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Environment 环境 來自 八月, 2007

29 八月 2007

苏丹会永远是非洲最大的国家吗?

随着苏丹博客圈持续地成长,我们观察到愈来愈多的活动、并且听到更多不同的声音。请允许我带领你进入最近的对话。 Ayman Elkhidir,一位住在杜拜的苏丹博客,正在苏丹度过他的假期。他写了一篇文章 表达他对于此地人们开车习惯的鄙视: 在苏丹的人们开车就像他们百年前骑着骆驼和驴子一样。完全没有什么交通规则。十字路口的优先级由人们的胆识所决定。就算有看到红绿灯,也是设计不良,如果你照着号志行进,那么你一定会撞车。说得更清楚一点,想象两个对向的灯号,一个是给直行的,一个是给左转的,两个同时都是绿灯。所以如果你要左转或是回转,你就要留意对向来的车子。因为对他们而言,也是绿灯可以通行的。 一位新的苏丹博客,叫作 SudanEase,谈到最近苏丹所发生的洪灾: 今年苏丹的八月雨季对于苏丹人民和政府而言,是一场灾难。政府在一些不显著的议题上耗尽了他们的资源,例如新货币的设置(译注:苏丹政府自今年七月一日之后改用 SDG 作为唯一的官方货币,之前是使用SDP,详情可见这里的相关说明)。由于只有少少的资源,并且孤独地面临着此一困境,这个国家没办法抵抗大自然的力量。无助、且遭受到严重批评的政府只能被迫视而不见。直至目前为止,有67,731栋房子毁于大雨,其中31,540栋损坏无法修复。 Kizzie 对于分割苏丹有个随想: 大概四年之后,苏丹将不会是非洲最大的国家。 Daana 觉得这让人感到哀伤: 我刚刚读到 Kizzie 的随想,让我感到哀伤。那真的是我们朝向的未来吗? 真的完全没有希望吗? 连一点点也没有吗? 我想我们从未给这个国家一个生存的机会。从大不列颠殖民地的分割为二政策施行开始,从彼此合作转为互相对抗。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想要给这个国家一个机会? 在庆祝他的博客一周年庆之后,Black Kush 告诉我们一个消息,关于Sami El-Hajj...

28 八月 2007

希腊:山林大火熊熊

原文作者:Yazan Badran 各位现在应该都已从新闻得知希腊山林大火消息,今日火势已蔓延至奥林匹亚古城,这里不仅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发源地,收藏诸多珍宝的奥林匹亚博物馆亦座落于此。 Flickr用户alefbetac的雅典火光照片 此刻雅典周遭地区大火仍在延烧,希腊博客也有些记录,EllasDevil只写下主要报纸《Kyriakatiki Eleftherotypia》的标题: 报纸标题写着:「无言以对。」 居住于希腊的美国人CaliforniaKit提供现况的全面性报导,列出主要火场、相关发展,以及人们能做些什么。 第一,开车时或行经干草堆、废纸堆或树林时,别将未熄灭的烟蒂随手乱扔,许多山林大火皆由此而生;第二,别放火烧垃圾;第三,随着注意煮食用火,小心可能四散的烟灰、煤火飘至草木引发火灾;第四,不时通报地方政府修剪树枝或清除枯枝,以免与电线接触产生火苗;第五,别让镜面直对阳光;第六,乡村或偏远地区住家应备灭火器、储水、水管、羊毛毯、梯子、钉耙、扫帚、靴子与急救箱,有些人也会将重要文件、照片与贵重物品放入防火保险箱以防万一。 Flickr用户nkdx的俄制消防直升机照片 Athena的Tina认为是全球暖化与纵火犯造成这场灾难。 这两天我和所有希腊民众同样关注森林大火,我感到哀痛又愤怒,我为生命、森林、生态系的浩劫与损失而哀痛,这对希腊与地中海地区都是史无前例的重大生态灾难;我也同时愤怒与惊讶,这几天我听到许多火灾的起因,其中纵火者是最大的嫌疑犯,许多人似乎以摧毁希腊为乐,我也相信许多火灾是因他们而起,但我更意外社会并不认为一切是因气候变迁与全球暖化而起。 betabug则从雅典住家提供火灾第一手观察: 紧邻雅典的地区又出现森林大火,消防直升机不断在天空中穿梭,我们在阳台上看到数架Canadair、俄制Beriev与直升机,四处烟雾弥漫,我们可以确定Ymittos地区有火灾,天空中还有带黄色的巨大云层,已分不清是烟还是一般云朵。 Flickr用户nkdx的Evia地区森林火灾烟雾照片

