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w 法律 來自 五月, 2007

31 五月 2007

香港:网路超连结和线上性爱对话,有罪!!

作者:Oiwan Lam 校对:abstract 香港政府一边鼓励每个家庭可以多生几个孩子,又一边努力的严格审核有关性的资讯。当然,性与生育不是完全的有关联,但是我们怎么可能在无性行为的状况下有孩子? 大概政府会很快的要提倡试管婴儿吧。 最近被审查是违反规定的案子是,在成人BBS讨论区贴上色情图片的连结。法院最后判定被告违反公共秩序善良风俗,罚缓5000美金。 Charles Mok 非常担心这件案子: 我觉得没有必要把这样的事情以法律的强制力带进法院处理。很明显的,有人向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TELA)抱怨,但是他们却可能允许其他 更情色(更糟)的照片被张贴在讨论区,那,为什么警方要专抓这个个案? 事实上,在香港的法律很少会先以长期的实行来获取结果,但却时常会想藉由将一些很小看似无罪却又好像在危险边缘的案子带进法院,看法院的反应。这样的执行 方式,让我很担忧,我觉得这样对使用者很不公平,因为他们并没有被警告怎样会触法(你不可以只说”因为妳张贴了一些色情照片所以你活该”),而且对于提供 者而言这也是件麻烦的事。我还记得几年前,当我还是ISP协会的主席时,TELA告诉我他们对于那些连结一点办法都没有,即使内容是有关孩童情色。这规定 是何时变的?! 如果一个能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电讯管理局COIAO所定义的“文章”的网路文章,那它可以成为那些至民、刑法院告发他人张贴“罪 恶”的先例吗? 我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来判定网路连结是不对的,因为连结点会连结到哪里并不是被使用这个连结的人所可以控制的,而且连结点后方的内容是随时都可以变更的。 这样将会使得搜寻引擎,或其他的网路架设公司,甚至ISP都会被严重的牵连。香港政府希望他们对网路连结从现在起就开始实行自我审核? 搜寻引擎公司也可能是定一个惹上麻烦的。这个案子将会对香港的电信公共建设(包括我们的法律基础建设)及主张要有资讯自由的信誉,造成严重的负面结果。 Google和 Yahoo要退出香港吗? Wanszezit 非常的生气,而且说他自己一定早已经犯了法了: 看到这样的报导,第一个反应就是“有没有搞错”,香港几时变了大陆?同理,我是不是都已犯过了法?...

24 五月 2007

摩洛哥: 本周充满新鲜事

作者: Jillian York 校对: Leonard 5月18日法国公布新内阁名单,本周摩洛哥英语部落圈热烈讨论法国首位北非裔司法部长达娣(Rachida Dati)。41岁的达娣是律师,父亲来自摩洛哥,虽然达娣入阁显示少数族群能在法国有所作为,但诚如Liosliath所言,“当年若法国实行现任总统萨柯奇(Nicholas Sarkozy)的移民政策,达娣的父母很可能根本无法入境,种种原因让我觉得她很虚伪,她追随萨柯奇多年,渴望加入执政团队,让她的事业野心明显战胜道德良知。” The View From Fez叙述摩洛哥民众对达娣入阁的反应: 法国对达娣擢升为司法部长一事反应热烈,但摩洛哥民众与国内法语族群却是一片寂静,政治评论家挖苦地说:“她政治经验不足,只是个花瓶。” Maghrebism先提问:“为何移民后代的观点不能与萨柯奇如出一辙?”接着为达娣辩驳: 虽然达娣是移民第二代,但她仍可选择支持萨柯奇,同样地,虽然外界指称萨柯奇利用达娣作为政治旗手,但萨柯奇仍不避讳地找她入阁,可能是因为萨柯奇跟左派人士一样,都是相中达娣的经验与实力。 但摩洛哥移民及左派人士却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一旦移民政治人物跨出其阵营,他们就成了政治旗手、叛徒及怪胎。 崇拜政治人物容易画地自限,现在我们必须清楚知道,并非所有移民第二代理念相同,即使来自相同背景,价值观也可能有所不同。 本周充满许多新鲜事,除了达娣入阁外,另一件新的消息是一间报社成立。以往摩洛哥的英语新闻来源只有国营及美国新闻网站,但随着民营周报The Casablanca Analyst成立,民众将多一项新选择,The View From Fez表示: 只需4块迪拉姆(摩洛哥货币单位),即可拥有一份报纸,里头有诗、时事分析、新闻、评论和书评,其他版面还包括国内新闻及评论、国际时事分析、民意论坛、文化新闻、语言传播、文学等等,该报内容包罗万象,提供读者愉快的阅读经验以及深度思考。 The...

