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Environment 环境 來自 五月, 2007

20 五月 2007

智利:天然气危机与生质燃料

作者:Rosario Lizana 校对:Justin 低温造成本周阿根廷出口至智利的天然气减少,虽然阿根廷政府承诺智利供应无虞,智利民众仍积极寻找其他确保能源供给的方式,故经济、能源、农业暨税务部本周决定,将给予生质能源免税优惠以鼓励社会采用。 Ecoperiodico[ES]指出,由于汽柴油仍需课税,未来一公升的生质乙醇与生质柴油价格将是一公升汽油的三分之一。 因为阿根廷近来天然气供应量下滑,而阿根廷又是智利天然气唯一来源,智利于周三决定免除生质能源的税赋,并维持汽柴油税率不变,希望更多人采用生质能源。 文中亦指出,智利燃料几乎悉数仰赖进口,新政策将减少汽油价格与天然气供应波动,北部地区受此决策影响甚深,内政部亦推动相关计划,内政部长在其部落格[ES]发文表示,政府已与Tarapacá达成协议种植1500公顷的“日日樱”(Jatropha),包括欧洲与中东均利用这种植物制造生质燃料。 其他无关能源危机的生质燃料方面,部落格Atinabiotec[ES] 专门刊登与生物科技有关的新闻,其中发表The Insurance Society Co-op的研究成果,警告使用生质燃料可能造成的环境危机,人们说使用生物燃料能减缓温室效应,但另一方面,却会增加改种生质燃料的农地面积,致使饥荒 国家的农业可耕地面积更加不足。 本地报纸与电视指出,国内天然气使用不会受到影响,不过最严重的问题是,企业该如何寻找其他燃料来维持营运。

7 五月 2007

乌干达:速写矛盾、复杂与生活之美

校稿:mountaineer   在此有几则叙述乌干达的矛盾、复杂与生活之美的描绘。 在阿帕克(Apac)地区,两名妇女外出找寻素食的食物: 于是故事就这么开始: 这是我所经历最可歌可泣的觅食过程,我们并未要求很多:豆类、米饭,或许一些薄煎饼(chapatti)–一种简易且寻常的乌干达主食,我们骑着自行车搜寻了全市镇,到了六间不同但都是由女性主持的餐馆,他们告诉我们一模一样的答案:“只有熏肉或鲜肉,没有豆子,没有米,也没有薄煎饼。”这是个由一帮在地区首长背后主持阿帕克地区食品分配的女人们,所经营策划的反素食者阴谋,整个城市 — 至少在主要地区 — 找不到豆类,Rebecca和我呆坐在旅馆内好一会,疑惑着我们该如何是好。 坎帕拉(Kampala)的Glenna Gordon说明市中心最炫的咖啡馆Café Pap中的矛盾: 我在咖啡馆内一张肮脏的桌上与陌生人Ali比邻而坐,因为这是这家拥挤咖啡馆的吸烟区内唯一有的空位,Pap咖啡馆是乌干达版的星巴克,坐落坎帕拉议会楼下且就在要道上,拥有比星巴克更多的平庸食物及充满阶级的社会环境;在乌干达,平均每个家庭每日以低于一美元生活,而Pap咖啡馆一杯卡布奇诺要价两天的收入。乌干达有两千八百万人口,坎帕拉占了一千两百万人,而于固定午餐时间在Pap咖啡馆的约有20人。 古卢地区(Gulu)的Moses Odokonyero写到被刚果遗忘的女性,他们从家园被挟持并被乌干达陆军第四师带来乌干达: 三年前我在北乌干达的古卢地区,一间乌干达陆军第四师的废弃医院遇到小威兹帕娃 (little Lwize Paalwa),这七岁的孩子有个沉重的任务-照顾她那罹患艾滋病且濒死的母亲Mamisha,女孩告诉我:“妈咪想吃鸡蛋,可是到处都没有鸡蛋;妈咪想吃肉,但这里也没有肉,我们所有的只是豆子与posho(粗玉米粉制成的食物)”。 维多利亚湖的萨利岛(Nsazi Island)上的Basawad叙述这岛屿的自然变迁与人类变迁: 萨利岛与其它许许多多的湖上岛屿吸引了乌干达的失业者,萨利村很能反映湖上的岛屿已改变之处。‘这个村庄充斥许着泥巴与树枝编织的茅舍,以泥泞的巷弄分隔,有少数房子由木板搭建,更少数的则以混凝土搭建。’湖水被用于饮用及清洁而无净水设备;目前萨利岛大约有2000名人口,但在不久前,1998年时这里大约只有600人,许多人认为维多利亚湖上的群岛是观光客的天堂,某些岛是如此,但像萨利岛这般过度拥挤的岛屿,极度欠缺社会实质基础建设,只会对维多利亚湖和其资源作出更多快速的破坏,尼罗河鲈鱼毁灭了湖中数百种原生鱼类,但现在是人类快速地毁灭维多利亚湖。 阿鲁阿(Arua)地区的Pernille呈现一位正在贩卖matoke(中型尺寸的绿香蕉)、西红柿与一只母鸡的妇女的照片: 这张照片对我而言是南乌干达的缩影:一名身穿由ku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