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w 法律 來自 八月, 2007

30 八月 2007

肯尼亚:媒体法案受到公众反对

上星期,肯尼亚多个媒体及人权组织抗议该国议会所通过的争议性媒体法案,这法案正等着总统姆瓦伊.基巴基(Mwai Kibaki)签署正式成为肯亚法律。肯尼亚博客们对该法案做出分析,纪录了抗议该法案的示威游行,并张贴在首都奈洛比(Nairobi)游行的照片。 其中一项引起激烈反对的条款,是要求新闻编辑在报导中揭露当事人的身份:“如果报导中包含匿名的当事人,而其言论引发法律争议,则编辑有义务揭露该当事人身份以供法律追溯。” Richard Mbuthia认为这媒体法案“十分黑暗”: 这媒体法案“十分黑暗”,其中有几项条款侵犯了我们的基本自由。有一条强迫记者当报导引发司法诉讼时,必须泄漏他们线民的身份。 新闻的宗旨是为了提供人们必要讯息,以促进自由和自治。为了实践这个理想,真实以及诚信是新闻的首要义务。 这意味着,其中没有任何事物介入的余地。那有害的法案声称,记者将被要求泄漏消息来源的真实身份,以作为呈堂证供;在我看来,这简直要媒体自废武功。无论 平面或电子媒体,线民都是记者的生命泉源,谁会希望他们让线民的身份暴露在公众面前,并因为报导的准确无误而被告上法庭呢?这是否意味着,“深喉咙”的时 代已不复返? Kenyan Pundit在“议员们持续着无法无天的戏码”中写道: 此具争议性的媒体法案通过时,竟仅有27位议员出席,而肯尼亚的国会共有超过200位议员;这甚至少于法定所需的人数。我们很想知道这是哪门子的合法。 Assidous希望那27名议员的名字能昭告天下: 我们需要知道当天出席的27位议员名字,我们选民就可以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拥有立法权的人! 肯尼亚法律学会(LSK)计划,如果这法案通过,就要告上法庭: LSK在此发誓,如果总统赞成这媒体法案,就将诉诸公堂。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在远低于法定人数的情况下,成功地通过该法案?而在法案通过后,议员们现在又卯起来批评它?肯尼亚政客 = 无能。 Mental Acrobatics与Rebecca Wanjiku参与群众游行,Mental Acrobatics纪录了上周在奈洛比的示威: 星期三下午,我到国会外参加了场和平示威,为的是向议员们递交陈情书,抗议由国会通过、目前正等待总统签署的媒体法案,以及腐败、失德、违法,收受“红包”犒赏自己的肯亚立法者。 Rebecca...

马拉维:在“六十五条”的政治纷争中前行

19岁马拉维博客William Kamkwamba 的不凡故事,仍然在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在2007年六月于坦桑尼亚举行的TEDGlobal大会上,他介绍了自己是怎样在马拉维偏远地区,以当地随手可得的材料如燃油、木头、煤油以及烛火来建造风力磨坊。在那以后,他就开始成为了报章头条。 此前,他由于父母无力负担学费而退学,当马拉维一些博客描写了他的故事,使他登上了当地报章,并进一步成为BoingBoing.net, Digg, Reddit, and Metafilter等网站的热门头条后,William现在已经成为了My Hero网站上的人物之一。 随着TEDGlobal 2007大会的视频在网路上发布,William在大会上的演讲已经可以通过大会网站,Youtube和他的博客观看,或者下载。同时William写道,他会把透过他博客募得的善款供于家用并准备重返校园: 随着耕作季节的到来,我会把这些钱用于购买种子,化肥和尿素,以用于我们家种的玉米,花生和豆子。同时我还把钱存进了银行户头以供医药,食物和一些不时之需。另外剩余的钱我准备用于上高中,大学以及交寄宿费用。 除了William的故事,Clement Nyirenda的博客上还记载着很多科技领域的新闻。Clement邀请全世界博客写手们联合起来,在2007年9月27日一起写下对罪恶的控诉,以对抗各种形式的暴力。Clement宣布此次活动由Blogcatalog推动,并告诉读者,通过Google的翻译工具,他的博客已经被翻译成了十种世界主要语言,包括阿拉伯文、义大利文、俄文、日文、西班牙文、法文和韩文。另外,Clement还提到了即将于2007年8月29日到来的MyLiveSearch的启动,据他所说,这是一个科技迷屏息以待的盛事。 在Clement的博客中,对于非洲读者和关心非洲的人来说,最激动人心的消息莫过于一种全新而廉价的太阳能驱动电脑问世: Inveneo公司指出,在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和偏远地区,有超过20亿人口缺乏最基本的资讯技术服务——电话,电脑和互联网。对应于这种需求,非营利性组织Inveneo发明并出售这种廉价可承受的资讯技术工具。这种工具是专门为那些给农村地区提供教育,医疗,经济,救济和资讯支援等方面援助的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私营企业设计的。真是无以伦比!你可以访问他们的网页并通过paypal予以捐助。他们确实在进行一项伟大的事业。 Clement进一步写道,这种电脑已经可以在乌干达买到了,售价是941美元,据政府称已予以免税待遇。Clement对此欢欣鼓舞,但同时也评论道这个售价对于此电脑的主要用户——农村地区的普通居民——仍然太高。Clement在他帖子的结尾处促请总部位于英国的Inveneo 公司前往马拉维,并说他们将在那里广受欢迎。 谈完了科技谈谈政治,过去两个月以来马拉维的政治气氛充满了火药味。两个词语,“六十五条”和“预算”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弥漫在当地的言谈中。“六十五条”指的是马拉维宪法中的一个条文,内容是禁止任何未通过补选的国会成员,脱离最初进入国会时所属的党派而加入其他派别。 总统莫泰加(Bingu wa Mutharika)向法院申请释宪,希望做出有利于他和其他60名议员的判决,因为总统本身就脱离当初赢得选举时所在的政党并组建了新党,那60名议员正是他新政党的成员。 而自从7月15日法庭宣布六十五条有效之际,马拉维就天天弥漫着紧张的氛围。反对派要求遵从宪法,并威胁杯葛预算案,此举已经限制了政府很多开支。 Peter Qeko...

