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人权 來自 十二月, 2007

26 十二月 2007

俄罗斯:总统人选底定?

一年半前,俄罗斯部落客若想对着熊大叫,一定得去动物园才行,现在他们完全不用离开电脑前,因为总统普廷(Vladimir Putin)已打算支持第一副总理梅德维捷夫(Dmitry Medvedev)角逐2008年总统大位。 梅德维捷夫的姓氏(Medvedev)字源出于俄文的“熊”(medved),Yandex Blogs(RUS)便列出超过1500篇关于批评梅德维捷夫(RUS)的文章,另外1400篇文章则比较客气[RUS],称他是总统“继承人”。 以英文书写的俄罗斯部落客也在讨论此事,先前都在猜测谁可能是下任俄罗斯总统,以下是部分反应。 Mark MacKinnon's Blog: 恭贺梅德维捷夫总统,当然选举这个形式还是要做,不过他已笃定当选,除非克里姆林宫内决策又出现大转弯,否则普廷钦点者肯定能过关,自由派的在野党已自毁前程,无法团结一心,竟派出三人参加明年四月大选。 梅德维捷夫一切都是拜普廷之赐,若普廷开口要当总理,或是要他放弃总统职位,梅德维捷夫都会照办。 Ruminations on Russia: 终章抑或序曲 Google News现在有108个条目,都宣布梅德维捷夫已成为执政党与亲政府政党共推的总统候选人,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好事。 但一切太简单了,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反而是意想不到的面向,今年夏末的传言指出,梅德维捷夫被查察正在积极布置势力,以坐享好处继续掌控重要职位(GAZP),但应不会成为总统候选人。 Sean's Russia Blog: 故事尚未了结,未来还有更多值得讨论之事,但光是在初期,有件事已是再明白不过,无论普廷用何方式强调他会卸下总统职位,批评者也不可能轻易饶过他,正如Michael Corleone在电影《教父第三集》所言:“当我以为自己已是局外人,他们还不断将我拉回局内。” Siberian Light:...

24 十二月 2007

伊朗: 左派学生遭逮捕

伊朗政府上周于德黑兰及马赞德兰(Mazandaran)逮捕多名左派学生。此举也许是一项先发制人手段,意在阻止左派学生团体“自由平等学生 会”,藉由其博客通报世界关于名为“学生日”(16 Azar)的抗议活动,并使其无法于伊朗多所遭受威胁的大学里,组织争取和平、平等及自由的集会。 来自azady-barabary-01.blogspot.com 的照片 至少有三项关于此左派学生运动的有趣事实。首先第一点,自1980年代上千名左翼激进份子遭大规模处决后,马克思/社会主义理想仍能于伊朗发生影响力;第二点,对社会主义派学生的镇压,竟是发生在一个与查维兹(Hugo Chavez)及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等拉丁美洲社会主义领导者有密切关系的国家;第三点,此运动须倚赖博客作为联系及组织之媒介。 和平、平等及自由 隶属左派学生团体的Barabary Azadi(意为“平等自由”)博客写到:当局于学生们准备在十二月二日进行抗议活动前,开始逮捕在德黑兰的活动成员: 激进的左翼份子在星期二于德黑兰大学的工程学院前发动抗议活动,学生们以高唱革命歌曲的方式进行;学生举着写有其诉求及目的的海 报及标语。包含“学校不是军营”、“女性自由是社会的自由”、“拒绝战争”、“将脏手从伊朗人民的身上挪开”、“释放政治犯”、“还有其他选择方式”、 “释放我们的同侪”、“学生运动和工人及女权运动联盟”、“我们要求独立公会”等。 他们并在博客里公布已遭逮捕的学生名单,并誓言无论多少人遭逮捕,此运动将如期进行。 据学生委员会的人权报导博客,Schhr,报导[Fa],受监禁学生的亲友正担心学生们的待遇,他们大多数被留置于恶名昭彰之艾文监狱里的隔离室内,情报单位告知学生家人,他们能够拘留学生九十天而无须提供关于学生的任何资讯。 退步至八零年代? 属于伊朗北部马赞德兰之左派学生团体的Mbulletin 博客说,五名学生遭到逮捕,让他们回想起上千名左派激进份子于伊朗被逮捕并处决的八零年代[Fa]: 一旦伊斯兰共和国情报单位更多的错误计算,加之“自由平等学生会”于全国不同大学内组织学生日抗议活动、示威者会声援遭拘禁学生。德黑兰、设拉子、Ahwaz、Mashad、Isfahan、Sanandaj 以及 Mazandaran等地大学生们,呼吁政府释放他们的同侪。 铐上锁链的众星 Salam Demokrat...

