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六月, 2006

韩国:我们是最棒的!

  27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We Are the Champion! 作者:Ching Chiao 翻译:Sweet JAINE K1M收集了一些奇特的照片,展示韩国人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上是如何支持他们的国家队的。 我知道许多韩国人自昨天(译者注:周一)后受了不小打击,大家对这场比赛都狂怒不已,但我同时也知道,如我一样,大家都为我们的队伍骄傲。我真的非常以他们为荣。而且我希望,当他们回来时,是昂首挺胸的而不是垂头丧气地感到耻辱。因为,正是他们,让我们有了希望;并且,在过去的几周内,我自己度过了非常愉快的时光。

泰国:街头的大象

  27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Thailand: Street Elephants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Sweet  My Thailand Diary 的博客写手在清迈市区看见了一只大象。他想知道象的归属究竟是丛林还是城市。

澳门:超高速增长

  20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Macau: Faster than a speeding bullet 作者:Oi wan Lam 翻译:Sweet 《西蒙的世界》提醒我们: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是小小的澳门。官方数据表明,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第一季度,澳门的国内生产总值实际增长了18.8%。

新加坡:博客写手因张贴反基督教漫画而受政府调查

  19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Singapore: Blogger being investigated for anti-Christian cartoons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Sweet 校稿:Portnoy Cemgen 写了一篇文章,文章的主题是关于在博客上张贴反基督教漫画而受到政府调查的新加坡网民。这名博客宣称他张贴那些漫画的目的是激怒信奉正统派基督教的人。“如果他只是想在他自己的地盘贴那些支持狭隘思想的、偏狭的东西,他大可私下寄发所谓的“反基督教的漫画”的电子邮件,这样争论就是私下进行而不是公开的了。”

柬埔寨:从柬埔寨前往美国

  18 六月 2006

翻译:echoyairs 校对:Portnoy Somongkol Teng即将在7月份离开柬埔寨前往美国深造,以获得管理硕士的学位。有了美国国家部门富布赖特法案基金的帮助,Somongkol能有足额的奖学金来完成他在麻省理工的学习。Somongkol从皇家金边大学(Royal University of Phnom Penh)毕业后,在校内外语学院中成为了一名英语讲师。 这位23岁的年轻人从1993年开始学习英语,他有美语的口音。自从1993年柬埔寨政权过渡机构(UNTAC)开始民族选举,英语为他带来了众多国际工作和奖学金机会。毕竟,只有10%的柬埔寨人能流利地在电脑上使用英语。根据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2003年的统计,只有0.25%的柬埔寨人上网。 不是大部分柬埔寨人,尤其是如此年轻的,能有机会去其他国家游历。Somongkol不仅是一个快乐的旅行者,也是一个业余摄影爱好者。 问:你很快就要从柬埔寨前往美国了,能谈谈你现在的感受么? 答:我对即到来的行程感到非常高兴和激动。这是我第二次申请法布赖特法案奖学金了,我终于得到了它。你想像一下一个人的梦想终于实现时的感觉。同时我也很担忧。这是我第一次要离家如此长的时间。不像对付原先生活中的改变那么轻松,这次,我将要独自面对一个完全不熟悉的环境中,面对陌生的面庞和陌生的体验。当然,我也会错过一些国内的东西。尽管有这种焦虑,我仍然相信今后两年时间会丰富我的知识和经历。最重要的,我会更加独立。我都快迫不及待那一天的到来了。 问:你能描述一下你至今为止的经历么(有关教育和工作的)? 答:我2003年本科毕业于皇家金边大学(Royal University of Phnom Penh)的外语学院。之后,我成为校内外语学院的讲师。去年,我被选为教育部(Ministry of Education)高等教育司(Higher Education Department)青年体育组的全职雇员。业余时间里,我为proz.com和泰国曼谷的Pasarawee作在线翻译。除了这些专业工作,过去四年内,我还参与了若干国际交流组织担任志愿者工作。在2002年九月,我作为柬埔寨代表团的一员参加SSEAYP(Ship for Southeast Asian Youth Program),会议后期我作为代表在青年高峰会议(World Youth Meeting)上发言总结。从那时起,我成为SSEAYP柬埔寨国际(SIC)的一员。我现在是SIC的网络管理者。作为SIC活动的一部分,我和其他成员在金边和Kandal省组织了若干书籍捐赠活动。我们希望能将慈善活动范围扩大到更多的省区。如果你有旧书,对我们的捐赠活动也感兴趣的话,可以随时和sseaypcambodia@yahoo.com这个帐号联系。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问:经历了毕业和出国,你现在如何看待自己呢? 答:等得到教育管理(Higher Educational Administration)硕士学位后,我非常期望能把我所学的知识应用于柬埔寨高等教育部门的实践中,我希望能继续为高等教育司工作。我希望能和同事们一起为高等教育的发展出力。强烈的公民责任感促使我想将所学应用于我的祖国。和大部分人观点一致,我认为柬埔寨能摆脱贫穷,经济保持持续发展。教育是达到目的的方式。我非常希望我能在这个进程中出一把力。 问:你如何看待你这一代柬埔寨年轻人的未来。 答:作为一个学生、教育工作者和年轻的社会活动者,我注意到年轻人中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年轻人的知识面有很广泛地扩大,学生们不是被动地接受知识,而是主动地学习、讨论和研究。 在网络上能获得大量的资源、多媒体教育和出国学习的机会。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事情正在积极地进展着。 虽然我们国家比较穷困,但我们的精神、自尊、热情和愿望并不贫瘠。柬埔寨的未来定会光明,每一天这种趋势都更为明显。我们正在奔向现代化的进步和发展。 问:你在旅行时所写的blog和游记常常记述什么内容?回家后你会继续和你的朋友分享你的经历么? 答:我从2004年末开始写blog。我的内容基本是用图片记述每日的活动和各处的旅程。它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旅行图片blog(它现在也一直是)。我想来看我blog的人会猜到我非常热爱摄影。 直到最近我才开始写一些东西。我一直希望在时间允许时能多写一些,分享我的观点、经验和知识,让我的blog提供更多的有用信息。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虽然我要离开柬埔寨了,但我会一直在网络上和大家联系。

