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Leonard · 十二月, 2006

电邮 Leonard

最新文章 Leonard 來自 十二月, 2006

30 十二月 2006

伊朗: 部落客看萨达姆 候赛因之死

校对: PipperL 部分伊朗部落客讨论到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 候赛因(Saddam Hussein)之死,也回想起两伊战争。 Alpar认为2006年对独裁者而言运气不佳,他说周一新闻标题可能是:“新年伊始 少了四个独裁者”,Alpar也写道伊朗人民将庆贺萨达姆 候赛因之死,不过伊朗政府可能很快就会忘记,也提醒读者有关两伊战争受难者、难民及其他[Fa],他也提出以下问题:海珊之死会让我们的独裁者得到教训吗?伊拉克民众究竟如何看待此事?海珊可曾想过他会以如此屈辱方式死去? Haji Washington刊出一篇文章题为“怪兽之死”,他观察到在美国电视频道画面里,海珊都与阿拉伯领袖一同入镜,但美国前国防部长伦斯斐(Donald Rumsfeld)于两伊战争期间访问伊拉克,也曾与萨达姆 候赛因并肩,但电视台却未播放这段画面[Fa] 。 Shabnameh表示萨达姆 候赛因一直都想成为英雄,而且死得像是英雄一般。但其实萨达姆 候赛因未来将列属于历史的阴暗面,而且Shabnameh认为杀掉独裁者并未解决问题,独裁者会死,但独裁制度仍在,他希望或许部分曾受萨达姆 候赛因压迫者今天能感到快乐[Fa]。 Mattati说“今天有个等同于撒旦的人死了,这个人曾杀害我们数名亲友”,他不禁想问独裁者们会藉此得到教训吗?[Fa] Rozmaregiha说萨达姆 候赛因已死,我们也应该将过去卅年独裁遗留下来的事物一并掩埋,他认为:“现在该由伊拉克人民动笔写下历史新页”[Fa]。

29 十二月 2006

印尼: 灾难接连袭来

校对: PipperL 对于即将跨越新年的印尼部落客而言,最糟的事莫过于网路连线突然完全断线。 根据Budi Putra、Sani Asy'ari与Enda Nasution的报导,断线主因是“台湾沿海于12月26日发生强震,损及海底电缆,也严重影响东亚、东南亚与南亚地区的电讯网络”。 这起意外使印尼网路连线中断或速度非常慢,Yulian Firdaus引用入口网站的报导,指线路修复“最慢得花上一个月”,这段时间印尼网路上的活动力将创新低,如果真得耗一个月,对于Enda Nasution等网路使用成瘾者而言,实在很难想像没有网路的日子是什么感觉。 Willy Sudiarto Raharjo等部分印尼部落客很幸运,网路还能使用,不过他们仍报怨连线速度极慢,更别提他们那大跌的部落格流量了。 ‘’’亚齐省洪水’’’ 南亚海啸至今届满两周年,这是人类史上极严重的一场天灾,但印尼亚齐省又再度面临天灾威胁,虽然这场洪水规模不及海啸,但对亚齐省居民仍旧是难以承受之痛。 共有七万民众紧急撤离或逃往邻近地区,水灾造成约60人罹难。 对印尼民众和部落客而言,2007年新年真是值得“庆祝”。