23 十二月 2007

台湾:“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台湾的政党恶斗却仍占据了媒体版面,执政党与在野党高喊“民主”、“自由”,操弄族群情感的同时,却对许多弱势族群的人权不屑一顾。接下来几天,全球之声将陆续报导数则重要的人权新闻,首先带来的是两年一度的移驻劳工大游行。 相片由人民火大行动联盟(RCAN)提供。 最卑微的诉求 在劳动力全球化的影响之下,来自东南亚的移驻劳工已成为台湾重要的劳动力,在台湾从事辛苦、危险、肮脏产业的移工已高达36万余人。但在政治、经济多方的压迫之下,移工的人权依然处在社会边缘的角落。 相片由RCAN提供。 12月9日,台湾移工联盟(MENT)发起了“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来自菲律宾、泰国、印尼及越南的移工们,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走上街头,许多社运团体也到场声援;游行队伍走过最繁华的台北东区,呼喊着五国语言的“我要休假”,希望正在逛街的市民们能注意到,在这号称人权立国的台湾,有一群人连休假这种最卑微的权利都没有。 相片由坏嘴巴提供。 在台湾,从事家庭帮佣及看护工作的移驻劳工已有16万人,却被排除在劳动基准法之外,休假和加班费都没有保障。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的志工陈秀莲和FoolFitz分别叙述了两段被雇主剥削、却得不到法律保护,最后只好“逃跑”的移工故事,陈秀莲更详细地解释了移工对台湾弱势家庭的贡献: 因为被排除于劳基法的适用范围,外籍家庭类劳工没有任何法令的保护,来到台湾只能碰运气,运气好的遇到好雇主,运气不好只能在恶 劣的劳动条件中,为了生存而奋斗。台湾人对这些来台工作的外劳,常常用:“她们都是来赚台湾的钱”带过。这句话掩盖了太多的东西,她们来台湾其实撑起了两 个家庭,一个是她们母国的原生家庭;一个是雇用她们的台湾家庭。如果不是她们愿意以极低的薪资,负担起全年无休的照顾工作,弥补了台湾社会福利漏洞,替台 湾人照顾卧病在床、行动不便的家人,让他们能出去工作养家,不知道有多少弱势家庭会垮掉。在一次访谈中,一位聘请家庭看护工的雇主告诉我,如果不是有外劳 帮她,她会带着她的母亲一起去自杀。 性/别人权和新移民团体也前来声援,相片由vc2401提供。 然而,台湾政府却将照顾弱势者的责任全部丢给外籍看护工。MENT表示,内政部对被照顾者家庭提供有特定时数的居家照顾,俗称“喘息服务”;却规定“聘有外劳”者不得申请居家服务,使得重症家庭因人力及经济上的困难,无法让移工休假,造成弱弱相残的局面。MENT要求内政部回复聘有外佣的身心障碍者应有的居家照护,并提出下列五项诉求: 家庭类劳工的劳动条件应有法令保障 废除私人仲介,强制国对国直接聘雇 移工得自由转换雇主 取消聘雇年限 保障移工团结权 相片由苦劳网提供。 两位做着轮椅的雇主也到场声援他们的看护,并在台上与移工们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civilmeida录下了这动人的一幕: 而Benla对此写下他的感想: 坐在轮椅上的是两位身体不方便的朋友,他们是雇主,但,支持移工们要有休假的权利。我不晓得有多少台湾的朋友会有同样的想法,但,我相信许多雇主可能并不知道规范家庭看护工的法令并不合理,因为,雇主自己对劳动法令恐怕也是相当陌生。 …...

14 十二月 2007

埃及:社运份子遭 Youtube停权

Youtube 网站最近移除了几支警察刑求受虐者的录像,激起埃及部落圈内一阵风暴。 这是目前为止,埃及反酷刑运动最大的骚动。一位得奖的博客Wael Abbas 写道。他的录像拍摄到警察刑求的情形,却遭Youtube 移除。 埃及的刑求,由fikrat上传 警告:此录像可能包含不适合所有人观看的影像内容。 Abbas 进一步解释: Youtube 暂停了我的帐户,一切我所上传的录像,包含示威行动与其它事件的报导,尤其是关于警察局内的刑求画面。Youtube 声称他们是处理客户投诉录像内容不宜。我实在是很震惊,也试着去了解原因。我曾去信youtube请他们进一步的厘清,似乎是有着各种可能性。例如可能来 自埃及政府的抱怨,在法院判处动用私刑的警员Islam Nabih后埃及政府的出击,可能是Youtube和埃及政府达成协议, 特别是Google买下Youtube 之后。这是不是一个可改正的错误?还是说 Youtube 支持刑求者,替他们掩饰,彻底和独裁者携手合作?最后,我必须说这是全体博客、读者、社运人士的灾难,请大家站在我这边支持我。 博客Hossam El Hamalawy 附和,认为移除录像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举动。他补充: Youtube才刚取消了埃及部落圈内最重要的一个频道。Wael的录像对于反抗警方暴力有着重要价值,Youtube应该为他们能在当前反对酷刑的斗争中贡献一份力量而引以为傲。但是,Youtube管理者却和这些反刑求运动份子玩起猫抓老鼠的游戏。 他还建议,在这场反刑求运动中,作者应继续把录像放到其它网站:...