22 五月 2007

日本: 和平宪法60周年

作者: Chris Salzberg 校对: Leonard 5月3日,日本政府在一片争辩及讨论声中庆祝行宪60周年,经历一甲子岁月后,日本政府及民间正重新思考现行和平宪法的角色与内涵。随着日本日渐挥军海外,如支援美军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日本(纯粹防卫)自卫队(SDF,日文作Jieitai)的角色不断遭到质疑,其海外及国内的活跃行动,均与非战宪法第九条规定之精神背道而驰。 以下为日本宪法第九条主要内容: 第九条、第一款、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第二款、为达此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长期以来,自民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及现任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均支持修宪,但日本民众则对修宪一事看法分歧。本月“每日新闻”(Mainichi shimbun)民调显示,百分之51的受访者赞成修宪,“朝日新闻”(Asahi shimbun)民调则更进一步指出:百分之49的受访者希望宪法第九条维持现状,百分之33则要求修宪,上周在东京(Tokyo)代代木公园(Yayogi Park)的宪法和平日游行即可看出护宪势力,据悉参加人数达万人。 行宪纪念日后不久,日本国营电视台NHK在5月7日制播有关宪法沿革及修宪的电视节目,部落客对该节目的反应突显日本民众对该议题意见分歧。 部落客Tabibito写道: NHK在5月7日制播“谈论宪法第九项条文”电视节目,支持修宪的民众在节目中说:“有些国家不吃对话这一套,第九项条文对这种 国家根本无能为力。”其他人则表示:“纵然日本不武装也不参战,也无法确保日本人民安全,若遭逢敌国攻击,我们必须为保卫国民而战。”另外,一名31岁飞 特族(freeter)男子认为,要改变现状就必须修宪,而当他被问及修宪后是否愿意从军,他回答:“如果军中待遇比我现在打工好,我或许愿意。”由此可 见他并不瞭解参战的意义。 支持修宪民众认为,因为“有些国家不吃对话这一套”,所以军事武力为必要手段,但其实武力谈判无法解决问题。当初美国迫于情势退出越战,如今美国也无法撤离伊拉克,日后将越来越难脱身。 他们还认为,当敌国发动战争,日本必须要有军队保护国民,但现行宪法早已明文允许出于自卫的攻击行为,大可不必因此修宪。 日本现行宪法规定不得以武力攻击他国,但若日本遭受攻击,则不在此限,可采取武力自卫,所以原则上虽不能主动出击,但在他人挑衅的情况下仍可还击。...