新加坡:在线拍卖

  15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Singapore: Online Auctions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Portnoy indirani.net的indi要求新加坡政府规范在线拍卖中买家与卖家的行为。“我这么说是因为99.9%的新加坡人都倾向于完全遵守政府的指引,我们要在新加坡Yahoo!拍卖 与 ebay新加坡的卖家与买家间创造出公平的游戏规则,还有什么方法比要求新加坡政府帮忙更有效呢?”

菲律宾:教室不够

  12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Philippines: Classroom Shortage 作者:Preetam Rai 翻译:Portnoy菲律宾总统艾洛育建议将每一班的学生数量加倍以减少教室不足的问题。Rolly并不同意:“不好意思,但这位总统真的那么天真吗?这是个简单的数学问题吗?为什么我感觉到这类似某个被斩首的法国皇后的名言——‘因为没面包所以吃蛋糕’?不,或许没有那么无情,但是却一样愚蠢。难道总统忘了教育的质量最重要吗?要保证质量,师生比例就要低,这样老师才能够更尽力关心每个学生。”

中国:卖给尼泊尔的武器

  12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China: Arms sales to Nepal 作者:John Kennedy 翻译:Portnoy “要是毛泽东会怎么看这件事?”China Confidential 的博客Confidential Reporter问到最近公布的国际特赦组织报告。 “这个人权组织说卖到尼泊尔的中国武器使得当地的冲突延长而且加剧”,这位博客写道,“而尼泊尔备受鄙视的专制极权政府最近才被广大的无武装抗议者举行的反政府示威剥夺了权力,政府官员已经开始与反抗人士进行和平对话”。

通用教育O级英文考试,要还是不要?问题到底在哪?