5 十二月 2007

哥伦比亚:公开的影片显示沈默的人质

在上周逮捕了三名哥伦比亚革命军 FARC这个恐怖集团的间谍之后,发现了证明生还者的影带与照片,包括一些FARC所控制的人质照片。谣传这些影带正准备送交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Hugo Chavez),作为一周半之前已经暂停的人道换囚和谈的部分条件。 影片与照片内 容包含了人质们描述了生活环境、如集中营般的监狱,另外一些人质则把握这次机会表达他们对家庭及孩子们的爱与关切。之中引起最多讨论的影片,是前总统候选 人Ingrid Betancourt所录下的画面。她在2002年2月遭到绑架,影片中,她静坐着直视前方,只有她那眨啊眨的双眼证明这是一支录影带而不是一个静止的画 面。虽然一语未发,但她那黯淡憔悴的面容、那骨瘦如材的双臂以及沈默,对许多人而言,那些肢体语言却传达了相当多的讯息。 Ingrid Betancourt或许没有在那五十五秒钟长的影带中发言,但是她写了一封长信给她的家人。信件的内容已刊载在El Tiempo的报纸、网站,且转译至一个哥斯大黎加的部落格:Por la Boca Vive el Pez [es],引起Ingrid家人极大的愤慨。在这封内容广泛的信件中,她试图把过去的岁月塞进痛苦的牢笼,同时她也表达了对孩子们、前夫以及母亲的爱。 长久以来,我们就像是专门搞砸派对的不受欢迎者。身为人质,我们不是一个 “政治正确”的议题。政府当局必须对游击队表达强硬立场同时免于牺牲一些无辜的生命,这种说法让他们听起来似乎会比较好过一些。面对这种状态,保持静默吧。只有时间能够敞开心胸与提振勇气。 所有其他在FARC集中营里,不被视为重要到值得释出影带以及信件的人质们,则表现了另外一种形式的沈默。他们的家人仍在期待着一丝生命的迹象,期待着是否还有任何权利去寄望被俘的亲人们有天能返家。 部落客们,像Bluelephant(es)就批判一些政治人物们对人质事件的回应,例如Piedad Cordoba就在这事件中不放过任何可占便宜的机会,籍以支持他们的个人议题。 我们透过远距离看到却也无能为力的那些骚动怪异的脸孔,他们被各式各样的政治人物–始于Uribe and Chave–透过选举而利用。(Piedad...

全球之声:诚征执行长

全球之声新董事会最近开会,决定聘请执行长一名,各位也许不相信,全球之声已正式营运近三年,但至今没有一位正式代表组织的人物,也没有任何全职员工,随着组织规模与工作范围不断扩张,我们决定需要一位执行长,负责整合与带领全球之声的募款、管理与公关工作。 这也许是个极具挑战的任务,但有了对的人,便能为全球之声再创新高峰,职务内容与需求描述如下,请尽量将此消息散布出去,让全球之声能获得最大的帮助。 —— 全球之声诚征执行长一名,负责管理全球之声、发声、倡议行动等计划,以及带领支持这些计划的社群,全球之声为一跨国互联网组织,由全球各大洲超过百名有给职及志工人员共同努力,执行长需具备多项专业与个人技能,以协助各项计划发挥最大潜能,成为国际互联网公民媒体社群标竿。 执行长的职责如下: 管理全球之声各项计划,包括领导各小组负责人、翻译群组、倡议行动与发声计划。 草拟与管理组织营运经费。 负责募款,包括申请奖助金与提高资金网络。 与各基金会与企业伙伴维持良好互动与关系,以增加募款基础。 组织财政管理。 与董事会、顾问群、有给职人员及志工保持联络与互动。 管理全球之声各计划的公关/媒体关系。 时常旅行各地,代表全球之声出席各项活动。 理想的执行长特质包括: 优秀领导才能 具跨文化、跨语言团队管理经验 具营利或非营利组织募款经验 与主流媒体及记者互动经验 深知博客、播客、影像博客等公民媒体 具管理逾百万美元经费经验 具策略计划经验,曾在媒体或非营利组织工作者佳 良好独立工作与执行能力 为与全球之声团队充分合作,我们更希望应征者具备以下特质: 具跨国工作与生活经验,或曾密集往来于已开发国家 积极参与互联网媒体与博客...

