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Education 教育 來自 四月, 2007

22 四月 2007

伊朗:被囚教师、核能典礼及英国海军士兵

上个月伊朗人欢庆新年,同时深思回顾过去十二个月以来,政府是进步或者完全没有;一个月后,这些相同的挑战依然存在,其中包括:核武危机、经济问题与人权议题;当局上周举行一场核能典礼,同时有多名教师被逮捕,伊朗的博客圈正讨论着所有这些议题,并且没有遗忘英国海军士兵风波的后续演变。 在教室与监牢之间的教师们 在许多城市包括德黑兰及哈玛丹,教师们为诉求提高薪资已开始在三四月进行和平示威活动。 感谢一位优秀的相片博客Kosoof,我们能见到这些三月在德黑兰的示威活动之一的种种照片。 根据一个报导有关教师议题的博客”粉笔与心情”(Chalk and Heart),大约四十名教师于四月被捕并遭当局指控计划罢课及示威,根据省政府说法,多数教师都已获得释放。 博客补充说三名在国会示威中遭逮捕的教师被移送到德黑兰的艾文监狱。 对当局声称在德黑兰被逮捕的教师因为筹划罢课与组织抗争,不配称为教师,该名博客感到讶异。 教师联合会博客已公布被捕教师姓名,并补充教育部长可能会被国会传唤且因这次的事件遭弹劾。 博客ZaneIran于星期天与星期一写到:鉴于展现团结,许多在哈玛丹的教师拒绝到校。据博客指出:星期一当天,学校处于半关闭状态。 总统的眼泪与实际的挑战 Jomhour质问阿玛迪内贾:如何能在核能典礼上宣布为工业目的而开启核浓缩时,喜极而泣? 他提醒读者:同一时间45名教师因要求更好的工作条件于德黑兰入狱,女性社运人士身陷囹圉,类似的新闻层出不穷;但尽管有这些坏消息,总统依旧由于核子发展获得感动。 前任副总统穆罕默德·阿里·阿塔西(Mohammad Ali Abtahi)说: 在去年的盛大典礼后,谈判代表在核浓缩这点上已发现一种与世界各国合作的方式,这两种针对伊朗的方案尚未核准;在今年核能典礼再次于昨天举行后,我们的合作国变的更认真了而我国将幸免于更多即将来临的危机。在这场国力展现的大成功典礼后,我们应当解决我国的国际问题而不是变的骄傲自大;假如能做到,则幸福将散布于所有必须遭受制裁问题的伊朗人之中,虽然伊朗的历史充斥着机会的丧失。 更多关于英国海军士兵的消息 博客1984写到:海上危机引起油价剧烈上涨为伊朗政府赚得1.67亿美元,这场危机最重要的结果是伊朗在石油市场的改变与价值,许多人怀疑现在是否会实施制裁。 Azarmeher提到伊朗的政治囚犯一定比英国遭暂时拘留的海军士兵更为煎熬。 过去28年被迫做出电视自白的伊朗异议份子,在他们上电视以前已身处地狱之中;七十多岁的伊朗记者Siamak Pourzand在电视出席前比这些据信年轻且训练有素的健康海兵更加抗拒,正因为Pourzand减重的一览无遗使得人人知晓他做了什么。

21 四月 2007

印度:虐童、社会分裂与海外侨民

校对:abstract 几天前有篇关于孩童性侵的研究在印度发表,研究结果令人感到相当难过,如各位记得Mira Nair所执导的电影《雨季的婚礼》(The Monsoon Wedding)中,核心议题即为印度虐童的情况,这可能也是首度由主流制片公司触碰此项禁忌话题。 Instablogs的Pooja写道: 我们长期高举虚假的印度家庭价值荣耀,现在证实只是一场迷思,丑陋的现实已揭露,印度半数孩童受到某种形式的虐待… 这篇报告提供的虐童数据令人心惊,显示在17000名孩童中,53%都面临不同形式的性虐待,这也是首次政府如此认真调查虐童议题。   (图片由Matthieu提供) 但另一名部落客Zoey对于研究方法与精准度有些质疑,她表示: 我有些怀疑,因为我读到的故事里,都未明确指出肢体虐待或性虐待的情况,也未提及研究方法的问题。 Zoey一方面怀疑统计方法,另一方面怀疑主流媒体会不会对这些问题进行追踪报导。 接下来要谈谈印度的另一面,这个面向的印度没有企业,也没有资科毕业生,Nita发表名为印度精神的图片故事,在相片中,她记录孟买城内另一群印度民众,在这里,37%的人民都是移民。 至于工程或管理科系毕业生,或是在海外工作的印度人,他们的生活又是如何?Ram Krishnaswamy在部落格Churimuri里指出,并非所有海外印度人都很富裕: 说老实话,就我的观察,印度国内中产阶级手上的闲钱可能远超过海外印度人,只是人们常误以为海外印度人家中后院有棵摇钱树。 居住于澳洲的Ram Krishnaswamy接下来写道,海外印度人究竟在异乡如何生存: 到了每月第三个礼拜,许多年轻的海外印度人家庭就已把钱花光,只能用信用卡过生活,等着下个月发薪水。 换言之,他们就是每月都把钱花光的「月光族」,没有信用卡根本过不下去,人们也不储蓄,因为利率实在太低,存在银行里根本不值得。 最后我们要提到Laurie Baker,这位建筑师原本是英国籍,后来归化印度,并在印度工作多年,他在印度首创低成本屋宅,纽约建筑师兼部落客Arzan Wadia对Baker有详尽介绍,也提供相关超级链接。

