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w 法律 來自 二月, 2007

24 二月 2007

浏览利比亚人的網誌

原文:Touring Libyan Blogs作者:Fozia Mohamed翻译:phrenic校对:Portnoy 在AngloLibyan 上持续延烧着先前几个星期有关利比亚的爱滋病对孩童所造成的伤害。 Anglo Libyan 以 Michael Shields (麦可 席德) 的案例来强调保加利亚在私法上双重标准及不当的处理手段。 Michael为一位年轻的英国人,在2005年时被保加利亚政府以杀人未遂将其起诉。该案中,被害者的头部有多处受伤。 此杀人未遂的案件事发生在18岁的Michael Shields仍是旅馆睡觉时发生的,但警方仍以以杀人未遂的罪名逮捕Michael,且宣判他15年的有期徒刑,即使当时的目击证人都尚未证实 Michael 就是犯人。在Michael被宣判之后,另一个英国男子,Graham Sankey,则坦承自己才是杀人凶手,并且宣称自己已准备好要与保加利亚警方合作,而Michael Shields应被无罪释放。令人吃惊的是,保加利亚当局拒绝这项自白,并且坚持他们已经抓到了真正的凶手。 基本上,当你自己家的门是用玻璃做的时,就不要对别人丢石头。 在另一方面,来自Flying Birds的A.Adam则是抱怨LTT网路公司最近错误百出的烂服务。 691号错误:...

23 二月 2007

阿拉伯: 摩洛哥的盲人要战了

校稿:ilya 一群在摩洛哥的盲人们计划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示威。 部落客Dar Lakbira说他们计划在2月7日穿着寿衣游行,以引起大众对他们困境的注意,并要求更多社会福利上的权益及支持,这些困境包括没有保障工作权 – 尽管法律明白地写着需优先保障摩洛哥残疾人士的工作权。 Dar Lakbira并表达他对阿拉伯监狱内情况的同情,他认为那里所受的苦如同在他国家那些被践踏的地区 Dar Lakbira写到:“每每在上班途经这些街道,当看到全是盲人们在部会(他是摩洛哥社会发展部门的国务卿)外露营,我总是因为羞耻而低着 头..这真的是会将心撕裂的人道惨剧,无论他们是否四肢健全,他们(应享)的权利却屡屡遭拒,这被践踏的社群是 社会悲剧。” Dar Lakbira接着使我们对这场抗争有更深入的瞭解,盲人们计划藉着立法赢得对他们有保障的权利 Dar Lakbira写到:“史无前例的声势大增,盲人们决定藉着买白寿衣履行他们所谓如同集体殉教。散布于拉巴特的一项声明,他们将会于2月7日 抗议政府边缘化盲人们的利害与需求到极点的政策,那让他们感觉很心灰丧志。抗议活动将筹画表达他们拒绝这项针对雇用盲人的歧视性政策,即使优先权合法地给 予其优先权。 他们依旧会游行以反对镇压和平的示威活动。他们同时呼吁全体社会大众(指的是我们)声援他们的困境。 他们提供一支声援热线-拨号到012110131。这是为帮助我们盲人同胞的另一种呐吼,即使藉着一通电话,也至少是我们可以做到的。”

16 二月 2007

巴林: 日前遭控告的blogger获得保释

原文:Bahrain: Blogger Released on Bail!作者:Amira Al Hussaini译者:abstract校对:Portnoy 知名的巴林bloggerMahmood Al Yousif在其部落格的文章中描写某位官员是“笨蛋”而被该名官员的控告一案,昨天这位blogger遭到犯罪调查部门(Criminal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CID)的传唤 今天,这位blogger在律师的陪同之下,接受检察官的讯问及辩论长达三小时,最后获得保释。Al Yousif自己写道: “巴林的法律规定里,在场的律师不被允许中断检审官的讯问,反对检查审所提问的问题或建议其当事人拒絶回答特定问题。律师只能坐在一旁直到讯问结束的时后,才有机会能表达抱怨、向检察官请求文件的影本,以及释放被告或是交保的请求,不然就得整个周末收押在监狱里。” “在结束三小时的讯问后,检察官要求我们先去等候室休息,让他对本案能有所思考。他的确深思熟虑了一番,最后认定本案为轻罪,裁定以500巴林第纳尔(BDH,相当于1,325美金)交保。我的律师坚持代表我缴交保释金后,我们步出法庭。” “接下来这次起诉书将会经由检察长办公室,由他们决定是否接受本案,诉诸法庭,或是驳回起诉,结束案件。这些程序及结果仍 须等待几天的时间。除非原告撤回对我的控告,但即使他的案子被撒销,还是得由检察官依据本案是否和公共利益有关,决定是否侦查或驳回”Al Yousif解释。 这位部落客会就此闭嘴吗?而他又给了巴林的blogger什么样的建议? “然而,下一步是什么?Mahmood Al-Yousif之后会怎么做?我会改变我部落格的走向吗?我会集中火力于非政治议题吗的文章主题吗?我会停止批评政府官员以及政府的所做所为吗?我会 走向地下化吗?我应该拒絶交保然后被收押,这样我就会因此案成为烈士?下一步是什么?”他这么说道。 “就我而言,下一步会和往常一样。只是,我会极力主张巴林的部落客们走向地下化。写部落格写到众所周知并不值得,因为这只会让你像我现在所经历的一样,受到注目而被控告。这些想控告部落客的人没办法控告不知道名字的人,他们自己明白。” 不用说,Al...