17 五月 2007

韩国:父母亲的爱、权力及金钱

校对:nausicaa 韩国的财阀(企业龙头)似乎是看太多香港和韩国的警匪片。韩国前十大公司之一–Hanwha的执行长最近被警方怀疑为了要帮在美念书近期返国却受伤的儿子报仇而采取报复攻击。就像任何的父母一样,当执行长Kim Seung-youn看到自己的儿子因为受伤要缝11针时难过不已,然而,为了要惩罚那些打伤他儿子的人,Kim Seung-youn也许做的太过火了,他雇用了一些流氓来报仇。Kim Seung-youn也同时被怀疑有直接参与这次的报复攻击事件,虽然他否认此事。身为一个有钱有权的人,同时又是一个溺爱自己儿子的父亲以及在极度竞争的媒体环境的一角,这件事对韩国民众已经引起许多的争议。 博客 Baram8批评媒体,并以Kim Seung-youn为人父的角色来试着了解他的行为: 在我的观点里,我觉得Kim Seung-youn会被强烈的批评只因为他是财阀,那些殴打他儿子的酒保不正是该丑闻的原因吗?他们不只是侍者而是流氓。八个人打一个人,他们甚至把自己的名片给他儿子,并告诉他如果他不服气的话,可以回去找他们。想想看,如果这发生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非但饱受惊吓而且还不能去报警。但Kim Seung-youn有权势,所以他替他的儿子报仇(当然,我知道他的行为是不适当的) ,他应该先向警方报警的,但是,我能理解为何他要寻求报仇。有趣的是,媒体居然对这八个打人的酒保没有做丝毫的报导,媒体只谈论Kim Seung-youn在这次的复仇攻击中是否有直接殴打那些酒保,媒体只是想要炒作另一个可以引起注意的丑闻罢了! 你觉得呢? Coolcat等其它博客则讨论单纯的打架事件是如何随着时间越演越烈成为一个大议题: 当我听到「财阀的暴力丑闻」时,我才在好奇是谁。隔天我从网络上得知是Hanwha,这很容易了解是谁做的。我觉得替儿子报仇是很随处可见的,我只当它是件有趣的故事。我知道Buk-chang-dong这个Kim Seung-youn儿子被打的地方,因为我以前曾在那工作过,但我对员工会坐在酒吧与财阀的第二代喝酒感到意外。突然间,一个简单的事件变的严肃了,开始有谣言说,那些员工是流氓,现在整件故事的全貌已经完整且易于理解,其实,就是掌管酒吧的流氓们打自大的富家子弟。 突然间,我同情Kim Seung-youn的处境,要是我的话,我也会想帮我的儿子报仇,只不过我无法这么做,因为我没有权力。Kim Seung-youn有权力,他使用权力并教训了扰民的流氓,我宁可去赞赏Kim Seung-youn。 还有,Kim Seung-youn的儿子不是个无赖,而是个耶鲁的学生。 如同大家猜想,Kim抓住那些打他儿子的流氓上山,而他所雇用的流氓用铁管打他们。据说Kim当时穿着一件皮衣外套。情节比电影还电影,也许他是真的看太多的警匪片了。而结果让一般的民众感到十分满意,有人替Kim Seung-youn喝采,因为他报复了流氓,也有人替那些流氓喝采,因为他们把全能的财阀送进监牢。...