28 十二月 2006

西语系部落格遇袭事件

校对: PipperL 本文西班牙语版请见此:Algunas enseñanzas sobre los ataques a blogs 过去几周陆续有知名西语系部落格遭到类似攻击,起初是广受欢迎的智利科技部落格FayerWayer[ES]遇袭,不仅遭骇客入侵,并删除所有文章与回应,进入页面只剩下骇客一篇充满敌意的宣言,批评该部落格的创始者Leo Prieto[ES],因为部落格在事发几小时前才完成备份,故只有部分回应遗失,部分文章也以人工方式回覆。其次遇袭的是Mariano Amartino的部落格Denken Uber[ES],虽然所有文章均遭删除,所幸他所使用的部落格平台有自动备份功能,故除了部落格短暂关闭几小时外,没有任何损失,只需将备份回覆即可。第三个遭攻击的是Cronicas Moviles[ES],损失相当惨重,该部落格主要提供录影访谈,因为使用Blogger平台,所以完全没有备份,所有内容都消失了。 虽然这些攻击有其相似处,都在未许可情况下进入部落格后台删除所有文章,但并无迹象显示皆由同一人所为,不过光是看到有人会如此残忍抹煞他 人多年辛劳,已令许多人瞠目结舌,这几起事件也反映出经营部落格并不容易,也迫使人们必须遵守几项基本原则,包括不时重新设定密码、更改后台资料夹名称 等,尤其若是使用免费部落格平台时,切记要时常备份,这些工作当然得耗时间,特别在我们有限的时间里,还得花费写作时间来维护部落格运作,实在很糟。

25 十二月 2006

古巴: 美国新国会与对古巴政策

原文:Bloggers on the New US Congress and the US policy on Cuba 作者:Carlos Gradaille 译者:Leonard 校对:scchiang 美国上个月期中选举结果出炉,让民主党重掌国会多数,这项改变会影响美国对古巴政策的未来,但部落圈里却未多所讨论,部分民主党及共和党议员均支持解除对古巴的运输及旅游禁令,前加勒比海驻世界贸易组织大使桑德斯(Ronald Sanders)撰文,刊登于美国记者金成(David Kinchen)的部落格上: …美国对古巴政策短期内若要出现大幅转变,仍与民主共和两党在国内选举的结果紧密相关,反卡斯楚及古巴裔美国人团体影响力仍大,也依然大力游说。 不过无论是美国政治人物、国际社会及卡勒比海国家,都希望美国与古巴回归正常化。 古巴一部落格Por la izquierda[ES]于11月24日贴出一篇文章,明确谈到美国期中选举结果,以及如果美国对古政策会有改变,可能会有哪些[ES]: 我已读过数篇文章,有关于美国民主占国会多数后,对古巴政策的可能转变,听起来还不错,我也每天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振作,别让佛罗里达州南部少数人影响他们的外交政策。...

