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Law 法律 來自 六月, 2006

23 六月 2006

俄罗斯:布托佛的土地纠纷

翻译:Ahom Kuo 校对:Portnoy 最近,莫斯科市当局和她市郊的布托佛(MKAD)的居民展开了一场充满戏剧元素的(帐篷、推土机、防暴警察…)土地争夺战。Live Journal用户Ilya Yashin,同时也是俄罗斯社会自由党Yabloko的年轻派领袖,写到了这个事件并发表了关于局势可以如何避免发生的看法。这篇文章引发针对了当地官员处理作法的一连串讨论。 Butovo 莫 斯科当局已经决定要将MKAD的一个小村落以高楼大厦去替代。他们打算让当地居民住进混凝土楼房里。但居民拒绝了,因为这代表他们得搬进狭小的、只有一个 房间的公寓,除此之外,他们在土地上的工作机会也被剥夺了(对有些人来说,这是谋生的唯一手段)。官方正准备上诉,企图赢得诉讼后,派遣防暴警察,砸破居 民住所的房门和篱笆,铐住他们的双手,用塑胶棍棒解决问题。 我不理解的是,将这块地夷平后带来的利益极高是显而易见的,而利用这些超级利润中的一小部分,让当地人拥有3房,而不是单间,再给他们些现钞,真的有这么难吗? 是 啊,随便什么事,谈到钱就伤感情了,即使钱多得是。但何时这些市长办公室的官僚才会懂得用更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呢?花点钱等于是为社会问题买了保险:抗议 集会、媒体批评、和防暴警察打斗都可以免除。当你被强行赶出自己的家时,抵抗只是“条件反射”,哪怕你给他们看一打法庭判决都没用。人们会开始厌恶这个政 权,社会则会给予他们同情,而不会对市长有任何体谅。 *** terika: 你 看的很开,因为你不需要去住那些2/3/4房的屋子。给那些住户一些甜头以保持布托佛村子那神秘的社会稳定? 这可笑极了,没人会在这上面花钱。防暴警察便宜的多。试着从他们的角度思考吧!如果街上有个乞丐,你会给他10个卢布以避免他跟着你去你家门前乞讨吗?有 些人会,有些不会,有些人还会报警,房子的事也是这个道理。 yashin: 嗯,用乞丐来做比较不是很恰当。Butovo的居民并没有乞讨任何东西,他们只希望继续住在他们的家里,不受打扰。 关于问题该怎么解决,说老实话,警力当然比较便宜,但是暴力镇压后官方的名声也会大大受损。然后,政府就不管了-省长选举已经被取消了(现在是任命制)。...

15 六月 2006

新加坡:在线拍卖

4 六月 2006

中国: 六 四:沉默,记忆和博客们的声音

译者:Sweet 校稿:Portnoy今天是6月4日,天 安 门 事 件的17 周年纪念日。那一事件宣告了198 9年从3月持续到6月、由北京引发至全国的学生 民主运动的终结。中国共 产 党至今仍不承认,这个通过示威游行和绝食罢课来要求民主政治和罢免贪官污吏的群众事件,是一个和平的学生 抗议活动。 阅读全文请见GVOTW……

2 六月 2006

俄罗斯: 莱蒙诺夫和版权

原文地址:Russia: Limonov and Copyrigh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稿:Portnoy 在漠视著作权法这点上,俄罗斯已经臭名远扬。根据反盗版组织的报告,它是世上第二大盗版软件、音乐和电影的发源地。中国居于首位。 下列翻译出的讨论(RUS)在谈到盗版问题时含着几分讽意:Sergei Maximishin (在LiveJournal上的用户名为remetalk)是一个获过多项奖项的俄罗斯摄影家,他那些杰出的作品常常出现在各大出版物上。他发现俄罗斯最受争议的政治家之一:爱德华`莱蒙诺夫,俄罗斯共产党的创始人,未经授权在一本书的封面上使用了他最著名的一幅摄影作品——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模糊的肖像。该书书名为“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总统:莱蒙诺夫VS普京”。 这件事的讽刺之处在于,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起诉莱蒙诺夫或他的出版商的尝试,就象是对黑幕掷出了第一块石子:然而Maximishin自己也承认使用过未经授权的软件——而这只是因为,跟其它俄罗斯人一样,他买不起获得授权的产品。 讨论情况如下: Remetalk: 关于这张图被剽窃的情况 <!–[if !vml]–><!–[endif]–> 这是莱蒙诺夫的书的封面。我认为我这张图已经成为一张民族图片。(意为作者不详,可被公众广泛应用) …… 去年夏天,这张图被制成1米*60厘米规格大小、镶着金框的海报,并在莫斯科的书店里出售。我问:人们对它有兴趣吗?店主们回答:它卖得跟面饼一样好! 而共产党员们把它添上希特勒的小胡子,贴在纸板上,粘上小棍子(作为手柄)。在集会时佩上绘有纳粹标记的臂章的人们,把它作为“东正教徒的标语”随身携带。 有人则给了我一个网址,在那上面普京戴着有麦当劳叔叔签名的棒球帽,嘴巴吐出一个对话框:“这个店员没事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