14 二月 2007

伊朗blogger述说他们的监狱经验

校对:Portnoy 在伊朗有许多人因政治因素而入狱。而现在,这些曾经为阶下囚的人们透过绘画或是blog来分享他们个人的故事。一些人,包括blogger与研究员,长期以来都是以身为非囚犯的局外人观点来看待在伊朗的监狱。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部落格的内容吧! 我看到了地狱 Hesam Firouzi 医师(中译: 汉生 芙罗斯),一位人权主义份子的医师,在一月份时入监服刑了18天,而在此期间他治疗了许多的囚犯。他在他的部落格分享了部份自己的经历。Firouzi 医师批评狱内医疗人员对囚犯的行为,他还说如果囚犯有机会可以被医生探视,这位囚犯必须再等20天才能得到第二次探视。他说,常常是19到20个囚犯 挤在15到20平方公尺大的空间里。Hesam Firouzi 医师也提到狱中的毒品,尤其是快克(crack),可以十分轻易购买到。这位blogger将自己的狱中经验写成一封信,寄给政府当局。 他说,狱中的牙医唯一的工作就是把囚犯的牙齿拔掉,这位部落客补充,狱中有许多人生了重病但却没有任何的管道可以让他们获得治疗。他用“我亲眼见到了地 狱”来总结他的经历。 毒品是王 Ghomarasheghaneh因写政治文章而入狱,他说,许多囚犯其实是在狱中才染上毒瘾,这刚好与大众的认知相反。120个囚犯中有超过100个染上毒瘾。 他说在狱中快克的价钱是外面的十倍,这样的行情使得许多人想要做毒品的生意。以下为他列出的几个上瘾数激增的原因: 1. 没有心理医师 2. 有毒瘾的和没毒瘾的关在一起 3. 没有图书馆或运动中心 4. 有些职员甚至带毒品进入监狱...

13 二月 2007

巴林:巴林政府官员控告部落客

原文: Government Minister Suing Bahraini Blogger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译者: abstract 校对: mountaineer 当你在google搜寻页的空白处键入巴林(Bahrain)和审查(censorship),大概花费0.04秒会出现50万笔符合的查询结果。但在巴林,同样的关键字搜寻的结果却不是我们记忆中的那样。 可怕吗?倒也不尽然。因为最近政府在言论审查上所下的功夫并没有让想要自由表达意见的人完全闭嘴。随着全国的报纸实行严格的自我言论审查,人民转向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的部落格发表他们的意见。不过,为了确保“除非我们许可,否则你不能说你心里想说的话”,政府倾向连个人的部落格都要在国家资讯部注册。不过,这个规定尚未施行。 随着对个人部落格的管制如火如荼地进行,当局也开始注意到全球资讯网。目前为止,由于违反许多人认为压迫的“报业和出版法”,许多网上论坛、一个地方人权组织的网页和一个政治社群的网页已经被迫关闭。此外,有三位部落客也因为他们所经营的热门阿拉伯文网上论坛而被拘留,该论坛到目前为止在巴林还是被封锁。 在反对这个压制性法律的背景之下,一名巴林的部落客Mahmood Al Yousif在发生反对政府关于言论自由的管制的事件发生后决定公开的直话直说。他是少数几个勇敢地把自己的名字和长相放在部落格上的部落客之一。 但是这个名声并非没有代价。虽然享有巴林部落客教父的地位,Mahmood的部落格也遭到当局封锁。当局宣称他的部落格引导一些邪恶的言论,这些所谓“邪恶的言论”是最近要回家乡的我在此也不敢多提的。 他最近被誉为直言不讳的公民,而这也使犯罪调查部门今天早上约他“聊一聊”。原来是他所写的一篇文章引起一位高官的反感而向警方抗议。结果,Mahmood明天早上必须出现在检察官的面前。 Mahmood写道:“好吧,一个公众人物对我所写的反对他的文章忿忿不平,他不是和我连络、提出他的不满,或是把他的辩驳诉诸 公评,他直接诉诸法律程序,把我反对他的案件交由警方处理。当然,这是他的权利。不过,这无法改变一个人主观地宣称某人“笨蛋” 或是用任何的形容词形容某人,或是改变他之前在上议院的表现还有在他的生涯之中一些商业的案件发动反对他的事实。”...