22 十二月 2006

土库曼:总统之死 部落客观感

原文:Turkmenbashi's Death: Bloggers’ Reactions作者:Nathan Hamm翻译:Leonard校对:Portnoy Flickr用户blogjam照的总统 土库曼独裁且古怪的总统尼亚佐夫(Sapurmurad Niyazov)于12月21日清晨因心脏病骤逝,他自称为“土库曼之父”,著有《灵魂之书》(Ruhnama),后来不仅要求人民必读,还宣称每日大声朗诵三遍即能上天堂;他将每个月份的名称改为家人姓名,还制定一长串奇怪的规定;尼亚佐夫曾推动许多怪异的营建业,使土库曼不时成为国际媒体的笑柄,许多通讯社发布死讯的同时,也将他过往的诡异命令再次集结成一则笑话新闻。副总理贝迪穆哈梅多夫(Kurbanguly Berdymukhamedov)暂代总统职务,原本依据宪法的法定代理人则因官司缠身而丧失资格,也有传言指出,副总理其实是尼亚佐夫的非婚生子女。 中亚部落客很快也对此事有所评论。 Bertrand回顾尼亚佐夫的政绩,并认为虽然土库曼未来难以预测,但很多国家势必会介入影响该国政治。 由于土库曼地理位置及能源蕴藏优势,西方国家、俄罗斯与中东地区必然会密切观察,甚而试图左右土库曼未来动向,其他中亚国家也会留心该国发展,尼亚佐夫过去与中亚邻国关系冷热不一。 Neweurasia网站下设土库曼部落格,是部落圈内少有详细评论该国事务的部落格,其中撰有长文并引用各种资料指出,尼亚佐夫的死亡日期肯定为假,也探讨他的地上及地下家族对未来国内动荡会有何影响,该部落格也持续报导当地事件,Peter即报导两项新的重大事件发展,其中一件可能让土库曼更加贫困。 土库曼专家兼Vremya Novostei记者杜诺夫(Arkady Dubnov)在RIA-Novosti通讯社召开记者会,他声称据其消息来源,与尼亚佐夫往来密切的财政部长札丹(Alexander Zhadan)在他死前一日即失踪。…杜诺夫宣称札丹掌握尼亚佐夫所有财政往来,可能有数十亿元存在西方国家银行帐户内,代表土库曼可能实际上比今日更穷困。 Peter还报导流亡在外的在野势力准备重回土库曼,以影响后尼亚佐夫时代的政治,过去他们想回国却不得其门而入,Peter也提到就算他们成功回国,恐怕也不成气候。 民众普遍不知谁能接替尼亚佐夫,而且人民可能也不清楚国家如何能够走出当下困境,西方媒体只偶尔写到土库曼,就像长期在外的反对势力一样,恐怕无法为人民福祉有太多帮助。 这篇文章也论及各国如何竞相影响土库曼新领导阶层,西方世界希望说服土库曼出口天然气时,能够采用不经过俄罗斯的方式,未来事态肯定会愈演愈烈。 随着尼亚佐夫之死,人们又会开始考虑能否兴建跨越里海的能源运输管线,这种计划对西方国家的吸引力更大,因为他们想尽办法要企图压制俄罗斯的影响力,若这条管线能够成真,不仅符合西方的商业利益,更会成为地缘政治利器,平衡俄国与中国在中亚的势力,这种降低能源价格的方式实在太具诱惑,西方不可能忽略。 Sean Roberts也讨论到国际政治,建议美国对此应有何反应,不过他对于美国可能的作为不感乐观。 若除去社会上的尼亚佐夫影响力及推动民主改革对美国有利,美国就应有更多动作,对于土库曼现况发展,美国应有更明确强烈的立场,否则只会让俄罗斯对土库曼新领导人影响力更大,既然土库曼蕴藏能源,俄罗斯一定会将手伸进该国内部接班斗争之中。 其他部落客对于尼亚佐夫逝世有些感伤,Foreign...

18 十二月 2006

孟加拉:大屠杀记忆与胜战日庆祝

原文:Bangladesh: Remembering genocide and celebrating victory day作者:Rezwan翻译:Leonard校对:Portnoy 每个国家都有其特别的日子,例如孟加拉的12月16日,Drishtipat还记得35年前的这天,孟加拉正式独立,《时代》杂志在1971年12月20日称之为“孟加拉浴血诞生” 若各位有些人不清楚当时背景,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部落格名)的部落客Mash讲述了孟加拉解放战争史,以及巴基斯坦军队对当地造成的创伤: “孟加拉在1971年仍称为东巴基斯坦,这是英国在1947年所遗留下来的畸形产物,当时的南亚大陆上有西巴基斯坦和东巴基斯坦,同属巴基斯坦领土,两地之间则有广大印度领土隔开,巴基斯坦两地语言及文化皆相异,国内虽然以东巴基斯坦人口较多,但在经济与政治上却受西巴基斯坦人剥削与压迫,东巴斯坦人若是说出孟加拉语、信仰印度教或从伊斯兰教改信印度教,都会遭政府惩处,‘巴基斯坦’(Pakistan)一词直译为‘纯净之地’,他们无法对孟加拉人容忍或宽容,因为孟加拉人不是‘纯净的’穆斯林。…1971年3月25日,巴基斯坦军队发动‘探照灯任务’(Operation Searchlight),要消灭东巴基斯坦的人民联盟及其支持者,目标要‘粉碎’孟加拉人的意志。” 巴基斯坦军队当时在孟加拉屠杀300万人、强暴40000女子、焚毁数百村庄、虐杀知识份子,也是全球史上极严重的一场屠杀。 巴基斯坦总统亚赫亚汗(Yahya Khan)曾说:“杀掉300万人,其他人就会自动互相残杀灭亡。” 然而美国政府却支持巴基斯坦政府作为,1971年4月6日,美国驻达卡外交官布拉德(Archer Blood)发出知名的“布拉德电讯”,由29名美国官员联名反对美方对巴基斯坦政策态度,由于布拉德对尼克森(Richard Nixon)与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有异议,美国旋即召回布拉德,但数百万孟加拉人至今仍将他视为英雄。 数百万孟加拉人在暴力威胁下逃往邻国印度,美国支持和平的民众也不同于政府姿态,创设“美国支持孟加拉论坛”,并于1971年11月20日在纽约圣乔治教堂举办吟诗会,出席诗人包括金斯堡(Allen...

