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七月, 2006

報導 關於 Breaking News 重大消息 來自 七月, 2006

13 七月 2006

黎巴嫩:当前的以色列侵略

校对:Portnoy 对最近的黎以危机,部落客们是怎么看待的呢?下面是个范例。虽然它无法涵盖一切意见,但至少可以提供大概的想法。 Jamal 用他自己的方式支持真主党行动的权利,并认为他们是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必须处理的的强有力的反对者。 真 主党展开了单方行动,他们将因此受到一些黎巴嫩内部的指责,尤其是这威胁到了难得的旅游旺季。但无论如何,在中东区域他们得到了成百上千万的拥护者,因为 他们是世界上唯一对以色列在加萨的掠夺有所反应的组织。当然,真主党领袖纳斯鲁拉坚持今天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黎巴嫩和黎巴嫩的俘虏们,但他只是在唬 人。事实并非如此,尽管如此也是极为正当。奥尔默特不同意我的观点,他认为他应该杀死、焚毁5个月大的婴儿恐怖主义者,杀更多的人,然后再去面对不可避免 的谈判。 從各方面看來,真主党证明了他们的强大——事实上是非常强大,而以色列并不习惯应付这样强大的敌人。 以下是Jamal继续陈述他认为接下来应该会发生的事: 奥 尔默特可以选择将真主党歼灭殆尽,但这会引发一场大型区域战争,我不认为以色列打算面对此后果,也不认为国际社会会允许它发生。所以这个环境只给了奥尔默 特一个选择权,即选择停止杀戮开始谈判的时机:今天就开始,带着那死去的30名平民;或下周再开始,带着300名亡灵。 我恐怕300这个数字也只是接近于满足他的嗜血之欲而已。 这是Lebanon.profile今天在贝鲁特看见的景况: 黎巴嫩的政治机构已经完全陷入混乱。政党领导人对此局势不知如何是好。总理西乌尼拉进退维谷。他频繁地联系外国领导人。 贝鲁特的生活如常进行,但比平常略微安静了些。今早我同往常一样,有一些会议需要参加,工作忙碌。我计划着白天晚些时候去健身,然后参加一个派对。 电力等能源照常供应着。网络也在运行。移动电话的线路完好无损。我们的电话并没有被切断,无论是通向国内还是国外。只有一个我接到的从叙利亚打来的电话受到静电干扰。 我确信贝鲁特北部的任一地方的情形都差不多:Metn、Kesrouwan、Coura、Tripoli、Bsherre、或Akkar。 贝鲁特南部市郊和黎巴嫩南部的情况不好,但还算不上险恶。无论是规模还是死亡人数,它都不能和1982年的以色列侵略相提并论。电线和电话线被切断了,但Saida和Nabatieh的朋友告诉我,他们的家人都很紧张,但安然无恙。 Moussa讲述了他如何努力地去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他的家人。 Abu Kais则告诉我们他听到了什么,然后宣泄了他对真主党的纳斯鲁拉和以色列的愤怒: 根...

11 七月 2006

印度:部落客对孟买炸弹攻击的反应

翻译:Portnoy 孟买今天遭遇多起炸弹攻击。搭乘火车通勤的人们在一条轨道上(西部轨道)被炸弹夺走了生命,七辆不同的火车同时发生爆炸。爆炸发生时间大约是下午六点25分,正好是孟买通勤的尖峰时段,下班的人潮正离开南孟买,准备回到郊区。估计目前约有180具尸体。几分钟之内,孟买救助部落格马上有了新讯息、回响、以及愿意提供协助的人们。这个部落格于去年成立,目的是用来应付洪水灾情,弥补了资讯与传播的隔阂。这篇文章要求读者提供想要联络的人的电话号码。Metroblogging Mumbai正持续更新这个主题。这是一个开放的回应串。 India Uncut部落格的Amit不断在他发表的文章中更新情况的演变。当主流媒体的报导依旧愚蠢且一无所知的时候,Jayesh有更多孟买的最新消息。Blogpourri评论了某主流电视新闻台的装模作样。NowPublic上有由公民记者Dharmesh Thakkar拍下的照片。Pajamas Media整理了来自主流媒体与部落格的炼结。India Writing部落格上有一段话特别献给在大众运输系统上结交的朋友: 给“火车上的朋友”,给所有的朋友:记住这个城市失去了什么,我们要以团结一致、不被暴力打倒作为荣耀我们对他们回忆的方式! Gaurav Sabnis 替这城市以及人民感到哀伤 对这座城市来说,今天很不好过,这场悲剧对我也有所打击。我以及我认识的人很幸运地没有成为今天的受害者,但是西部干线是“我的”干线。我常常在那些轨道上坐着火车旅游。想到将近200人就死在我熟悉的生活地景之上,让我胆颤心寒,愤怒难耐,悲恸不已。 Contrapuntal 问为什么是孟买 并且向前看,希望不要产生强烈后续效应。 为 什么是孟买?为什么总是孟买?因为这城市很大很繁荣,所以如果你想要干票大的,孟买自然是首选。(为什么大家都爱去孟买?) 拜托,千万拜托不要产生强烈的后续效应。我写的很没条理。我不是在写论文好吗?火车,一个无防备的点,要下手简单到让人害怕。之前没有发生过类似事情才真 是奇迹。那现在呢?你要怎么检查每个登上孟买火车的乘客? Waking up twice 谈论到此时此刻许多人做出的无理假设。 Ultrabr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