23 八月 2007

越南:网路审查制

当我考虑要从越南在全球之声上头发表文章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到底什么是可以发表的?可以谈什么主题,以及该避免什么? 媒体在共产越南由国家机器掌控,虽然网际网路不若中国那般受到严密监控,但也成立了专责机关以确定网路内容是否符合党的意志。 在越南1992年所制定的宪法中 对于审查制度有其法源依据,但里头有着矛盾。宪法第69条:“国民得享有言论自由…依照法律的规定。”在第33条中对“法律的规定”的定义:“国家得 严格地禁止所有涉及损害国家利益、破坏越南国民人格、道德和善良风俗的文化和资讯领域活动。”这部份的法律执行权落在最近成立的资讯部身上(MoI),其 前身为资讯与文化部。 资讯部得到越南资讯安全中心(CIS)的帮助,该中心也制造防毒软体。资讯安全中心位于河内科技大学,这间大学是越南的顶尖大学。在最近的访问中,负责人Nguyen Tu Quang指出资讯安全中心已做好万全准备来提供网路监控技术援助以帮助资讯部切断“邪恶”网站的战役。他更进一步指出(译自越南文): 邪恶部落格和邪恶网页有很大的相似处,但假使我们没有持续监控部落格,它们可能会对社会有更大的影响…监控不符合健康原则网站的问题是一大难题..我想部落格和网站需要和科技及监控之间建立夥伴关系,如此一来我们可以审查和制止负面内容并捍卫我们的力量。 就其资安中心在网路监控中的角色,Quang这么觉得: 现在很多人担心很难找到和应付那些非法部落格的所有者。但我确定,我们可以透过技术来追踪些邪恶部落格的住家地址…我们的 目 的不是要抓到数以千计的非法部落格,而是要找到在它们生成之前就防止他们的方法。假如我们采取惩罚和警告部落客的方式,之后下次在他/她想要放照片或文章 前就会仔细地考虑。 胡志明市的部落客Nguyen Tien Trung 已经确切知道什么是可以发和不可以发表的文了。他之前写了封给教育部的公开信以谴责他们在越南的政治学教育。而如今在越南搜寻网站上搜寻他的名字时,就会导向某些封锁了的页面,但他的Yahoo! 360°部落格还上得去。 我可以理解为什么网监会对Trung感到些许不安。因为在他8月10号的文章中就引用了胡志明的话来支持他革新的政治观点(译自越南文) 为什么发动革命?胡叔说:“和平、独立、统一、民主、和繁荣。”但鲜少有人理解其深远的意含。首先他提及的三个目标是和平、独立和统一,之后我们必须持续不拖延地进到民主和繁荣。胡叔很有智慧地把民主放在繁荣前。假如没有民主,之后我们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繁荣和发展。 在一篇2007五月针对审查制的文章中,Trung这么说: 胡志明大师说过:“民主的目的是要让人民可以张开嘴巴表达。宪法第69条也说:“人民得享有言论自由。”但在现实中不是真的。 看起来就算那些受到资讯部关注的人可以继续发表些具有争议性的内容,但这是场危险的游戏。Trung...

21 八月 2007

(短讯)毛里塔尼亚判定蓄奴有罪

茅利塔尼亚 (Mauritania) 虽然已立法规定实行奴隶制为犯罪行为,但法语万岁 担心,仅靠法律条文无法真正废止奴隶制 (Fr)。“奴隶制是一种和人性一样古老的精神意识……问题是,奴隶制几乎是植根于心里的。”法语 写道,“茅利塔尼亚应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一样,通过肯定人的精神价值,从心理层面入手,抵制奴隶制。” 原文作者:Jennifer Brea 译者:whydoor