11 十二月 2006

伊朗: 学生抗议、地方选举、美伊对话

原文: Student Protest, Election and USA-Iran Talks作者: Hamid Tehrani译者: Leonard 根据主流媒体与部落客的报导,数千名伊朗学生12月6日于伊朗各地大学发动示威游行,主要口号是“大学还活着”,从去年起,大学生与学者常面临许多难题,部分学运人士被迫离开学校、学生会遭强制关闭,许多学者也遭解聘或强迫退休,有些人称政府新政策为二次文化大革命,部落客详细记录这起活动,并将示威照片公布在世人面前。 大学还活着 Arash认为12月6日对伊朗历史是重要的一天,他指出: 今天是伊朗学生日,纪念三十多年前遭国王杀害的三名学生,过去十年来,学生都在这一场表达对改革的热情与对国家的愤怒,自从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上台,实施多项民粹主义政策,使今年学生有了更多不满与反抗的目标。 知名摄影部落客Kosoof的部落格常遭政府渗透骚扰,他提到安全人员无法阻挡学生进入大学,他已刊出有关本次活动的照片。 15 azar报导示威游行不同时刻的现象[Fa],他也表示安全人员无法阻挡学生进入德黑兰大学,也指称马尚德、马赞达兰等城市亦出现数百名抗议学生,主要口号是“大学还活着”,学生也高呼其他口号,例如“独裁者下台”、“释放政治犯”、“女性自由即人性自由”等,学生表达支持国内女性与劳工运动。 Chapno解释学生运动的部分目标[Fa],他表示: 学生运动是国内现有最活跃的组织活动,背后已有50年的历史,绝不会成为政治游戏的俘虏,…对抗贫穷、争取自由、正义与平等一直都是学运核心价值。 部分部落客报导活动内容,其他则试图分析运动对未来[1]的冲击,改革派希望透过此次选举重掌执政权。 部落客与改革派候选人对话 Alpar表示,约130名部落客在地方市镇议会选举前,与改革派候选人会面。 Jomhour前往伊朗南部参与会议,他认为此次活动具正面意义,让社会听见部落客的声音[Fa]。 Hanif说部落客对候选人提出要求,候选人则学着了解部落客手中所拥有的媒体,他还表示我们能够集合150名部落客,代表着对未来的潜力无穷...

8 十二月 2006

印尼: 宗教领袖一夫多妻/议员性丑闻

原文: Indonesia: Polygamous Holy Man and MP’s Sex Scandal 作者: A. Fatih Syuhud译者: Leonard 最近几周印尼部落客之间有两项热门话题,两件事看似相近实则无关,一是Aa Gym公开承认娶了第二位妻子,二是从业集团党(Golkar)国会议员爆发性丑闻。 非印尼本地民众对Aa Gym可能所知甚少,《时代》杂志形容他是“印尼最具魅力的伊斯兰教师,集成功与宗教于一身”。 这位有魅力的圣人现在承认拥有两位妻子,印尼部落客因此热烈讨论如此行为是否合礼,伊斯兰教虽然允许一夫多妻,但并不鼓励,除非男性能让几位妻子相安无事,而且该名男性绝对不能出现婚外情,因为婚外情在伊斯兰教为一重罪。 一般穆斯林认为Aa Gym既然身为备受敬重的伊斯兰教师,信众高达数百万人,理应拥有更高道德标准,故该避免拥有两名妻子。 支持一夫多妻的男性常引述一段《古兰经》文做为宗教佐证,不过Ridho Putradi则说“无论有什么理由,我都不赞成一夫多妻”,这篇文章已吸引至少49篇回应留言,多数都同意他的言论,其他如Rohprimardho、Tata Danamihardja、Morning Dew、Ida...

