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人权 來自 十月, 2007

31 十月 2007

沙特阿拉伯:妇女为男性权益而战

沙特阿拉伯妇女再度登上了头版头条。在这个连开车都不被允许的保守国家,这群妇女们挺身而出,为被控涉及恐怖行动而遭逮捕的丈夫及亲人们争取自由。 在Qassim的示威游行 Saudi Jeans提到: 十五位妇女及七名孩童在国家安全局外举行示威游行。他们要求政府对他们的丈夫们作公平公开的审判,停止严刑拷打,并将他们调回当地监狱。一名曾停止撰写博客颇长一段时间的博客Fouad al-Farhan,公开了这个故事。 这件事情之所以如此别具意义,是因为这是第一次沙特阿拉伯的妇女举行公开抗议示威游行。我怀疑主流媒体会具体报导这起事件,但让这件事传播到全世界的博客及公开论坛却是很重要的。到Fouad的博客去签下你的姓名,支持这群妇女,并请尽力帮忙宣传这项消息。 勇敢地静坐抗议 来自利雅德(Riyadh)的Ghareeb Al Aber是Saudi Jeans的同事,他有更多话要说。Ghareeb Al Aber形容这是场“勇敢的”静坐抗议,他补充道: 一些沙特阿拉伯的博客,都刊登了这起2007年7月16日的头条新闻。十五名沙特阿拉伯妇女带着七名孩童在国家安全局前抗议,要求以下这些条件: 为她们的丈夫及儿子举行公开的审判。 给予她们委任辩护律师的权力。 停止严刑拷打。 监控监狱-让法官来掌管这些监狱。 将这些犯人调回Qassim。 我相信这些符合法律和人道法规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所有人都呼吁政府应执行这些妇女的请求,而我也不例外。我甚至希望沙特阿拉伯的媒体能拿出勇气,就算只是一点也好,追查这起事件。 历史性的一天 公开这起事件的Fouad Al Farhan认为这次的抗议事件在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他提到:...

27 十月 2007

(短訊)塞爾維亞:米洛舍维奇的宣傳技倆

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種族滅絕博客解釋道,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舍维奇( Slobodan Milosevic)何以被稱之為「狡黠的劊子手」:雖然他「試圖將責任轉嫁於受害者之時一敗塗地」,但其宣傳技倆「即使到了今天,仍是十分精準有效」。 Veronica Khokhlova

20 十月 2007

(短讯)拉脱维亚:抗争之事

博客「一切拉脱维亚」提及,现任政府任期即将告一段落,首都里加最近出现抗争群众:「本地外籍人士观察到,大批拉脱维亚民众上街抗议,通常人们得非常愤怒,才会以行动表达,而人民也确实相当愤怒。」

17 十月 2007

(短讯)乌克兰:起义军65周年纪念日

Ukrainiana 为乌克兰起义军(UPA)的65周年历史纪念日写了一篇钜细靡遗的文章:“企图改造年长者的思想,以令他们违背自身信仰,乃注定失败之事。然而回首乌克兰的历史,苏维埃政权的教科书却将那些倒行逆施的人事物,描绘地如此美善。” 延伸阅读:新唐人电视台 – 乌克兰起义军首都游行庆祝成立65周年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11 十月 2007

伊朗:饥饿劳工罢工抗争

伊朗胡齐斯坦省(Khuzestan)境内的Shoush地区中,数千名隶属于Haft Tapeh甘蔗厂的劳工因拿不到薪资,这两周开始罢工,政府派遣军警人员前往镇压,但罢工仍未中断,多名博客关注此一事件,并提及其他工运份子所面临的艰困情况。 署名“苦劳”的博客表示[Fa],数千名Haft Tapeh甘蔗厂的劳工自10月27日起发动罢工,其中一项口号为“Haft Tapeh劳工很饥饿”,参与人数大约3000,虽然曾一度想在政府大楼前抗议,但遭到警察拦阻。 他也提及,该工厂员工过去便曾有罢工记录,政府也每次给予承诺,但从未实现。 Kaargar亦表示[Fa]: 罢工抗争进入第四天,Dezfoul甘蔗厂的部分失业劳工也前来声援,他们高喊“工作赚钱是我们的绝对权力”!因为伊朗政府先前曾说过“核能发电是我们的绝对权力”。 Workers-1may提及,Haft Tapeh全体5000名劳工于9月12日发出公开信,开始罢工;过去几个月来,劳工代表虽曾与伊朗官员谈判,但每次都只得到空头支票,此次劳工也投书至国际劳工组织。 军警镇压 Kaargar另指出[Fa],军警人员攻击示威群众,造成十人受伤,而工运人士Ferydoun Nikofard则在家中遭逮捕。 博客“狱囚回声”表示[Fa],经过两天罢工后,伊朗情报单位开始施加压力,扬言要让工人们吃苦头,他也认为,当劳工受威胁又领不到薪资时,国际劳工组织就该介入处理。 劳工遭扣押 另一位署名“工仔人”的博客提醒[Fa],除了Haft Tapeh的劳工,还有其他劳工亦面临困境,他也拿出库德斯坦省入狱工运人士Mahmoud Salehi的影片,影片中,他人在医院,却仍被铐上手铐!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FoolFitz

7 十月 2007

日本:死刑执行自动化?

