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二月, 2008

報導 關於 公民媒体 來自 二月, 2008

29 二月 2008

肯亚:感谢安南及其团队

经过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的斡旋,肯亚执政党与反对党宣布达成协议后,一名电台听众陷入狂喜,打电话到电台表示要邀请安南及其团队一同来“nyama choma”(烤肉),另一名听众则说要请他喝两瓶啤酒,还有听众直说安南是最棒的,是上帝派遣他到肯亚。 肯亚首都奈洛比与Kisumu街上也有泄露出不同程度的兴奋,宣示着最糟的情况已经过去,肯亚再也不会发生过去两个月来的攻击事件。

26 二月 2008

塞尔维亚:采取各种外交行动塞

为抗议科索沃迳自宣布独立,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勒数间外国使馆遭人纵火,与此同时,塞国驻比利时与俄罗斯大使馆则正进行不同的外交活动,也引起塞国部落客的兴趣。

25 二月 2008

摩洛哥:要不要戴头巾?

今日人们对伊斯兰文化的“头巾”(hijab)讨论众多,甚至到了太多的地步,彷佛只要触及此事,无论是否为穆斯林,人人似乎都像是专家。在西方世界,hijab通常只称为“头巾”(headscarf),其实以更精准的定义而言,hijab是种伊斯兰文化所规定配戴的装束,用以包覆头发,并不分男女。

巴拉圭:黄热病恐慌与疫苗接种

近来,黄热病已在巴拉圭至少造成八起确定死亡病例,使民众产生极大恐慌,医疗院所前出现长长的人龙,在烈日上等待数小时,只为尽早施打疫苗,然而因为疫苗库存不足,无法让所有人及时接种,尽管已有来自邻国的捐赠,数量仍未补齐。所幸运自法国的200万疫苗近日已抵达,官员也预估,下周联合国将再送来40万疫苗。

20 二月 2008

西班牙人对科索夫独立的反应

尽管塞尔维亚极力反对,科索沃(Kosovo)仍宣布独立,两天后,有关承认科索沃的好处何在依旧争论不断。根据Kosova Thanks You网站,至今已有17个国家承认科索沃共和国,而其他34个国家也准备的要承认科索沃共和国的成立(译按:根据2月27日的最新数据,至今已有20个国家承认、另外5个国家还在准备中)。欧盟的法国、英国、德国或是义大利都已经承认科索沃,但其他如斯洛伐克和西班牙等国家则是认为科索沃宣布独立的举动并不尊重国际法,而强烈反对。

国旗飘扬在伊拉克部落格圈

伊拉克有了新的国旗(中文/英文)。一些人可能说国旗不重要,但对伊拉克人说来说却是件大事。每个新的政权出现时都藉由国家象征以寻求团结。伊拉克战争后成立的新政权也不例外。伊拉克人是怎么想的呢?媒体所说的是对的吗?以及,如果你从到到尾读完,发现什么样的设计是伊拉克部落客所集体同意的。

巴基斯坦:投票、选举与计票

正当巴基斯坦人出门投票的今天,部落格圈也讨论著这场选举。All Things Pakistan追踪这场选举,并鼓励读者分享他们的看法。

塔吉克:能源危机恶化,人民耐性仍在

塔吉克的能源危机至今仍未落幕,已俨然成为该国自内战结束最严重的问题,据Neweurasia报导,由于时常断电,多数民众难以捱过几十年最严峻的寒冬,尤其电力是全国唯一暖气来源,使人民处境更为艰困。

吉尔吉斯:知名大学成为国会焦点

过去一个礼拜,吉尔吉斯部落客间的一项热门话题便是中亚美利坚大学(AUCA)的情况,如该校网站所言,这个学校以“贡献心力于民主价值、个人自由与创新精神”闻名于世,对于当地教育也扮演重要角色,站稳中亚学术界领导地位。

卡斯楚时代告终?

最近加勒比海地区部落客的焦点,莫过于古巴总统卡斯楚(Fidel Castro)领政近50年后,宣布交出执政权,人们对此消息并不感到意外,反卡斯楚的部落客过去几年均密切注意他健康恶化的报导,甚至不时揣测卡斯楚究竟生死,因此他主动交棒或许不是许多部落客最想听见的结果,The Latin Americanist部落格收集许多主流媒体的报导连结,也整理舆论反应,观察到英国《卫报》的报导“形同讣闻”,多数部落客也怀疑这件事是否将带动古巴产生重大变化...

19 二月 2008

巴拉圭:外籍人士的新体验

外籍人士如何看待巴拉圭,他们初踏上巴拉圭的感受与第一印象又如何,总是值得注意的话题,有些人以观光客身份在此匆匆一瞥,也有些人为公务待上好几年,有些人甚至在此长住,或享受退休生活,对许多人而言,接触新事物都会有些新体验,例如首次品尝本地传统饮料Terere便是种特别经验,多数时候,外籍人士都在本地人陪伴下接触新文化,并产生新的情感连结。

以色列:科索沃或巴勒斯坦,这就是巴尔干半岛!

单方面宣布独立已经是以色列政坛在过去几年中的主要手段。以色列人从黎巴嫩以南和加萨地区彻退已使这地区的政局情势充满争议。从另一方面而言,以色列领导人在彻退活动中获得来自国际间及国内获得主要的支持。然而,以色列仍在处理之后的结果:真主党在黎巴嫩的争战和与日俱增的加萨地区的暴力活动。当外交活动失败和所有的希望都消失时,单方面的行动也随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