17 四月 2007

法国:逮捕外来移民,执行不当

校对:Leonard (感谢broyez提供图片) 此篇文章为前文法国当局追捕非法移民的后续报导,部分非法移民已在法国遭到逮捕。随着总统大选逼近,事情快速恶化,闪电逮捕行动接踵而至,许多认为当局执法不当的法国人纷纷起身抗议。以下报导来自the French Association RESF(Reseau Sans Forntieres Education为一法国机构,保障移民学童免遭驱除出境。): 巴黎,2007年3月20日 外来移民遭受压迫与追捕:警方执法失当,民众忍无可忍。巴黎昨天及今晚发生严重暴动,3月19号周一当天,我们亲眼目睹一名女子在Rampal托儿所前被逮捕,过程令人气愤。被捕女子前来接站在托儿所门口的小女孩,警察却对她搜索盘查,丝毫不顾现场其它家长及老师的反对,更不理睬当事人抗议,警察的举止让家长及小孩饱受惊吓。接着警方带走该名女子,而警方未说明前往地点,只留下独自不知所措的小女孩……群情激愤的家长们尾随在后,不断对警方提出抗议,最后警方为避免引起暴动,才终于放人。 然而,今晚3月20日周二,类似事件再次在Belleville暴动地区上演,警方在当地来回巡逻多次后,包围了一家咖啡馆(坐落于4间学校的角落,包括Lasalle school多间校区和 Rampal),并逮捕了一名老先生,老先生的两个孙子都在一旁的Piver school 77就读。警方将他关在咖啡馆一个多钟头,后来决定趁学校6点下课之前,将他带回警局。学生家长、老师、无边界学习组织(RESF)激进人士及附近居民均试图阻止警方。不过警方反应迅速,毫不疑迟,不但以武力要求抗议群众解散,并在稍后向群众喷洒催泪瓦斯。在托儿所门口推着婴儿车的家长们受到催泪瓦斯攻击,纷纷躲进Lasalle小学,最终这位老先生还是被带到第2区的警局。稍后暴动持续在Goncourt 及Stalingrad圆形大厅发酵。 警方不仅扩大族群调查,时常踰越法律规范,现在他们更是跨越了代表共和国价值的最后防线-学校,也时常在人口众多的地区逮人。突袭逮捕行动不仅可憎,更使基本人权蒙羞,令人更无法忍受的是,国家机器竟然参与其中。不过警察或许低估了逮捕行动引发的群众怒火,群众已渐渐不再惧怕警方势力,且决心结束一切。去年7月5日及27日,警察总局曾向无边界学习组织承诺,不得在各级学校校园内盘查民众,在逮捕行动当中,我们曾两度呼吁警方遵守承诺,但现今情势令人不禁怀疑,尔后这些承诺是否仍然算数? Blog de primtemps也记述了警方其它恶行,如逮捕数名几内亚人、斯里兰卡人、乍得人及喀麦隆人,其中多人更因此丧生。Blog de primtemps不禁要问,这些疯狂举动何时才会停歇?: 对那些关注「无文件的非法移民」(sans-papiers)的人士而言,要掌握逮捕行动的最新发展,似乎越来越困难,新情况不断发生,数量之多,前所未见,而每一次的暴力羞辱行动都使人权逐渐萎缩。以下为节录: 「Lille是一名几内亚年轻人,在法国学理化,3月15日周四当天因未随身携带身分证明文件,被带往警局,翌日该名年轻人在朋友搀扶下,步履蹒跚地离开警局,他白色上衣背面满是脚印,胸前则留有混着口水的斑斑血迹……」...

8 四月 2007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

原文链接: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翻译:Joyce 校稿: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岁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欢在傍晚时参加戏剧表演、画廊开幕式、读书会、圆桌讨论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尔维亚中部城市)的类似场合,当Ristic返回家中时,等待他的是电脑,而不是传统的纸笔。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Ristic说:“我喜欢评论网路上塞尔维亚语及克罗埃西亚语的论文中疏漏之处,如此一来我可激发他人留下补充的意见并导引出重要的议题。” 这些日子一个事件惊动了本地社群,那就是发生于克拉古耶瓦茨大学法学院的考试利益交换,警察逮捕了数名据称涉嫌贩卖大学文凭的教授,Ristic说到(SRP): 真有意思,他们如何订定一场考试值500欧元 […],难道他们使用某种经济学法则吗?或许有一种解释是订价者认为一场考试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去用功,他们考量到平均月薪为250欧元,两个月的薪资同 等于考试用功两个月,这显然合乎经济学计算,而这算法甚至连仅座落于法学院几米外的经济系专家都无法想出来。 他关注一则关于塞尔维亚司法体系的文章,被强暴的受害人必须历经多时与各种困难才能获得正义,他觉得(SRP): 原文作者问到谁被处罚的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还是受害的学生。四个月刑期及五年审判,两相比较便一清二楚。 自塞尔维亚大选后已经两个月了,主要政党还未筹组政府,Ristic回应一则论及发生于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确实选举对政府有威胁,然而当局也不是那么天真无邪,他们藉着选举恐吓我们。 他评论塞尔维亚反贪腐委员会主席Verica Barac的声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冈外,塞尔维亚是唯一无法控制预算支出的国家(S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