18 八月 2007

日本:为网路管制发起辩论,却无人跟进

虽然说没人在看,日本总务省下辖的研究团体草拟了一份暂时性报告,制定出日本网路使用的规范条例,根据某位部落客所述,这份规定将会扩及到个人网站和部落格。在这份报告中,一桥大学荣誉教授堀部雅夫带领“传播与广播法律制度研究团队”,讨论将网路纳入现有广播法[Ja]管辖范围的可能性。这份报告中,也建议为这个议题寻求公众意见[Ja],总务省为此建立了一个网页[Ja],民众可以在6月20日到7月20日之间,到上面留言给些意见。 尽管这个草案十分重要,媒体和多数部落客却都没意识到这件事的存在。曾任记者、现为律师的部落客Tokyodo-2005向 来关心媒体议题,提供这项议题的细节,他也已经写了七篇关于此议题的作品。在这些文章中,他警告这条法规不仅适用在一般网站上,甚至是部落格或是个人首 页。他引述报告内文指出,报告建议如发现网页内容中有违法的活动,将不受日本宪法中的表意自由保护。因此,该报告声称草案不会引发任何宪政争议。 在此系列的第一篇文章中[Ja],他写道: 看看日本战前的法西斯运动,可以明显发现政府进行讯息管制的危险。 他在第三篇文章[Ja]中指出一项“惊人事实”,亦即12场会议内竟有三场为闭门会议,以确保“自由及踊跃讨论”: 为确保自由及踊跃讨论,就得举行闭门会议吗?如果是与受害人访谈,为保障当事人私隐,当然必须闭门进行。但这个团队却是要 讨论有 关表意自由的法条,却认为自由及踊跃讨论无法对外公开,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要关起门来讨论,这些不能曝光的言论究竟是什么?还是其中有什么暗盘协议吗? 在他第四篇作品中,他拿九一八事变来跟当前的情势做比较,他指称,日本媒体在当时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这不正好是让我们仔细思考二战所发生的事,并从中学习的时候吗? 我希望媒体公司能够瞭解,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正如九一八事件时,我们被强迫做出的决定。 媒体应当扮演监督权威的角色,而非将自身在网路市场上的利益摆中间,对那言论自由的箝制却睁只眼闭只眼。 我希望他们可以尽其所能,那么十年后我们才不需要忏悔道:“如果我们当初反对了那份临时报告,通讯/广播检查系统就不会产生了…”我希望,我们可以自豪地面对我们的子子孙孙。 此外,身为网路使用者的我们,不应只发出社论一般的声明,更应向电视、广播业者和报社质疑,为甚么他们不反对网路管制? 请将这则讯息散布给更多人知道,距离提出公众意见的最后期限,我们只剩下不到十天。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译者:peggyyoshi 校对:Leonard

15 八月 2007

马尔代夫:恋童癖者的秘密天堂

面对马尔代夫国内儿童性侵犯案件如此频繁,政府却缺乏处理此项议题的实际行动,让当地部落客感到非常愤怒。 近来新闻报导指出,四名强暴犯在法院获得轻判,因为法官认定被害人遭强暴当时并未高声尖叫,等于同意加害人侵犯,这几个人更能自由前往其他 岛屿继续其恶行。另一起案件中,一名高中女孩指控数学老师在个别教学时对她性骚扰,然而校方却刻意淡化处理此事,政府更允许该名外籍教师于调查开始前出 境。 还有一起事件里,离岛Goidhoo有数名女孩指控当地的伊玛目(Imam,伊斯兰教长),指称他在教授可兰经教义时猥亵她们,然后经过短暂调查后,该名伊玛目却又能重回原社区。 部落格“马尔代夫卫生”在此有些讨论: 一样的事情又来了,他们从前姑息此事,所以一再重演,这次法官竟认为,这名12岁小女孩“同意”与天杀的强暴犯发生性关系,她没有喊叫不等于同意,这真是他╳的荒谬,我很火大,12岁小女孩一定是吓得无法出声。 他认为马尔代夫政府选择沉默,以罔顾生命的方式处理孩童性侵害议题。 Jaa的部落格里抨击法官竟认为受害女孩同意犯行。 我浏览过马尔代夫最近的新闻,其中最让我愤怒者,莫过于4名持斧男子轮暴一名12岁女孩的官司判决。 部落格“马尔代夫今日”有篇文章题为“恋童癖者天堂”,其中回顾当地儿童性侵害历史,并认为政府向来未彰显正义,总是纵容恋童癖者。 他也批评马尔代夫独裁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处理相关问题态度软弱。 马尔代夫身为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缔约国,但国内儿童人权记录奇差,总统加尧姆不仅公开支持加害人,他在任30年间,也未曾制定任何保护孩童免于性侵害的法律,造成国内恋童癖者犯案事件屡见不鲜。 今年所公布的调查结果,便突显出儿童性侵害在马尔代夫有多么严重,根据报告指出,现年15岁至49岁的女性中,每三人便有一人曾遭受肢体或性侵害; 每六人便有一人在15岁前曾遭性侵害,由于调查对象仅限女性,社工人员认为实际数字可能更高,若将两性都列入统计,马尔代夫可能会在南 亚或甚全球儿童性侵害比率居冠。 然而面对调查结果,马尔代夫负责保护儿童人权的部长迪迪(Aish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