比赛。 Sergio Asturizaga是个居住于巴西的玻利维亚人,他在部落格Así como me ves me tienes里回忆,过去人们争论是否该在高海拔地区比赛时,布拉特曾访问过拉巴斯[ES],当时Blatter向玻国政府保证会支持不设限制,为纪念此事,足球场外墙还高挂着一块看板,Angel Caido [ES]的Hugo Miranda记录了看板上究竟写了什么字:...

10 六月 2007

乌克兰:政治事务过量

4月2日,乌克兰总统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宣布解散国会并提前选举,但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及其盟友则主张总统无此权力,(这里与这里有 先前全球之声的报导)。本周,尤申科将新上任的检察总长皮斯肯(Svyatoslav Piskun)解职,他的立场亦倾向亚努科维奇,内政部长图什柯(Vasyl Tsushko)因此指控总统滥权,镇暴警察则搜索检察总长办公室,尤申科的回应则是将内政部下辖军队改由总统直接指挥,亚努科维奇同样批评总统作为,内 政部则表示将拒绝接受此项命令,引发外界不解,究竟内政部下辖军队的指挥官为何人,隔天尤申科将更多军队调往首都基辅,不过多数在途中便遭代表政府的交警 拦下。 此次冲突极为复杂,结果也尚未浮现,不过有一事可确知,无论这些政治人物究竟是代表何种政治势力,民众都深受政治事务过量(及气候异常炎热)所苦。 当地新闻周刊《Korrespondent》两位记者于5月25日时,在部落格(RUS)上提及乌克兰近来的政治与气候情况,以下为部分内文。 《Korrespondent》总编辑Vitaliy Sych: 我觉得,政治人物所见的现实已与我们毫无交集,一切都结束了。 我们在电视上所见情形是:国会打算弹劾总统,总统企图开除总理,宪法法庭法官遭指控收取数百万贿款。观众看了之后心想:那又如 何,一切都已失去意义,重要的政治消息那么多,多到已失去所有价值,如果明天电视上播出总理或总统闷死并吃掉三个婴儿,人们的反应也只是:真是有趣啊。 乌克兰政事已变成一出肥皂剧,永远不会下档,对人民生活也不再有任何影响。 本地企业家对此早已心知肚明,过往选举将届,都会使多数重大计划延后一年,但现在人们早已不注意选举,因为选举已成常态,昨天我 读着英语的《基辅邮报》(Kyiv Post),我也曾在那间报社工作,乌克兰从未像今日一般,吸引如此多外资前来,从前大概每个月报上会有一间消息,报导市场上新增某件大型投资案,现在每 周都有五、六则类似新闻,就连国际评等公司的经济预测报告中,乌克兰也已终止跌势。 一般而言,政局不稳会使人感到焦虑,但现在人们一点也不在乎。 一切都结束了,政治已悖离人民生活。 但拜托告诉我一件事,如果我明天出城去烤肉过夜,而政府刚好宣布首都进入紧急状态,他们还会让我回到市区吗? 《Korrespondent》国家版编辑Olga Kryzhanovskaya:...

9 六月 2007

(短信)越南:美国不常见种族主义

VietPundit很不满有人认为美国是个种族主义国家:「事实上,美国的种族主义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少,来自越南的我就很清楚:越南人痛恨中国人,中国人无法忍受日本人,日本人看不起韩国人,韩国人憎恶日本人,各位可以自行完成整个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