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Breaking News 重大消息 來自 一月, 2007

12 一月 2007

哥沙班巴的挽歌: 玻利维亚博客的回应

原文:Cochabamba in Mourning – Bolivian Bloggers React作者:Eduardo Avila翻译:yourpapa校对:Portnoy 照片:PAZ(和平)经过Flickr使用者Miskifotitos同意后转贴 “人民vs.人民” (Pueblo vs. Pueblo) 这段发表在Voz Boliviana博客里的文章,描述了发生在哥沙班巴,这座在玻利维亚境内第四大城里人民团体间的冲突。 事件过后所留下的是两具冰冷的遗体,将近两百多位伤者,以及无尽的仇恨与哀伤。悲剧起因于发生在哥沙班巴市中心广场(14 de septiembre)的抗议活动,抗议群众要求反抗中央政府的该邦(高于省级)首长:Manfred Reyes Villa下台。这位首长曾经要求在自治议题上举办全邦性的公民投票,因为他认为邦政府应该在政治与经济上有更高的自主权。在2006年年中,多数该邦选 民在此次全国性公投里,在自治议题上投下了否决票,而全国九个邦当中,则有四个邦投下了赞成票。在政府许多社会运动派人士以及古柯农联盟将这次公投结果视 为对中央政府的挑衅。 大部分古柯农民来自于Chapare省的乡村地区,他们南下进入该邦首府:哥沙班巴。而在那里的大部份选民正巧在上次大选支持地方政府自治。古柯叶 农民开始在广场聚集,并且与警方发生冲突。双方互相指责对方是激起这次暴动的元凶,最后演变到市政府遭焚的地步。此时,城市中几个重要的节点被封锁,所有 的车辆与货物禁止进入市区。正当情势逐渐加温之际,一个自称...

11 一月 2007

寻人启事:在柬埔寨失踪的Eddie Gibson

原文链结:Missing in Cambodia: Eddie Gibson 作者:Tharum Bun 翻译:rungheng 校对:Portnoy 在2004年10月,19岁的Eddie Gibson在从泰国前往柬埔寨的途中失踪了。直至今日还没有人知到这位英国的旅人(背包客)在哪里。他的双亲目前在柬埔寨,提供了奖赏给任何有Eddie Gibson消息的人。 他在10月24日最后一封给妈妈, Jo的电子邮件中,提到了他正在东萨西克斯郡,准备要回家。但当他的家人去机场接他时,却没看见Eddie Gibson,该班飞机为11月1日从曼谷起飞。 两年后,他的母亲仍旧渴望着任何关于她挚爱的儿子的消息。“我认为柬埔寨人知道他在哪,而且我仍然相信在那国家里有人知道Eddie发生了什么事,”她在网站上写了许多这位神秘失踪的前里兹大学生的相关讯息。 他的双亲,Mike和Jo,已经设置了一个网站Eddie Gibson Missing in Cambodia以提供必需资讯给协助搜寻的当地官方、私家侦探和英国警方。 图说:失踪的英国国民Eddie Gibson的寻人启事海报已分派到柬埔寨各地。 摄影:Sopheak 以谷美尔语写作的柬埔寨部落客Sopheak,详述这则新闻:...

6 一月 2007

萨达姆侯赛因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废争议

人权录像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过去四个月,我们试图介绍和脉络化一些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广泛的阅听人看见及辩论的影片。今天以特别介绍的是一个全新的人权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万人一样,在网路上找到这影片-或是你决定不看。某个人-你的朋友、同事、或亲朋好友-也许转寄这影片给你,或打电话给你提及这影片。 你也可 能已在电视新闻看过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样,你很可能对这影片有意见,因为它使得2007年的一开始就让人难以忘记。如同政治漫画家 blackandblack's画的: 点这里在新视窗进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还对“看管”(sousveillance)会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么疑虑,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应该能打消所有怀疑。萨达姆 侯赛因,这位前任伊拉克独裁者,他被处决的过程被手机全程拍摄,而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过的网路影片之外,特别之处也在于它重新燃起了人权议题上的一个长期的、全球的争议:死刑。 伊拉克的博客Raed Jarrar在他的博客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个人觉得,这是我所看过最使人心神不宁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请注意…. 从伊拉克政府对非官方版影片的愤怒,和许多主要媒体报导中的矛盾反应(详见阿尔巴尼亚籍英国记者/摄影师Onnik Krikorian的说法)来判断,他们是唯一对摄影手机能通过安全检查夹带进入死刑执行室真正感到惊讶的。如果拍摄影片的人在绞刑执行前交出摄影手机,世人絶对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静、谨慎剪接、细致淡出的背后。 真正从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所浮现的故事,是政府对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执行过程的说法,与实际上更为混乱的事实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这激发了人们-以及许多博客-去思考我们生长的这个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质和适当性,至于萨达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