7 十二月 2006

智利: 部落客看皮诺契重病

原文: Pinochet's Heart Attack: Bloggers Reactions作者: Rosario Lizana译者: Leonard 智利前独裁者皮诺契(Augusto Pinochet)上周末因心脏病而送往医院,此件消息让许多当地民众想起他对于这个国家的意义,本文节录部分部落客的反应: Don Chere(ES)在irreverencia(ES)写道: 西班牙、巴西、巴拉圭、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独裁者共通点何在?在于独裁者已死、入狱、流亡或离开国内政治生态,但智利则不然,造成智利的民主转型过程崎岖难行、漫长无比又仇恨难平,无论如何,未来历史上的皮诺契就等于过往17年的独裁时代。 Patricio Navia(ES)是位智利政治学家,他在部落格刊出为报纸[El Universal](ES)撰写的文章,提到皮诺契与古巴强人卡斯楚(Fidel Castro)的情况: 皮诺契与卡斯楚是拉丁美洲左派两位指标性人物,现在都正与死亡搏斗,虽然两人对生命和权力的意志力同样强韧,但生命终点仍不远矣。两位领导人虽然将要过世,但他们在拉美历史的地位业已确立,史书将记载他们伟大而富争议性的功过,对右派而言,卡斯楚将永远代表反帝国主义者的奋斗与社会公义平等的理想,但是皮诺契则像征军事独裁政权对拉美的巨大伤害。 BAD(ES)则思考,为何左派对于皮诺契健康情况反应如此平静: 尽管皮诺契为智利社会带来莫大苦痛,反对者却似乎不希望他早死,反倒期望他长寿,有些人希望皮诺契久病在身,让他亲身感受人民的苦难,有些人则希望能看到他遭审判定罪。

4 十二月 2006

阿拉伯:亚运、民主与模特儿

原文: Arabisc: Asian Games, Democracy and Models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译者: Leonard 卡达杜哈亚运开幕式里为何没有未将阿拉伯遗产放入表演内容?民主与模特儿之间关系是什么?埃及部落客又为何要求读者看奥斯卡得奖电影「晚安,祝你好运」? 以下是北非与中东部落格本周所提出的部分疑问。 巴林的部落客Haitham Sabbah似乎对亚运开幕式不甚满意,他质疑为何卡达政府未将任何阿拉伯代表置入演出中: “卡达杜哈亚运开幕式的演出非常美丽,但阿拉伯人在哪里?我们在表演中见到大船与海洋,我相信无论在每一个波斯湾国家的体育竞赛开幕式中,这两项都是必要的元素,我们也看到壮丽的民俗传说表演,但却只呈现了东南亚文明而已,卡达似乎将阿拉伯从地图上的亚洲里抹去,我想问的是:阿拉伯人在这些表演里的位置在哪里?阿拉伯文明、遗绪、艺术在哪里?约旦、叙利亚、巴勒斯坦、黎巴嫩等国的文明在哪里?为何主办单位忽视阿拉伯人与文明?还是亚洲只限于东亚国度?就算遗忘阿拉伯,那么波斯呢?为什么连波斯都被遗忘?” 埃及的3rby则写到民主对人民社经水准与外貌的冲击: “我读到父亲在Al Quds Al Arabi发表的文章,内容其实并不吸引我,不过让我开始思索国内人民社经情况与政治情况的关系,我从前认为国家若走向民主,社经情况就会改善,并以此做为我国贫困的原因,父亲的文章里提到本地与义大利物价的差距,我也想起他说过从前定居开罗之前,曾在义大利遇到一些外貌很糟糕的人,如今却和一般人无异,…我开始思索人们的外貌,为什么在Zamaleck与Maadi的女子长相很美丽,来自乡村的女子却长相丑陋?为什么埃及民谣歌手Shaaban Abdulraheem如此肥胖,而流行歌手Amr Diab却曲线窈窕?撇开基因与运动因素不谈,我认为原因在于埃及传统面包与豆类饮食把人们的胃撑大,但精食就没有这种影响,光是看人的外貌,就能分辨他们是住在Nasr城内的大厦顶楼还是地下室,所以我国人民的身材毫无吸引力,而义大利人却个个都像模特儿。”...