24 八月 2007

圭亚那:皇后镇水患

Flickr用户Chennette是位居住于盖亚那的特立尼达人,他在上图图说里写道:“墙后是Demerara板球俱乐部的会址,通常只要下小雨,场地就会变成水塘,…现在应该已经是座湖了吧。”他还表示: 今天早上起床,发现水已淹至大门,整座城镇都泡在水里,住在一楼的人们都得涉水,皇后镇等地区的地势并不太高,当我分不清 河道与 马路在哪里时,我绝不会开车出门,而且有些地方积水不知已达几英尺;现在还不至于到2004年12月及2005年1月淹水的地步,但我在想也不无可 能… Chennette晚间透过FlickrMail表示,“大水并未淹没整座城市,许多地区积水也退,但皇后镇淹水情况依然,一点都没变,我不希望夜里又下起雨”。 原文作者:Georgia PoppleWell 校对:FoolFitz

21 八月 2007

肯尼亚:非洲气候变迁,肯尼亚当地及海外人士发声

英国知名周刊《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与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等新闻媒体,向来不断关注非洲气候变迁议题,而在笔者环境系列文章中,首篇文章汇集了两股声音,一为非洲当地的部落格肯尼亚环境及政治新闻部落格(Kenvironews),二是美国丹佛市的医师Pius Kamau。这些声音引领我们瞭解撒哈拉沙漠以南国家,尤其是肯尼亚,气候变迁已开始影响当地民众健康以及农耕。 肯尼亚首都奈洛比(Nairobi)疟疾案例遽增,肯尼亚环境与政治新闻部落格现正辩论此现象是否与当地年均温升高有关。 联合国跨政府气候变迁小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于2001年发表第三次气候变迁评估报告,内容特别关注高地区域的疟疾情况。该报告指出,蚊蚋生命周期短暂但强韧,又为疟原虫寄生宿主, “只要环境温度微幅上升,原先常年凉爽区域就会爆发疟疾危机”,“未来气候变迁可能加剧东非等高地疟疾威胁”。 “高地疟疾”已在非洲多国蔓延,俨然已成为气候变迁及卫生辩论中的关注议题。 联合国跨政府气候变迁小组评估报告近一步表示,“由于疟疾过去传播的资讯不足,因此无法判定地球暖化是否与近来肯亚、乌干达、坦尚尼亚及衣索比亚等高地国家疟疾疫情升高有关。” 来自奈洛比基贝拉(Kibera)贫民区(如图)的多名医生就疟疾议题提出宝贵意见,以社会文化及社会底层观点来解析问题,汇整如下。 无论疫情原因或科学证据如何,基贝拉贫民区的医疗人员正与疟疾抗战,当地Ushirika诊所主管George Gecheo说:“疟疾是我们面对的主要疾病。”Senye诊所位于贫民区的Soweto市场,该诊所护士Dorah Nyanja也表示:“我每天照顾的疟疾病患比其他病症病人多。” 该文末处还提到肯尼亚卫生署如何防治疟疾。 现居丹佛的肯尼亚籍Pius Kamau医师,日前接受美国公共广播电台晨间节目访问,他在节目中评论气候变迁对肯尼亚家中咖啡园的影响,有兴趣人士可连结至该评论录音-肯尼亚旱灾,农田遭殃。 Pius Kamau医师在节目中评论表示,已发展国家民众生活习惯 (例如购买星巴克咖啡及高耗油休旅车)所造成的环境变迁,正逐渐危害他肯尼亚家人的咖啡园生计,彼此关联可谓休戚与共;另外此篇评论还检视了身处已开发国家 的肯尼亚人所制造的碳排放量及其对原乡的影响,他认为海外肯尼亚民众必须设法节约且减少自身碳足迹。 原文作者:Juliana Rotich...

