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 2006

報導 關於 东亚 來自 九月, 2006

菲律宾:象神之后的黑暗

中国:教育 vs 媒体

柬埔寨:扩张的部落格圈

菲律宾:为什么菲律宾没政变

泰国:街道上的情况

原文:Thailand: Situation on the street 作者:Enda Nasution 翻译:ilya 校对:Portnoy 泰国政变后军事统治的第一天,一切就像个寻常的一天,只是街上更少人。 (照片:Mochit 车站) 银行跟学校都停止上班上课。大部份的公司也关闭。 网际网路连线与手机通讯都没有问题,CNN跟 BBC的广播曾经一度被阻断,直到 9月20日下午才恢复持续迄今。 我决定自己走出来亲身体验,试着搞清楚曼谷现在的情形。 所有的购物中心跟商店都开张营业。Siam Paragon最新、最大的曼谷商场看起来很正常。MBK 观光客最喜爱的热门购物地点也正常营业,虽然他们比往常要早关门,显示有强制宵禁的可能。 (照片:公车与路上交通) 大众运输都很正常;公车、计程车、计程摩托车、地铁以及曼谷MRT高架轻轨捷运(sky train)都正常运作,就如同往常一样,只是有一些很少的军人身影出现在这景象中。 Jewie 在他的部落格Lost...

泰国:政变新闻没了?

最新消息,南韩,人权,抗议

中国:政府的影片审查遭受挫败

原文:China: Government's video-censorship foiled 作者:Sameer Padania 翻译:twmax 校对:Portnoy 一位年轻老师被发现陈尸在瑞安的自家公寓大楼外,警方当时报告断定是自杀,但他的家人跟学生怀疑是隐瞒事实。超过千名民众上街抗议且遭到警方暴力以对。抗议者用他们的行动电话录下冲突并将之上传至中国的影片分享网站,但这段影像随即被撤下。如一个受人敬重的英语中国部落格Danwei在星期二的报导,这影片只有再次出现在其他的网站。 戴海静的故事 被另一个EastSouthWestNorth部落格的Roland Soong所拼凑起来上线,尽管中国当局尽最大的力量,这故事还是在网路上汇集。 自从GVO自家的Jhon Kennedy 同样在星期二发表了关于消失的抗议影片,就已经至少有三段的影片出现在YouTube和 Photobucket,包括以下的这段: 显然的这就是为什么当局不想让这些影像被看见。这影片清楚地显现警察对抗议者施暴,虽然影像行动电话的解析度不高。ESWN引用了一名在bingfang.com的回响者,他说道:“把那些影片片段和照片发送到国际网站,让全世界看看所谓在中国的民主。”此举的下场仍不清楚。这位上传施暴影片至YouTube的人所拥有的部落格,http://dhj2006.blogspot.com/,现在只传回“抱歉!部落格暂时关闭”的讯息。一位美国的法律教授部落格暗示当局感到很敏感,因为它显露了人们对于公众机构缺乏信任感 这比较可能是时机掌握的问题。温家宝星期二在英国和布莱尔谈论气候变迁。对于一则像这样的故事被泄漏出来,时间点不佳。中国当局对于全国那些抗争农地没收、贪污、污染的有组织的抗议与日俱增感到不安。中国政府说在西元2005年就有87,000起冲突,也就是每天约有240起。中国公安部一个 月前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2006上半年有些微地降低,有39,000起,但在戴海静事件前还是一天超过200起。 维权网在星期一发表一则声明提出,中国当局在两个中国共产党的大典和2008奥运之前加强打压。这则声明要求释放那群上个月被捕监禁的记者、作家、律师和活动参与者且强烈地声明: “中国统治当局看来好像并没意识到他们的惯用技俩如使用强力镇压来加紧对重大政治或是社会事件的控制已经变得过时。在中国,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正在增加的权利意识和乡村运动已经快速蔓延。压制已经促成人权维护者的数量逐渐成长而且日益主动。” ESWN一连串的报导阐明了部落客所面临到的挑战就是如何将像这样的故事送出去给更多的观众。但此举并没有影响中国的部落客们。所以不论你在哪,我们想要听听你们的故事,那些有关于你如何确认像这样的影片依然留在线上,当中国当局似忽极度渴望确认这些影片都被删除。 全球之声的这区是WITNESS和Global Voices Online所共同合作,且再接下来一周我们将要聚焦在一个大范围由市民或者人权伤害的加害者他们自己所拍摄的影片片段。如同这些影片和我上星期所写道的。...

台灣:九月倒扁

作者:Ching Chiao 这几天台北上演倒扁运动. 我在Technorati, 用”陈水扁”搜寻到几个有记载相关活动感想的blog. (注: 无名的搜寻功能似乎有些问题. 乐多和Google Blog Search都没有即时的更新. 在Technorati找到的绝大部份来自MSN Space.) DING会参加活动是因为”老爸尤其严格要求自己如果这次不参与, 以后就没资格骂阿扁, 所以为了以后还可以没事用嘴巴海扁陈水扁, 全家人就这样从新竹杀到台北了”. 国豪则是”在吃饭的时候,父亲又义正严词的痛批我们“小孩子”只知道坐享其成,什么台湾的事情都不去关心,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跟母亲就是要我也去参加这个活动“. IORI的”爸爸妈妈从台中上来参与活动…第一次走上凯达格兰 是送父母上街头…若非承受过份的苦难, 谁想周末不去风景区玩玩, 而来甘冒风雨参与街头运动?” 100%绝对无聊则是决定陪老施一次. 认真做自己“站在景福门下,看了看四周…这些人自动自发, 或坐或站, 有狗游行队伍…有老伯伯在红衣背后自行提字,...

马来西亚:双重标准

中国:爱滋运动人士