日本新内阁上任后,法务大臣鸠山邦夫(Hatoyama Kunio)获留任,不过9月25日他在内阁总辞前召开记者会时,表示他支持让死刑执行自动化,不必非得等法务大臣签署后才能执行。 如前文所说,日本死刑程序原本就有问题,因此这番发言更令人感到不安。 日本博客圈对此自然也评价两极,保守派博客大多赞许这个构想,例如Chimata no Wadai[jp]便认为: 鸠山大臣主张「死刑应于判决定谳后六个月内自动执行,毋需经法务大臣签署同意」,我完全支持此事,日本终于有个头脑清楚的法务大臣,假若死刑必须要法务大臣签字才可执行,司法体系根本不算独立。 而博客Otama obasan de mo wakaru[jp]虽然不反对死刑,但认为鸠山大臣发言不负责任。 鸠山大臣提出他的看法,但他似乎不清楚宪法内容,难道他以为历任法务大臣拒绝签署执行令,只是纯粹因为不愿意盖章吗? 自由派人士见解不同,Big Bang对于法务大臣的职责提出很好的观点[jp]: 但鸠山不是呼吁废止死刑,只是他不想做下令开铡的人,虽然将这项责任放在一个人身上确实很痛苦,但如果法务大臣不愿负责,谁该做出死刑执行的最终决定?提出执行自动化来卸责真是恶劣,仔细想想,没有人强迫鸠山接下法务大臣职务,如果这项工作如此痛苦,一开始他就不该答应。 最后博客Bogus News提及一项有趣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jp],指称鸠山打算仿照机器战警,制作死刑执行机器人。 这部全自动死刑执行机器人不需法务大臣签名,就会自动执行,这真是个大问题,只要打开开关,便自动侦测该结束谁的生命。 原文作者:Jens Wilkinson 校对:FoolFitz

3 十月 2007

中国:博客力挺缅甸僧侣

近日缅甸政府血腥镇压数万在仰光街头要求结束军政府统治的僧侣和民众。对此,中国当局的外交态度依旧不明朗。然而不少颇具影响力的中国博客已经就某些”中国问题专家”自以为是的评论作出了反击,探讨了“番红花革命”背后的事情,一些人甚至用此事件影射中国民主运动的状况。 周三早上,中国博客开始关注当地持续的抗议和接踵而来的镇压;与此同时,在牛博网(一个可以通往不少知名中国记者博客的独立门户网站),Don Ma 发表了对此事件系列报导的第一篇文章:〈不一样的政府,一样的老掉牙〉,回应“当地抗议是受到一小撮国内和国外敌人的煽动”这一说法。 一位读者回应道:“所有的专制政府都想得一个样」;“李洪志?”,另一个读者半开玩笑地接着说。 而Don Ma在接近中午时,发表的另一篇关于缅甸军政府镇压僧侣的后续报导,则没有收到任何回覆。 牛博网博客、历史学家傅国涌在周三午间发表了一篇,他在2002年时撰写,描述昂山素季的 短文。文中,他提出了一些对中国民主运动的道德指引,同时可能暗指一些目前牵涉其中的人(遭软禁或身陷囹圄)。 其中一位读者写道:“昂山素季……丧失理想的中国何时才能有这种‘圣徒’般的人物?”另一位应道:“为何不期待自己成为这样的人物?” 恰巧在Youtube上搜寻“缅甸”时,发现两段手机拍摄的最新影片,纪录仰光街头的状况;后面一段是yongfuguo所张贴。 周四中午,其他的博客们开始行动了。新闻门户网站网易的编辑温云超,从《人民日报》转载了两张图片:“反独裁的两张照片。” “9月23日,缅甸仰光,大约2万名僧侣和市民走上街头,反对军事独裁。人民网的报导称这场运动是“反对军事独裁”。 以下是一些评论: 我们物价上涨的时候…… 跟着和尚们走 已经开枪了 震撼,感动!啥也不说了…… 〈钱烈宪要发炎〉(ProState inFlames,拆分来看可以理解为(such) pro-state stuff (is) in flames)的博主,同时也是新京报记者的moogee,在周四发表了他的第一篇帖子,内容是一篇缅甸日报社论的翻译。其文批评了抗议活动,指责这种行为是一种小范围的谣言散播,及少数人被西方反动势力煽动的结果,他们教唆鼓动人们触犯宪法并攻击政府、军队和整个社会,最终目标是导致全国的混乱。此社论还谈到政府同样也希望结束腐败,提升民主,并且认为事实上是这些抗议政府的非法组织在阻挠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