  10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To have GCE O'Level English, or not to have? What is the Question? 作者:Maurina H 翻译:Portnoy 校对:Sweet 上星期,该国唯一的英文报纸文莱公报,在评论版面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内容是呼吁婆罗洲政府撤换现存的通用教育证书英文测验(GCE),以“为当地人设计的”测验代替。这位作者以假名Liguist表示每年都有许多学生无法通过GCE O级英文测验,而这测验却是前往英联邦国家留学,以及取得大部分公职的必要条件: “O级英文测验看起来是为学院和以英文为母语的使用者设计的,而不是为文莱的学生设计的,这些学生从小学才开始接触英文,出了教室之后也没有太多机会使用英语。” Liguist将GCE 0级英文测验比喻为“殖民时期的遗骨”,应该尽早用别的测验取代,“(测验的)目标应是能实现的,我们的学生将因此而乐于努力。” 在文莱,O级英文测验的低通过率在教育部中更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议题。教育部长Pehin Dato Haji Awang Abdul Rahman在国家英文教育会议的一场演讲中公开表达过他对此议题的关注,他说所谓的国人英文能力的提升并“不由GCE O级测验结果所反映”(文莱公报:8月 2005) LSM在他的博客OurLocalStyle中回应了Liguist,他说:“指控老师设计测验的目的仅仅为了鼓励学生进入学术圈,是个应该严肃看待的说法。”他同意O级英文测验的确是“殖民时期留下的产物”,并指出一个事实, 即这项考试的原产地英国已经“改用GCSE中等教育普通证书测验”。但他也吐露出他的顾虑,“为本地人设计”的O级测验可能会让文莱学生“降低标准。 “一个比较容易的O级英文测验并不能带给学生任何益处。” Turquoise和Roses也做出回应,她说O级测验是“过时的语言能力测验方式”,“早就该用更合适更有逻辑的替代品”,他们也极言原本的测验设计是用来“鼓励学术钻研者”。她与Liguist心有戚戚焉,也认为这份测试适合的是以英文为母语的使用者,而现在英文只是文莱人使用的第二语言,文莱人 “直到小学四年级才开始接触少量的英语,离开了学校环境也没有什么绝对的理由或义务要继续讲这种语言。” LSM的回应是,“如果有必要重新设计现在的O级测验,那就改吧。但如果重新设计只是要让考试变简单,那我希望那是因为现在O级英文测验的标准过高所致。” 他再次表达他的疑虑,那就是这可能会使考试“降低程度”,然而他并不反对重新设计考试。 在另一方面,Justin并不相信O级测验处境堪忧。他强调“文莱的英语中级教育体系的问题是它要求学生能够像母语使用者一样,流利地说、读、写马来语和英语”,他说过: “因此而设计‘当地化的’英语测验当然会降低考试的质量,这一点毋庸置疑。” 他以新加坡来举证他的论点,新国也使用GCE O级考试。他的观点与nottoshabby的另一篇回响相同。 但请记住,新加坡和文莱的教育体系完全不同,在新加坡,英文基本上是第一语言,而在文莱,英文是第二语言,相对于主要的马来语来说,更是弱势语言。硬把两国进行比较,会显得不公平而且偏颇。 GCE O级考试最后会怎样呢?这个1951年就引进的考试,直到今时今日还该继续使用吗? “政策是政客决定的,不是学者。”

〈〈花花公子〉〉在印度尼西亚引起的两极反应

原文链接:Playboy Indonesia and Two Contradictory Opinion 作者:A. Fatih Syuhud 翻译:acer 校稿:Sweet 最近《花花公子》巴厘岛新办公室推出的第二期《花花公子印度尼西亚版》引起有趣的两极反应。Budi Putra认为,这一期是一个“牛肉场”。他说: “本周三登上全国书报摊的这期杂志远比首期劲爆。 按其发源地美国的标准来看,四月七日发行的首发刊是个乏味的玩意。不论是与包括印度尼西亚胜地峇里岛在内的许多海岸地区的(《花花公子》)版本相比,还是与这个国家销售的许多杂志相比,它都少了些肉感。” 而谈到为甚么《花花公子》在印度尼西亚收到那么大的反对声,他说: “尽管杂志的内容如此温和,但作为西方国家性开放的有力象征,“花花公子”这个名字在印度尼西亚这个世上回教徒最多的国家里,还是会遇到强大的阻力。” 另一方面,Rendy Maulana表示了不同意见。他说他很高兴能看见第二期的内容。他觉得它一点也不色情,至少跟Maxim或FHM等其它杂志比是这样。后两者很早就在印度尼西亚发行而未遭遇任何反对。 他甚至为印度尼西亚版杂志的编辑部感到遗憾。出于对回教徒激进派的恐惧,编辑们不得不搬迁办公室,乃至不敢刊登广告。 Rendy Maulana和许多在他博客上留言的人都支持完全的自由,他们似乎比Budi Putra这样的人更能代表印度尼西亚年轻一代的意见,尽管,Budi的意见能敏锐地从反对声的国际背景中挖掘出其根源。

中国: 六 四:沉默,记忆和博客们的声音

  4 六月 2006

译者:Sweet 校稿:Portnoy今天是6月4日,天 安 门 事 件的17 周年纪念日。那一事件宣告了198 9年从3月持续到6月、由北京引发至全国的学生 民主运动的终结。中国共 产 党至今仍不承认,这个通过示威游行和绝食罢课来要求民主政治和罢免贪官污吏的群众事件,是一个和平的学生 抗议活动。 阅读全文请见GVO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