2 十二月 2006

阿富汗:近期发展

原文: Afghan Whispers: Marshall Plan, Drought and Herat 作者: Hamid Tehrani 译者: Leonard 马歇尔计划在哪里? Sanjar解释为何阿富汗的马歇尔计划未能实践,他写道: 卡扎伊政府成立之后,有些人建议实行类似二战后欧洲的马歇尔计划。之后全球各国承诺提供数十亿美元进行阿富汗重建,实际也已有数百万美元花费在全国各地,但这并非马歇尔计划。 Sanjar试图寻找答案,他认为美国与联合国必须确保流入阿富汗的援助用途透明。 旱灾 Safrang论及阿富汗面临旱灾,该国不到十年间二度出现旱灾。英国牛津的饥荒救济委员会发出警讯,指出有250万民众长期粮食不足。Safrang也强调国际关注十分重要,因为阿富汗政府无力处理这项难题。 赫拉特 Demilitarized说自卡扎伊政府成立以来,如果人们想要在阿富汗寻找地区发展典范,首选肯定是赫拉特。至少从外界看来,赫拉特市是个繁荣兴盛的公民社会。

委内瑞拉: 12/3大选日

原文: Venezuelan 3D 作者: Iria Puyosa 译者: Leonard 12月3日将是委内瑞拉政治新里程碑,民众将投票选出下一位总统,虽然候选人超过十位,但实际上主要竞争者有二,一为社会民主党的罗萨雷斯(Manuel Rosales),一为现任总统查维兹(Hugo Chávez),经过八年任期后,查维兹希望选民再让他执政六年。 这也是委内瑞拉史上社会意见最分歧的选举,包括大众媒体与新闻节目都加入这场选战,各有明显不同立场,许多国营媒体均为查维兹竞选连任宣传,而多数民营媒体对罗萨雷斯报道篇幅较大。 虽然多数民调结果显示查维兹将胜选,但也有少数民调认为罗萨雷斯将在最后一刻扭转胜败,各家民调数字相去甚远,有些认为查维兹与第二名的差距达25%,有些则显示罗萨雷斯的当选得票率将领先查维兹10%,没有人能确知12月3日当晚会发生何事,传言与玩笑指无论何者败选,都会宣称选举不公或引发暴力事件。 由于局势诡谲不明,委内瑞拉博客组织总统大选的公民报道网络,所有关于本次选举的内容都统整于“Elecciones 3D”的栏目下。 参与Elecciones 3D的部落客包括朝野双方支持者,以及对政治有所怀疑者,不过他们目标相同,都真心追求对委内瑞拉最好的出路,其中关于政治立场、民调、新闻论辩无数,亦有参与选战的亲身经历。 Maléfica述说他在首都卡拉卡斯选前最后一天所见: 昨天我看到支持政府的团体拿着海报在Parque Central商业区造势,罗萨雷斯的支持者刚好从远处走来,高喊着选举口号与查维兹的支持者对抗,然后他们又往下一个地点前进。 (…) 我也看到所谓的“选战旅游团”,一群瘦巴巴的白人美国佬跟着查维兹的支持者前进,其中有些人也穿着红色T裇,我的朋友说他们是拥有委内瑞拉身份证的合格选民,我倒想上前问问他们,说不定这些人连本地菜肴hallaca是什么都不知道。 投票所在选前几天陆续成立,几位博客写手将参与投开票作业等选举事务,这些工作是从已登记的选民手册中随机抽取而来,他们已开始报道相关过程。 Crónicas的Zeitan提到由于政府派来的主席未出现,让他成为某个投票所的主席,他也描述了收到选票时的异常现象,例如封条、投票规则、印泥遗失的情况,不过军方派来参与选举作业的人员保证,选举日当天一定会提供印泥,除此之外并未发现其他问题。 Zeitan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