4 十二月 2007

哥伦比亚:国会议员与FARC领导人会晤照

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会晤哥伦比亚革命军(FARC)的成员及哥伦比亚特使团,以期达成一项人道考量的人质交换行动。例如遭到拘禁长达十年之久的前哥伦比亚总统候选人Ingrid Betancourt 和 Clara Rojas,预期将获得释放以换取哥国政府的特定相对行动。在这次人道换囚和谈过程中的某些照片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许多博客作者的网页上。 有意者可以在玻利维亚新闻协会的网站上找到关于这些争议话题的照片集。 Kate在 A Colombo-Americana´s perspective博客中,提供了一些背景资料来促进讨论: 这次的人道换囚行动,必须放在哥国政府与FARC恐怖份子的脉络下来理解。哥国人民对这项和谈也抱持分歧的看法:有些认为这项和谈是件好事,因为可以提供FARC一个机会证明他们值得信赖,同时,长期的目标是希望他们可以成为正式的政治参与者。另外一些人则谴责此次调停,他们认为 FARC将会利用这次机会打高空,却不实践他们在谈判桌上的承诺。就像他们过去的纪录,已经严重影响数以千计的哥国家庭,徒留许多待解的议题。 调停委员成员之一是反对党的参议员Piedad Córdoba,他是由哥国总统乌里韦(Álvaro Uribe Velez)遴选担任调停委员一职。在极具争议的玻利维亚新闻协会照片集当中,拍到了恐怖组织FARC的领导群,与手持花束、头戴着FARC军帽(贝雷帽)的参议员Córdoba勾肩搭背,而参议员则露出一抹浅笑。 El Observador Solitario [es]在“与你朋友保持亲密关系,而要与敌人更亲密”一文中指出,将反对党参议员Piedad Córdoba纳入人道换囚和谈的措施是徒劳无功的:不仅仅是目前FARC对换囚行动的姿态是高得荒唐,而且FARC本身是处于内部分裂的状态。这项人道换囚协议的效力,将仅及于这个叛乱组织的一小部分。而目前掌握FARC大权的成员已经扩展他们的势力范围到委内瑞拉境内,并且在当地建立稳固的根据地。 博客作者Víctor Solano则提到,参议员Piedad Córdoba为自己辩解说,那些照片是被抽离当时的情境而解读的[es],事实上当时她正巧开玩笑地拿了他们其中一位成员的军帽,而且,对于手中的花束她也很讶 异。...

伊朗与委内瑞拉的亲密关系

上个月,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再度访问伊朗,这是他在两年内第四度旧地重游,两国也签署更多经济协议,他与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均表示“景仰”对方,前者给予伊朗政府种种支持,后者则称伊朗是查韦斯的第二故乡。 “社会主义”总统查韦斯竟然与伊朗维持良好关系,去年多数伊朗左派学生与博客对此提出批评,因为过去伊朗曾处决数千名社会主义武装份子。 伊朗知名博客作者Jomhour与澳洲作家兼博客Anthony Loewenstein都写到两国总统的友谊,知名漫画家兼博客作者Nikahang则画出以上图画。 什么和平?哪来安全? Jomhour表示[Fa],阿曼尼内贾德与查韦斯会晤后宣示:“我们已拥有为所有国家拓展和平与安全的计划。” 他写道: 如此说来,我们可真要重新定义和平与安全这两个词了!当他们为自己国家的国民带来问题与危险时,如何能让其他国家获得和平与安全?…在这两国内,词语的意义都与旧时不同,当阿曼尼内贾德大声宣告伊朗拥有绝对自由,其他国家将享受和平与安全,听来真是个大笑话。 Jomhour认为,查韦斯为委内瑞拉制造民主与自由问题,伊朗政府也侵犯基本人权,并不时压迫社运人士。 “丢脸” Anthony Loewenstein表示: 我今年六月造访伊朗时,注意到拉美左派与伊朗政府出现变态的关系,国际间左派人士却大多沉默,不愿批评查韦斯与伊朗相拥取暖。 我的记者朋友Rodrigo Acuna对此的看法是:“委内瑞拉身为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与另一会员国伊朗建立政治与贸易关系或许很自然,但查韦斯去年九月竟颁赠‘解放者勋章’给阿曼尼内贾德,这是委内瑞拉对来访贵宾的最高荣誉,此事不仅令人尴尬,更令人感觉可耻。” 他也认为,“在国际左派势力的忠诚支持者眼中,查韦斯不可能犯错,他们的字典里根本没有‘矛盾’与‘不一致’等词语”。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Portn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