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w 法律 來自 四月, 2007

29 四月 2007

(短信)日本:为何不用支票?

「日本法律博客」的Joe试图解释,为何日本和许多国家不同,人们鲜少使用支票:「日本有关付款的法律制度完备,一如美国或欧洲国家,但如果一生都住在日本,除非要支付海外帐款,很可能永远都不会用到支票。」 --- (译注)原文的Joe认为,日本人少有支票之因有二:第一,人们已习惯使用银行间汇款的制度,第二,犯罪率低,让民众安心随身携带大笔现钞,而不担心遭抢。

16 四月 2007

(短信)阿鲁巴:可能让同志婚姻合法

根据同志新闻博客的报导,阿鲁巴群岛可能领先加勒比海诸国,率先正式由官方承认同性恋婚姻为合法,三年前有一对女同志恋人打算在当地登记结婚,后来便一直于荷兰政府进行司法诉讼至今(阿鲁巴为荷兰属地),Vivir Latino则指出,之后波多黎各也可能考虑跟进:「若向来遵循美国法律的波多黎各准备让同志婚姻合法化,便等于再度强烈证明波多黎各为一独立国家,也充分反映出波多黎各人民的多元。」

15 四月 2007

台湾:博客抢救乐生疗养院的后续行动

原文:Global Voices Online » Taiwan: Bloggers’ Further Action on Saving Losheng Sanatorium 作者:PipperL 译者:PipperL 如同在之前文章里所提到的,在台湾部落圈中,正兴起一股抢救乐生的讨论与行动。如今,整个事件已吸引到更多的关注,包括主流媒体、大众、与政治人物。 部落客的行动: 除了在部落格上讨论与串连之外,几位部落客决定在真实生活中采取行动。

8 四月 2007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

原文链接: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翻译:Joyce 校稿: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岁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欢在傍晚时参加戏剧表演、画廊开幕式、读书会、圆桌讨论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尔维亚中部城市)的类似场合,当Ristic返回家中时,等待他的是电脑,而不是传统的纸笔。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Ristic说:“我喜欢评论网路上塞尔维亚语及克罗埃西亚语的论文中疏漏之处,如此一来我可激发他人留下补充的意见并导引出重要的议题。” 这些日子一个事件惊动了本地社群,那就是发生于克拉古耶瓦茨大学法学院的考试利益交换,警察逮捕了数名据称涉嫌贩卖大学文凭的教授,Ristic说到(SRP): 真有意思,他们如何订定一场考试值500欧元 […],难道他们使用某种经济学法则吗?或许有一种解释是订价者认为一场考试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去用功,他们考量到平均月薪为250欧元,两个月的薪资同 等于考试用功两个月,这显然合乎经济学计算,而这算法甚至连仅座落于法学院几米外的经济系专家都无法想出来。 他关注一则关于塞尔维亚司法体系的文章,被强暴的受害人必须历经多时与各种困难才能获得正义,他觉得(SRP): 原文作者问到谁被处罚的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还是受害的学生。四个月刑期及五年审判,两相比较便一清二楚。 自塞尔维亚大选后已经两个月了,主要政党还未筹组政府,Ristic回应一则论及发生于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确实选举对政府有威胁,然而当局也不是那么天真无邪,他们藉着选举恐吓我们。 他评论塞尔维亚反贪腐委员会主席Verica Barac的声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冈外,塞尔维亚是唯一无法控制预算支出的国家(SRP):...

5 四月 2007

阿拉伯:控告博客已成流行趋势?

校对: Justin 一名阿尔及利亚官员控告博客Abdulsalam Baroudi,指控其文章涉嫌诽谤,这也是该国首度有博客因网络言论而吃上官司。 Baroudi对此相当冷静,认为不需要担心: 我已收到Tlemcen省要求我出庭的传票,Tlemcen宗教事务官员指控我在2月20日时,在自己的博客The Province of Tlemcen上张贴名为「Al Sistani出现于Tlemcen」的文章,内容涉嫌诽谤。 这名官员先请示政府获准后,才对我采取法律行动,这也让政府开启控告博客之门。 刚好先前还有监督各国表意自由的机构发表2006年报告,指称阿尔及利亚的网络使用者拥有高度自由,另列举埃及、突尼西亚、沙特阿拉伯、叙利亚等四个阿拉伯国家,认为这些政府限缩人民在网络上表达意见的自由。 Baroudi表示记者将会聚集在一起,共同讨论这个案件: 我不会因此感到害怕,因为我确信可以在法庭上拿响应有的权力,博客当然不是不可受批评,宗教事务官员先前禁止伊斯兰教长(Imam)在公营广播电台发言时,我就曾批判这项作法,政府不该禁止教长为真主阿拉传教,如果他们控告我「未侮辱宗教」会更好,我猜想如果我真的在博客上侮辱各个宗教,宗教事务官员可能还不会控告我,因为在他们心中,自己的地位比宗教更加神圣不可侵犯。 摩洛哥博客Mohammed Saeed Hjiouij依照原订计划,在3月25日至31日间介绍他最喜爱的博客。 例如这天他便选了埃及的博客兄弟Ahmed Gharbeiya及Amr Gharbeiya: 两人是埃及相当知名的重要博客,尤其Amr Gharbeiya可说是以阿拉伯文书写博客的先驱,涵盖题材广泛,而且在社会上也很活跃,在德国之声2005年国际最佳博客大赛(BOBs)中,也荣获最佳埃及博客的奖项,他最近成立了「离开我们(Sebona)」网站,抗议一名埃及法官有意封锁多个博客与网站。Ahmed Gharbeiya的表现也毫不逊色,我对博客该是什么样子有些了解与想象,而在众多阿拉伯文博客中,我个人觉得他的博客是少见符合心中标准者,唯一的缺点是他不太常更新。 「离开我们」这个网站建立的目的,是因为埃及法官Abdel Fatt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