10 二月 2007

阿拉伯:包着穆斯林头巾的娃娃在突尼西亚引起争议

原文:Arabisc: Hijab-clad Doll Under Fire in Tunisia作者:Amira Al Hussaini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这是身着穆斯林妇女头巾(Hijab)的芺拉(Fulla, 取名自地中海沿岸一种茉莉花,是叙利亚“新男孩”玩具设计公司在2003年11月所推出),从堕落西方的芭比娃娃改良而来。 这个芭比身着穆斯林头巾(Hijab)以及伊斯兰服饰-有着长袖的长袍。她对许多穆斯林世界的家长而言如同恩赐般,因为他们乐见他们的孩子玩着符合社会传统和宗教责任的娃娃。但在此时,埃及的部落客Ahmed Shokeir对于突尼西亚当局不乐见此一娃娃,并以一些证据不足的理由将这些娃娃从商店里没收,写下他的厌恶: 芺拉是几年前由玩具公司从著名的芭比改良而来的阿拉伯娃娃。她合乎常理的看起来就是阿拉伯模样,或是更明确的说,是海湾阿拉伯模样,身着海湾阿拉伯世界的人们惯常穿着的服饰(译注:海湾阿拉伯包括了科威特,沙乌地阿拉伯,巴林,卡逹,阿曼,沙乌地阿拉伯联合大公国,见Wiki的介绍)。 娃娃的制造商确保娃娃娃穿着穆斯林妇女的头巾以及没有遮住脸部的罩袍。但你不知道,突尼西亚当局以芺拉的穿著有散播教派主义为理由,迳行查禁和没收娃娃、 以及印有娃娃肖像的其它物品(例如文具或书包)。有一位记者说,他担心小朋友提着印有芺拉照片的书包将会遭到逮捕或讯问。 (译注:依照区域的不同,穆斯林女性的服装也有不同。Hijab是从阿拉伯文而来,意指头巾,,在西方社会最常见的一种,是包裹住头和颈部,但不遮掩脸部。保守的如niqab和burqa(中文/英文); 前者属沙乌地阿拉伯形式,完全遮住脸部和身体,但露出眼睛;后者常见于阿富汗,在眼部则有网状开孔。在服装上,al-amira是包括了一件长袍以及符合 头型包裹至颈部的头巾;shayla也就是本文中所称海湾阿拉伯型式,长袍以及一条长方型的头巾围住头部,头巾的下摆则固定或围绕在肩部附近; khimar型式的头巾常见于北非的穆斯林,是包裹住腰部以上,包括头,手,肩膀,但露出整个脸部;chador是伊朗妇女出外穿着从头长及脚踝的一种罩袍。而突尼西亚当局则鼓励妇女依照当地传统衣着庄重即可不必穿着头巾。更多关于Hijab的资料以及穆斯林妇女为何要穿着Hijab,可参考WIKI以及BBC的介绍) 在埃及,同时要注意的,部落客Kareem Nabeel Suleiman被指控在网路上书写亵渎伊斯兰和造成教派冲突而逮捕,他在1月25号再度出庭,但法院拒絶他的交保。 22岁的Suleiman由于他在网路上的文章被指控有亵渎伊斯兰以和诽谤埃及总统的嫌疑,在11月遭到逮捕。 部落客夥伴Wa7da...

7 二月 2007

马来西亚: 博客被起诉

原文:Malaysia: Bloggers Sued作者:Preetam Rai翻译:phrenic 校对:Ilya 马来西亚博客社群正在抗议由“新海峡时报”(New Straits Times Press, NSTP)控告两位博客的诽谤诉讼。该两位博客分别为 Screenshots(中译“快照”)的作者 Jeff Ooi(黄泉安),以及 Rocky's Bru 的作者 Ahirudin Atan(中译艾希罗汀.艾登,另译为阿西鲁丁)。今日稍早,Rocky's Bru 已经向读者告知了这个消息。 “我已经收到了法院的传票。传票在星期二傍晚 9:30 分左右,送至国家媒体联谊社(National Press Club)。NS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