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006

報導 關於 Breaking News 重大消息 來自 十月, 2006

墨西哥:瓦哈卡城内的冲突与误解

  30 十月 2006

原文:Violence and Misinformation Abound in Oaxaca 作者:David Sasaki 翻译:Fool Fitz校对:benorken 位于墨西哥南部,平静的旅游小镇瓦哈卡,从五月下旬的教师罢工行动开始,在过去几个月,此地成了政治的压力锅。而将这锅盖掀起的,是包围整个城市的墨西哥联邦警察,他们镇压了在Juarez大学和城市各地设置路障的抗议者与学生。 “路障” by Mediocre  Mark in Mexico,一位瓦哈卡英语学校的主任,以他惯有的反左派刻薄语气,嘲讽地报导日渐扩大的暴动。他写道:“罢工的教师表决通过他们将在下周一,也就是10/30返回课堂。那将会是个很短的工作周,因为周四和周五是亡灵节。” 同一天中,中立派的新闻主播Ana Maria Salazar,在她的Blog上写道,总统当选人Felipe Calderón“天杀地让激进团体接管了瓦哈卡的广播电台;他提供一个平稳的姿态,让州内回归平静。总统Vicente Fox呼吁瓦哈卡的人民冷静,共同寻求解决当地冲突的良方。因为‘时间到了’”。Salazar也提醒读者,APPO,也就是瓦哈卡人民议会,威胁如果不叫瓦哈卡州长Ulises Ruiz下台,便要破坏Felipe Calderón在12/1的就职典礼。 很少Blogger认为Fox总统“时间到了”的发言,是联邦警察在一两天后就会被派至此地的主因。促成联邦武装部队的到达的原因,可能与情势于星期五有三项重大进展相关。首先,凭藉着教师联盟决定返回课堂,州长Ulises Ruiz Ortiz在Código 2006节目的采访[西语] 中表示,联邦警察会确实地介入这长达数月的抗争,并在不流血的情况下回覆秩序。Ruiz Ortiz表示,那时联邦警官将卸下武装,并由人权观察员和新闻工作者陪同。他也对政府雇用军队的说法做出回应,就如以下在Mark in Mexico中的回响: 当被问到某些反抗者指控政府以军队威胁他们,州长回应道,他的政府并不需要军队,因为“我的政府已经有警察了”。嗯嗯嗯…这可以解释成两种意义,他指的可能是,“我的政府不需要军队维持法治,因为警察会做”;他也可能是说,“我的政府不需要军队开着车四处杀人,因为警察会做。” 两项更糟的进展紧接在Ruiz的访问后发生。先是公民议会的市民电台报导一位名叫Emilio Alonso Fabián教师的死讯,她的遗体在城外1.5哩处被发现。同时,由Sameer Padania以证件证明美国独立记者Brad Will遭到镇压瓦哈卡公民议会的军队射杀。(Bradley Will的生平,可以在NYC Indymedia、The Narco News Buelletin和New Market Machines上找到。) 知名的左翼blog,El Sendero del Peje,从El Proceso那儿转载了一些片段,叙述星期五氛围:...