5 五月 2007

北印度:阿萨姆省恐怖主义与孟加拉国非法移民

过去两周以来北印度部落圈有不少活动,随政治或其它选举季节到来,我们很难忽视这些选举和接下来的活动,所以Rachna创作出一首关于选举的诗作,描述一个小村子的环境将会如何改变,Eswami也不遗余力地在Hillary and Presidentship表达他的想法。选举并非总是一片政治景像,它也有它丑陋的一面,例如来自比哈尔(Bihar)的恐怖份子涉杀阿萨姆省的劳工,就只因为这些劳工不是当地人,根据这些恐怖份子的说法,阿萨姆省只属于阿萨姆本地人,任何外来者不许进入。那些恐怖份子的论点在于,阿萨姆省是印度压制下的独立地区,就像已有长久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一样。克什米尔地区的恐怖份子长期受印度西方意图侵占此地的国家资助,进而杀害所有不认同他们狂热信仰的人。 阿萨姆省还有另一个浮上台面的问题,Jitu写道,这些问题或许起源于行政区的划分(译注1),因为这些地区的居民认为自己、和居住地的利益优于国家,这样的思考被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ULFA)(译注2)的恐怖份子广为散播与推波助澜,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的领导者目前正在安全的孟加拉国天堂,而他的军队正在阿萨姆省施行高压统治。印度政治领袖们对此也无能为力,因为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与他们的票仓共存,这些选票的来源包括非法穿越边境的孟加拉国移民,这些孟加拉国移民随后定居于阿萨姆省或外围邦区,当地政客(为了自己的利益)再灌输这些非法移民错误的认同与文件,据此宣称这些非法移民也是印度公民,再利用他们的选票来组构政府。 就像Himanshu所说,印度政府直到现在都在对付伊斯兰恐怖份子,不过从现在开始,印度还得对付基督教恐怖份子,因为这些恐怖份子开始在印度东方各邦扩张地盘,Srijan Shilpi同时也在思索阿萨姆议题的解决方案,不过所有答案都是资助恐怖主义,不管是由敌国、还是由当地政客资助。至于Bangluroo地区(过去的班加洛)的商店与汽车被焚毁(译注3)这件事会被如何称呼,这是一起伊斯兰追随者所发起的行动,而这些追随者应该是反对处决海珊。 任何有点概念的人应该都能看出,这些行动者只不过是藉由这些焚毁市民财产等反社会手段,企图创造出难以挽回的无政府状态,不过Srijan Shilpi从印度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India)的几条判决中带来好消息,司法部通过一项法案,未来如果没有通过司法部审核,邦议会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将无效。过去若一部法案在议会中通过,宪法赋予邦议会能够直接实施该法案的权利,但议会却通过许多不公平、也令人不悦的法律,人们只能接受,没人能挑战议员们。 让我们将目光移离政治,印度另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在于投资,不论是公司股票、不动产或其它有利可图的途径,所以记住,Jitu很慷慨地告诉所有人两个能投资不动产、保证回收的地方,包括罗马尼亚的德古拉古堡(译注4),和一个名为西兰公国(Sealand)(译注5)的岛国,如果你想要的话,;)。 另一件我确认很多印度人(尤其是说北印度与的人)所愤慨的事情就是,当他们互相交谈时,即使对方熟知北印度于,他们却还是得说英文,这种事常见于高消费的餐厅与旅馆等地。但我很高兴能于上周在康诺特广场的一间咖啡厅中,看到「我们很乐意和你用北印度语交谈」这个标语。Eswami介绍了一个能将音乐从老旧录音带转换为MP3格式的新玩意,让大家方便在计算机或MP3随身听上收听;Unmukt也不落人后地引介了一个让许多博客感到惊讶的想法-比起使用其它操作系统的人,Linux使用者比较性感与感性,我相信很多Windows和麦金塔使用者会以「这个说法显然毫无根据」来加以驳斥,;)。 2006北印度博客大奖才刚落幕,如今Tarakash团队将开始筹划今年的活动,这回他们打算加入「最佳北印度语博客」的奖项,他们将每两个月选出以北印度语写作的最佳博客,这群人现在确实很气派地推广这个活动,这个小诱因无疑能鼓励更多人写作博客,并让现有的北印度博客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我在此向Tarakash团队致敬。 就在阿周那(Arjun)从天堂取得神圣武器下凡后,GK Awadhiya讲述的《摩诃婆罗多传说》依旧持续着,故事正进行到般度家族长子坚战(Pandav Yudhishtra)拯救了他堂哥(同时也是敌人)难敌(Duryodhana)的生命(译注6)。 译注1:历经英国殖民等时期,加上境内种族、宗教多元,印度行政区规划有其历史因素,详细介绍请见这里,各邦情形可见这里。 译注2:阿萨姆统一解放阵线(United Liberation Front of Asom)创立于1979年,为阿萨姆省的分离武装份子,介绍可见这里。 译注3:班加洛(Bangalore)被称为印度的硅谷,过去人们称此地为Bangalooru,印度政府在募集外资时而改名为班加洛,这个政策也引发印度国内讨论,甚至有人批评此举只是为了「方便让西方人发音」,班加洛介绍可见这里。 译注4:德古拉(Dracula)真有其人,不过爱尔兰作家Bram...

1 五月 2007

孟加拉国:两大党党魁遭政治流放

校对: Leonard 孟加拉国两名重要女性政治人物遭当局政治流放,引起孟加拉国博客圈热烈注意。 过去数十年来,Sheikh Hasina Wazed 及 Begum Khaleda Zia一直是孟加拉国政坛的核心人物。两位政治女强人在国内激起两种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国内因此出现嫌隙,造成国家分裂。孟加拉国国民党(Bangladesh Nationalist Party)与人民联盟(Awami League)为国内两大政党,近来相互恶斗及对立,使孟加拉国陷入混乱。今年元月11日,孟加拉国由军队支持成立看守政府并宣布戒严。看守政府上台后,局势已获控制,贪腐政客纷纷琅珰入狱,政治活动也全部喊停。 临时军政府目前为稳定政局,似乎有意按照孟加拉国古王朝传统,将Hasina与Khaleda流放海外。 The 3rd world view与Rumi有更多关于Sheikh Hasina不得入境及Khaleda Zia被驱逐出境的详情。 在The Bangladesh poet of Impropriety博客上,可以见到孟加拉国最新政治情势发展,V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