20 八月 2007

日本:酷热生活

今年可能是日本史上最炎热的夏天,部分地区气温达摄氏40度,湿度亦创新高,商家则庆祝冷气、电扇、冰品销量大增[Ja],但对于能源危机的忧虑也隐然成形;虽然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推行「清凉商务运动(Cool Biz)」后,确实减少部分冷气及除湿需求,但全国积极参与程度仍然很低[Ja]。最近还有USB插座领带风扇等多种发明,希望让民众既能穿着西装,又能保持凉爽,但节能在日本未来似乎仍有隐忧。 图说:8月16日,日本史上最热一天 不过日本博客Kenchan却有了意想不到的举动,他在8月10日的文章题为「酷暑中的终极环境对策」,其中写道: 我们在热浪中也不用冷气,车上也不开冷气,每天都汗如雨下,我每天都觉得热,不过因为新陈代谢加速,身体状况反而改善,有点类似节食。 我们办公室把所有窗户打开,早晚浇花让温度下降,等苦瓜株之后长大,就会更多树荫;有时推销员穿着西装上门,发现「哇,好热」之后就会很快离开,我们不是服务业,所以他们走了也没关系,…有时计算机也会过热,所以我们那时会把它关掉。 只有人类会抱怨炎热后开冷气,无论是蝉、蜻蜓、青蛙、狗、猫,都不住在冷气房里。 我晨间提早出门上班,气温比较低;午餐后我会躺在木板地上睡午觉。感谢夏天让我减肥,我也不在夏天喝啤酒,因为啤酒让我流更多汗。 等到高中棒球赛与Yosakoi祭典结束后,气温就会慢慢下降,但这之前,我们还得继续耐热比赛;就算全世界都在庆祝盆节,企业也没有休假,为了对抗高温炎热,我们只好牺牲少许工作效率。 有些人待在冷气房里大谈环境问题,根本只是骗子,他们应该走进酷热中思考,领导人就该这么做。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对:FoolFitz

17 八月 2007

菲律宾:极端天候让人民警觉

菲律宾许多部落客为国内气候型态改变而忧心忡忡,假若几年前“全球暖化”一词还像是神秘暗号,今日已几乎是众所周知,菲律宾群岛位于太平洋火环中,时常经历强烈台风、地震与火山爆发等剧变。尽管菲国民众对天灾毫不陌生,他们仍警觉到过去几个月间天气怪异,气候变迁造成人民恐慌,让社会讨论以何种方式应变最佳。 “一种另类能源部落格”指出,旱咒已影响菲律宾北部: 菲律宾正张开双臂迎接台风,不是因为台风造成生命与财产损失,而是为了伴随而来的豪雨,此刻首都马尼拉所在的吕宋岛(Luzon)亟需降雨,希望大雨能填满水力发电用的水坝,今年雨季前的干季特别长,使坝内水位极低,这可证明全球暖化确实存在。 The Keyboard Confessional列出旱灾发生的十项原因,旱象不仅冲击用水,也使农业受害,A-Force连结到一篇新闻报导,指称旱灾将使经济损失十亿菲律宾披索。 《马尼拉时报》报导,菲律宾面对的全球暖化风险很高,Thoughtstreams提及一座位居高地的城市降下冰雹,也有省分出现龙卷风,Wow Zamboanga则记录菲国南部的怪异天候。 政府企图以人造雨提高水坝水位,天主教教会要求信众祈雨,也得到上天的应许,Chuvaness非常喜悦: 雨水挟带雷电而来,我觉得是真是上天赐雨,菲律宾天主教各地弥撒昨日开始祈祷降雨,果然带来奇迹,若全国一同祈祷将有更多神迹。 Aiza Bautista, Typing Free警告媒体切勿惊吓大众: 我已拒绝看电视或听广播,因为媒体总是夸大旱灾的影响层面,包括电价上扬、人造雨、全球暖化等,他们不告诉大众该做些什么,反而只是让每个人惊慌失措,真是可悲。 人民也时常批评气象预报失准,Akomismo解释: 目前全国只有12名气象预报员,而且半数都想至国外谋职,全国只有菲律宾大学提供气象学课程,却连要找到五名学生都有困难,显示需求孔急。 Kalikasan质疑政府是否做好准备因应全球暖化: 无论干季之后是旱灾,又或者是风强雨骤的大雨季,重点在于,政府是否已准备好处理天候带给人的影响,尤其是各种环境灾害、疾病与经济混乱加剧等问题。 the Planet提出人人都能实行的方案: 小动作即有大改变,各位省下任何能源,都能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随着雨季到来,气温会下降,请关掉冷气、改用电扇;大学生若经过空教室,请顺手确认电灯与电扇已关,别忘了向亲友宣传这些节能小习惯,毕竟这个世界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Batanghamog建议政府师法他国经验;The composed gentleman赞扬政府决定将全球暖化纳入教程;Planeta...