衣索比亚部落客抢先主流媒体

原文:Ethiopian blogger scoops mainstream media作者:Andrew Heavens翻译:Portnoy 消息于下午12:42爆发, 一名衣索比亚人权运动者, 另一名不知名的衣索比亚人, 还有两位来自欧洲委员会的资深官员在今晨于衣索比亚跟肯亚的交界被逮捕。 衣索比亚部落客Ethio-Zagol的报导称该名人权运动者为Yalemzewd Bekele,而另外两位欧洲官员为: Bjorn Jonsson,是至衣索比亚出使团的财政与契约部主任,还有Enrico Sborgi,服务于货品管理部门。 这篇文章,[知名人权运动家被逮捕],发表在Ethio-Zagol的部落格Seminawork上,里头说警察一周来都试着要逮捕Yalemzewd Bekele,因为他跟反政府活动有联系。文中也提到两名欧洲委员会的官员被逮捕是因为“他们试图帮助Yalemzewd逃脱”。 主流媒体于上周末被这个消息惊醒已经是事件发生后一整天的事了(这里有BBC十月20号星期五的报导版本),而之后又过了六小时,记者才搞清楚相关人士的名字。又过了几天,等到这起事件中的人名跟其他细节终于在正式频道上播出,才发现那篇原始的部落格文章几乎完全正确。 Ethio-Zagol,身为衣索比亚部落格圈中最神秘却也最多人炼结的写手,在所有主流媒体之前抢得一个传统的独家。 过去几天,Seminawork凭藉着上好油的新闻缆线固定在部落格上更新这起消息。例如警告与最新消息:揭露衣索比亚政府最巨大的贪污与非法侦探活动这篇文章中有更多与逮捕地点有关的细节以及警察追捕每个人的方法。 接着还有有关欧洲委员会非法监听的更多消息,Yalemzewd Bekele的最新消息,还有最近的这篇,衣索比亚人权律师的家属否认见过他。 其他衣索比亚的部落客随即认可了他的成就,Meskei在唤作独家的部落格一文中这么写:“你没办法不佩服他”,“Ethio-Zagol有极佳的管道。他抢先所有人之前知道那些名字。” Weichegudi ET 政治 在当跳蚤开始噬咬一文中谈及这个案件之前,追溯这个故事到了Saminawork: 衣索比亚政府宣称他们具有权责去逮捕那两名衣索比亚人,理由是他们犯下…嗯…“重大犯罪。”如果你对衣索比亚政府的司法观念不太熟悉,“重大犯罪”事实上可以代表一切,从“你用了错的鼻孔呼吸”,到“你行使了宪法赋予你的言论自由权利”,选个位于两者之间的吧! 诡谲的欧洲人被拘捕,也仅仅代表过去两个礼拜煽动性十足的衣索比亚政治新闻的其中之一。 衣国的部落客也针对一份先被泄漏,之后获得官方公告的报告嚼起舌根,该分报告证实199人在去年的选举后冲突中被杀害(这个死亡数字是当时暴力事件发生后官方迅速公布的数字的四倍)。 在这个话题之上,还有总理Meles Zenawi的言论,他说衣索比亚目前“从技术面来说正处于战争”,敌人是索马利亚的伊斯兰基本教义派。另外还有数千名厄力垂亚的军队正大举跨过衣国的北境。 乱流四起的时刻,也激发该国的部落客写下许多长篇且让人反思的文章。 Enset用一个理论来解释该国目前的政治情势,焦点放在该国曾经快速茁壮的反对党是否健全之上,而他们已经陷入了怀疑论与妄想,不去在乎事实: 选举前的政治过程,选举后的政治乱流,大体而言,2005年五月的选举彻底改变了衣索比亚的民主概念。好几个世代以来,衣索比亚人以为政治力量来自于上层的赏赐;今天,大多数的衣索比亚人相信这个礼物(政治力量)是他们应得的。 今日,反对党阵营正为自己惹出的麻烦而困窘,缺乏具有远见的领导人,而且行动仅随意而为,没有清楚的攻击目标。每一个政党或是政治组织都因为相互矛盾的个人冀求而纠结在一起。 Weichegudi ET 政治在 政治到底多么丑陋? 与 你要怎么要求另一个世代去疗愈 两篇文章中倾泻她的愤怒。 但是她两个礼拜前的对政治的反思文章温厚多了;藉由她的外祖母第一次发觉民主概念的故事。她在AmlakE…feTaiyE一文中这么写: 外祖母刚注册成为有投票权的选民,因此非常兴奋,而她国小一年级的曾孙刚考完期中考回家。 外祖母问大人们,为什么他们从来不告诉她投票这件事,大人们闪到一旁,嘴里喃喃谈论著排水沟该清了。外祖母认为她腰间的水果已经腐坏了。 外祖母将下面这段加进了早晨的祈祷中:“AmlakE, feTariyE… dehnawun s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