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艺术和文化 來自 六月, 2006

22 六月 2006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萨拉热窝摄影博客

原文链接:Photoblogging Sarajevo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molitaire 校对:Sweet 萨拉热窝一座经过修复的建筑,图片作者Seesaw/Quod/Zdenka Seesaw(即Quod, 即Zdenka)在巴尔干剪刀写作有关巴尔干各国的博客已有一年半之久。 这是她与摄影缘分的由来:    在萨拉热窝出生,在萨拉热窝经历战争,在萨拉热窝生活。现已退休。一月份买了佳能A75,发现恋上摄影。 Seesaw的萨拉热窝照片可以在萨拉热窝图片博客(来自萨拉热窝的照片,通常难得一见)和Flickr看到。 Yamika_Gulag也在YakimaGulagLiteraryGazett上写作关于巴尔干半岛的博客。他在Flickr的推荐书上这样描述Seesaw的照片:       Quod的萨拉热窝照片是这个城市最美丽的照片!它们有种可爱而节制的品质。我同样欣赏她贴的波黑老明信片,叙述着往昔烟云。

13 六月 2006

巴勒斯坦的一周:海滩上的悲剧

原文链接:This Week In Palestinian Blogs: Tragedy at The Beach 作者:Russia: The Mennonites 翻译:Sweet 校稿:Portnoy       这周发生的悲剧和由此带来的震撼紧紧地抓住了巴勒斯坦博客写手们的心。以色列对加沙的袭击导致妇女和儿童在内多名平民的死亡,因此有人称它为“血色星期五”。  当时巴勒斯坦人正在加沙的一个海滩上堆砌沙堡,享受家庭的欢乐,然而以色列的炮击打破了这一天的宁静。博客写手和人权活动家Mona El-Farra,用一个在此事件中丧失了双亲和三个兄弟的小女孩的故事,很好地描述了这个场面。    Moi贴了一段从袭击后的新闻报道中摘录的视频,他难过至极地说:    “我无法让她的声音从我脑海中消失。当她开始意识到躺在她面前的父亲已经死去,她的尖叫声穿透我的身体和灵魂,‘Yaaaaaaa’的意思是‘爸——爸——’,但她父亲已然不在。她的母亲已然不在。她的兄弟姐妹也都不在了。”       视频也打动了其它的巴勒斯坦博客写手,Haitham Sabbah就是其中一个。他说:“看到这些以及巴勒斯坦电视台和Aljazeera上的报道时,我和妻子、我的孩子们,都忍不住哭了。”       和博客写手Al-Falasteenyia 以及此刻正远离家乡的加沙居民Laila...

6 六月 2006

白俄罗斯:关于苏联的旧忆

原文地址:Belarus: Memories of the Soviet Pas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对:Portnoy <!–[if !vml]–><!–[endif]–> aneta_spb, LJ的使用者,一个圣彼得堡的记者,贴出了她那带有苏联时期的回忆的装饰照。这是她的原因:    作为一个激烈的思想斗争的结果…… 无论在苏联的生活是好是坏…… 我已经决定为我自己记住它。这将包括从那时开始的,关于我自己的记忆以及我的理解和思考方式。 在苏联,我度过了整个童年,整个青年时期和一部分的成年时光。 而且,我来自一个几乎没从社会主义受到多少益处的家庭——没有免费住房 (即使是在今天也没有),没有一辆摩托车——我说的甚至不是一辆小汽车。我的出生地不是一个省会城市——而是一个距当地中心有20公里远的地方。我的父母出身于农户,他们是教师,不喝酒,不抽烟……” Aneta_spb在前苏联的最西部,即位于白俄罗斯西部的波俄边境度过了她的童年。以下是她对苏联人的信仰的记忆片断——比如小小十月党人和少年先锋队——以及苏联人的日常生活: 复活节总是美好的,它“有助于丰富我的个性”。在这里有两个复活节,而人们两个都庆祝——“俄国的”(东正教的)节日和“波兰的”(天主教的)节日。在“柳树(棕榈)日”人们带着用纸花装饰的柳枝。这些花是用皱纹纸自制的,我真想学会怎么制作它们,但是没有。 面包从商店消失以后,人们开始自己烘焙面包。在复活节,他们邀请你去他们家,以这种面包和夹着罂粟种子的小圆面包招待你。但我们家没有那样的东西。妈妈过去常常冲爸爸嚷:“他们都知道怎么去偷,就你不会!” 过去的我也真喜欢波兰女孩。即使是在学校的节假日里(只有小学里才有,之后她们不能再上学),她们也不穿十月党人“白上衣黑下装”的制服——而是穿着她们令人惊艳的彩装,那些衣服上有镶着珠子的闪亮镶边,或只是简单的刺绣……后来我听说,爸爸刚开始在学校教书那阵子,孩子们宣誓加入了少年先锋队——而第二天她们并没戴着红领巾去上学。“但你们是苏维埃的小孩!”“我们不是苏维埃的小孩,我们是波兰的小孩。”但我不记得这件事。(在我印象里,)当时每个人都戴着红领巾和小星星。 那些小星星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以为十月党人的星星是把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表现成一个小孩。因为弗拉基米尔•列宁是那么地无畏无惧……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知道他们说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就是“列宁”。...

2 六月 2006

俄罗斯: 莱蒙诺夫和版权

原文地址:Russia: Limonov and Copyright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译:Sweet 校稿:Portnoy 在漠视著作权法这点上,俄罗斯已经臭名远扬。根据反盗版组织的报告,它是世上第二大盗版软件、音乐和电影的发源地。中国居于首位。 下列翻译出的讨论(RUS)在谈到盗版问题时含着几分讽意:Sergei Maximishin (在LiveJournal上的用户名为remetalk)是一个获过多项奖项的俄罗斯摄影家,他那些杰出的作品常常出现在各大出版物上。他发现俄罗斯最受争议的政治家之一:爱德华`莱蒙诺夫,俄罗斯共产党的创始人,未经授权在一本书的封面上使用了他最著名的一幅摄影作品——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模糊的肖像。该书书名为“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总统:莱蒙诺夫VS普京”。 这件事的讽刺之处在于,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起诉莱蒙诺夫或他的出版商的尝试,就象是对黑幕掷出了第一块石子:然而Maximishin自己也承认使用过未经授权的软件——而这只是因为,跟其它俄罗斯人一样,他买不起获得授权的产品。 讨论情况如下: Remetalk: 关于这张图被剽窃的情况 <!–[if !vml]–><!–[endif]–> 这是莱蒙诺夫的书的封面。我认为我这张图已经成为一张民族图片。(意为作者不详,可被公众广泛应用) …… 去年夏天,这张图被制成1米*60厘米规格大小、镶着金框的海报,并在莫斯科的书店里出售。我问:人们对它有兴趣吗?店主们回答:它卖得跟面饼一样好! 而共产党员们把它添上希特勒的小胡子,贴在纸板上,粘上小棍子(作为手柄)。在集会时佩上绘有纳粹标记的臂章的人们,把它作为“东正教徒的标语”随身携带。 有人则给了我一个网址,在那上面普京戴着有麦当劳叔叔签名的棒球帽,嘴巴吐出一个对话框:“这个店员没事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