5 八月 2007

塔吉克斯坦:社会的各种变化

最近塔吉克斯坦博客与专家很关心新的宗教法草案,他们认为该法将威胁宗教少数团体,穆斯林社群也担心改革方案,忧虑若草案经国会通过实施,国内清真寺数量将会大减,除此之外,新法案也禁止向七岁以下儿童教授宗教教育。 草案内有两套限制,其中一套显然直接针对伊斯兰教而来,另一套则是对付少数宗教族群,关于少数宗教的部份我们可以之后再 谈。然而 此法案处理伊斯兰教的方式却特别直接,包括限制清真寺建筑的数量,在乡村地区,每两万居民才可建一座清真寺,而都会区与首都杜尚别的门槛则分别为三万人与 八万人。 StatGuy表示,未来所有福音传教活动都将完全被禁止,他认为“新法案让登记宗教团体的手续与程序极为困难”。 就算宗教团体能够跨越超高连署门槛,就算宗教团体能够跨越超高连署门槛,第20条也要求,申请人必须于登记申请书后附上大量政府及宗教团体文件。 另一项部落圈所讨论的议题则是印度考虑在塔吉克斯坦成立军事基地,这座位于Aini机场的基地话题已讨论多年,但政府仍不愿释出任何讯息,印度博客认为,印度未来将成为国际强权,故需要在国外设置军事基地,而塔吉克斯坦是个很好的起点,Harsha与朋友论及印度在塔吉克斯坦设立基地的优点。 塔吉克斯坦与中国、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及吉尔吉斯斯坦接壤,与巴基斯坦之间也只有细长的阿富汗领土之隔,印度若与巴基斯坦开战,印度能够从两面夹击,这也是这座空军基地能带给印度的一大优势。 人们也时常讨论塔吉克的毒品问题,Olga提供有关现况的资讯,她对于目前塔吉克斯坦走私毒品的情况描述很清楚。 接续着Olga的文章,David Trilling述说好几名俄国女孩染上毒瘾的故事,以及他们如何在塔吉克斯坦面对这项问题的经验,他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暨公共事务学院(SIPA)的二年级生,正在塔吉克斯坦拍摄有关中亚海洛因贸易的记录片。 女孩遭到虐待、殴打、香菸烫伤、被迫从事不安全性爱,还得逃离警察,因为警察任意逮捕后也强暴她们,在她们的小小房子里,也没有淋浴设备,唯一水源只有前院偶尔有水的水槽,那也是她们的厕所。 Bonnie Boyd指出,塔吉克政府与世界银行正在努力,希望吸引资金投注于棉业,棉业是经济一大支柱,但长期缺乏投资而无法获利,但Bonnie Boyd认为纵然觅得资金,既有问题也难以克服。 棉业没有什么增值空间,轨棉、捆包、仓储等上下游产业亦然… 塔吉克斯坦棉业主要出产中纤棉与长纤棉,长纤棉所制造的纱价值最高,但也代表缺乏加值处理过程所带来的损失更大。 David Trillig也提及塔吉克斯坦警员贪污情事,他曾经试图记录交通警察收贿的经验,交警在发现摄影机即在未收受贿款的情况下离开了。 在首都主要街道上,每隔50至100公尺便有几名戴着丑帽子的警察,每天都在没有违规的情况下随机拦下车辆,随意检查证件后便开始索贿。 原文作者:Vadim 校对:julys

4 八月 2007

摩洛哥:热、热、热!

摩洛哥依然酷热非常,让热浪成为英语博客最热门的话题。气温常常达到摄氏40度,又严重缺乏空调,博客们似乎都深受其苦。在菲斯的外藉博客摩洛哥的Evelyn就为选择适合的衣饰而苦恼。 热,热,热。 连日来都非常炎热,很难找到适当的衣服穿。要清爽又同时不失体面对我来说可真是一大挑战。我绝对相信摩洛哥人对高温有着不同的容忍度…尤其是女士 们,否则 你怎么解释她们竟可以在阔袍外再穿上galaba*大袍,又紧紧地裹着及至颈项的头巾?部份甚至盖上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有些还是全黑色的。我看见她们 就 已经觉得热了! * 又称djellaba或jellaba – 连帽的外袍,摩洛哥男女常穿的服饰。 32n5w的Cory选择以诗歌--应该说是俳句--悲叹热浪迫人。以下是其中几句: 热得掷不出石头 也掷不出种族歧视的侮辱 孩子不再使坏 裙脚线向上升 随温度向上升 那可是脚踝??? 有一个主题却意外地没有博客讨论到,那就是摩洛哥把安全级别提升到最高,根据路透社的说法,这“表示伊斯兰激进份子的攻击已经迫在眉睫”。拉巴特的猫则对此有所保留: 三天过去了,一切都平静如常,没有甚么事件发生。幸哉。然而,我不禁要引述火星人马文的提问:“炸弹在哪?不是说有一枚威 力惊人的炸弹的吗!”不是说我不 为此欣慰,只是到底发生甚么事了?当局也许是神经过敏了,敏感得要“摩洛哥政府〔有史以来〕第一次以明确的用语描述这次恐怖威胁”。一定是。 本周另一个很热 (不是开玩笑 )的话题则是旅行写作。华尔街日报一篇关于摩洛哥“隐秘”的文章发布之后,好几个博客都有话要说。来自菲斯的观贴批评该文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